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泼皮、卑微:绿营当权政客已罹患“三性症”

所谓“三性症”,即狂妄性症、泼皮性症和卑微性症。在今天的台湾,绿营政客在岛内让其“三性症”频繁地发作,都被美化成“爱台湾”的表现,他们不但得到了基本教义派选民的喝采捍卫,而且使正常的民主和“本土化”价值越发倾斜,甚至,“三性症”患者病得愈严重,越被视为对本土政权的忠诚不二;对外界批评越不以为意,越显示在绿朝的地位不可撼动。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狂妄、泼皮、卑微:绿营当权政客已罹患“三性症”

前不久从台湾岛内发出一则消息,说是民进党现任台中市市长林佳龙今年将配合台中火车站启用一百年,举办“台中百年会活动”。林佳龙表示,“如果有台中元年的话,应该从以前的日治时代开始”,“台中孔庙不是古迹,那是国民党把以前的日本神社‘干掉’,用它的孔子来统治。” 林佳龙这副贬孔媚日的丑态跃然纸上,令齐鲁宫讶异不置。

且不论台中孔庙是不是古迹,也不去求证当初“干掉”象征殖民统治台湾的日本神社行为的究竟是国民党所为,还是被称为“台湾议会之父”林献堂的义举,单就林佳龙将孔子视为“它的”(国民党的)这一荒谬的说法,便会让大陆人觉得这厮是不是脑残?当然不是,林先生聪明得很,早年那可是就读于台湾大学和美国耶鲁大学获得政治学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且在台湾出版了不少著作,还写了不少涉及政治文化方面的论文和书籍报告。就是这样一位饱读史(诗)书(据说通晓中国历史)、在台湾地区还有着“著名学者”称谓的政治人物,为何硬要把孔子说成是国民党的呢?又为何总是喜欢抱日本人的大腿而以此为荣呢?齐鲁宫以为,当今台湾,绿营当权政客已懔患了“三性症”,林佳龙常年身处绿营也难以幸免。

所谓“三性症”,即狂妄性症、泼皮性症和卑微性症。下面,齐鲁宫就“三性症”在临床上发作的一些特征进行一番简明扼要地介绍,以期对症下药。

狂妄性症,是一种心理病,临床表现为:妄自尊大;放肆妄为;自以为是。看看今天的台湾,民怨沸腾、烽火满天、抗争频发,族群对抗,“蔡英文不只未团结台湾,反而让台湾更加分崩离析”(前台湾“立法院”院长王金平语),惹得岛内民众天怒人怨,以至于有人曾标记出蔡英文家的经纬度坐标(25.034107°N,121.513919°E),希望大陆将其展开斩首行动。蔡英文及其当局为何落得个如此悲催的局面呢?齐鲁宫以为,这与绿营当权政客罹患上狂妄性症不无关系。先说绿营当权政客的妄自尊大症,譬如,2016年9月3日,因不满蔡英文当局推出的年金改革,污名化退休军公教人员,十多万军公教上街抗议,面对街头抗议不断,而蔡英文却“逃”到台中“石围墙酒庄”与林佳龙一起悠闲地品尝起梨香酒来了,还直呼“好喝”,“不能再喝了”。而当随行记者提到当天的军公教游行,蔡英文不置可否,称“我们走我们的”,蔡英文的妄自尊大和权力傲慢可见一斑。再说绿营当权政客的放肆妄为症,譬如,今年4月7日上午,蔡英文公然参加“台独”分子郑南榕“追思纪念会”,这种放肆妄为的“追思会”明明是在为台独分子招魂,却声称“将为2300万民主、自由人奋斗到底”,此一言论一出,便遭到两岸网友在社交网站上的集体讨伐。最后说一说绿营当权政客的自以为是症。自蔡英文上台以来,在岛内政治、经济、军事、两岸交流等诸多方面仍停留在意识型态主导、政党利益挂帅、冷战思维对立等阶段,陷入为反对而反对的困境中。而且,还处处充斥着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心态,像这样事例比比皆是,如,在政治上不论是非曲直“逢中必反”;在岛内“去中国化”上“撤废课纲”、“故宫南院拆兽首”、引发“国史馆争议”等等;在军事上,蔡英文当局为了凸显其对抗大陆的“高大上”,其狂妄之举简直令人作呕,那个自以为是、妄自尊大的所谓“防卫固守,重层吓阻”的所谓“战略”就比较典型。据台湾军事部门负责人冯世宽介绍说,两岸倘若一旦爆发战争,台军将对大陆展开——“距敌于彼岸,击敌于海上,毁敌于水际,歼敌于滩头。”而且,冯世宽还无不沾沾自喜地夸口道,台军“距敌于彼岸”的能力可以达到1300公里之外。对此大陆网友调侃道,这份自信是怎么来了的?别说你是“国军”,就是美军也没有这么大的口气。不过,从冯世宽的叫嚣声里,我们还能分辨得出那份“自信”是在为蔡英文当局“执政”撑腰打气,然而,有一些绿营当权政客的“抗中”言行,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譬如,就在今年4月5日,一个叫吴焜裕的“绿委”在台“立法院”竟然以极富科幻力地想象去质询台“中科院长”张冠群是否能够研发机器人核潜艇对抗大陆。这些绿营当权政客就像坐井的蛤蟆不见天,其懔患的狂妄性症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泼皮性症,是一种行为病,临床表现为:流氓,无赖。绿营当权政客的泼皮性症的病源来自在野时期养成的草莽性格,虽已轮流“执政”多年,可本性难改。比较常见的是依循其特有的“无赖逻辑”行事:凡是遇到施政纰漏的必赖马英九。翻阅蔡英文上台以来的施政败绩,虽说有目共睹,可是绿营当权政客们至今没有一人站出来检讨过自己的过失,似乎全与民进党无关,都是马英九留下的错,以至于让台媒调侃原来马英九才是蔡英文最“依赖”的人。当马英九的施政纰漏被逐渐被民进党消费殆尽之时,时下,绿营当权政客似乎又开始转移抹黑对象,尝试将“黑锅”甩到现任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头上,甚至还时不时地让大陆躺着中枪。不可否认,与蓝营政客们相比,绿营当权政客们的确有着一套好耍嘴皮、卖弄舌尖嘴利的硬功夫,这功夫不但成就了绿营很多“无赖逻辑”在岛内大行其道,而且还把绿营一些人身上沾染的流氓习气带进了台湾的政坛,譬如,今年3月29日,台湾退休警消联盟人员上街抗议年金改革,在台当局行政机构前发生激烈冲突,行政机构发言人徐国勇办公室主任林育卉次日在脸书发文嘲讽,大骂“赶羚羊啦((闽南语谐音,即“×你娘啦”)、“老娘忍很久了”、“趁清明不会早点去死”等。对于林育卉飙粗口,消息曝光后引发舆论哗然,然而民进党立委邱议莹、吴思瑶却公然在网上点赞! 绿营当权政客的无赖加流氓的本性暴露无遗。

