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某些公知、律师们总是喜欢在群众面前装清醒、充好人,喜欢把当下的群众当作是100多年前大清帝国治下的浅薄愚民,似乎群众都是被XX洗脑到没有自我,所以总想帮人跳出被洗脑的思想泥潭,美其名曰帮人培养独立思考的习惯,看起来他们似乎真的是一帮有良心、有见识的好心人,但实际上他们骨子里是反对学习、反对独立思考的有心人而已。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在《洗衣与洗脑》一文中,曾提到我们其实不必恐惧洗脑、也不必盲目反对所谓洗脑,因为好的积极向上的洗脑就是学习、思考、总结、判断的代名词,只有不好的、消极的、恶劣的洗脑才是误导、污染和毒害,因此洗脑如同学习一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脏水一样的东西来洗脑。所以人脑被洗不是问题,被什么洗才是关键问题,用好人好事好思想来洗,坏人能变好,用坏人、坏事、坏思想来洗,好人会变坏,也就是所谓的“跟好人学好人,跟叫花子学流神(流浪汉)”。

而某些公知、律师们总是喜欢在群众面前装清醒、充好人,喜欢把当下的群众当作是100多年前大清帝国治下的浅薄愚民,似乎群众都是被XX洗脑到没有自我,所以总想帮人跳出被洗脑的思想泥潭,美其名曰帮人培养独立思考的习惯,看起来他们似乎真的是一帮有良心、有见识的好心人,但实际上他们骨子里是反对学习、反对独立思考的有心人而已,特别是反对通过学习、思考来提高自己分辨力和判断力的那种有心人,他们只是想用这个反洗脑的旗号来剥夺你独立思考的能力,让你全盘接受他们替你思考好并定下的结论而已,因此,他们反洗脑其实就是为了反对你已有的正确观念和看法,目的是让你转向并生活在他们划定的套子里,这只是另一种更为恶毒阴险的洗脑罢了,只不过他们将自己的洗脑行为称之为反洗脑或者启蒙,一旦你进入他们划定的那个套子,他们反洗脑口号下的启蒙式的新洗脑就算成功了,你也就觉悟觉醒了,反之就是你被洗脑了,中毒了,只要还有人不相信他们的那一套,他们就会“启蒙”不止的,被洗脑的帽子也会永远扣在你头上的,直到你走入他们设定的套子里。这事实上是只许他们向你灌输他们自己的思想,不许你有自己的思想、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这才是他们所谓反洗脑和启蒙的真正用意所在。

这也正是当代某些公知、律师们有关所谓洗脑和反洗脑的内在逻辑和双重标准。

但是有朋友就问了,世上有反对学习,反对提高自己分辨和判断力甚至给我们设套的人吗?善良的人们总是天真的认为是没有的,自己熟悉的亲朋好友中自然是没有这样的人,他们也许会反对洗脑,但绝不会反对学习和提高,这只是因为他们不清楚洗脑和学习的关系,而将洗脑等同于误导、毒害,所以即便有这种对你被洗脑的反对,但也绝不会给你设套,这种反对折射的是反洗脑者发自内心的对你的关爱。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但是在你熟悉的陌生人中,这样的人大把大把的有,而且都已经系统化、组织化、公开化了,他们反对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你设套,让你入套的,这种反对折射的却是反洗脑者们内心的阴暗和丑恶。比如集公知(是你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吧)和“大律师”于一身的冯学荣先生正是这样致力于让人从反洗脑开始,从而钻进冯大律师等公知们设定的套子里的这样一种他们自诩为“启蒙”的毁人不倦运动:他明明是在给人进行他所需要的那种特定洗脑的人,是给人设套的人,但却乔装成帮人摆脱被愚昧洗脑的悲惨和可怜的好心人、启蒙者,当然这不奇怪,不这样的话就不是这些公知、大律师们的一贯性格和做派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可能有朋友不愿意了:不对,冯律师反对被洗脑,恰恰是为了培养和提高我们学习、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就是为了帮我们走出过去被洗脑的误区,所以他才告诉我们不要被XX XX洗脑以及如何防止被洗脑,他是真正的思想启蒙者,怎么能说他是给我们洗脑的人,还设什么圈套让人钻,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又怎么会钻什么圈套呢?所以,你这是污蔑。

是吗?我真心希望您说的是对的,但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您这样认为,我只能说,朋友,您社会经验还是太欠缺了,TOO SIMPLE TOO NAIVE,很傻很天真,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不信?那我们不妨揭开冯大律师那温情脉脉所谓“启蒙者”、“反洗脑者”的神秘面纱看看吧。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冯大律师有一篇文章《怎样做一个不被洗脑的人》,颇有教师爷的启蒙者风范,因而流传甚广,从其被广为转载来看,应该是赞成及自感受益者甚众,尽管此文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曾看过,因当时对作者并不太了解,也就没有怎么去关注冯大律师的其它文章,就事论事而言,当时不仅没觉得此文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写的挺好,讲的也都很在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但在和一个体制内的朋友李先生讨论关于历史、现实、体制等问题时,他专门转给我冯大律师的这篇雄文,让我好好学习领会,加之此前他还推荐关注冯大律师的公众号,以提醒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别中毒太深了,还是早点醒悟的好。因为在他看来,我一个体制外的人居然如此认同他这个体制内的人都不认同的有关国家、民族、现实、社会、体制、历史特别是党史、军史、国史、外国史等问题的主流看法时,觉得我简直是奇葩,不是新新人类,被人洗脑到不可理喻的地步,而他很庆幸他的觉醒,尤其是出国转一圈回来后,觉醒的更快了,这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首先接触关注了很多诸如冯大律师这样有知识、有文化、有水平的大V、公知们之后才觉醒转变的。当我告诉他,欧美澳亚非等洲,我因工作关系也都去过多次,尤其美国也是常去,自认为不算是坐井观天的那类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对某些公知的言论也知道不少,但很多并不认同,并且我得出的很多结论与某些公知们的完全相反时,他又一次惊呆了,倘若不是因为多少和我有点渊源而是仅看我的言论的话,他根本不相信我是生活在与他同时代的人。故本文及前文《洗衣与洗脑》的发端就是和这位朋友的讨论而起的。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所以,从这件小事上看,冯大律师等公知们对普通大众的洗脑是何等的成功,这就不能再以小事待之了。于是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对冯大律师做的一点研究就是从他的这篇文章开始的。

冯大律师开门见山就说“在人类的大多数国家和社会,98%的人都是被洗脑的,1%是专门给人洗脑的,还有1%的人是专门负责启蒙的,我们不要求每一个人都成为启蒙者,但是我们至少要避免成为那98%被洗脑的人。”不愧是大律师出身,总是这样充满智慧的光芒,用这样看似充满哲理和辩证的话语,娓娓道来给人洗脑于不知不觉的享受(启蒙)之中,的确不愧为高手,至于1%,98%这样的数据的真实性当然无需权威统计和调研,也无需当真,它们只是律师手中的工具和突出其观点(红花)的陪衬(绿叶)而已,只要公知们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数字和故事都可信口开河,变造、捏造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尽可以随意。

