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谁才是他们说的那个蠢货?

抵制肯德基事件的突然出现,是颇有几分诡异味道的。这个诡异首先体现在,一个打着爱国者旗号的现场抵制活动,却得不到爱国网友主流的支持,反而从团中央开始就提醒爱国网友保持冷静,警惕有人高级黑。第一时间给予这个事件以支持的和响应的,竟然是一个崇拜美国到了恨不生在美国的坚定“美粉”。
尹国明: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谁才是他们说的那个蠢货?

 

抵制肯德基事件的突然出现,是颇有几分诡异味道的。这个诡异首先体现在,一个打着爱国者旗号的现场抵制活动,却得不到爱国网友主流的支持,反而从团中央开始就提醒爱国网友保持冷静,警惕有人高级黑。第一时间给予这个事件以支持的和响应的,竟然是一个崇拜美国到了恨不生在美国的坚定“美粉”。

但就是这个诡异的事件,帮了身处舆论漩涡的赵薇和她背后的资本力量。这个事件成功的把网友的目光从赵薇事件转移过来,网络的话题也开始从赵薇的背后是谁,赵薇背后的资本为什么能够控制媒体,转移到抵制肯德基是对还是错,组织者到底是什么人等问题上。

 

尹国明: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谁才是他们说的那个蠢货?

 

要说肯德基事件最大的受益者,正是赵薇和赵薇背后的资本力量,是这个抵制肯德基事件,让一度陷于被动的资本力量,有了喘息之机,并且把艰难防守的态势变成了对爱国者的反攻。在赵薇事件中一度沉默的媒体,这下子找到了发力点,积极行动起来投入到声讨爱国力量的阵列中,向爱国者发出一枚枚精确制导炸弹。

公安机关在破案的时候,确定嫌疑人范围,据说有一个最大受益人规则,也就是说,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可能就是那个最大的嫌疑人。这样问题就来了,到底是什么人组织了抵制肯德基事件。可以先从动机上来进行可能性分析。

既然赵薇事件中 ,最大的受益人,不是被指责的爱国者,而是忙于指责的资本阵营。相反,抵制肯德基事件的出现,最大的利益受损者就是爱国群体,而不是资本力量。从动机上来说,爱国者最不需要抵制肯德基这个事件的出现,是资本阵营最需要这个事件。

这个动机分析确实是个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问题。就好比谁在1927年的上海,最需要在工人中制造骚乱,为蒋介石镇压工人运动提供借口?答案是蒋介石让上海的黑社会老大派流氓伪装成工人纠察队跟真正的工人纠察队发生冲突。也好比,1931年的东北,谁最需要炸毁南满铁路,为发动九一八事件提供借口?答案是日军。1934年的德国,谁最需要制造一场国会纵火案,为纳粹镇压德国共产党提供借口?答案也早就有了,是希特勒的纳粹组织。

 

尹国明: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谁才是他们说的那个蠢货?

 

资本力量在肯德基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把矛头对准了爱国群体,把污水泼给了他们口中的“爱国贼”们,对事件的消费做到了第一时间,几乎资本能控制和影响渗透的媒体都火力全开,做到了对这个事件的最充分利用。但他们都故意忽略了一个关键性问题:谁说抵制肯德基事件一定是爱国者干的?那个“美粉”不就出来很突兀的抵制肯德基吗?就可以证伪抵制肯德基一定是爱国者干的这个错误逻辑。人的认识中有很多被认为是不证自明的常识性逻辑,但往往就是这些“常识”最容易欺骗自己,也最容易被人利用。蒋介石就利用了穿工人纠察队的衣服就一定是工人纠察队的这个常识判断中的逻辑错误。抗战中,伪军穿八路军的衣服骚扰老百姓然后栽赃八路的事情太多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栽赃本是老把戏。拆穿这些把戏,就需要结合动机分析和最大受益者原则等,来透过现象找出真相。

回到肯德基事件中,我们分析过谁是最大受益者。接着我们进行动机分析。爱国者有没有这个动机?对爱国者来说,因为日本和美国做一些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事情,抵制日货,抵制美货的想法,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但这种,基本都局限于影响自己的行为选择。虽然也能见到呼吁抵制日货美货的帖子,但也没有见到有强迫的意思,从言论自由的角度,也没什么过错。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的爱国者也变得心态更加从容。南海仲裁事件,中国网友用表情包和段子,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怀。仲裁结果出来。中国在南海举行大规模军演,美军舰队从南海撤退,这次南海对决,中国也没失分。中国网友也并没有愤怒到要上街抵制肯德基的理由。何况,南海仲裁事件,最后被揭露是一个山寨仲裁机构搞出的东西,网友心态更为放松。南海仲裁出来的两三天内,这个话题的热度就急剧下降,很多爱国网友的关注点又回到赵薇事件。网友的感觉是对的,一个南海仲裁事件威胁不了中国,但资本控制中国的媒体,就能够威胁到中国的未来。中国爱国者怎么会在赵薇事件博弈的关键时候,在南海仲裁过去四五天,去组织这样一个抵制肯德基事件呢?这个时候组织抵制肯德基事件,不但对于爱国者不利,反而等于帮赵薇解围。说爱国者有组织抵制肯德基事件的动机,虽然不能说完全等于零,但也可以说接近于零。

