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62篇文章
  • 梅荣政: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

    梅荣政: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

    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出发点和落脚点的落实到位,绝不是一个自发的行为,它同我们党的整体建设一样,是一个高度自觉的过程,而且是一个不断走向全面、不断拓展的过程。为此它需要一系列的保障条件。这里简明列举几点。第一,强化党的政治领导。第二,弘扬优良政治品格。第三,依靠伟大的政治力量。第四,严明党的政治纪律。

  • 张文木:地缘政治视角看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意义

    张文木:地缘政治视角看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意义

    东北地区关乎中国全局稳定,这是装备制造业成为东北传统产业的基础。鉴于中国地缘政治的特点,又鉴于目前日本国内军国主义势力的日益升级,习近平主席关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讲话,特别是其中提出的“要把装备制造业做大做强,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要求,实在有着深远的意义。

  • 与洪永淼商榷:发展政治经济学,不能给西化留后门

    与洪永淼商榷:发展政治经济学,不能给西化留后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学有许多重大创新和发展,提出了不少原创性经济理论,但是很少得到“国际经济学界”承认,其根本原因不是“研究范式与研究方法未能与国际充分接轨”。“中国特色政治经济学”的说法不准确,中国现在需要构建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要“在研究范式上回归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典理论框架”。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区别不在于前者主要研究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后者主要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市场经济理论不等同于市场经济一般原理,存在两种性质不同的市场经济理论。“研究范式与研究方法只是工具,本身并不带有任何阶级或者制度属性, 没有意识形态色彩”的看法不符合事实。

  • 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正如前总统吉米·卡特所说,不受限制的竞选资金捐助“违背了美国原先政治体系的初衷。现在美国只有寡头政治,无限制的政治贿赂成为提名总统候选人或当选总统的主要影响因素。州长、参议员和国会成员的情况也是如此。现在我们的政治体系已经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

  • 张晋华:美国政府如何利用新媒体开展政治动员

    张晋华:美国政府如何利用新媒体开展政治动员

    美国政府深知,对一个国家发动战争必须有充分的理由,要赢取国际舆论的支持。尤其是在己方未遭到袭击的时候,这就需要美国媒体在对外进行宣传报道时,配合美国政府力争在国际舆论场中获取认同。通过媒体的报道“妖魔化”敌对国的领导人,来证明自己有发动战争的理由,只有这样才可能获取国际舆论的支持。正如华盛顿传媒与公共事务中心负责人罗伯特·利希特尔所说,“科索沃战争中,媒体报道以无所不及的方式渲染了发动战争的人道主义合法性”。譬如美国空袭叙利亚,正是利用“白头盔”组织所提供的虚假照片,指责叙政府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美国政府通过强大的对外传播能力,将这些观点通过新闻报道和评论的形式向全球受众进行传播,来争取其他国家和受众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

  • 美国金融制度变迁的政治因素

    美国金融制度变迁的政治因素

    在美国金融制度的变革和演进过程中,政治因素发挥了重要作用。政治体制上的联邦制成为金融制度变迁的制约力量;联邦主义、民主共和主义和大众民主主义等多元化政治理念反映出不同利益集团的政治经济诉求,构成金融制度变迁的内在动力;美国联邦政府则成为金融制度变迁的主导者,并与地方政府进行不断的利益博弈;政治人物是金融制度变迁台前幕后的推手。美国金融制度的发展和变革不仅是经济和市场行为,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金融与政治的共生机制。美国金融是天生的政治金融,金融技术早已嵌入国家利益和复杂的政治生态之中。

  • “微博时代”的终结?——新媒体与当代中国政治

    “微博时代”的终结?——新媒体与当代中国政治

    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中国的媒体融合改革之路正在进行时,我们事实上都不是利益无关的旁观者。媒体的使用者不应该仅仅只是暴露在广告营销大数据市场中的小白鼠,而更应该是互联网的主人,因为我们的付出,才有互联网的兴盛。因此,只有当使用者和劳动者能够决定改革方向的时候,改革才能体现公共性,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内涵和诉求也需要从此中求得。