他继续给我们洗“为什么要避免成为那98%呢?因为人一旦被洗脑,就像一头被牵着鼻子走的耕牛,一辈子都在做傻事,许多人直至盖棺那一刻,都不会察觉自己过了一个荒唐的人生,这种人是非常可悲的。而可笑的是:这种可悲的人,占了我们人类的98%”,开头就说是“人类的大多数国家和社会”,接着冠之以“我们人类”而不是“我们中国人”或者“你们中国人”,你看,大律师是多么的严谨、客观、公正,说的是全地球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而不是单单针对你们中国人的偏见哦,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人被洗脑而与耕牛被人牵鼻子好像不是一回事吧?耕牛一辈子被人牵是因为耕牛被洗脑了的吗?耕牛如不被牵鼻子如何耕地呢?让耕牛不被牵鼻子,不去耕地,变成野牛,那谁来耕地呢?耕牛变野牛,这究竟张扬的是人的个性还是牛的个性?耕牛有价值还是野牛更有价值?耕牛被牵鼻子就是一件可悲的事吗?.......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搞传播的人都知道,负面和数字信息是最容易让人记住也最容易传播的,他是公知、大V、大律师,是当仁不让的搞传播的高手,比普通吃瓜群众更是熟悉和运用这个秘密武器,所以,他们在兜售其私货的时候,这两招自然也是惯用的,什么“被牵鼻子”“耕牛”“傻事”“荒唐”“可悲”“可笑”,什么“98%”、“1%”等等,在这些又负面又有具体数字且暗含恐吓、嘲弄的平铺直叙中(并未捶胸顿足、痛心疾首或冷嘲热讽、破口大骂,这是他们与某些没水平的网友、喷子等键盘侠的区别,要不人家怎么是公知呢!),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牵着鼻子了:自己可别成为这些高高在上让人仰视的公知们所看不起的那种被牵鼻子的荒唐、可悲、可笑的耕牛哦。你看,你是不是在无形中被他这个逻辑折服(洗脑)了,下面他再教你如何不被洗脑,你是不是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呢,进而,对他再给你灌输的其它观念、思想、知识等是不是就自然而然地信服了呢(你的独立思考呢?),然后自然而然的顿悟了:原来自己过去真的上当了!当时怎么这么幼稚呢?哦原来是因为我们的XX制度问题!于是,你立马感觉自己终于可以不受过去所学知识、观念的束缚,终于有了自己与众不同的独立观点(其实是人家贩卖给你的二手货),你如此一来,冯大律师等公知们也就达到了他所谓反洗脑的目的--反的是你过去所接受很多原本正确的东西,而不是反对他贩卖给你的看似新鲜但却并不正确的东西。

其实,诸如冯大律师这样的公知,他们说的东西,只要能不持定见、稍微客观独立思考一下,是不难判断真假对错的,他们误导人的东西,其实并不是高明到不能被识破,但是,如果因为很多公知、大V、大律师们的这个习惯做法可以被人识破,我们说他们是弱智,那就大错特错了,之所以能成为公知,就是因为他们其实都是聪明绝顶的而非弱智无脑的,尽管有时他们的某些伎俩被揭穿后就显得与弱智无异,但那不是他们的无知和故意,而是他们没办法的事,明明是狐狸却非要化装成人,难免不露出尾巴来,这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诸如冯大律师这样的公知们说的话,如果不仔细辨别一番,的确很容易上其套的,发现其尾巴往往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说,他们洗脑术更高明,更具欺骗性。比如上面提到的公知大律师冯学荣教我们如何防止被洗脑时所提出的理由,虽然经不起推敲,一点严谨性都没有,甚至假话连篇却毫不脸红,但其暗含恐吓与嘲笑的意味却又如此GENTLEMEN(绅士范),让人一时如沐春风,一点感觉不到他的恶意,相反还能让人觉得他说的都是金玉良言,感觉真的受益匪浅,不自觉地会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正是他所期望的效果。

能有这样的效果,这主要是因为其所提的5条秘诀措施单看任何一条,事实上都是无比正确的,让谁都无话可说,这就轻松地掩盖了他生编乱造的马脚,用正确装饰谬误,这就是公知们极聪明的地方也是最具欺蒙性的地方。因为论据条条正确,让人不自觉中认为此人是一个客观公正的好公知、好律师、好学者,因而其售卖的其它谬误等知识内容也很容易爱屋及乌地被认为全都正确,从而惯性般的接受了,这样其醉翁之意你还真的难以发现,好比一摞钱的前几张和后几张都是真币,而中间包裹的却全是报纸、伪钞甚至是冥币一样,倘不仔细瞪大眼睛并下一番功夫的话,还是很容易认为那一大摞钱包纸都是真钱的,骗子的调包计不都是这样完成的么。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因此虽然冯大律师的5个秘诀都是正确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其论证是错误的,即论据与其论点没啥关系,这种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移花接木也正是他们常用的招数之一。其实冯氏论文中所提5点所谓反洗脑的秘诀单看之所以都是正确的,因为它们其实是关于如何独立思考和判断的标准,这五点判断和标准与洗脑或反洗脑关联不大。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正如前面我们论述的,人的大脑毫无疑问也是需要及时清洗的,但干净衣服洗脏了的事也是有的,人脑被洗坏了也是常见的,这种情况俗称“吃错药了”,所以,如何不吃错药、不被洗脑洗坏才是重点,而不是如何不被洗脑

因此说,洗脑和洗衣一样,要常洗,但要用干净的水,无毒害无残留的洗涤剂来洗才是关键,这样可以避免衣服越洗越脏,大脑越洗越糊涂的情况发生,如果本来大脑很清晰,是非判断也很正确,经人洗脑之后,稀里糊涂了,脑子不清不楚,是非判断不明甚至错误,这就和用脏水洗衣服适得其反是一个道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尽管如此,但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认为仅仅是糊涂这还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顶多再用清水多洗几次,自己多费点脑子兼听、思考一下,也就不难正本清源了,但如果因此而由正常走向异常、走向偏执、走向极端、走向反面,本来正确的认识全部推倒,全盘接受不正确的观念和思想,对任何正确的引导都视为洗脑,这就危险了,很多善良的普通人经过恐怖分子的洗脑后,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不就是这样由正常走向异常、走向偏执、走向极端、走向反面的例子吗?而这正是那些伪装成启蒙者的反洗脑者们最期望出现的结果。

