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反共,王长江绞尽了哪些脑汁--点评王长江的反共言论

值得警惕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王长江入党到他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并担任党校的领导,一定有人在栽培他,以王长江的一贯言行能够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一定在其背后有强大的政治靠山。如果王长江这次在课堂上公开发表反毛、反共,反马克思主义,反人民,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谓“民主”政治的反动言论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中国共产党则危在旦夕矣!!!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为了反共,王长江绞尽了哪些脑汁--点评王长江的反共言论

 

【摘要:值得警惕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王长江入党到他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并担任党校的领导,一定有人在栽培他,以王长江的一贯言行能够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一定在其背后有强大的政治靠山。如果王长江这次在课堂上公开发表反毛、反共,反马克思主义,反人民,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谓“民主”政治的反动言论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中国共产党则危在旦夕矣!!!】

 

看过2016年7月29日,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王长江在全国党校教师集训讲课中发表的反共言论,义愤填膺。本来我想逐条逐批,但看完这篇长达40000多字的集训讲课录音整理之后,无从下笔。为什么?因为王长江在这次讲课中没有任何宣传党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习近平治国方略等内容,通篇讲课都是站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立场上,攻击中国共产党,诬蔑人民领袖毛主席,侮辱中国人民贬低马克思主义,否定改革开放,极力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

 站在讲台上向全国党校教师讲授这样的“课”,毒害共产党员的灵魂,玷污中央党校的名声,更是中国共产党的悲哀。 他的话有时是重复,有时颠三倒四,由于篇幅有限,不作一一分析。现将其所讲的课程中暴露的六大问题进行批判。

 

一、诬蔑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王长江在讲课中说,【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毛泽东的个人威望如日中天,所有的对手全打下去了,包括林彪。谁也没敢,没人敢跟他较量啊,对吧,叱咤风云。够可以了吧?但是到这时候,毛泽东老人家说出话来,反倒不是那么自信了。你看怎么说?斯大林去世之后,苏共给他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成绩是主要的,错误是次要的。那我死后,能不能得三七开啊?我看我得不了三七开,我呀,我能得个四六开就算不错了。弄不好四六开都没有,五五开。】

这里王长江把毛主席说成是一个具有严重个人主义思想的“人物”,他把“打下去”的“所有的对手”都说成是毛主席私人的“对手”,言下之意是在争权夺利,这正是敌对势力对毛主席的诬蔑之词。紧接着就把毛主席说自己“几几开”的话当作毛主席没有自信的表现。

谁都知道,毛主席历来都是自信的,从“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到“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从“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无一不是表现出毛主席的雄心壮志,无一不体现了毛主席的伟大自信。

毛主席给自己评价“几几开”是在斯大林逝世后,苏联发生了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的政治事件,毛主席高瞻远瞩,预言中国也会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才说了这些话。王长江把毛主席预言中国会出现赫鲁晓夫的话当作毛主席不自信,进而批判毛主席【你搞了将近三十年,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运动一个接着运动,结果老百姓的温饱都没解决,咋回事?】紧接着,一连串地语句用来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政权。

事实上中国人民温饱问题是在上世纪70年代,由袁隆平先生发明了杂交水稻以后就解决了,王长江在这里只不过是借题发挥,攻击共产党而已。针对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企图用这些所谓的事实,来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从而否定习近平同志讲话精神的正确性。

很多年轻人不知道的历史事实,王长江抹去不讲,他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挑剔新中国的不足之处,兼有造谣嫌疑。

解放后的1949年,国民党给中国人民留下了一付烂摊子,粮食产量每亩不到200斤,工业一片空白,连铁钉、肥皂都要进口,更不用说石油、钢铁、汽车、棉布等其他工业产品,所以当时中国人称铁钉叫洋钉,肥皂叫洋碱,煤油叫洋油,棉布叫洋布……这都是历史事实。

王长江说,六十多年前,我们取得了政权,我们不革命了,我们开始搞建设。

王长河在这里不说“解放”和“人民”、“社会主义”之类的名词,通篇授课都没有这类名词,这些名词正是资产阶级公知最忌讳的用语。他把1949年解放说成是六十多年前取得政权,“人民当家作主”用“我们取得了政权”来表达,搞社会主义建设只说“搞建设”,把社会主义演变掉了。即使如此,请问王长江,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能让你安心地搞(社会主义)建设吗?