  • 战略研究最忌大而无当,突出的表现是没有时空节点

    战略研究最忌大而无当,突出的表现是没有时空节点

    毛泽东说:“一门科学,应当从分析矛盾出发,否则就不能成其为科学。”分析矛盾,就是分析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抓住了主要矛盾,其他矛盾也就迎刃而解。老子说:“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妙,即矛盾的辩证存在和发展;徼,则是规定矛盾的边界。矛盾是无限存在和发展,但具体矛盾则是有边界规定和不断转化的。如果有利益所求,那仅知道主要矛盾还是不够的,还得知道矛盾存在的范围和相互转化的边界,不然就不可能知道如何解决和转化矛盾,转化而不是消灭矛盾才是解决矛盾的要义,也是战略哲学的要义。

  • 大“民主斗士”为何射杀小“民主斗士

    大“民主斗士”为何射杀小“民主斗士

    不管这些戏精如何上窜下跳?只要看清这些把戏,小丑终归是小丑。人们要的是安定的工作,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生活。它们却说这一切都可不要,只要有“民主”。它们决不是“民主”代言人,它们只是一件廉价的工具,必要时还会是祭坛上的祭品。

  • 建政、浩劫和党媒等的名实之辩

    建政、浩劫和党媒等的名实之辩

    本文借若干“元话语”,尝试提示符号与政治的问题,从不起眼的寻常符号,一步步落脚到话语、权力、意识形态等问题上。从意识形态到文化政治的研究虽然千头万绪,纷纭复杂,但追根溯源都离不开一套符号及其有机运行。特别是若干“元符号”或“元话语”,更是日入日深地形成“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权力话语谱系,如同古代中国的“仁义礼智信”,五四时期的“德先生”“赛先生”。

  • “西来说”,到底是学术,还是政治?

    “西来说”,到底是学术,还是政治?

    近年来,中国主流考古界不断地冒出形形色色的新“西来说”,什么绵羊、黄牛、小麦、青铜、家驴……还有各种基因学的证据!事实上,其中很多早已被彻底地否定了,显示出“西来说”的荒唐可笑,显示出中国文科界不学无术、鹦鹉学舌之辈何其多矣!

  •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

    我们在国家政治制度的设计和发展中,必须坚定树立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理论自觉,如卢梭所言,“议员一旦选出之后,选民就是奴隶,就等于零了”。而金钱的介入,使得这种形式上的民主也几乎丧失殆尽。所谓“民主”“人权”“宪政”都不是纯粹的学术概念,而是附会了西方意图的不断变换的话语陷阱和攻心武器。要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充满活力、自我完善的运行体系,“照搬”西方不仅无用,而且危险。

  • 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特朗普很保守吗? ——网络媒体与美国政治转向

    如把美国政治乱象归咎于特朗普的个人风格,以为他侥幸上台,民主政治暂时偏轨,只要换届,一切恢复如常,恐怕太乐观了。特朗普现象与欧洲民粹不仅是股 “逆流 ”,技术革命已催生新的政治文化形态,无论谁来主政,西方政治未必回归 “常态 ”,或拐向不同的轨道。如何言说这一巨变?

  • 国乒再次铩羽 2020东京奥运会前景堪忧?

    国乒再次铩羽 2020东京奥运会前景堪忧?

    体育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无论你承认不承认,足球都深深的受着政治的影响,并反过来影响政治。如果2020东京奥运会有日本乒乓球队队员战胜中国乒乓球队队员夺冠,那么,我可以断言,不管这个人是谁,他(她)都会成为日本的民族英雄。坦白说,我个人自然希望我们的乒乓健儿在东京奥运会再创佳绩,只是,如果形势继续如此发展下去的话,老实说,我对中国乒乓球队在东京奥运会上的表现将越来越不看好。

  • 习近平的政治思想体系包含哪几个方面?

    习近平的政治思想体系包含哪几个方面?

    新时代新挑战呼唤新思想,习近平的政治思想体系包括但不限于:从文明基因出发的历史哲学,强调政治制度“决定性作用”的政治经济学,以国家治理能力为核心的国家治理理论,以公正社会为导向 的改革和社会建设方向。这些思想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推动了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也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坚守和推动,因而值得从学理上加以研究。

  • 张文木:教育要讲政治、重实践

    张文木:教育要讲政治、重实践

    为什么毛泽东到延安后要搞整风,要解决学风问题和世界观问题?整风就是教育革命,抗大的学风就是实事求是,不尚空谈。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讲了这个意思。光从动机考虑是唯心主义,动机和效果要统一,要为中国革命的实践服务。所以毛泽东反复说,要懂得“历史唯物主义的大道理”。在今天,这个“大道理”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强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