因此,如何避免大脑越洗越糊涂甚至走向极端反面就变得非常重要了,这时,冯大律师的5点反洗脑术倒是可以帮上我们,与其说冯五点是反洗脑的秘诀,还不如说这是反欺骗、反偏执、反极端、反陷阱的秘诀。但是公知永远是公知,总是认为自己聪明而别人愚笨,把自己把握的话语权等同于读者听众的认同感,因而总有一种优越感,只有对你洗脑启蒙的快感,没有文责自负的责任感。比如,冯大律师说的5点反洗脑秘诀,他本意其实是希望你能记住,并且通过他的分析让你推翻过去你固有的正确认识(那些都是被他称为被洗脑后的认识),进而认同他在其它地方对你的所谓启蒙,其实就是洗脑,这才是他该文的真意,而不是真帮助善良的人们来提高辨别,他要的不是人们辨别判断能力的提高,而是对其盲从迷信的固化,为此他必须打出反对洗脑、帮你独立思考、辨别真伪、为你启蒙的旗号。但是,他忘了,我们其实不必舍近求远,只需要用他对你启蒙(洗脑)的方法来检验他对你启蒙(洗脑)的内容,你就会发现他就是在给别人洗脑,设陷阱,也是在现场表演如何自己给自己打脸,文责不必自负嘛。为了说明此结论,我们不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以他提到五条秘诀为尺子,来衡量一下他所谓的反洗脑和启蒙吧。他的前三个反洗脑秘诀如下:

反洗脑秘诀之三:记住,向对方索要证据(言外之意他都是用证据说话的,别人说的都是无证据的瞎话,所以你要相信他)
反洗脑秘诀之二:记住,你有可能是错的(言外之意就是他是正确的,如果你看法与他不一致,你就是错的,所以你要听他的)
反洗脑秘诀之一:要区分谁是洗脑者,谁是启蒙者(显然他才是启蒙者,过去给你教育的人都是洗脑者)

这里,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就要问冯大律师了,你文中说的1%和98%的数据,你提供统计数字来源的证据了吗?如果你不能提供,或者你拒不提供,那么,你可能就是错的,如果你提供的数字是你捏造的,那么就不是“可能是错的”了,而是你--冯学荣大律师--肯定是错的了,能首先告诉大家这个数字是真实可靠的还是你捏造的吗?

既然冯大律师既没有证据,他又搞错了,那么他讲那么多让你震撼、让你牢记住的数字和负面信息,他是洗脑者还是启蒙者呢?如果他告诉粉丝们,他这是启蒙,那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博客夏朝之音)就不说什么了,粉丝自己会判断,如果不是启蒙,那么他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彻底的洗脑者,是属于他自己说的1%中的少数,那么问题又来了,他这是替谁向众人来洗脑呢?他要用什么样的证据来给大家洗脑从而证明他所说的是正确的启蒙而大家固有的共识是错误的洗脑呢?

他提的这三条反洗脑秘诀真的是至关重要的,它决定了这所谓1%的人归属,在性质上完全相反的两个归属,因此不可不察。那我们不妨来看看冯大律师平时如何给大家“启蒙”的吧:

冯大律师经常给大家“启蒙”的主题居然不是法律常识而是历史常识,比如日本为什么侵华,为此他写了好多文章,甚至还出版了相关“专著”,这些文章和专著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你所了解的日本侵华史都是被人洗脑的结果,是不正确的,要想不被洗脑,了解历史真相,就看他的文章或者专著,就可以防止被洗脑,做一个有独立思想而不是可悲可笑的被牵着鼻子进棺材而不觉悟的人。而冯大律师所谓不被洗脑的核心,也是其所谓独立思考后告诉大家的历史真相之一就是日本并没有灭亡中国的野心,更没有蓄谋已久,目前很多中国民众的反日心理和行为都是政府多年洗脑教育的结果,是非常不理性不友好的行为,普通百姓的历史常识已经被洗到非常LOW的幼儿园水平,他必须站出来告诉大家历史真相,以此作为自己反XX洗脑的榜样,希望大家像他一样早日觉醒。

说完这几句话,倘若不举个例子,要么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博客夏朝之音)就是和某些公知一样只管扣帽子、下结论不举证做解释,要么就是冯大律师所批驳的没有证据还给人洗脑的,是需要大家抵制的那一类洗脑者,因此,特举例如下,冯大律师曾“启蒙”说:

对于“日本为什么侵华”这个问题,笔者猜想:中国99%的青年朋友可能会这样回答:“这还用问吗?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可是,这只是历史爱好者说的话,而不是学者说的话。讲“蓄谋”,是需要举证的。而青年朋友列举得最多的证据,恐怕无非是以下两项:丰臣秀吉、田中奏折。

首先说丰臣秀吉。丰臣秀吉这个人,其实是中国明朝时代的一个日本封建领主,即便此人有“灭亡中国”的蓄谋,也不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的意志,更不能用它来证明1930年代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我举个类似的例子: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召开军事会议,陈济棠向蒋介石建议:“以十年为期,吞并越南”(《陈济棠自传稿》)。这则史料能否证明“中国灭亡越南蓄谋已久”?显然是不能。因为某一个或某几个军政要人的提议,不能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意志。一个既定的“国策”,不但必然是达成各方共识的,而且还必须是成文的、稳定的、清晰的。

再说田中奏折。说起来滑稽:动辄拿田中奏折说事的人,又有几个人真正耐心地通读过(几万字篇幅的)田中奏折呢?我们拿一个历史文件说事,首先要通读它、读透、读懂,才有发言权。田中奏折的真伪,本文暂且不论(我的书中有论述),就它的全文而言,它95%以上的文字,都是在谈“满洲”。从头到尾,都是讲的怎样经营“满洲”,而根本没有提到一个具体怎样吞并全中国的计划。要知道,一个小国要吞并一个大国,这是一个大计划,要在实行意义、可行性、具体步骤等方面,作出详尽的策划和说明,显然,这一类的文字,田中奏折里面是没有的。而更重要的是:田中奏折(就算它是真是的)也只是首相向天皇写的一份建议书,它并没有获得天皇的正式批准(奏折上并没有日本天皇的批复文字)。也就是说,这事就算是真的,也仅仅在讨论阶段,类似于陈济棠建议蒋介石吞并越南,并不能说明这是“既定国策”。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冯大律师的以上观点及其论证过程,充分体现了某些死磕律师、讼棍一贯的无耻做法:先定性(下结论),再找证据,至于证据是否属实,以此证据得出的结论是否客观公正就不管了,那不是律师管的事,只要能口头莲花,稻草说成黄金就是大律师名律师,就是有水平,如果确是没有证据,也没关系,捏造编造好了,反正要先把水搅浑,把人的脑子搞晕,律师出身的人研究历史,果然有一套,无论方法和结论的确很令人“耳目一新”,只是难道这就是他对大家历史知识的反洗脑或者说“启蒙”?

