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共为您搜索到371篇文章
  • 食品安全:错的不是牲口,而是资本。

    食品安全:错的不是牲口,而是资本。

    马肉便宜是因为马失去了做动力的资格之后,那些用来观赏、表演或者骑行的马失去了用途,老死或病死的马肉还是可以吃的。如果直接标明是马肉,可能消费者不愿意购买,通过一定的技术处理,让马肉冒充牛肉,则有很大的利润。“马肉风波”之后,欧盟对食物监管不是从监管销售手法入手,也不找生产商及西欧承办商的问题,而是要求加入马肉的牛肉产品贴上正确标签,实现所谓的合法销售。马肉市场在欧洲仍有利可图,特别是欧洲经济不景气,部分民众已负担不起较昂贵的纯牛肉,默许了掺了马肉的牛马肉存在。

  • 警惕大资本驱动下的智库异化

    警惕大资本驱动下的智库异化

    欧美智库从独立走向异化现象的背后,不仅反映了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内在问题,也隐含着智库自身发展中的运作体制机制缺失。为此,我们也应该认真地思考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保持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客观公正的“第三方角色”。构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话语体系。关注和强化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自身素质建设。

  • 从李嘉诚到王健林,首富们为何纷纷逃离中国?

    从李嘉诚到王健林,首富们为何纷纷逃离中国?

    李嘉诚和王健林这些资本家让我们能够清醒地认识到,某些资本家心里是只有金钱而没有国家和人民的,一旦国家遭遇经济和政治危机,他们一定会不管不顾而卷款逃跑,我们看到李嘉诚跑了,王健林跑了,将来还会有更多这类资本家逃离中国,有人会认为他们只是正常的撤出中国而投资欧美国家,可他们的撤离真的正常吗?

  • 资本和关系网之下,北京如何突出重围?

    资本和关系网之下,北京如何突出重围?

    不管怎么样,北京的经济差不到哪里去,因为除了IT互联网,北京还有大量的央企,特别是众多世界500强的央企,他们是北京经济的定海神针。但是在整个北方地区,缺乏创新经济引领企业,这并不是一件好事,随着各地对人才争夺越来越激烈,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才离开北方。

  •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当今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和反资本主义运动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当今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和反资本主义运动

    如果我们将目光集中在美国、欧盟、日本的经济危机现象,我们会发现他们是有共同点的。这个共同点就是中央银行从事非常规管理政策,一个表现形式是英国低利息现象,利息是0.5%左右,这就是量化宽松,在日本、欧洲的银行都有发生。这意味着国家制造钱放到银行中去,这些政策加速金融系统的速度,使之重回市场,但尽管有这些措施实行,经济增长还是很缓慢,这是经济萧条的征兆之一。

  • 菲律宾农业的启示:土地该留给资本和大地主吗?

    菲律宾农业的启示:土地该留给资本和大地主吗?

    近四百年的殖民历史给菲律宾留下了两种并存的农业体制:80%的土地集中在大地主手里,由佃农种植粮食作物;剩下20%的土地是大公司雇工生产高附加值的热带农产品。独立之后,政府的历次土改都没有从根本上触动地主阶级的利益,农村基层组织仍旧为地主势力所把持,土地仍然集中在大地主、大家族和大资本家手中。不动根本的土地改革,即使配合农业技术的改进和政府的扶持干预,也无法使菲律宾走上富强的道路。农业以及依附其上的工业在经历六七十年代短暂的兴盛之后,陷入长久的贫弱状态;近三十年来,国家外汇竟是靠输出大批农村劳动人口、尤其是妇女来获得,造成更加严重的社会问题。

  • 资本的野望:阿里的“帝国梦”

    资本的野望:阿里的“帝国梦”

    马云提到的未来的阿里巴巴集团的规模要大于现有的国家直接控制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规模,也大于执政党的规模。不仅如此,阿里巴巴集团控制员工的主要经济来源,其对其员工的组织能力,如果不强于党组织的话,至少不弱于党组织。如果我们认为一个社会组织拥有的社会权力取决于其组织规模和组织强度的话,就应该知道,那时的阿里巴巴集团,与其称为集团不如称为帝国。这将是一个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董事会决定的,大股东说了算的现实版的垄断帝国。

