历史共为您搜索到973篇文章
  • 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从非毛化研究方法的缺陷我们可以看出,之所以产生如此多的缺陷,并非是他们不懂基本的方法论,翻阅这些人的简历可以看出,其中很多人也曾经受过完整的史学专业训练,但是对毛泽东的研究当中,他们却并未能秉持这些基本历史研究原则。这只能更加确切的证明,他们之所以产生这样那样的缺陷,完全是因为他们政治立场的问题,在非毛化错误政治立场的指导下,他们才会罔顾事实,采取种种不为学术研究规范所容,不为历史真相所容,不为人民群众所容的方法来抹黑毛泽东,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阴险与奸诈。

  • 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兼议关于澶渊之盟历史评价

    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兼议关于澶渊之盟历史评价

    当今中国不该也不能学习赵宋,尤其不能以赵宋王朝为榜样处理对外战略关系。这里面的理由与原因很多,最根本一条,中国发展崛起的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要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是在走一条历史的上坡路,而不是像宋朝那样,由盛到衰,滑向历史的下坡。

  • 高翔:新时代史学研究要有更大作为

    高翔:新时代史学研究要有更大作为

    当前,我国史学研究主流积极健康,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出现了一些碎片化、片面化、表面化现象,漠视对历史规律的探索,缺乏对现实社会的关怀。更有甚者,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思潮,如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等。这些错误思潮是对历史的扭曲,是对史学经世致用的滥用。我们要从历史中获得什么?我们所倚重的历史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历史研究者不能做时代潮流的冷眼旁观者,更不能逆流而动,而应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立时代之潮头,通古今之变化,发思想之先声。

  • 清朝科技是如何落后于西方的

    清朝科技是如何落后于西方的

    早在康熙初年,在中国,一位名为戴梓的人,便发明了机关枪、开花炮!这样的武器装备,在200年后,西方才“发明”出来!(平定三藩之乱发生在1673年-1681年,此时,戴梓已发明机关枪;最晚在1697年即康熙帝第三次征讨噶尔丹为时间点,中国便已经用上了戴梓发明的开花炮弹!)戴梓,是浙江钱塘人,即当今的杭州人。他的下场是:因为“与南怀仁及诸西洋人”“咸忌之”,被发配关东,“刑满”后,被安置在康熙帝能全面控制的东北的铁岭定居,也就是被打入冷宫,监视居住!自此,在中国,再也没人去琢磨发明创造了!

  • 卢六海:让历史昭示未来——人间正道是沧桑

    卢六海:让历史昭示未来——人间正道是沧桑

    让历史昭示未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像70前发生在中国“龙盘虎踞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的历史,以及新中国砥砺奋进,壮丽70年,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精神,奋斗不息,取得今非昔比的变化那样,又一次表明国内外所有践踏、背弃人间正道的任何人任何图谋恨事,等待它们的是天人共愤,必败无疑——今天,绽放在人类历史上壮丽70年的中国画卷,又一次让亿万人民读懂,这不正是以毛主席《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恢弘诗篇“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所饱含精辟的哲理催生的硕果与书写而成的中国故事吗!

  •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的生成机理及其异化历史观批判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的生成机理及其异化历史观批判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最新表现样态,其关注的议题和领域更为广阔、传播的手段和方式更为隐晦,具有更为严重的危害性。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异化的历史观,区别于客观主义唯心史观和英雄史观,它割裂了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之间的关联,具有强烈的主观化和片段化取向,在本质上属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历史观。我们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理论依据、以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取得的伟大成就为现实依据对这种异化的历史观进行驳正,并辅以不断创新的教育形式加强唯物史观的引导教育。

  • 陈先达:防止陈旧思想观念以新的姿态出现

    陈先达:防止陈旧思想观念以新的姿态出现

    近些年有的人鼓吹的所谓观念变革,由集体主义变到个人主义,由马克思主义变到西方资产阶级理论。他们用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作为观念变革的尺度,用西方的价值观、政治观、人权观取代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政治观、人权观。他们鼓吹以自我为中心,反对人民中心论。他们认为这些都是新观念,实际上这些都是个人主义的旧观念。个人主义同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是矛盾的,它对社会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起的是破坏瓦解的作用。社会主义制度是不可能建立在个人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我们必须反对抽象地鼓吹观念更新,反对在观念更新口号下复活陈旧的东西。不弄清楚观念更新的价值尺度,就可能陷入以旧为新的理论误区,把沉渣泛起当成符合历史进步的新思潮。