且不说在日本历史上地位和贡献远高于统一中国北方的曹操,约等于中国秦始皇的丰臣秀吉(完成日本统一者但未称帝,其时的日本天皇相当于汉献帝)是不是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的意志(难道当年日本侵略朝鲜也是丰臣秀吉的个人私下行为?),也不说一份给皇上呈送的奏折重点是说大的方略,不是讨论细节(即计划,具体计划应由各个执行部门制定),此乃常识,更不说田中奏折中所提到的方略,实为历届日本政府逐步全面推广并执行(这还不能说是既定国策?),就说因为所谓奏折真伪难辨,即便是真的,也同样不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的意志,因此日本侵华不能说是日本民族,日本政府的意志表现,不能说是日本民族和政府的错误,只能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让日本军人得寸进尺,那么请问,在冯大律师眼里,统一全日本的统治者,天皇的首相等人的所作所为都不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的意志,不能代表日本政府,都只是少数人(如同那个中国的陈济棠一样)的个人思想、行为和一般建议,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行为才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和日本政府的意志呢?日本对华侵略的既定国策究竟是什么?再请问中国的陈济棠是统一了中国呢还是当了国务总理(行政院长)或国防部长,陈济棠在中国的地位和影响力何时可以等同于日本统一者丰臣秀吉或者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力?你这是抬高陈济棠呢还是贬低丰臣和田中呢?日本人同意你这个类比和评价吗?你那么多的文章和专著中,可有一章关于这几个问题的说明?你是不是要说,根据你掌握的历史证据,没有什么日本人或者行动真正能代表整个日本民族和政府的侵华意志,所以,日本侵华其实是不存在的,或者虽然有其进入中国事实,但是军方个别人的私自行为,不算是侵略,不算政府行为,顶多是进入,日本在中国的屠杀滥杀的暴行只能算是"波及",因此不能代表日本国家对中国的侵略,更与日本政府和整个日本民族无关呢?(注:日本多次修改教科书,将日本的侵略改为日本的进军,将侵略中国改为进入中国,将日军“杀害了众多俘虏和居民”修改为“波及俘虏和居民,出现了众多死伤者”等),此处省略365个字(省略的是我忍不住对冯大律师骂娘的365个字)。

如此明目腆颜、无耻无义、无德无节、颠倒黑白替日本军国主义洗白,替日本右翼势力来给中国人洗脑,却自诩为是给人们的历史启蒙,请问冯大律师你知道启蒙三书是哪三书吗?读过其中之一的给小孩启蒙的《千字文》吗?你可千万别告诉大家你并没有读过哦,没读过说明你还没有发蒙,没发蒙你却来给别人启蒙,你不觉得丢祖宗的脸吗?如果你读过,你还认得“德建名立(déjiàn míng lì),形端表正(xíng duān biǎo zhèng),”“节义廉退(jiéyìlián tuì),颠沛匪亏(diān pèi fēi kuī)”这16个大字吗?不认识没关系,不用查字典,拼音都给你标注出来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当年面对日本的侵略和暴行,中国人民除了猪狗不如的汉奸走狗,那一个不是即便身处颠沛流离之中,都没有忘记保持中国的品德气节不亏呢?而今天,冯大律师你为了给侵略者洗白美化,不惜丧德失节,行止不端、歪曲历史、污蔑先祖,要知道今天的普通日本人民都没有这样鲜廉寡耻、丧心病狂,难怪网友要给你打脸:

【你妈的说中国吞并越南,我们什么时候逼越南签过《二十一条》?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其实,这个网友还是挺给他面子的,日本逼迫中国签订的企图灭亡中国的条约和协定又岂止一个《二十一条》,前有清政府的《马关条约》(1895)、《辛丑条约》(1901年),中有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的《二十一条》(1915年),后有某些人无限热爱和崇敬的“蒋公”的国民政府的什么“淞沪停战协定”(1932年)、“塘沽协定”(1933年)、“秦土协定”(1935年)、“何梅协定”(1935年)等等,哪一个条约、协定不是在灭亡中国的道路上再进一步,那一步不是日军端着刺刀,踏着以田中奏折为代表的日本既定国策所指引的步子前进的?

冯大律师,你看看了下面日军残暴的照片,想知道你是和感受!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冯大律师所谓不被牵着鼻子的反洗脑的启蒙术就是把日本依照首相奏折全都付诸实际行动的国家意志和行为等同于中国一个过气了的、早在1936年就没有任何实权的旧的杂牌军阀陈济棠的个人建议的神逻辑(日本投降后,陈济棠奉命为两广宣慰使,可见其在当时国民政府中的地位),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立场决定态度,冯大律师是日本侵略者或侵略者家属和友人的立场,誓为日本侵略者和右翼势力张目粉饰,不可能有中国人(非汉奸)的良心和立场,也不可能对中国人有客观公正的态度,事实是否如此,这一点请朋友们自己从冯大律师的字里行间去判断好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我只是为冯大律师晚生几十年感到惋惜,否则当年东京大审判时,东条英机等人请冯大律师去辩护,哪里还有什么日本战犯的存在呢?东条等战犯哪里还用上绞刑架呢?东京大审判及二战后的历史岂不是都要改写!由于冯大律师晚生了几十年,导致二战历史没有改写,日本战败国的地位没有改变,不知道冯大律师是否感自己叹生不逢时!这只能怪冯大律师你爹妈晚生了好几十年,导致你也晚生了好几十年,错过了永载日本史册的机会,不过机会总是有的,这次你是恰逢其时,可惜你又没有把握住,前些年你怎么不去给萨达姆做辩护律师呢?你错过一个国际扬名的好机会了,也错过了永载伊拉克史册的良机,沦落到现在只能在国内写些替侵略者洗地粉饰的、让你后世子孙蒙羞的觍颜无耻文章,企图蒙蔽一些天真善良的中国人,你不觉得太屈才了吗?你如此旷世奇才,却还经常遭网友的骂,你心理不觉得憋屈吗?不如移民去靖国神社工作吧,大概只有在那里,你才会受到你所热爱的人们的供奉和尊崇,总强过在这里挨骂吧,或许你永载日本史册的机会在那里呢。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尽管冯大律师不怕屈才,挨骂也没心理不平衡,依然一如既往地进行着他所谓的反洗脑的洗脑启蒙运动,这份淡定功夫着实了得。但他老拿田中奏折说事,倘不稍微说明一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确是容易上了大律师的圈套,明明被他洗脑毒害了,却认为是被启蒙了,因为善良的人们总是以为律师说出来的话,是有依据的,是可靠的,是负责任的,毕竟大家都不是历史学家,更不是有着法律般严谨的律师出身的大历史学者,只是老百姓不知道这个大律师大学者的父祖辈是否与侵华日军有什么孽缘或者攀亲带故。