  • 特朗普的胜利--资本逻辑控制下的政治商品盛宴

    特朗普的胜利--资本逻辑控制下的政治商品盛宴

    在当今诸多西方国家的政治传播活动中,政治演讲、政治公关、政治包装和政治辩论,已经成为政治形象塑造、政治信息沟通和政治理念交流的重要途径,而大众媒体也紧紧追随这些营销手段,以政治广告、政治娱乐、政治选秀和政治舞台剧等频频打造政治传播领域的“媒介景观”。表面上看,政治信息的扩散和被接受与信息的选择—消费没有太多本质区别,但在西方国家中被资本逻辑左右的 “政治消费”却导致政治传播偏离了它的轨道。

  • 几大门户网站已成资本利益代言人

    几大门户网站已成资本利益代言人

    资本势力这种对中国网络媒体和部分传统媒体的渗透导致了在国家重大敏感问题的报道内容、报道立场和报道态度上产生网上和网下的“人格分裂”,让党的广大追随者无所适从。

  •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资本的游戏被化解于无形,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力量。因此对于选秀和网红现象,我们无须完全否定。杜绝低俗,抵制炒作,公平选拨,弘扬正能量和中华文化,相信会随着互联网的传播和国人越来越多的海外活动,我们也能成为蓝星上的时尚风向标。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 资本腐蚀为权力腐败埋下隐患

    资本腐蚀为权力腐败埋下隐患

    资本并非资本主义的专利,作为关键的生产要素,它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迅速成为社会中的一股强势力量。然而,逐利是资本的天性,当资本的利益触手伸向社会的各个角落,当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一些不良资本便会无孔不入地腐蚀权力。马克思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

  • 拉媒:全球金融资本的超级剥削引发社会经济危机

    拉媒:全球金融资本的超级剥削引发社会经济危机

    这场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斗争也是一场政治的和工会的斗争,有助于劳动者阶级整体上通过多种多样和不同的斗争打破分裂的状态。全球金融资本面对全球的资本将软弱的标志强加给劳动者阶级,在这种新的多样性从不同的条件和阶级地位的团结出发,也是从人民和国家的团结出发,重新创造发展他们的组织、收入和权利的条件。

  • 砖家叫兽、文痞走狗横行背后的资本游戏!

    砖家叫兽、文痞走狗横行背后的资本游戏!

    以提倡全球化、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的为特征的当代金融资本最爱放松金融监管和控制货币利用各种金融衍生品套利,因此理所当然最喜欢在经济学理论和具体产业上圈养了一大批经济学家、财经砖家和帮闲文人(如财经妓者、财经学家),为其站台呐喊,其目的就是控制和引导国家、企业和个人脱实入虚,成为金融资本待宰的羔羊。

  • 百万司机利益谁维护?看乐视易到和周航的资本恶斗

    百万司机利益谁维护?看乐视易到和周航的资本恶斗

    像易到事件这种两大资本互相博弈,伤害的是400万易道平台注册司机的就业保障,以及数千万用户账户的几十亿储值金额的保障。而在整个过程中,乐视公司都没有给消费者足够的信息公开和信心,截止撰稿时并未看到政府相关部门出来干预和审查,难道非得要400万的司机无处讨薪,数千万用户储值额失去保障才开始追究责任,那就为时晚矣!在易到周航互掐事件中,我们应该重新审视资本外部性问题,重新审视政府在市场中的作用与定位。政府应当以仲裁者身份,监管资本博弈,维护民众财产安全。

  • 必须谨慎!放宽医疗投资绝不能让医生为资本打工

    必须谨慎!放宽医疗投资绝不能让医生为资本打工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在医改中坚持公益性、破除逐利性。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我们党对人民的郑重承诺,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都要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这是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的共同心声,也是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工作者的责任。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一定要守住医疗卫生公益性这条底线。

  • 以“资本下乡”去组织农民,就是对农民的不尊重

    以“资本下乡”去组织农民,就是对农民的不尊重

    农民有组织,集体有力量,政府和法律才会向着农民。不尊重农民集体就是不尊重农民。直接插手集体内部事务,企图以“资本下乡”的外来商业势力去组织农民,搞各种“花样”去削弱农村集体,就是对农民集体的不尊重,也就是对农民的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