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236篇文章
  • 民主选举真的民主吗?

    民主选举真的民主吗?

    让选民根据自己利益和政策偏好准确选择候选人,根本就是 “图样图森破”?其结果大多是:“自己人” 投哪里,我就投哪里;“我的党” 说堕胎合法,那就是合法。

  • “洋务派”真的比“顽固派”先进吗?

    “洋务派”真的比“顽固派”先进吗?

    在我们评价洋务派与顽固派时,最终的标准应该是看是否有利于民族独立和维护国家主权完整,是否有利于打败外国侵略者,是否有利于克服当时社会的最主要矛盾。如果使用这个评判标准,所谓的顽固派当然要比洋务派进步得多,我们也应该给他们一个公正的评价。

  • 卡特总统的悲鸣:美国选举是金钱游戏!

    卡特总统的悲鸣:美国选举是金钱游戏!

    现今的美国,金钱主导政治,少数有权势的利益集团通过竞选捐助等控制了政府决策。面对这种助长政治腐败的体制机制,普通民众越发感到民主成了一个幌子,选举也沦为一种金钱游戏。

  • 郑彪:民主的基本精神和思路要从传统政治中发掘

    郑彪:民主的基本精神和思路要从传统政治中发掘

    20世纪90年代,随着世界两极格局倾覆,社会主义被妖魔化,西方模式更走上神坛。转眼间,以“历史终结论”名噪一时的美国福山教授指出:“21世纪头10年,人们对不同政治模式的看法发生了巨大逆转”,又说“中国政治体制优势明显”,“不可能转向西方民主”,而“美国模式越来越僵化”,“美国民主没什么可教给中国的”,等等。(1)其实,民主是中国的土产,不是西方的专利,不必一味他求

  • 美国的民主只是为了限制“人民的猖狂”?

    美国的民主只是为了限制“人民的猖狂”?

    前不久落下帷幕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激烈程度堪称美国历史上所仅见,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很快于1月20日宣誓就职。事实上,全球各地的人们对美式民主的关注多年来从未停息,中国人对美国的关注程度自一百多年前就一直居高不下。但我们对美国的了解究竟有多少?一些习以为常的认识是否准确?特别是对美式民主制度及其历史一直有很流行的看法,这些看法是否准确反映了当时的社会背景?

  • 房宁:选举杀死了民主

    房宁:选举杀死了民主

    但2016年美国大选让人们深感困惑,明明是美国人民用自己手中选票选出一位能够代表他们的,至少是能够得到他们当中多数人认可的最高行政长官。然而,现实情况却是让美国选民深感无奈与纠结。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还不在于美国政治制度已经无法保证多数人民的意志决定政治领导人,我们稍稍分析研究一下选举制度及其运作就会发现,现代竞争性选举已经成为民主政治以及人民主权概念的扼杀者。

  • 哈佛研究显示,全球化的一代已经对民主失去信任

    哈佛研究显示,全球化的一代已经对民主失去信任

    民众普遍对民主感到失望,对于青年一代来说更是如此。事实上,千禧一代(指1981年后出生的人)对民主已趋之若鹜,以至于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着手去尝试新的治理方式——通过军事手段加以统治。这主要是根据哈佛大学研究员YaschaMounk和墨尔本大学政治学者Roberto Stefan Foa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他们的研究分析了北美、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在不同时代对于政府的态度的历史数据。

  • 原来“一人一票”的结果是这样的-兼前瞻推行美式宪政民主的前景

    原来“一人一票”的结果是这样的-兼前瞻推行美式宪政民主的前景

    这次选举美国出现的并不是什么新问题,而是一直来存在没有暴露得那么彻底。我们都非常感谢美国佬为中国人民充当了出色的反面教员,因为他们用事实告诉人们,所谓的“民主制度”是骗人的,是不可靠的,先别说这种选举制度是有钱人的游戏,即使出现了例外的情况,还能够通过闹事的方式改变选举的结果,对美国的敌对国家是这样,对美国的友好国家是这样,甚至连美国本身也是这样。

  • 拥有民主的美国选民为何如此纠结?

    拥有民主的美国选民为何如此纠结?

    本届大选将成为美国宪政史上的一个经典案例。从最近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民调变化可以看出,民众已经变得十分彷徨和犹疑,他们对各种“狗血”爆料十分敏感,他们投票的意向已经并不看重候选人的政策主张,而是看重谁的爆炸性新闻更少,这让拥有民主投票权的美国人十分纠结,美国式的民主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民主暴力”,人们并不喜欢特朗普,可隐藏在希拉里背后的迷雾似乎更让他们担忧。

  • 香港,是什么让你变得如绵羊一般?

    香港,是什么让你变得如绵羊一般?

    没错,利用“民主”与遵守法律进行抗议声讨,委实够文明、够理性、够有理。然而,还是没卵用,因为你讲尽道理,但人家不讲,太软弱了!!

  • “民主典范”的假民主和反民主

    “民主典范”的假民主和反民主

    民主的本质是权利,权利从来不是“天赋”的。在一个权利建立在私有财产之上的社会里,公共权力无论如何非但不能超脱私有财产限制,而且必须为其服务,这就使得公共权力绝不可能是超阶级的,国家也不可能是“普遍性国家”,真正起支配作用的必然是资本和市场。

  • 关于美国大选的几个认识误区

    关于美国大选的几个认识误区

    美国大选正在举行。可是,选拔超级大国总统的擂台赛貌似透明公平,实则不然。其中,还有一些认识上的误区应该予以澄清。误区之一,美国总统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这是其“合法性”所在。误区之二,美国两党初选经过层层竞选,体现了公平公正。事实远非如此。误区之三,美国总统候选人在电视上公开辩论,有利于增进选民对他们的了解。

  • 鹿野:“专制”VS“民主”还是“豪强” VS “平民”? ——浅谈“君主专制中央集权”

    鹿野:“专制”VS“民主”还是“豪强” VS “平民”? ——浅谈“君主专制中央集权”

    现行的观点无非就是“民主”相对于“专制”更为先进。事实上,专制与民主宛如一个硬币的两面,即列宁指出的“一定阶级的民主总是对应一定阶级的专政”。在古代社会的条件下,专制制度对于民众未必就比民主更为不利,所谓的民主也只是贵族豪强间的互利行为,并没有跳出上等人的小圈子。我们也可以把君主专制称为“平民政体”,把古代民主称为“豪强政体”。

  • 张志坤:我为什么鄙视中国的“民主”势力

    张志坤:我为什么鄙视中国的“民主”势力

    当代中国有一股蔚然可观的“民主”势力,这毋庸讳言;这个“民主”势力是不是真的民主,他们对穷人缺少起码的同情与怜悯,没有中国魂,尽管他们总是以“现代文明”“普世价值”“民主进步”等时髦词汇标榜自己,其实他们中的许多人根本就是流氓痞子。如果让中国的“民主”势力在中国得势,中国必将遭遇一场大灾难。

  • 李建宏:笼罩在色情与暴力之下的西方选举闹剧

    李建宏:笼罩在色情与暴力之下的西方选举闹剧

    西方的所谓“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丑剧与闹剧。在激烈的政党争斗及选举竞争中,教育与引导民众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却不是一件一蹴而就之事。相反,利用众多凡夫俗子的愚昧无知,隐瞒、操控信息;煽动、操纵选民的非理性情绪,反倒成了在选举中屡试不爽的精良武器。利用人性的弱点以低级庸俗的下流手段投选民所好,更是成了西方政客出奇制胜的不二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