田中奏折之所以闻名,是因为它既是对日本过去对外侵略扩张政策和成效得失的一个总结,也是日本今后对外特别是对华侵略扩张的纲领性文件,是日本对外扩张的最高方略和行动指南。田中奏折中最为臭名昭著的纲领即最高方略是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这一奏折事实上成为日本内治、外交、军备以及其它所有政务的政策中心”】(甲级战犯铃木贞一语)。

虽然田中奏折的真伪确有人质疑,但是请注意,对田中奏折的质疑,并不是否认其真实性,说那篇东西是谁伪造的,是历史上不存在的东西,而只是说他可能并不是首相田中义一本人亲自撰写的而已。但奏折的确是日本人自己写的,内容也真实反映了当时日本全国上下的全民族共识,这是日本甲级战犯松冈洋右和重光葵等人都不否认的事实,日本战败前的对外战略也完全是按照这个奏折中的提到的方略来实施。所以对这个奏折内容本身,日本社会和史学界对此普遍都不怀疑,这也是学界共识,仅仅是在执笔者的细节上存在分歧,我们的公知大律师明知此事实,却闭口不谈,反过来却来告诉国人,那不是事实,是我们被当权者的历史教育洗脑了,并自觉高明的以中国和越南、田中和陈济棠来类比,意图证明自己替日本军国主义及右翼势力洗白粉饰有理有据,难怪直接被网友打脸。况且,谁说《黄帝内经》就是黄帝本人所书写呢?《吕氏春秋》是吕不韦本人执笔的呢?又有谁说《论语》也是孔子亲自书写呢?就更不用说奏折由他人代笔、润色实乃中外官场常态,就连著作等身的曾国藩当年的奏折,就有很多是其幕僚起草或修改的,最著名的当属李鸿章替曾国藩起草《参翁同书片》中的名句:“臣职份所在,例应纠参,不敢以翁同书之门第鼎盛瞻顾迁就”以及其奏折中“屡战屡败”由其幕僚改为“屡败屡战”的经典奏折案例。顺便插一句,田中奏折究竟是哪个日本人执笔写的呢?据另一个甲级战犯铃木贞一(1888年-1989年)1940年回忆,《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即田中奏折是日本官员森恪、铃木贞一和吉田茂等一伙人精心策划并由铃木贞一(当时其地位低下,只是步兵少佐)亲自执笔写成的。

至于所谓奏折95%谈论的是满洲而不是全中国,这是一道小学生都不屑回答的问题,满洲都没有搞定,谈什么全中国,自然是先重点谈论如何搞定满洲,灭亡全中国甚至东亚都只能是提纲挈领的全局性的大战略大方针而已,待到满洲全搞定后再来制定细则,此乃自然而然的事,能占5%的篇幅已经不小了。冯大律师置此基本事实于不顾,竟然以此为证据说明日本灭亡中国(即征服支那)不是既定国策,也不是蓄谋已久,难道冯大律师逻辑学常识是钢琴老师教的?对不起,我无意侮辱贬低钢琴老师,因为钢琴老师也不会如此弱智地乱弹琴的,我只是套用一句流行语而已。

冯大律师类似独立思考后给大家诸如此类颠倒黑白的历史“启蒙”例子是罄竹难书,最让人出离愤怒的是,他把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原因归罪于南京老百姓。他写在抗战爆发77周年之际:“曾经有许多人问我:日本兵为什么要在南京大开杀戒?我从史料读出来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日军进攻南京是临时决定的,事前没有足够的辎重准备,于是在进攻南京的时候,部队陷入了饥荒,于是日本兵开始闯入南京民居抢夺粮食,但是又害怕被居民告发到(日本)宪兵部队,索性杀人灭口。”在冯大律师眼里,这一“索性”说的如何轻巧,灭口居然一下子灭掉30万口!这里冯大律师对这被灭的30多万口没有半点的公知们常挂在嘴边的对人民的同情,对人权的保护,对正义的主持,也没有什么对侵略者“暴行”的谴责,只有一副幸灾乐祸的怡然表情(谁让你们去告发日军呢?),这样的行为和逻辑居然也把很多人给启蒙了,替他传播如此洗白日军暴行的理由而不觉得心痛,面对如此系统化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启蒙,传播者亦心安理得,我无言以对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至此,貌似公正客观的冯大律师以所谓“反洗脑术”和“启蒙”为名进行的洗脑中所夹带真正私货,各位吃瓜群众和粉丝们总算是看清楚了吧,还不清楚的话,直接上网搜他的其它启蒙内容吧,但不建议购买他的书,这等于是变相支持他继续颠倒黑白,反正都是一个洗地粉饰侵略、为日本当年的暴行叫屈的调调。

我们再看其5条秘诀中最后两条秘诀:

反洗脑秘诀之四:不要因为反感而拒绝新鲜信息

反洗脑秘诀之五:换位思考,逆向思考

看到了吗,不要因为反感日本侵华就拒绝冯大律师提供的关于日本侵华的新鲜信息,也不要一味的谴责日本的侵华战争,请换位思考一下,逆向思考一下,日本侵华有其合理和不得已的地方(谁让中国不配合呢)。如果我们不能像冯大律师这样逆向换位一下,就说明我们是被当局的教育洗脑了,就是可悲的,可怜的,如同被人牵着鼻子到棺材都不知道的耕牛,也就不能得到日本人的理解,这是不对的,为什么不能像我冯大律师这样,反而要如此狭隘而不知道融入国际(日本)社会并得到国际(日本)社会的赞赏呢?

对此,网友有话说,冯大律师说了半天“就是想告诉我们:日本是好心来帮我们中国建设王道乐土,实现大东亚共荣的,偏偏我们有那么群中国人不识抬举,硬生生把这事情搅黄了。”

朋友们,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位逆向思考一下,台湾当代大学生和当局领导人都说“慰安妇是自愿的”,按照冯大律师反洗脑的启蒙逻辑,我们是不是要对他们点赞呢?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冯大律师怎么不换位逆向思考一下:钓鱼岛,琉球群岛本来都是中国的,我们日本人就不要和中国再闹了,还给他们中国人好了。我们期待中冯大律师也让日本人这样换位一下,逆向一下,你可以吗,冯大律师?

所以,虽然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认为应正确客观看待所谓的洗脑,洗脑也可以是正常的自觉行为,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般的灾难,但是防止把脑子洗坏了却也是十分必要的,如何防止把脑子洗坏,我们过去还真没有怎么系统研究过,在此非常感谢冯大律师的提出的5条名义上是反洗脑秘诀,其实是防脑子被洗坏的秘诀。这让我们可以用他教给我们的秘诀来验证这类公知大V大律师们给我们灌输的观念究竟洗脑还是启蒙,其内容正确与否,是否应该拒绝和反对。虽然我知道冯大律师们,一贯把他们自己倡导的所谓原则当成手纸,有时用来擦别人的屁股,有时用来擦自己的嘴巴。原来我们还不能理解同一张手纸怎么可以又擦屁股又擦嘴巴呢,现在我们理解了,因为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用途。现在,如果用冯大律师等公知交给我们的方法,再找诸如冯大律师这样的公知大V、伪学者、伪权威去检验他们给我们新的启蒙,就可以看一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精彩大戏,原音重现,对号入座,根本不必再麻烦古人了。毕竟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和狐狸想冒充人却要隐藏尾巴一样是有难度的,不知冯大律师们打算如何擦掉这个难度,还是使用他的那张手纸吗?