一个一穷二白的中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大搞社会主义建设的同时,既要提防帝国主义侵略,又要严防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反扑;既要防止国内反动派的破坏又要提防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挑战,还要面对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及现代修正主义国家对中国的政治围剿的经济封锁、制裁,加上三年自然灾害,可见当时的中国是如何地艰难。如果不是毛主席的英明伟大,如果不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政权早就被敌人搞垮了。

刚解放不久的1951年,中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为了抗击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的侵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

解放后。中国对外要反击帝国主义的侵略,对内要肃清国民党残渣余孽的破坏活动,直到1959年3月20日至22日才平息西藏叛乱。更为严重的是党内出现腐败分子,毛主席提出“不当李自成”,可是共产党内的刘宗敏、牛金星们,他们革命的目的是为了个人和少数人的利益,于是“三反”“五反”等各种政治、经济运动便开展起来了。从现在查出的腐败分子和未查出的腐败分子以及中国“私有化”造成贫富两极分化、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走资本主邪路的事实证明,毛主席当年搞“三反”“五反”“运动”是必要的。

1961年4月1日,蒋介石在台北县大埔小湾秘密成立临时任务性编组—“国光作业室”启动“国光计划”反攻大陆。

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记者会中公开表示,台湾如果“反攻大陆”,需提前与美国协商。

1965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陆军军官学校召开名为“官校历史检讨会”的中层以上干部会议,正式决定进行“反攻大陆”。

1965年11月14日,国民党运送补给的舰艇被解放军伏击,国民党“永”字号炮舰被击沉。至此,国民党海军受到解放军的重创,海上优势荡然无存。

1972年7月20日,“国光作业室”被彻底裁撤,“国光计划”(反攻大陆)破产。

敌对势力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虎视眈眈,强敌窥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应该这么办?

如果从1949年解放后,取得了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就不革命了,那么美帝国主义打进来,中国人民应该怎么办?西藏叛乱怎么平息?蒋介石反攻大陆怎么对付?党内腐败分子变质怎么处理?

在帝国主义侵略和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大陆的枪炮面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是束手就缚还是防和平演变?在敌对势力一片要“共产党下台”的叫嚣声中,在党内腐败变质分子要重新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威胁下,中国共产党是放弃革命还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即人民民主专政呢?按王长江的意思应该怎样选择?

 

二、侮辱中国人民。

 

王长江在讲课中把自己在学习雷锋时说:【我作为一个小青年,什么事儿都不懂,你让我学雷锋,天天得学,怎么学啊?我想来想去就两件事,第一,我天天上街转悠去,为什么要转悠啊,哎,我在街上转悠啊,我看见万一有人摔倒,我把他扶起来,这不就学雷锋吗,对吧,所以老盼着人摔倒,这一点倒是比咱们现在好,现在你摔倒了都不敢扶,当时还盼着你摔倒,你摔倒我就去扶你,这不就学雷锋吗,对吧。有的时候转悠一天,也没人摔倒,那怎么办,没关系啊,我捡起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你看看,这是学雷锋,大大小小全算。好,这就是一件事。第二件事呢,我写日记。为什么要写日记,那当然写了,对吧,平常可能看着没多大用,但是放在那儿,万一有一天哪,咱不幸牺牲了,哎被发现了,哎呦,咱不就成了英雄了吗,对吧,你瞧瞧,就这心态,在那写日记,你那个日记能不先进吗?】

学习雷锋真的是王长江所描述的那样吗?绝对不是,这是在造谣诬蔑当年学雷锋的全国人民。如果这真是他自己所经历的事实,那就是他把自己的非无产阶级思想强加在所有中国人的头上,这是反动。请问,当年的助人为乐与王长江在授课中说的“老人跌倒无人扶”怎么解释呢?当年的道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人敬仰英雄,个个争当模范,亲帮亲,邻帮邻,人人讲信用,个个守纪律,人民当家作主,全员热爱劳动,大家助人为乐。工人农民可以当选为国家领导人,工人农民可以直接批评企业和政府领导而不怕被解雇,又是怎样解释呢?

