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5篇文章
  • 学习习近平关于阶级基础、阶级立场等论述的意义

    学习习近平关于阶级基础、阶级立场等论述的意义

    筑牢“阶级基础”和“群众根基”攸关党的性命,是习近平新时代的鲜明特点;坚持阶级立场和阶级分析,是解决面临客观矛盾的需要;坚持阶级分析,有利于团结“自己人”,揭露孤立两面人,坚持正确的改革开放方向;筑牢“阶级基础”和“群众根基”,剑指官僚主义,为党的建设注入了生命活力;坚持阶级立场,是在改造客观世界中,主客观一致的体现。

  • 天下为公:中国思想文化中的社会主义基因

    天下为公:中国思想文化中的社会主义基因

    在八届六中全会后期,毛泽东写下了《张鲁传》的两个批语,这对于我们重新认识社会主义思想史十分重要,“公”的思想和天下为公的理念可以被视为中国社会主义思想产生的标志。中国的社会主义不是完全外来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文化共同开创新局面,而天下为公是二者的中介性思想。近代以来,中国共产党人继承并发展了孙中山的天下为公思想,而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进一步发展了天下为公思想。

  • 人民日报刊文 | 历史和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

    人民日报刊文 | 历史和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

    中国人民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创造了“发展的世界奇迹”,开启了走向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经过几代人的接力奋斗,今天中国的发展成就惊艳世界,从一穷二白到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位,从百姓温饱不足到进入世界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从物资短缺到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从落后于时代到逐步赶上时代、引领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了这么大的制度变革、这么快的经济增长,中国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中国发展的世界奇迹,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奇迹。

  • 21世纪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21世纪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为捍卫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真理性及其实践的现实正当性,21世纪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渗透和影响进行了批判。这些批判是多维度的,如从全球实践结果的灾难性、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性、中国社会实践影响性、理论内在科学性、思潮间差异比较性五个方面进行批判,并涉及新自由主义理论与现实是否契合、新自由主义理论本身是否具有真理性、新自由主义与其他思想理论谁更科学三个逻辑关系层面。同样,上述的批判也给当前的意识形态建设提供了诸如回应其他思潮的挑战应具有长期性的思维、坚持主动性的态度、注重科学性的方式、秉承导向性的原则等启示价值。

  •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人,在方法论上都堂而皇之地以此作为“科学”的依据:只有能够处理样本数据的数学模型才能称为科学。由此引申出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理论才有资格进入科学的范畴?本文从科学的基本特征出发,讨论了四个问题:其一,科学与实证的关系;其二,科学与理性的关系;其三,科学实证异化为狭隘实证;其四,狭隘实证的哲学根源。由此得出的基本结论是:检验马克思主义的实证方法,并不是几个数学模型,而是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换言之,最有效的实证并不是用几个样本数据的统计检验就可以做到,而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实践检验。以此判断,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科学。因此,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中国道路不可避免地与西方的资本现代性“纠缠”在一起,其原因就在于中国道路是在现代西方文明这个大背景下展开的。中国要开辟的是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性的成果,又能把现代性展现过程中所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的现代性道路,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按照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这两大思潮,中国所开辟的这样一条“鱼和熊掌兼得”的道路并不具有合理性。能够为中国特色的新型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依据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在现代性实现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负面效应并不是现代性逻辑所必然带来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找出并逐步消除造成现代性走向反面的根源,从而在充分享受现代性的积极成果的同时,使所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以其深刻性和前瞻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中具有天然的“在场”权和话语权,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事实上的成功,则为这一理论的合理性给予了实践上的证明。

  • 屈炳祥:一面高高擎起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屈炳祥:一面高高擎起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论人民民主专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篇光辉文献,尽管全文内容丰富,其主旨是全面阐述我们党关于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原则、理论主张、思想体系及重大政策措施。但是,该文却又深情抒发了作者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之心与景仰之情。他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既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者争得解放的强大思想武器,也是他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自从有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改变了面貌、中国改变了面貌。历史事实证明,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拯救世界、拯救中国。历史事实还证明,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今天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所以,从根本上说,《论人民民主专政》正是毛泽东为我们高高擎起的一面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2018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口述历史——40年,中国史更精彩”专栏,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了《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一文。该文较为完整准确地阐发了党的基本路线的内涵,特别是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和发展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的战略思想与战略部署,引起了学术界和广大读者的关注。现将部分学者对该文反应的来信摘登如下,以飨读者。

  •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发展观存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固有的弊病,不宜照搬。唯物史观的经济发展观在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相互作用中认识经济发展,高度重视生产关系对经济发展的能动作用。唯物史观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结构观,揭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社会主义宏观经济运行的决定性作用。标本兼治地纠正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要求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

  • 侯惠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改造世界观

    侯惠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改造世界观

    哲学是一切理论的世界观基础,用什么样的世界观武装全党、改造世界是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必然存在着尖锐的思想斗争。毫不动摇地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就是要捍卫马克思主义关于哲学的党性立场,回击当代污名化唯物主义哲学的倾向。西方现代哲学的所谓“生存论转向”,就是借口超越“认识论哲学”,使实践和认识论分离,否定物质本体论,取消哲学基本问题,试图恢复唯心主义的一统天下。盲目追随西方哲学这一转向,搞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论转向”,否定或虚化辩证唯物主义,将导致世界观上的颠覆性错误。克服这一倾向必须深入批判唯心论,加强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学习,推动世界观的自觉改造。

  •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人民观。人民中心论在治国理政各领域坚持人民中心价值,在坚持人民主体性、坚持人民历史创造者地位和坚持矛盾辩证法哲理思维方式等方面继承了毛泽东人民观,而在为民谋福新课题、新思路以及群众路线新认识、新方法等方面则对毛泽东人民观进行了发展。这一理论做到了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成为新时代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思想武器,在弘扬中华传统民本主义文明基因的同时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经历了实践检验并将继续经历实践检验。

  •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习近平“两个伟大革命论”,包含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即共产主义事业是伟大社会革命,伟大社会革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搞好党的建设,搞好党的建设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两个伟大革命论”展现了伟大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之间的理论、历史和实践之间的逻辑关系,使马克思主义“两个伟大革命论”得到了系统化、体系化的理论呈现。

  •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中国的社会形态演进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中国的特殊情况决定了中国既不能走原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资本主义道路,也不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而要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再经过社会主义革命而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痛苦,实现跨越性发展,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中国发展道路的独特历史。只有从社会形态演进层面予以理论剖析,才能认清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发展道路的特殊性。

  • 尹海洁 夏志军: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神学本质探析

    尹海洁 夏志军: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神学本质探析

    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学者们对中国进行了 10 多年的过程哲学的输入后,于 2015 年打造出并向中国输入“有机马克思主义”。深入分析却发现,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是对上帝进行重新诠释的过程神学。以重振基督教为理想的神学学者们打造的“有机马克思主义”含有很多神学特质,他们宣扬末世论,鼓吹建立宗教共同体,号召人们要信仰上帝。基督徒们如此热衷地向中国推销以神学为硬核的假马克思主义,是为了实现他们重振基督教的理想。中国的理论界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思想不仅是作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的,而且是对市场经济的整体性和制度性的超越。这种思想的依据也不是市场经济的供求均衡,而是人的需要。因此这种思想是以人为本位的。从历史实践看,也从未实行过文本意义上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因此也谈不到对这种模式的历史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