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沙发"是怎样变成"吴市场"的?

市场是表面的等价交换,是实质的劫贫济富,市场是少数人的天堂,是多数人的地狱,私有制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市场经济根本不是普世价值。

老子道德经上说,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如果把白与黑更替为无限与有限,也可以说,知其无,守其有,为天下式,形变道未变,说的都是辩证法。

有限是可以表象的当前的直观,有限的对立面即为无限。无限抽象难以接近,不易直观表象它的存在。但是在人的内心深处却有追求无限的本能。人人可能有过这样的少儿体验,住在山里的孩子总是在想象神往山外的世界,住在平原的孩子总是在想象神往地平线以外的世界,住在海边的孩子总是在想象神往大洋彼岸的世界。人不会满足于当前直接的世界,追求无限世界是人的本能,只有在无限世界那里,人的灵魂才得以安宁。

那么无限世界存在于何处?无限世界存在于远离当前的彼岸世界吗?无限世界存在于有限世界之中,高山平原大海自身即是无限世界,有限世界蕴含着无限世界,有限与无限实为同一。有限与无限的差别实为思维的差别认识的差别,以思辨的语言表述无限,无限是有限世界矛盾的对立统一。

我们知道,1∕3是无限循环小数0.333……,现在把这一小数的现象转化为一等式。0.3+0.03+0.003+0.0003+………=1∕3

如果说等式左边是有限的数字之和,也许有人会说它是无穷数字之和。正因为它是无穷数字之和,所以它只能是有限数字之和,它或许是三个数字之和,或许是四个数字之和,或许是五个数字之和,它告诉我们的永远是有限的数字之和。所以等式左边是有限世界。

如果说等式右边是无限世界,或许有人说它明明是有限的1∕3,怎么会是无限世界呢?1∕3固然是一个有限数字,但是1∕3以有限形式表达了无限思想, 1∕3是等式左边所有数字之和的真理,1∕3是真正的无限世界。

等式左边貌似无限,实则有限。等式右边貌似有限,实则无限。有限与无限是同一世界的两个方面,有限与无限只有同一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黑格尔说,「仅仅是有限的有限性,仅仅是无限的无限性以及类似的东西,都没有真理性,都自相矛盾,都会过渡到自己的反面。因此在这种过渡过程中和在两极端之被扬弃成为假相或环节的统一性中,理念便启示其自身作为它们的真理。」[注]

黑格尔认为真理在于矛盾的过渡过程与同一性,而且理念是有限与无限的真理。割裂有限与无限的关系,都没有真理性,孤立起来看等式的左边和右边,它们各为假相或环节。等式的左边是假相,是因为它的存在不真实,究竟是多少个数字之和自己说不清,所以它是不真的事物,等式的左边只有过渡到等式的右边才能完善自身的真实。等式的右边也是假相,但就1∕3无法直观它的无限意义,它的无限意义展现在等式左边,没有等式左边矛盾对立的无穷数字之和,等式右边不过是空洞的没有内容的形式,因而是假相。因此在这种等式左右两边的过渡过程中,等式的两极端扬弃自身假相的环节,有限与无限同一,形成了理念。真理是诸假相的同一,是诸环节的同一。这里所谓的假相,是说原本是相互联系的事物非要被割裂起来,被当做孤立的片面的存在,这种存在从逻辑意义上称之为假相。

孤立起来看等式两边,都没有真理性,都自相矛盾,都会过渡到自己的反面。无限的意义在于有限之中,有限的意义在于无限之中,真理是有限与无限的同一。这种辩证逻辑适用于一切矛盾着的事物。我们在矛盾的现实中追求理想,让思想意识合乎辩证逻辑,避免抽象的片面的形而上学,是少犯错误少走弯路的思想保证。

形而上学者,追求纯而又纯的无限世界,无视现实世界的矛盾,无视矛盾的特殊性,以现存的理论作为无限的教条,割裂无限世界与有限世界的辩证关系,无视矛盾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对立统一,从而犯有主观主义和教条主义错误。他们以最革命的面目,让革命理想远离现实而枯死。