王长江不是在讲课中强调“落后就要挨打”吗?并一再诬蔑新中国封闭、落后。那么请问:为什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长江炮轰了英国的军舰,在朝鲜战场上打败了美国侵略者,在珍宝岛敢于和苏联开战,都没有“挨打”的份?如果硬要说落后就要挨打,应该说以个国家的政府腐败,人民思想落后,精神颓废,一盘散沙就要挨打。伊拉克怎么样?伊拉克出石油,比朝鲜富裕吧?可为什么伊拉克照样挨打?如果国家的领袖英明,政治清明,政府清正,干部清廉,人民清醒,干群一心,团结一致,哪怕物质条件再落后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欺侮中国,也没有任何国家敢欺侮中国。既然“落后就要挨打”,那么,不挨打的新中国就不是“落后”的?新中国在王长江的笔下到底是“落后”还是不落后呢?

更为可恶的是王长江把当前一些干部自杀的现象诬蔑成是【你做得比这事情还多,大事小事全揽在身上,结果累得自己五加二,白加黑,还夜总会,还夜里总开会,对吧,把我们很多党员干部累得要死,压力无比巨大,叫做压力山大,但是,有的甚至不堪重负,自杀,你看这几年,自杀的干部多少,越来越多】,王长江在这里简直是胡说八道。无论是毛泽东时代还是改革开放时期,为党为人民工作劳累的干部非常之多,有劳累成疾的,也有劳累死亡牺牲的,没有一个象王长江所说的那样因劳累过度而自杀的。

首先,干部劳累过度的如焦裕禄同志,他劳累的目的是为了人民群众过上更好更幸福的生活,是为党为人民工作的好干部,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热爱和尊敬。有哪个一心为党为人民辛勤工作而劳累的干部会自杀呢?一心一意为党为人民工作的干部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心里想着的还是党和人民的利益,他们有着崇高理想信仰,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秀共产党员,会寻短见自杀吗?。而“自杀的干部”绝对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大,不堪重负造成的,这种自杀寻短见的干部也绝对不会是一心一意为党为人民利益的,显然是另有其原因的。王长江在中央党校的课堂上宣传这些歪理邪说,意在讨好一些有情绪的干部,利用这些干部的情绪,挑拨他们对党和国家的不满,在趁机传播资本主义思想,煽动这些党员干部推翻共产党,其用心何其毒亦何其深也。

王长江把中国人民描述成不知好歹,不明是非的人群,是对人民群众最大的侮辱。王长江说,【现在是这样,做错了一片骂声,做对了,也未见得给你点赞,说不定还讽刺你。并以中国反腐败为例,说,你看我们这些年来反腐的力度多大啊,好家伙,一下子弄出那么多贪官,总量比过去若干年总和都多,按道理说,老百姓应该很满意,拍手称快吧,但是,你看,说出话来,那是带着怀疑味儿的。】

王长江把这些现象用在全国党校教师培训时宣讲,利用这种重大机会来挑拨党群关系是别有用心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信党的根基在人民、党的力量在人民,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不断把为人民造福事业推向前进。】当人民群众不相信政府的时候,党的领导干部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和自己所领导的政府部门是不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去做?是坚持一切为人民利益还是为自己或者少数人的利益?是一切依靠人民还是依靠官僚资本?是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还是强迫、压制人民,剥夺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是造福人民还是视人民为“刁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如果能象焦裕禄一样对待人民群众,人民群众也一定会象热爱、尊敬焦裕禄同志一样热爱你、尊敬你。为公、为私,为国、为民,群众都看得清楚,人民群众决不会象王长江所说的那样青红不分,皂白不辩。比如说在前三十年,也有腐败分子,可为什么人民群众不会怀疑那时候的反腐败?现在的腐败分子有没有查清,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然为什么会说腐败永远还在路上呢?

