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本们到底归谁管?

作业本的事情,不能说甩给宣传或者网信去做,这本来就不是宣传或者网信的事儿。目前的现状就是,某些人即便账号被封了,但是现实中他可以再升职,此类群体的账号被封很正常,却没有一次线下从处理,没有抓人。别去追问什么公安部啊,XX省之类的,问题就是在地方上,地方上有保护伞而已,可能仅仅是因为当地一个局长、副局长、处长、副处长之类的人在国家利益阵地上失守了,结果就可能会导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作业本们到底归谁管?

【摘要:作业本的事情,不能说甩给宣传或者网信去做,这本来就不是宣传或者网信的事儿。目前的现状就是,某些人即便账号被封了,但是现实中他可以再升职,此类群体的账号被封很正常,却没有一次线下从处理,没有抓人。别去追问什么公安部啊,XX省之类的,问题就是在地方上,地方上有保护伞而已,可能仅仅是因为当地一个局长、副局长、处长、副处长之类的人在国家利益阵地上失守了,结果就可能会导致巨大负面影响和损失】

 

摆事实,讲道理。

有网友让我说说关于作业本和加多宝这官司有什么观点,因为忙,简单说几句:

1.网络内容的第一责任,首先是互联网企业,其次才是监管部门,很多人都误以为我国是审核制度很严格,实际上我国是追责制度,其实用脚后跟想都可以想明白,如果是审核制度,得多少人来审核?追责就不一样了,既保障了充分的自由权限,又有相应底线。这也遵循了法治思想中的“无罪推论”原则,首先假设所有网络内容发布者出发点善意、守法,其次如果有违法事实了,才会去处理,也符合法治思想的“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所以,例如关闭账号之类的事儿,第一责任人理应是互联网经营企业,也就是最基本的“谁发布谁负责”原则。如果互联网经营企业不作为,接下来才是监管的事儿。

2.透过现象看本质。作业本没有那么大能耐,例如现在网络上又出现了一个“鹏”,赵鹏,前面河南大鹏虽然在现实中反而升职了,但是账号被关闭了,现实中的问题要问河南省为啥要重用何鹏;而网络上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至于赵鹏,根本就没有那么强的作品生产能力,但是他的账号内容很高产,所以可以怀疑是否有写手团队在操作,但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讲。

而作业本这个,也是一样的,单凭作业本能怎样?他有多大影响力?他有什么渠道能传播?所以,我在转发@如皋老猫 微博时评论:青年导师的得意门生喝了英雄的血,人民舆情的率真弟子砸了民族的碑。其实他们最可恶的不是培养捧红了作业本,而是阻塞了通道,占有了资源,忽悠了很大一批官员,并且努力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说我们不愿与他们达成共识...这种共识,怎么达成?其二人危害之大,比作业本强万倍不止。单单封了一个作业本,只是割了一棵韭菜苗而已,谁提供的渠道,哪些人在转,看看作业本道歉微博下面有多少人在“-1”,那就很明确了,这都是抱团的,要处理,就要像处理死磕律师一样,打一批,做个示范典型,把政治正确树立起来。

为什么要树立政治正确?因为政治正确是底线,底线是不能突破的。横观世界各国,都有政治正确;欧洲因为政治正确现在把自己玩儿的半死不活的,就是因为美国利用了白左的政治正确,找欧洲擦屁股;而美国的政治正确就更厉害了,不信大伙儿可以去美国反对一下华尔街,挑战一下美联储,或者学学斯诺登。作业本现象的存在,根源是我国的政治正确被遗忘许久了,有政治正确,就有底线保障,突破政治正确就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看看还有没有作业本们?肯定没有了——这就是本质。

3.顺藤摸瓜很重要。政治正确还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底线而已。我说个事实给大家:至今加多宝的广告依然存在于很多地方——有哪些需要清理的?加多宝的背景到底是怎样的?别觉得王老吉靠谱,王老吉也一样不靠谱,目前凉茶里面就剩和其正还没有出现过问题。那么,我们要留几个问题:谁给加多宝提供的官方平台做广告?谁给加多宝提供保护伞让加多宝有恃无恐?不要认为我这是揪辫子打棍子搞斗争,原因很简单:有这样权限和能力的人,只可能是体制内的官员,不可能是群众。不摸出来这个瓜,加多宝就算破产了,将来还会有加少宝,减多宝。要收拾的不是一家企业,而是纵容这个企业的无良官员——网友们的力量是无穷的,不妨去扒扒看,扒出来的,不敢说100%,起码80%有违纪问题,是否涉嫌违法,就交给司法机关去考虑了。

这个事情,不能说甩给宣传或者网信去做,这本来就不是宣传或者网信的事儿。没有与国家核心价值观无关的部门,没有与国家利益无关的部门——该谁的活,谁接过去。目前的现状就是我上面讲的,何鹏的账号被封了,但是现实中他可以再升职;而此类群体的账号被封很正常,却没有一次线下从处理,没有抓人,甚至身为执法部门的文登警方在线都能干脆挺尸……网友们说这问题在哪里?别去追问什么公安部啊,XX省之类的,问题就是在地方上,地方上的保护伞而已,可能仅仅是因为当地一个局长、副局长、处长、副处长之类的人在国家利益阵地上失守了,结果就可能会导致巨大负面影响和损失——这很正常,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个小蚂蚁一般的人物,可偏偏当地党政就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不去办,没辙。

4.赔钱是不是少了?肯定是。但是,网友们要考虑当时的网络环境,如果当时邱家人提出赔偿1千万,对方就可以操作舆论炒作说邱家人是为了钱打官司,与英雄荣誉无关之类的。别说邱家人了,当时共青团中央官博都出来站台被围攻成那样了,那是个什么状态?我说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现在在网络上是弱势,诸位网友相信么?肯定各种不信,可大家仔细琢磨琢磨:有谁在大白天黄金时间看见过习总的新闻发布出来了吗?

这个案子最大的好处在于其所代表的意义。另外,我跟律师请教过了,作业本和加多宝的道歉仅仅涉及邱家人,但并未向广大中国人民道歉——而判决仅仅是此案而已,一个案由不两诉,不过其他案由可以继续诉:例如,志愿军老兵以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名誉的侮辱来起诉,又例如重庆市以对重庆市英雄名誉的公诉等等——同时,有兴趣了,可以看看其他侮辱英雄和搞历史虚无主义的,还可以以公民、党员、党组织等各种身份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案由进行起诉。而这些起诉的赔偿,就不是简单的说1元的事儿了,谁想发家致富了,完全可以起诉更多——法庭怎么判是法庭的事儿,我们怎么诉,是我们的事儿——只要没有说要求赔几个亿那么夸张的,诉求提个几百万几千万的,还是可以搞搞看看的。所以大家有兴趣了,可以继续起诉,每个人都有这个资格。

就这样吧。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609/31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