  • 史学大家白寿彝:毛主席是最优秀的史学工作者

    史学大家白寿彝:毛主席是最优秀的史学工作者

    白寿彝,是郭沫若、陈垣、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顾颉刚等这批史学大家之后,史学界泰斗级人物。白先生对毛主席的评价,肯定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无疑是令人想得通,也说得通的。毛主席作为政治家的史学功底,恰恰为老人家学懂弄通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坚实基础,这是毛主席道器变通之基。

  •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长期以来,“门罗主义”在拉美早已经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代名词,拉美国家知识界、舆论界对“门罗主义”的批判汗牛充栋,然而很少被翻译和介绍到中文世界。要深入揭示“门罗主义”的实质,中国的理论工作者有必要将美国研究和拉美研究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学习和借鉴拉美国家近两百年来对美国外交政策与国际法主张的思考,并通过与拉美知识界、舆论界的交往,特别是借助拉美的舆论声音,更为有力地剖析和回应美国的“新门罗主义”针对中国与拉美正常交往所发出的种种污蔑之辞。而更长远,也更具有道义担当的议程,是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气度和视野,打破“门罗主义”包含的根深蒂固的“势力范围”思维与“文明等级论”意识,为各个国家与民族平等而有尊严的相互交往,创造种种必备前提条件。

  • 为什么新中国的建国七十年要比美苏都要平稳得多?

    为什么新中国的建国七十年要比美苏都要平稳得多?

    汉武帝刘彻真正扭转数千年来的分裂传统,将“大一统”刻在帝国底层的经济基础,全面塑造了大一统的经济、政治、文化以及意识形态。和秦始皇一样,汉武帝刘彻这个人的评价历来是非常复杂,争议很大。正面评价:他抗击匈奴,为华夏开辟了生存空间;开辟丝绸之路,促进东西方交流;加强中央集权,奠定了大一统基础。但负面评价也很多:玩弄权术,穷兵黩武,穷奢极侈,导致天下户口减半。到底应当如何认识汉武帝的真实面目?如何评价他的历史贡献?

  • 聂荣臻为何说“八路军值钱”?

    聂荣臻为何说“八路军值钱”?

    尽管报告没有由此得出中共将在未来的内战中获得胜利的结论,但是,这样的一套政治、组织系统,这样的一支队伍,这样的一个党,能够在强大的日本人眼皮底下顽强生存,发展壮大,到抗战末期,成功造就出一片开阔的天地。接下来,面对国民党这样的对手,胜负之局,或已不难预料。

  • 胡新民:熔铸共和国之魂的六大精神

    胡新民:熔铸共和国之魂的六大精神

    1966年2月7日清晨,在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室里,录音制作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几乎无法进行下去。稿子念着念着,播音员就已经泣不成声。后来连录音编辑都也趴在操作台上哭起来。再后来,闻讯赶来的几十位播音员、电台干部肃立在录音室的窗外,静静地看、默默地听、悄悄地擦眼泪……。这篇通讯播出后,立刻震撼了亿万人民的心灵。

  • 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

    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

    无脑吹陈寅恪,不过是恶心新中国而已,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陈寅恪,甚至都没有读过任何一本陈寅恪的书。他们读也读不懂的。更不知道解放后,以李德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给了陈寅恪兄弟多么大的关怀,他们想当然被迫害了。但是,经过李爷还原历史,说明吹捧陈寅恪解放后有风骨、有气节,是站不住脚的。是给陈大师脸上抹黑。你说就新中国李德胜给这待遇,十年你干点啥不好?你写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柳如是别传》,哎!

  • 葛元仁:回忆我的父亲——国防科研的老专家葛叔平

    葛元仁:回忆我的父亲——国防科研的老专家葛叔平

    每当别人说起他们在第一次核试验中的功劳时,父亲总是说:你们注意了吗,电影一开始演的是农业丰收,工业生产的成就,人民生活欣欣向荣,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进行核试验。核试验的成功,可以说是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一次核试验要花多少钱啊!以爆心为圆心,每公里都修建了各种工事,摆放了各类武器、装备,还有动物,用来测试核爆炸的威力。国家没有一定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只是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当时国家的实力还不是特别强大,如果不成功,那将给国家造成多大损失啊!我们是抱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信念投入工作的,相信外国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做到。事实证明我们一点也不比外国人差!

  • “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

    “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

    这一出颠倒黑白的闹剧,也暴露出香港教育界的深层次问题。香港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所在:当前,不仅通识科教科书无需送审,市面上流通的多套所谓高中通识教育科“教科书”也都未经官方审批。这些所谓教科书粗制滥造、颠倒黑白却被多所学校采用,成为黄之锋之流煽动暴力的宣传品,正是瞄准了年轻群体冲动易怒的弱点,乱港暴徒把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化为街头暴力的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