王长江在谈到舆论监督时说,【遗憾的是长期以来这个原理我们都没有建立,我们一开始根本就不承认有什么监督约束,有什么约束?】共产党人本身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先锋队应该全是由工人阶级中最优秀的分子所组成,理解这个问题,就知道所谓的监督问题是个伪问题。王长江们的党建理论,把一大批腐败分子弄进党内,然后又借所谓的监督问题宣传西方资本主义政治体制和多党制。

王长江在这里诬蔑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民主监督,是完全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说话的。从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出,王长江所崇尚的舆论监督是由资本控制的媒体监督,不是工人农民的人民群众监督。

 

三、攻击中国共产党。

 

王长江说,【当一个政府或部门在失去公信力的时候,无论他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无论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人们都认为他是在说假话,做坏事。这就塔西佗陷阱,就是说,你干什么,人家都怀疑。你说什么,人家都不相信,你看,到了这一步。我们党已经掉到塔西佗陷阱里啦?掉进去?哼,掉进去你还了得?掉进去你就失败了,所以不能说掉进去,对吧,但是确实可以说我们正在行走在塔西佗陷阱的边缘。这点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还是要有的。你不要说你做错一件事,那你看吧,一片骂声,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把你淹死。那按理说,你做错了事,人家骂几句,也是可以的。对吧,你做错了还不能让人家骂?对吧,不能像过去一样,做错了也不能骂,对吧,但是,我做错了你骂,我做对了,你总该点个赞吧,你总该鼓励一下吧。哎,现在是这样,做错了一片骂声,做对了,也未见得给你点赞,说不定还讽刺你。】

王长江在这里左支右语,犹抱琵琶半遮面,王顾左右而言他,其表达的意思是很清楚的:共产党已经掉到塔西佗陷阱里了,已经失败了。王长江不是分析为什么有的政府部门失去公信力的问题,而是一棍子打死所有党和政府部门。说党存在问题和严重问题甚至说已经失败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是善意地指出问题巩固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说些过头话也是可疑原谅的。然而,王长江把所谓党失败的原因,归结到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身上,归结到没有实行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身上,借党内存在的严重问题攻击和否定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不能接受的。

王长江把一些由于党内腐败分子失去了民心的现象诬蔑中国共产党失去了公信力,掉到塔西佗陷阱中里。既然有说假话做坏事,人民群众都认为他是在说假话做坏事,这有错吗?人们还记得《狼来了》这个故事吧?作为党的干部和人民政府部门,为什么要说假话,做坏事?按照王长江的逻辑,不说假话,不做坏事(请注意:做错事不是做坏事,只要心向着人民群众,做错事人民群众会谅解的),人民群众就不会认为他是在说假话,做坏事了。焦裕禄为什么能得到人民的尊敬?不是因为他没有犯过错,而是因为他的心中装着人民群众。

说实话,在我的身边有许多普通的劳动者对中国共产党还是非常相信的,只不过新自由主义改革导致贫富两极分化,许多钻进党内的干部变成了腐败官员,严重脱离了人民群众,有的甚至骑在人民头上压迫人民,剥削人民,引起了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再加上几十年来,受敌对势力控制的媒体经常宣传抵毁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负面消息,挑拨人民群众和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的关系,王长江也是利用上党课的机会进行挑拨离间党群关系。

听听王长江的原话:【中国共产党这个“党”,绝对是一个舶来品,不是我的原产地,不是中国产,是舶来品。】

共产党是舶来品,那么请问王长江,你是不是有崇洋媚外的心理作怪,因为共产党是来自国外,你才选择愿意加入吗?如果你不是崇洋媚外,按照你的解释,你是不是不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因为共产党在你心中是“舶来品”。

共产党是不是舶来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舶来以后是怎样运用,怎样发展。比如说汽车,枪炮,这些东西中国过去都没有,都是舶来品,我们还不是照样用缴来的舶来品(枪炮)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的侵略。马克思本来就是欧洲人,马克思主义也是舶来品,当年,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列主义当教条,学着前苏联的作法,遭到过惨重的失败。后来,当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的实际一结合,产生了毛泽东思想,便所向无敌了。毛主席曾经说过: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不知道王长江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为中国共产党员授课时说这些话到底有什么意图?