卑微性症,也是一种心理病,临床表现为:亲美、媚日、抗中。在一些绿营当权政客们的眼里,美国就是台湾的大救星,这些人把台湾的前途和民众生存的希望完全寄托于美国人的军事保护上,以至于出现特朗普与蔡英文歪打正着地打了一通电话,使其绿营亢奋的在好长一段时间内不能自拔的奇特现象。而在日本人面前,绿营当权政客们图谋与安倍右翼势力建立异常紧密的全方位交流与合作,以期建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因此,绿营当权政客们遇见日本官员则变成了一个个卑微的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有一则事例很典型,不妨拿出来亮一亮。3月25日上午,日本总务副大臣赤间二郎访问台湾,并出席“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主办的“多彩日本”文化宣介活动。在开幕式上,赤间二郎要求台湾购买福岛核灾食品,他声称,像我们这样的人亲自来台北说明一下日本食品安全,让台湾理解现在情况是非常有意义的。“像我们这样的人”的话外之音是个啥意思?说穿了就是:像我赤间二郎这样一位日本内阁大臣顶着背弃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精神的压力,屈尊来到台湾说明日本食品安全问题,你们台湾人应该感恩戴德,烧高香才是!对于日本来台官员的傲慢形态和无理要求,台湾少数民族“立委”高金素梅义愤填膺,她4月5日在台“立法院”质询时愤而谴责蔡英文当局:“日本派出44年来最高层级的副大臣级官员赤间二郎来台,倨傲的神态如同日据时代日本亲王来台出巡,开口闭口只一句话:开放日本核灾食品入台。仿佛时光倒回鸦片战争前,英国人说“鸦片是好东西,你一定要吸食”。日本政府现在说,给你最高面子了,再不吃我们的核灾食品,走着瞧!”台湾人在日本人心目中卑微的地位不言而喻。

那么,怎样才能医治好台湾绿营当权政客的“三性症”呢?齐鲁宫以为需要在以下两个方面施一番手术:一是揭露其民主的虚伪性;二是切除其推行的“去中国化”的“本土化”毒瘤。事实早已证明,绿营当权政客们推动的“法理台独”和亲美、媚日(联日)、抗中的对外政策,惯用伎俩就是利用其手中的执政资源,打着“民主”和“本土化”的招牌进行的,目的就是为“台独”提供“民意”支撑,而且屡试不爽。因为在今天的台湾,绿营政客在岛内让其“三性症”频繁地发作,都被美化成“爱台湾”的表现,他们不但得到了基本教义派选民的喝采捍卫,而且使正常的民主和“本土化”价值越发倾斜,甚至,“三性症”患者病得愈严重,越被视为对本土政权的忠诚不二;对外界批评越不以为意,越显示在绿朝的地位不可撼动。也因此,也越发鼓励和纵容了台湾一些政客的不正常举止。在这种情况下,倘若动手术还是难以治愈“三性症”的话,那么,唤醒沉睡的《反分裂国家法》则显得十分必要。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绿营 政客 台独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704/35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