反过来,资本力量就不一样了。他们面对爱国者对资本控制媒体的追问,压力山大。在此引一段我在《侠客岛现象的背后,细思恐极》中的一段分析“资本在中国的宪政宏图要想实现,首先要依赖资本对话语权的控制。但是在资本还没有通过军队国家化对军队进行股份化改造之前,话语权的控制更是一个不能公开的秘密。这个秘密一旦公之于众,资本力量还怎么忽悠民众上街当炮灰为自己夺权冲锋呢。兹事体大,揭露和抵制赵薇,只是挠到了资本的痒处,揭露资本控制媒体,那可是一刀刀插在了资本的痛处。

掩盖这个秘密,把公众的注意力从资本控制控制媒体这个要害问题移开,就成了资本力量的第一要务”。而且,正是借助这个事件,他们才有了反守为攻的机会,并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所以根据动机和最大受益人分析,资本力量才是最大组织抵制肯德基事件的最大嫌疑人。

 

尹国明: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谁才是他们说的那个蠢货?

肯德基刀斧手郭元庆

 

抵制肯德基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其他细节,也说明这个事件是资本力量组织的概率远远大于爱国力量。在此列举几个:1、抵制肯德基的事件发生在南海仲裁事件的第五天而不是当天或第二天(这个前面动机分析中提到过);2、抵制肯德基的事件发生在四五线城市,一二线城市很少;3、迄今为止的参与者没有见到网上活跃的爱国网友,倒是很少上网并且很少关注政治的大妈成为一些抵制场合的主角;4网友揭露有雇人参与肯德基事件,能出钱参与这事的肯定不是政府部门,也不可能是爱国者,有资金玩这种街头政治的,当然是资本力量。5、这次事件只抵制肯德基,不抵制麦当劳和其他美国商品或服务。抵制对在中国采取加盟方式的肯德基来说,形不成利益上的直接损害,如果是抵制在华采取直营方式的麦当劳,那就不一样了,显然,抵制的组织者精心选择了一个虽然有美国符号但是却对美国利益损害最小的目标;6、除了前面说的“美粉”呼吁抵制肯德基之外,还有人在网上发出砸苹果手机的视频、照片,但后来被人发现是手机模型。网上也流传着有一个公司要开除用美货员工的公司文件,但后来被发现是伪造的。这些行为的动机都可疑,都是不实际抵制,但是又能给谴责爱国者制造口实的高级黑行为。

肯德基事件一出来,资本媒体就长枪短炮一起开火,把抵制肯德基的事扣在了爱国者头上。《抵制美国要先抵制蠢货》、《抵制美货、日货,不如抵制被洗脑的蠢货》等文章应运而生,得到了大量转发。这些污蔑爱国者的言论,一看就是精心设计,里面埋伏了大量的逻辑陷阱,目的明确,就是想引导网友对爱国群体产生否定性评价。比如这一段文字最有代表性:“可你电脑总得用吧,INTEL、AMD、nvidia、ANTI、微软...智能手机总得用吧?苹果、安卓...农作物的种子总得用吧。一个主根服务器,十二个副根服务器中的九个在美国,新浪、搜狐、网易、盛大、e龙、分众、携程这些网站都是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都不上了?”这段文字就把抵制美货进行极端化解读,解读为抵制美国的一切商品和服务,就很容易得出抵制美货不可行,抵制美货等于蠢货等结论,完全曲解了抵制的本意。抵制的本意就是抵制可以有替代的商品或服务,被他歪曲成了抵制一切的愚蠢行为。这些文章设计了这样一个逻辑公式,把受众引入他的逻辑陷阱:抵制美货=等于抵制美国的一切=抵制者等于蠢货,抵制肯德基的是一定是爱国者,所以“爱国者=蠢货”。抵制美国不等于抵制蠢货,这句极具煽动性的句式,几乎成为流行语。通过这些文章,不但成功的把爱国者说成了蠢货,达到了污名爱国者的目的,还成功的否定了中国老百姓抵制美货日货的权利。

本来,虽然这次抵制肯德基的事件不是爱国者组织的,爱国者也及时进行了揭露和切割,但不等于中国人就没有了抵制美货日货的权利,更不等于抵制美货就是蠢货。就算是真的抵制美货,那也不是只要是美国的一切都抵制,而是抵制什么对对手的损害最大对自己的损害最小那就抵制什么。正如,美国不也通过政府行为抵制华为,但也不会抵制有利于来自中国的其他商品一样。用什么不用什么,是消费者的神圣权利。只要不是逼迫别人,呼吁抵制也并不为过。

现在我们就可以知道,谁才是抵制肯德事件和衍生的舆论事件中的蠢货了。爱国者很清醒,在第一时间就揭露抵制闹剧的目的,并提醒网友不要参与类似事件。组织抵制肯德基的人也不蠢,他们一定程度的达到了目的,转移了焦点,掩护了资本的秘密。愚蠢的也不是那些第一时间利用肯德基事件向爱国者开火的媒体人,他们无非是心知肚明将错就错。

真正愚蠢的是那些跟着资本力量谴责爱国者的人,是那些相信抵制肯德基事件是爱国者组织的人,是那些看不出抵制肯德基行为中有猫腻的人,是那些陷入别人的逻辑陷阱,也认为抵制美货日货就一定是愚蠢行为的人。这些人就是资本力量一直在洗脑并且随时想利用充作炮灰的人。要评论抵制可不可行这样的话题,就要先抵制这些蠢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