王长江说,【党就不是个好词,你不信看看我们这个党怎么写,大家回忆一下,怎么写,当然我说的是繁体字的“黨”,上面是一个高尚的尚,什么意思,崇尚,主张,主张什么,下面一个 “黑”,主张黑,那就是党,你黑社会呀,哎呀,主张黑的才叫党,你想想这个党能是个好东西吗,肯定是个坏东西,一旦扣上这个帽子,你就完蛋了。】

王长江叫嚣说:【我就是结党营私,怎么啦?我光明正大,结党营私,我结共产党之党,营共产党之私,那又如何?又如何,别如何,你就是个混蛋。对不,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已经是坏蛋了,你再辩解,没用,对吧。那不是好词,对吧,当然我们大家认可的不是这样一种做人,我们觉得做人嘛,还是要光明正大的,堂堂君子,做人总是要有底线的,不能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对吧,要表里如一,你看看。这就是我们主张的吧。这样的主张就得到赞扬,那赞扬怎么赞扬,君子不党,不党,不党才是好人。党不是好人,对吧。那你说我们中国共产党这个党就是结党营私那个党?那乱套了,所以这个党绝对是个舶来品。】

在封建社会,皇帝当然不希望官员分成党派,也不希望民众组织起来成立政党掌握自身的命运。然而,官员内部的派别、农民起义即所谓的“黨”还是层出不穷,在皇帝看来这些都是背离私利。可是,皇帝尤其是腐败的皇帝及其集团,不是最大最腐败的私利“黨”吗?封建皇帝被推翻了那么多年,王长江依然按照封建文化解读党,说党就不是个好词,说共产党是结党营私,为了攻击共产党,脑残到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中央党校给党员干部授课,应当讲党章,讲宪法、讲党的政策,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讲邓小平理论,讲习近平的治国方略。可是王长江却背离了党校授课的原则,大肆抵毁中国共产党,这是为什么?

王长江大肆宣扬“党”在中国是贬义词,也就是其解释的那样是个“黑”。主张黑,那就是党,是黑社会。

为了进一步证实中国共产党是舶来品,王长江还说,【政党它是西方的产物,我们后来叫中国共产党,肯定不是因为我们说党是崇尚黑的东西,所以要叫中国共产党,绝对不是这样,对吧,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

王长江的讲课快要接近他宣扬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目的了。

王长江说,【马克思主义创新能力就在这,他一看,哟,闹半天,政党原来是可以用来组织民众的呀,那我们何不先建立政党,把老百姓组织起来,推翻专制制度,回过头来我再建设民主政治行不行?我把他的逻辑稍微改变一下行不行?产生了这么一种理论。当然这个理论到底对不对,科学不科学那只能拿到实践当中去检验,结果一检验苏联也成功、我们也成功,东欧国家全成功。成功说明这套理论是管用的,但是管用归管用,你把逻辑给改变了,你不是先有民主政治,而后才有政党,政党天生就是要在民众和公权力之间起一种连接作用,你是先有政党,政党去团结民众,凝聚民众,也不是为了往公共权力上靠,恰恰相反是要和当时所谓公权力做对抗,要打倒它,要推翻它,要取代它,这样的一种政党完全不同于传统意义的党,它叫领导人民闹革命的党,叫革命党。】

王长江始终把中国共产党和西方政治联系起来,他说共产党因为和西方的政党有区别,叫做“革命党”。“革命党”不是王长江杜撰出来的,“革命党”早在清朝就有了,国民党在清朝政府眼中就是“革命党”。没有资产阶级革命、没有资产阶级革命党,也不会有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同样,没有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党,也就没有社会主义制度。王长江把完全不同性质、不同阶级和范畴的东西混为一谈,妄图浑水摸鱼。奇怪的是共产党员王长江在中央党校上课抨击“革命党”的时候为什么只抨击共产党,不抨击国民党?

