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杨天石:为什么支援北伐的苏联竟然成了是“头号列强”?

客观的讲,从孙中山制定的“北伐”计划看,他是完全地把北伐寄托于苏联的援助了!这样的,完全地把中国的国运寄托于外国的援助,难保这样的政权不会若干年后发生变质,导致中国的利益被外国的利益所绑架。这是英美法日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乐于见到,并且挖空心思想要诱使中国当时的那些中国“领袖”们要做的。这对于对中国来讲绝对的悲剧!但是,所幸的是,孙中山遇到的是苏联,苏联的那些革命家们没有那么做!尽管在给孙中山的电报里答应为他“在中国北方或者西部组建一个大的作战单位”,可是,在与蒋介石率领的国民党代表团面谈的时候,这些苏联的革命家们还是力劝蒋介石尽量用中国人自身的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万事都求人。试问,真正的列强会给蒋介石以及国民党讲说这样的道理么?当然不会!那么,对这样一个对中国革命充满善意的苏联,怎么可以认为他就是和英美法日一样的“列强”?这位叫做杨天石的学问人,你读过书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问杨天石:为什么支援北伐的苏联竟然成了是“头号列强”?

蒋介石对苏联是没有好话的,所以研究蒋介石,为蒋介石说好话的杨天石也就跟着对苏联没好话,学蒋介石的杨天石就有另一个神论:苏联是“列强(红字)”。这个神论同样出现在他的这个文章——《燕山大讲堂81期实录 杨天石 蒋介石其人》中:

【首先,蒋介石对列强的态度。】

在这个标题之后,首先把苏联拿出来说事:

【蒋介石对苏联的态度
先考察蒋介石对苏联的态度。1923年,孙中山把蒋介石派到苏联去访问,给蒋介石一个头衔,叫孙逸仙军事代表团团长。孙中山给当时已经病重的列宁写信介绍,说蒋介石是我的朋友,我是信任的人,希望列宁能够支持蒋介石。
蒋介石到苏联主要是完成一个任务:要求苏联方面同意在蒙古的库伦(今乌兰巴托)建立一所国民党的军官学堂,建立一个国民党的军事基地,然后在库伦训练一支国民党的部队。从库伦进攻当时北洋军阀的统治中心——北京。当时北京被直系军阀统治,总统叫曹锟。大家听到这里可能会有一个问题,孙中山的根据地是在广州,为什么放弃广州让蒋介石跑到莫斯科,要求莫斯科允许把库伦作为军事基地呢?当时的广东的确是孙中山的根据地,孙中山本来是想由广州北伐打到北京去,但利用广州作为根据地,有两大困难:
第一,广东的南面是香港,当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国民党部队要北伐,英国人随时可以在广州旁边的香港捣乱,使其后院起火。
第二,从广州北伐要路经广东、湖南、江西、湖北、河南、河北六、七个省份,要跨过长江、黄河两条大河,列强的军舰完全可以从上海开到武昌江面,把国民党的北伐军拦腰截断。如果选择库伦,出了库伦就是河北省,到了张家口就差不多到了北京。如果从库伦开展北伐的话,不需要走遥远的路程,没有高山峻岭,没有长江大河,没有帝国主义军舰。蒋介石在日本是学习军事的,懂得这一点。所以蒋介石受孙中山的委托,向苏联提出要在库伦建立军事基地。大家可能有一个问题,库伦当时是中国的领土,为何要征得苏联的同意?苏联十月革命以后,苏联的红军一直驻扎在库伦,苏联一直把蒙古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蒋介石到苏联以后跟苏联的军事主席托洛斯基提出这个请求。但托洛斯基说,中国人如果要进攻北京的话,只能从蒙古的边境上出发,国民党人的脚步绝对不允许踏进蒙古的土地。当天晚上,蒋介石在日记里写了这么一段话:“求人不如求己。有的人别看他口口声声讲是你的盟友、同志,但考虑问题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

杨天石这一段话就把苏联安排在了戕害中国居首位的“列强”头一号了。而且在这段话里,杨天石说了几个要点:

国民党要在外蒙古库伦接受苏联援助建立北伐基地的合理性,以广东作为北伐基地有极大困难,看来,这是一条“妙计”;

紧接他着说了一句:“蒋介石在日本是学习军事的,懂得这一点。所以蒋介石受孙中山的委托,向苏联提出要在库伦建立军事基地。”写下了这些语句后,无形中给人一个印象:这个在库伦建立北伐基地的“妙计”,孙中山委托“懂军事”的蒋介石向苏联陈说。