 

延伸阅读:洗衣与洗脑--洗脑不是问题,问题是被什么洗脑

作者:夏朝之音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脑不是一个好词,甚至是一个坏词。所以,一方面,人们总是唯恐被洗脑了,倘被人说他被洗脑了,他一定跟你急,因为被洗脑了,意味着他和过去大家熟悉的那个人不一样了,意味着他一定是上当受骗了,或者是走歪路了;另一方面,不曾被人洗过脑,或者自认为从被洗脑中觉醒了的人,在今天,这好像是一件很值得炫耀和光荣的事,因为这似乎在表明他是有独立思想独立判断力的人!从正常走异常,走向偏执,甚至走向极端,俨然就是聪明智慧觉悟的表现,倘若还能教人几个如何不被洗脑的秘诀,则此人一定是智者、高人、哲人,这是当下的一种社会现象。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洗衣却并不是一个坏词,甚至是一个好词,是爱干净的象征,干净谁不喜欢呢,所以这是没有错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社会现实。

衣服是要经常洗的,这是常识,衣服也并不一定是脏了才洗,有时并不脏,同样要洗,因为勤换洗衣服是好习惯,值得也应该保持。换下来的衣服不洗的话,尽管看起来也许并不脏,但不洗却不适合再存放在衣橱了,这不仅是不利于衣服本身的保养,也是避免污染串味影响其它干净衣物。

常洗衣服却并不是要洗掉衣服本来的颜色、款式、装饰和大小等,只是要洗掉沾染或附着在衣服上的脏东西,或者虽看不见脏,亦或自己尚不觉得脏的东西,比如看不见的灰尘、贴身衣服上的汗渍等等,这也是常识。清洁洗涤,是使衣服更干净整洁,更适合人穿着体感和外观审美的需要,这主要还是自己个人的感官需求,也是从小到大学到常识和养成的习惯。所以恐怕没有什么人愿意和邋里邋遢、脏兮兮的人常在一起吧,邋遢的人往往是不受人们欢迎的,不为别的,穿什么样的衣服虽是你的自由,但是人们也有远离污秽和肮脏的自由。如果人们早就觉得他的衣服太脏需要清洗了,但他自己并没有觉得脏,也没有意识到这会给给别人带来不爽,这尚可情有可原,尚可以理解,不知者不罪嘛,别人如不好意思点破,则没办法,就只能离他远点,只求别熏倒自己就行。但如果有人已经指出并告知他衣服太脏该洗了,而他却不仅不听,不改,不洗,反而以此为荣,当成自己的个性,炫耀于人,嘲笑那些奉劝其换洗衣服的人,甚至还要反劝别人和他一样,教育别人如何保持不换洗衣服这一好习惯的秘诀!相信大家要把此类人归于疯子之列了,这是病,得治呀。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所以,衣服要常换常洗,并不是什么丧失独立,丧失个性的事,也不是什么反传统的潮流事、荣耀事,而是和吃饭喝水睡觉一样自然而然的事,是常识,是需要保持好的自然习惯,不需要什么高人来指点迷津和传授秘诀的;相反,不换洗衣服,或者不经常换洗衣服的人,或者教人保持不洗衣服秘诀之类行为也并不是什么个性、什么独立,当然与潮流和时尚无关,更多的可能是另有目的,比如伪装,一个一贯西装革履的人突然穿成流浪汉的样子,就是伪装,出于逃避、掩人耳目等之类的什么目的。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军事伪装)

与清洗衣服一样,我们现在离不开的电脑运行一段时间后也是需要清理的,否则运行速度会变慢,非常卡,影响工作效率,如长期不清理,这些问题不仅不会自动消失,反而最后会出现仅靠第三方软件清理(经常这样有助于避免过早出现这些问题)都无法解决问题的恼人情况,就像衣服太脏了,仅靠洗衣机是洗不干净,必须打上肥皂再用手搓洗一样,因为垃圾程序太多了,内存都满了,内部元器件如风扇、CUP等都积满了灰尘,电脑运行一会儿就发烫,处理速度慢等还是小事,要是使用时突然死机、关机就会耽误大事,可能会让你半天的工作白做,所以,此时不仅要对系统盘进行彻底清理,如运用360等软件清除垃圾程序释放内存,或干脆格式化,重装系统,甚至还要拆开机箱,清除干净内部的灰尘,必要的时候还可能需要增加内存条,更换主板等升级配置的大动作,如此一番手术之后,电脑通常会立马焕发青春,和刚买来时崭新机器一样的高效快速,如果经过了增加内存条等重手段还不能达到理想状态,多因整体配置太低,硬件没能与时俱进,不适应新软件要求,好比XP系统的电脑是没法运行WIN10一样,这样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弃旧换新了,重新购置一台高配置的电脑,方可不负你的期望。但再高的配置,还是要保持经常清除系统垃圾,清扫内部灰尘的好习惯,否则一段时间后,问题又出现了。可见,高度智能化的电脑,其实和平常的衣服一样,也是需要定期主动清洁的,甚至升级硬件,才能保持期良好状态,但无论是洗衣服还是清理电脑,都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完善、提高,而不是把诸如衣服的颜色、款式、大小甚至纽扣,电脑的风扇、机箱等统统去掉,如果统统去掉这些,那就不是清洗清理完善提高了,而是破坏、毁灭,这是另一个极端,实际上几乎不会发生,因为这样有违常识

那么,同样更高度智能的人脑长期不洗不理,会不会脏?会不会有灰尘?会不会垃圾太多?需不需要清洗清理呢?很多人包括某些智者、高人、哲人告诉我们千万不能清理,因为这是被人洗脑,是一件可悲可笑的事,是丧失思想和独立性的事,人一旦丧失自己的独立性,与被人牵鼻子的耕牛有何差别?高人就是高人,不像我们普通老百姓,说话总是这样富有哲理和智慧,不得不让人敬仰和佩服:原来人一旦丧失自己的独立性,与被人牵鼻子的耕牛一样没有差别,的确很可怜很可悲。但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博客夏朝之音)的问题是,牛被牵鼻子与人脑需不需要清洗整理有关系吗?人被洗脑而与耕牛被人牵鼻子是一回事吗?耕牛一辈子被人牵是因为耕牛被洗脑了的结果吗?耕牛如不被牵鼻子如何耕地呢?让耕牛不被牵鼻子,不去耕地,变成野牛是人的个性还是牛的个性?耕牛有价值还是野牛更有价值?耕牛被牵鼻子就是一件可悲的事吗?野牛就很光荣吗?而人被洗脑一定就是坏事吗?人不被洗脑这符合客观规律吗?