王长江还说,【那好,我们党和别的党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我们党和别的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有一个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你看看转型问题就出来了。所以转型这是我们这个党不可能绕过去的问题,当然我这么一说,可能在座诸位一开始也有点接受,但是他有自己的道理,他说是啊,我们这个党确实跟别的党不一样,你看我们刚建的时候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不是这样,它就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说老实话,你干的事就是破坏就是捣乱。干这个事的肯定不是执政党,所以是革命党。】

听,这就是王长江的理论。按照王长江的理论,中国共产党一定会转型为资产阶级的政党,那是时间早晚的事。“所以转型这是我们这个党不可能绕过去的问题”。王长江还形容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不是为了解放人民,造福人民,而是象他所下的结论: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就是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当权的斗,并说老实话,指责中国共产党干的就是破坏就是捣乱,这就是王长江口中的“革命党”——中国共产党。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说: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而王长江在中央党校的讲台是强调:我们党和别的党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我们党和别的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有一个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习近平总书记和王长江教授两个人讲的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标准完全不同。习近平强调的人民的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人民服务的;而王长江强调的是中国共产党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立场和观点,王长江是不是故意与习近平总书记较劲?

 

四.贬低马克思主义。

 

王长江说,【十月革命之前,马克思主义已经传到中国啦!哎,当时中国被迫开放,各种先进思想蜂拥而入,马克思主义就是其中之一,哎,但是它只是之一,它不比别的思想更明显,不比别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别的思想更显眼,它只是一个流派,为什么,因为,如果用我今天的评价,那就一句话,因为它中看不中用。啊,可能大家都是党校的老师,一听,怎么王教授这么说呢,怎么说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这评价太低了吧,这不是我评价,这就是当时的事实】

亏得王长江还有脸说自己是中央党校的王教授,只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中国共产党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都肯定了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王长江在入党时的誓言难道早就忘记掉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党校要旗帜鲜明、大张旗鼓讲马克思主义、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讲共产主义,旗帜鲜明、大张旗鼓讲党的性质、讲党的宗旨、讲党的传统、讲党的作风。中央批准中央党校成立马克思主义学院,就是坚持党校姓“马”姓“共”之举。

王长江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教授,在给党员授课时发表的不是大张旗鼓地讲马克思主义,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讲共产主义,旗帜鲜明、大张旗鼓讲党的性质、讲党的宗旨、讲党的传统、讲党的作风,而是抵毁马克思主义“不比别的思想更明显,不比别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别的思想更显眼,它只是一个流派”,是“中看不中用”的,这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党校吗?中央党校还是习近平总书记所坚持的姓“共”姓“马”吗?

如果一个基督教的牧师,他在基督教堂做礼拜的时候大肆抵毁耶苏,说“圣经”是“中看不中用”的,看看教堂内的基督教徒们会怎么收拾他?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党校的教授在给党员授课时抵毁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如果没有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收拾,中央党校就真的不如一个基督教堂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不久前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点紧密结合起来,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向前进。

作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1997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200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当选“中华十大教育英才”,头上顶着许多光鲜桂冠的王长江针对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的同时,在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党内同志上课学习时讲马克思主义“不比别的思想更明显,不比别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别的思想更显眼,它只是一个流派”,是“中看不中用”的目的是什么?

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和王长江教授同是中央党校出来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立场,到底是习近平总书记正确还是王长江教授正确呢?这个问题不需要我来回答。

 

五、否定改革开放。

 

有的人一见到否定“改革开放”就心生疑窦,公知们不是一直在宣传改革开放吗?错,公知们宣传的“改革开放”不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倡的要“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他们鼓吹的是走贫富两极分化的资本主义“私有化”邪路。

王长江的讲课正是暴露了公知们鼓吹改革开放的目的不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而是要在中国彻底转型为资本主义。

王长江在谈到从计划经济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转型时说,【将近三十年,完成了那么一个小小的手段的变化?那说了半天,我们这个党太笨了,才那么点小动作,居然搞了三十年?】在王长江看来,30年的改革开放,才是个小动作,才是个小小的手段的变化,因为其大变化、大转型,就是推翻共产党,将共产党改造成西方资本主义政党。

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经济的第二大国,为什么在王长江口中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的变化”呢?