机会主义和经验主义者为有限的现实世界所迷惑,丧失了无限世界的理念,放弃了普遍性真理。例如在现实矛盾中忽「左」忽右,无视无产阶级的主体性,眼中有物没有人。他们片面夸大物质的决定作用,不理解物质与意识的关系是相互作用,忽视意识的能动作用,不承认在一定的历史发展阶段意识具有决定作用,看不到思想政治路线决定一切的真理。他们信奉人类社会发展阶段论,贩卖资本主义补课论,鼓吹剥削有功压迫有理,宣扬多种经济所有制共存,迷信追求物质利益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吹捧资产阶级的东西,高扬精英主义宪政民主思想,污蔑无产阶级专政为封建专制,客观上站在了资产阶级那一边。

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左」与机会主义的经验主义的右是相通的。形而上学的无限世界孤立于有限世界,与有限世界相对立。抽象地否定有限世界,得到的还是有限世界,不可能得到无限世界。就像抽象地否定白,得到的是黑一样,不可能得到超越时空的无限价值。某物与他物对立,说明某物受他物限制,他物是某物存在的前提,因而某物是有限的存在。无限事物是没有前提的不受限制的自由的存在,与有限世界相对立的事物实质上还是有限世界,所以形而上学的「无限」最终还是没有摆脱有限世界的束缚,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实质是机会主义的经验主义。

这就不难理解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以及后来改开中的一些忽「左」忽右的「革命者」的历史现象。比如那个著名的「吴市场」,也就是特色中国市场经济教祖吴敬琏。这位「吴市场」在主席时代「左」得离谱,是纯而又纯的「左」派。他教训自己夫人说,无产阶级坐凳子,你凭什么坐沙发?「吴市场」反感在铅笔盒与橡皮上写自己名字的女儿,他教育说,「不要把这么一点点小东西都变成私有财产」。「吴市场」指示全家人,「一个人不应该有两件以上的衬衫」。

吴敬琏从主席时代的「吴沙发」转变为后主席时代的「吴市场」,原因在于「沙发」与「市场」都是有限事物,是假象,是环节。全国人民一律坐凳子,不许一人坐沙发,这是否认无产阶级内部差别的存在。如果无产阶级不存在任何差别,那岂不是共产主义世界?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任何事物都是有差别的存在,都是矛盾的对立同一。「吴沙发」理解的「凳子」是假社会主义,「沙发」是假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差别是不断缩小差别的同一,资本主义的差别是不断两极分化的差别,两种差别性质完全不同,根子在于公有制与私有制不同的经济基础。市场是表面的等价交换,是实质的劫贫济富,市场是少数人的天堂,是多数人的地狱,私有制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市场经济根本不是普世价值。信仰有限事物的人其实就是机会主义者,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根据风向标善于变来变去,昨天的「吴沙发」变成今天的「吴市场」,今天的「吴市场」也可以变成明天的「吴沙发」。

老子说,「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大意是说,白的本质在黑那里,黑白同一是天下的法度,只有遵守矛盾对立同一的法度,我们的认识才不被黑白现实世界忽「左」忽右,我们就能返回到无限世界——无极。

从白到黑,在老子那里绝不是非白即黑的简单的抽象否定。老子说,知其白,守其黑。这是非常重要的思想,老子这是在告诉我们,当我们认识白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在黑那里,白在黑那里与自身结合,没有黑,就无所谓白。于是黑与白的对立消解了,黑就是白,白就是黑,黑白同一,这就是无限世界。关于有限与无限的问题,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就已经解决了。

恩格斯说的好,蔑视辩证法是不能不受惩罚的。没有辩证法就不会有马列毛主义。不讲辩证法,很难说是一个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在现实矛盾中既能沐浴理想的光芒,在理想中又能找到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真正实现有限与无限的同一,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的思想武器。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沙发 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