伟人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和规律“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事实上,人脑和电脑、衣服一样,都是需要定期清洗整理的,甚至需要像电脑一样的格式化,重装系统,方可焕发活力,孔子说“一日三省吾身”,不就是说人脑要定期清洗整理吗?其实,学习、思考、创新何尝不是洗脑的另外一种说法呢?不学习,不思考何以提高认识见识呢?所以,洗脑,有时是一种突破,甚至是创新必须的前提。我们从小学习的东西和养成的习惯,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思考习惯,就是洗脑(学习)的结果,这不见得都是垃圾,都需要扫除掉的吧,比如中国人讲求仁义礼智信都好几千年,难道因为学了某个新观念,就要全部一扫帚扫掉?或者因为其中某些自己做不到,就希望别人也都别做到吗?这不是和洗衣服去掉扣子,清理电脑里去掉风扇等一样有违常识吗?这些看似无关紧要,但确实非常关键,都是不能去掉的,去掉这是破坏、毁灭呀,很多违法犯罪行为不就是因为去掉了大脑中哪些戒律等常识后犯下吗?

古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不洗脑怎么会欣然闻道而死呢?不洗脑,美国人民能发起独立战争并赢得独立吗?老老实实给英国当殖民地好了;不洗脑,中国人民怎么能被武装起来并完成民族解放民族独立的任务?不洗脑,能有改革开放吗?不洗脑,会成立亚投行搞一带一路吗?马云不洗脑,有淘宝,支付宝吗?腾讯不洗脑,有你正在用的QQ、微信吗?老百姓不被洗脑,会用淘宝、支付宝吗?按照某些人的逻辑,一个被人洗脑的人就是无脑的人,和被牵鼻子的耕牛的一样,也是可悲的人,那么,他用微信或者网络向你推送其洗脑文章的时候,他不就是一个很可悲的人吗?一个自己很可悲的人却在那里指指点点什么别人被洗脑是很可悲的,有比这个更具讽刺意味的事吗?他难道还想让别人活在刀耕火种钻燧取火的时代而自己却高居现代科技之上,如此来凸显他的高人乙等,智慧无伤吗?

由此看来,所谓洗脑,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坏事,可以说,洗脑无时不在,无所不在,只不过它既可以是我们常说的学习、思考、集思广益、头脑风暴等的另外一个说法,当然,换个角度,洗脑也可以是污染、误导、毒害的同义词或近义词。平常老百姓恐惧被人洗脑多是因为片面认为洗脑就是后者。但现在社会上以“高人”“大师”“智者”“哲人”等面目示人的很多公知律师们为什么总是喜欢说人民被洗脑了,特别是对那些不相信他们的群众扣这样的帽子,总是喜欢传授所谓不被洗脑的秘诀呢?难道他们的见识就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片面的认为洗脑就是误导、污染、毒害吗?这显然不符合他们公知学者们的智者身份,他们是不会这么浅薄的,他们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认为群众是浅薄的,所以他们有信心首先让群众相信他们自己过去已经被误导、被污染、被毒害了。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因此,在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博客夏朝之音)看来,在很多时候,劝人不要被洗脑其实是一种反智行为,但这种反智行为却存在着两种本质上的不同,折射出两种人的不同心态:一种是基于认识的不明而习惯性拒绝洗脑,认为一切新思想新观念就是洗脑,这其实是一种守旧;一种是基于认识的明确而将原本正确的认识误导成错误、误导成被洗脑,从而让人排斥之,自称反洗脑,这其实是一种嚷着反洗脑的洗脑。前者是善意的、友好的但无意识的反智行为,后者是有意识的、有目的但是非善意的、非友好的反智行为,甚至完全是故意的、误人子弟的一种目的性很强的恶意行为,目的还是想打着不被洗脑的旗号来给你洗脑,让你接受他那一套,比如告诉你过去的认识(特别是三观等)都是不正确的,是被人洗脑的结果(很多青少年失足不就是因为听信并接受了某些“新观念”洗脑的结果吗?一失足成千古恨呀),过去你受到学校教育特别是历史(重点是党史、军史和国史)等等也都是洗脑教育等等,这些都是不正确的,因而是很可悲的,你要赶紧摆脱可悲的状况,只有按他说来,你才是真正独立有思想的人,而不是所谓某种制度、思想下的奴隶,此种反洗脑旗号下的洗脑手段高明,藏于无形之中,托于善意的外衣之下,其实是一种恶意和居心叵测的自私自利,更具欺骗性的洗脑,仅此而已。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由于存在上述两种本质和心态的不同,所以,那些教人不要被洗脑的人,要么是无知、无识、无恶意的但可能会是误人的善意之举,要么是别有用心假公济私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引人误入歧途的恶意行为,前者在我们身边是常见的,甚至连我们自己及亲朋好友也可能会是这样的人,只是我们没有自觉到而已,前者的存心是好的,是善的,但因故只有这么个见识,你要大家一下子突破这个框框,达到某个高度,是有难度的,虽然这的确也可能会是一种反智行为,但这恰恰是很多普通老百姓的惯常思维模式,是一种无意识不自觉也不自知的下意识行为,虽不一定都是正确的(也不一定都是错误的,比如劝你不要被传销洗脑了就是非常正确的),但本质上是善意的,因而这种劝人不要被洗脑的行为更多的是一种片面的、盲目的经验主义,是可以理解和包容的,甚至是要心存感激的(感激是因为态度而非对错),这种思想行为,即便是错了,对人对己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危害性,毕竟普通大众还是占多数,自己是普通大众的一员,听人劝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没啥进步,也实在没什么;而后者则完全不同,他们其实是那些故意贩卖其私货的人,根本不是一般的普通人,教人不要被洗脑与前者出于关爱你的目的完全不同,他是为了贩卖其私货,但因其私货往往在很冠冕堂皇(如关心帮助你、同情你,甚至是负责任、爱国等)的名义下得售成功的,洗你脑于无形之中,你还乐于接受,甚至还要感激他,这是一种高人,如常见的明面上的某些明星类广告等;但还有一种不常有也不那么明面上的如江湖骗子、如传销者,如某些专家、教授、大律师,甚至目前颇为流行的某些公知、大V等(其实就是舆论界的网红),他们通过电话、广播、电视、报纸、互联网或者课堂、论坛、自媒体等方式,向人们灌输一些看似新颖其实包藏其它目的的理论、知识,颠覆人民过去正确的认识和看法,这也是一种更高级更隐蔽的洗脑,目的就是变着法让你接受他们的那一套,如果能进而彻底颠覆你原来所有的认识,并走向偏执甚至完全相反的极端,他们的反洗脑和再洗脑就算成功了,也许他们会因此而更自鸣得意了,但至于你最后的死活,他们其实是不在意的,如某些公知告诉你不要相信共产党的宣传,二要相信他的鼓动,就是这个方式和逻辑,好比恐怖分子中的哪些自杀式袭击者,往往是最低级刚入门的、刚被洗脑的那些新人干的,如果你相信了哪些公知的鼓动和所谓真相的宣传,你就相当于是刚入门的恐怖分子而已。