公知们天天盼望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够“转型”为资本主义。因为中国共产党搞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没有从根本上向资本主义“转型”,所以“这个党太笨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这无疑是给了要在中国“转型”走改旗易帜的资本主义邪路的王长江们迎头一棒。

王长江以中国改革开放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攻击共产党太“笨”,其实中国共产党一点也不“太笨”,因为中国共产党知道不能背叛民心,如果真的太“笨”,那就有可能真的走上了资本主义邪路,中国也就四分五裂,军阀混战了。

 

六、崇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

 

崇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这是王长江的人生目标,在党内宣传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政治,这是王长江这次讲课的目的。无论他诬蔑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侮辱中国人民,借机攻击中国共产党还是贬低马克思主义,否定改革开放,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中国共产党的讲台向共产党员灌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政治,希望中国向资本主义转型。也只有诬蔑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侮辱中国人民,攻击中国共产党,贬低马克思主义,否定改革开放,才能更进一步证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的正确性和优越性,他们的目的才更有希望实现。

我们来看王长江是怎样崇尚和鼓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的。

1、 王长江说,【那么政党怎么产生的呢,政党是在西方产生。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民主政治的产物,哎,那我们这里稍微还要说一点,民主政治,什么叫民主政治,所谓政治,我们知道,它说起来也简单,就是,人哪,他是一种社会动物,人必须过群居生活,才能生存,但是你一旦组成社会呀,它这个社会就需要管理呀,管理就需要权力,你看,于是产生了一个公权力,那什么叫政治啊,政治说穿了就是社会中的个人或者叫做民众与公权力的关系。

民主政治就是民众和公权力之间产生了互动,但实际上这个互动啊它是靠政党来体现的,因此,大家看到,只要是实行民主政治,发展到今天,几乎无一例外全都变成政党政治。政党政治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最普遍的形式。】

请注意,王长江在课堂上所讲宣传的是只好实现(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西方国家的政党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最普遍的形式。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政党,只有转型变成象西方国家一样的政党政治,才是现代民主政治。

王长江接着说,【你把政党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再回过头来看我们,你就看我们,你就发现太不一样了,这里面就包含着政党的不同产生和政党转型的问题。你看看,转型问题出来了,那到底怎么转型,怎么理解这个转型,我想,我们还再稍微再深入一点地去了解把握一下。】

看王长江是怎样把话题引下去的。王长江说,【政党它是西方的产物,我们后来叫中国共产党,肯定不是因为我们说党是崇尚黑的东西,所以要叫中国共产党,绝对不是这样,对吧,肯定是从西方的政党来的。” 】

于是,王长江就把中国共产党与西方国家的政党挂上了钩。王长江说,【问题出来了,难道我们是在民主政治中产生的吗?我们所在的制度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当然你不能说,喔不民主的制度啊,那就不适合政党生存啊,那得等那个制度向前发展,发展到民主制度,而且要发展到代议制民主,这个时候你才应该建立政党。从这个角度说,共产党建的队伍有点早了,甚至有的人断言,共产党全是早产儿,这话又叫没有时代感,为什么?时代变化了。】

于是,王长江结论:中国共产党执政下的国家“所在的制度不是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开篇就指出: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并在第二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可是王长江地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疯狂抨击我们所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那王长江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呢?王长江说“共产党建的队伍有点早了”、“共产党全是早产儿”,而且时代变了,现在可以搞西方的代议制民主了,可以把共产党改造成西方资本主义政党了,这与贺卫方说的“共产党不合法”是异曲同工的调子。一个是共产党员说共产党不合法,一个是共产党员说共产党没有按照西方国家民主制度的要求成立,是队伍搞早了的早产儿,都是在否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是共产党员还要否定中国共产党?这才是中国共产党内存在的最根本的问题。

王长江一直在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政治的优越性,他强调:【如果比较的角度说,这得实事求是的承认,西方在这方面确实比我们好。】王长江接着说:【人都是自私的,既然人都是自私的,你把公权力给他,他能不拿来以权谋私?铁定的,不谋私那才叫傻瓜,肯定要谋私,那肯定要谋这样行不行,不要公权力,不要公权力肯定不行,不要公权力社会没有办法管理,所以公权力还得要,那这样,我给你一份权力就加上一份约束,我给你两份权力就加两份约束,给你十分全力就加十分、十二分的约束,这就是西方人的思维,这样一弄真的有了管束权力一系列的方式方法。】

看,中央党校王长江在把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捧上天了。他说:【在西方绝对不仅仅停留在上对下的监督,还有下对上的监督,尽管我是你的下级,但是我是法制社会,我的权力是从你那来的,但是你既然给我了也不是凭空给的,是按照法律规定,按照政府运作的法律律条来的,所以从你那我有法律依据,你既然给我,给我我就用,这时候你就不能再指手划脚说三道四,你指手划脚说三道四我完全可以不听你的,不但不听你的,惹急了都可以告你,你看下对上的约束。】

按王长江的吹捧,美国国家的监督是非常完美的了?那么当美国白人警察杀害黑人时,为什么不是犯法?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何被残酷镇压?美国普通穷苦的老百姓有监督权吗?他们为什么永远登不上美国的政治舞台?

王长江说“舆论的监督本来是民众的一部分”,可是如果舆论被资本控制,还是民众的吗?比如在美帝国主义侵略我国南海之际,中国人民在网上发声抗击美帝国主义的声音,为什么腾迅要屏蔽?为什么连团中央的微博也被资本控制的媒体删除?这就是王长江们吹捧的舆论监督?

针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多次讲话,不搞西方国家的多党制,王长江在这里向中国共产党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也是公知们提出最尖锐的问题,王长江说:【你绝不搞西方多党制,那它由于多党而形成的那种对执政党强有力的监督,我们靠什么来弥补?】

真的不知道王长江是怎么混入中国共产党内的,对党和政府的监督应该是全体中国人民,而不是各政党内的政客,人民监督与政客监督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正如王长江自己所说的“人都是自私的,既然人都是自私的,你把公权力给他,他能不拿来以权谋私?铁定的,不谋私那才叫傻瓜,肯定要谋私”。马克思恩格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宣布:他们(共产党)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中国共产党章程中也明确规定: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王长江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并在中央党校担任教授,怎么会把中国无产阶级的共产党与西方国家的私利资产阶级政党等同起来呢?怎么能够在中央党校的课堂上宣扬“人都是自私的”“铁定的,不谋私那才叫傻瓜,肯定要谋私”的理论呢?中央党校的教授在给共产党员上课时,不讲共产主义奉献精神,不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讲共产党的政策,不讲人民群众的作用,不讲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偏偏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赞美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优越性,主张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宣扬“人都是自私的”理论,这是为什么?请问,王长江到底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还是美国的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的党员?如果王长江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又怎么能够爬到中央党校的讲台上发表攻击共产党,攻击毛主席,攻击马克思主义的言论呢?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指出一些人“在党校讲课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有的口无遮拦、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有的专门挑刺、发牢骚、说怪话”。王长江是不是这些人?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继续深化改革,而王长江说改革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并叫嚣中国共产党没有真正地向资本主义“转型”,这个党太“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七一”重要讲话才刚刚过去不到一个月,一再强调要“大张旗鼓讲马克思主义”,而王长江偏偏要在党校的讲台上发表“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反动谬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而我们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里面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王长江公开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宣扬西方资本主“民主”政治,说明王长江不是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而是有意而为的阴谋,对王长江的反动言论,必须彻底批判。

更值得警惕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王长江入党到他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并担任党校的领导,一定有人在栽培他,以王长江的一贯言行能够登上中央党校的讲台,一定在其背后有强大的政治靠山。另据媒体报道,这次王长江授课事件中当事方和活动主办方,有一小部分人,不但不认真反思积极认错,反而恶从胆边生,恶人先动手,利用各种手段,对事件中可能的视频拍摄者和录音录制者进行调查,对可能的拍摄录制者进行打压,甚至以砸掉其工作饭碗为威胁。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如果王长江这次在课堂上公开发表反毛、反共,反马克思主义,反人民,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谓“民主”政治的反动言论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中国共产党则危在旦夕矣!!!

 

(贺济中,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王长江 脑汁 言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608/29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