所以,洗脑,简单的说,就是让人们接受自己过去不曾有或者不曾意识到的新东西,而这在日常生活中是无处不在的,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洗脑方式和人物,谁能做到油盐不进呢?难道说,因为害怕自己被洗脑,我们就应固步自封,把自己的大脑装进套子里吗?你一旦是这样认为,你就算是钻进了这些公知们给你设好的套子里了,而且最好一直在这个套子里面打转转,永远不要出来。

其实新的东西,新的观点,一定正确吗,旧观念,旧的东西一定就错误吗?显然不是这样的。洗脑,特别是一个人主动的积极的、好的洗脑,目的无非是和清洗衣服和清理电脑一样,并不是要洗掉原来颜色,款式,大小,只不过是把人脑中错误的、不全面的、糊涂的、不清晰的、不合时宜的东西清理掉,获得进步和提升,这如同清理衣服和电脑中的垃圾、灰尘等一样,但人脑和衣服、电脑不同的是,人脑有主动辨别的能力,对不正确的东西,无论披什么外衣,撑什么新伞,只要有正确的方法,都是可以自动过滤并删除的,而对于某些可能看似陈旧,但依然生辉的东西(如仁义礼智信等),完全是应该坚持保留,而不应被所谓新思想新观念给一股脑儿的全洗掉。

所以,洗脑的过程就是一个信息辨别的过程,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洗脑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也是个人心智模式成熟与否关键中的关键要素,特别是主动的自我洗脑,既是与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相对立的,也是与盲目无原则的标新立异相悖的,换一个大家都能接受和喜欢的说法,洗脑就是学习、是思考、是总结、是判断,学习也有主动和被动之分,而主动学习、主动思考、主动总结和科学判断尤为重要。所以,主动洗脑,就是一种主动学习、思考、总结、提高的能力和意识,这何错之有呢?从这个意义上说,反洗脑或者抗拒洗脑是毫无意义的,也是难以抗拒的,所以与其千方百计反洗脑,抗拒洗脑,不如采取开放的态度,面对无所不在无时不有的各类洗脑信息和内容,只要掌握了正确的辨别和判断方法,就可以汲取有用的内容,过滤掉有害的信息,让自己完全掌握洗脑(学习)的主动权。

洗衣与洗脑--兼议冯学荣大律师的反洗脑术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所谓“被洗脑”的恐惧还是有些根深蒂固的,其实这都是源于误解和从众心理,是没有经过独立思考的惯性认识。如香港、台湾对教材课纲中增加符合历史真实内容的纠偏举动,竟然遭到煽动和反对,其反对理由,居然是反对洗脑。可见,洗脑被污名化到何种程度。但是洗脑本身是中性的,你被封建迷信洗脑,就容易变得愚昧无知,你被伪学术伪权威洗脑,就会变得虚伪、无知、很容易被人打脸,你被错误观念洗脑,就会不辨是非,迷失方向、失掉信心,甚至丧失应有的基本原则立场,你被皇民化思潮洗脑,你就会自认为是日本人,你被台独港独思想洗脑,你就宁做外国势力的狗也不愿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而且不以奴颜婢膝为耻反以为荣,你被消极负能量洗脑,你就会抱怨、指责,满眼没有光明,全是黑暗,你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自私自利思想洗脑,你就会狭隘,缺乏宽容心,私心就会总是大于公心,就不能理解他人的无私壮举;相反,被善良友好洗脑,你会变得真诚,你被积极正能量洗脑,你就会生机勃勃积极向上,你被祖国、民族的意识洗脑,你就会对这个国家充满感情和热爱,无论是贫穷落后还是繁荣富强,反之,就是国家蒸蒸日上,越来越好,你不仅视而不见,反而更觉得伤心难过,总是外国的越亮圆,当奴才比当主人还觉得神气,等等。

所以,洗脑不是问题,问题是被什么洗脑,好比菜刀,被厨师用来切菜就是利器,被暴恐分子用来杀人就是凶器,难道因为菜刀可以杀人我们就要拒绝菜刀吗?问题本就不在菜刀,而在于使用菜刀的人。

因此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夏朝之音)认为,我们其实不必恐惧洗脑,因好的洗脑就是学习、思考、总结、判断的代名词,只有不好的、消极的洗脑才是误导、污染和毒害,因此洗脑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脏水一样的东西来洗脑。所以人脑被洗不是问题,问题是被什么洗,这才是关键。换句话说就是说学习、思考、判断本没有错的,但是学什么、如何思考和判断却有很大的差别,不是什么都应该学习的,学好人、好事、好思想,坏人能变好了;学坏人、坏事、坏思想,好人会变坏了,我们老家乡下有句土话“跟好人学好人,跟叫花子学流神(流浪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还有句俗话: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同理,哪些成天告诉你被洗脑了,太幼稚了,被骗了,你要如何如何的,并向你传授反洗脑秘诀的,要你学会反洗脑术的人,其实正是来给你洗脑的人,你意识到了吗?

所以,包括以某些公知、律师为代表的上述第二种反对和嘲笑被洗脑的人,其实本质上是反对学习、反对独立思考的人,特别是反对通过学习、思考来提高自己的分辨力和判断力的人,他们只是想用这个反洗脑的旗号来剥夺你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让你全盘接受他们替你思考好并灌输的结论而已,因此,他们反洗脑其实就是为了反对你已有的正确观念和看法,让你转向生活在他们划定的套子的另一种洗脑罢了,只不过他们将自己的洗脑行为称之为反洗脑,或者启蒙,一旦你进入他们划定的那个套子,就是他们启蒙成功了,你觉悟觉醒了,反之就是你被洗脑,中毒了,只要还有人不相信他们的那一套,他们就会“启蒙”不止的,被洗脑的帽子也是要一直扣在你头上的,直到你改变为止,这实质上是只许他们向你灌输他们自己的思想,不许你自己有不同于他们的独立思想、思考和判断,这才是他们反洗脑和启蒙的真正用意所在。

这也正是当代某些公知律师们有关所谓洗脑和反洗脑的内在逻辑和双重标准。

(正文完)

【夏朝之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律师 冯学荣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612/3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