但是,他又强调外蒙古是苏联的势力范围,托洛斯基反对这个国民党的“妙计”,于是蒋介石在日记里写下了对苏联的不满,于是乎,杨天石也跟着认为苏联是“列强”。

那么,由此事例能不能证明支援了国民党北伐的苏联是“列强”?很有必要分析杨天石这段话里有多少合理成分。下面分述之。

孙中山的北伐“初版”

类似于在库伦等中国北部边疆建立北伐基地的谋划,依我翻书的结果,最早在1920年11月由孙中山的代表李章达通过俄(共)布党员索科洛夫-斯特拉霍夫向俄(共)布中央转达过。在孙中山的谋划中,打算由苏联从土耳其斯坦出兵,经新疆深入中国境内直逼四川成都,那里有四万中国国民党党员准备策应这个行动,“兴高采烈地迎接红军”。这个援助要求,索科洛夫也从国民党元老李烈钧那里也得到了证实。但是,当时的苏联刚镇压了国内的沙俄的残余叛乱,驱赶了英法美日的出兵干涉,国内局势还不算稳定,孙中山的援助要求根本不可能考虑。

到1922年,苏联局势稳定之后,孙中山又提出他那个援助构想,而且更加具体,他在当年12月20日给越飞的信里说:

【“我现在可以调动大约1万人从四川经过甘肃到内蒙古去”,并且能够控制北京西北的进攻路线。但是,这需要得到武器、弹药、技术、专家等方面的援助。】

孙中山在信里询问越飞,苏联能否通过库伦支援他?

第二年1月,越飞飞赴上海,在18-27日与孙中山会谈数次,孙中山进一步细化了他的求援计划:

【将位于四川的10万军队开到西北边境,然后通过东土耳其斯坦和库伦,在同苏联可以直接接触的地方驻扎下来,以便从苏联得到武器弹药】

越飞在与孙中山数次会谈后,替孙中山向俄(共)布中央提出了200万卢布的援助请求。尽管俄(共)布对越飞提出的援助计划“十分惊讶”,认为他“根本不了解苏维埃共和国的财政状况”,但是在同年5月1日,莫斯科还是复电孙中山,先期为他提供200万卢布资金作为“统一中国和争取民族独立之用”,使用期限一年。而且还允诺为他在中国北方或者西部组建一个大的作战单位,并提供8000支步枪,15挺机枪,4门大炮和两辆装甲车。5月26日孙中山回电莫斯科,除了感谢苏联的援助之外,还接受苏联在电报中的全其他部建议,并竭力实现这些建议。并且还提出,打算派代表前往莫斯科在讨论细节问题。6月上旬与越飞谈话时,孙中山表示将在三星期后派汪精卫去莫斯科。是汪精卫!但是,蒋介石却迫切希望做这个“担当”,上下其手用尽了手段。甚至于在给孙中山的衙署“大元帅府”的秘书长杨庶堪的信里耍起了流氓,明确提出:

【“为今之计,舍允我赴欧外,则弟以为无一事是我中正所能办者。”“如不允我赴俄,则弟只有消极独善,以求自全。”】

这里,把流氓无赖的手段用上了!可是,对这样的流氓无赖,孙中山还就是要照顾,马上同意了蒋介石的要求!可见孙中山真把酱缸当作古董藏,身边“没人了”!蒋介石在未发达之前耍流氓的手段多多,另李敖先生考证甚详,不抄书了!

问杨天石:为什么支援北伐的苏联竟然成了是“头号列强”?

由此我们可知两点:

第一点,蒋介石向苏联转达的那个在库伦建立北伐基地的“妙计”是孙中山早已酝酿多时的计划,没必要专门派一个“懂军事”的人物向苏联郑重提出,并与苏联精心谋划,蒋介石与这个计划的关系只是个传声筒;

第二点,蒋介石去苏联是他耍流氓手段争夺权力的结果,蒋介石根本不是孙中山遴选的去苏联请援的首选人物,蒋介石去苏联只是为了内部团结不得已的法子。

所以说,杨天石在这段话里精心安排文字和语句是刻意地在制造蒋介石很有军事才华,很受孙中山器重的“真实形象”,这乃是用一种诡辩的文字游戏为蒋介石脸上贴金,为蒋介石吹喇叭的手法。杨天石在为蒋介石“争功”哦。

“初版”北伐有短板,苏联力纠偏

客观的讲,从孙中山制定的“北伐”计划看,他是完全地把北伐寄托于苏联的援助了!这样的,完全地把中国的国运寄托于外国的援助,难保这样的政权不会若干年后发生变质,导致中国的利益被外国的利益所绑架。这是英美法日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乐于见到,并且挖空心思想要诱使中国当时的那些中国“领袖”们要做的。这对于对中国来讲绝对的悲剧!但是,所幸的是,孙中山遇到的是苏联,苏联的那些革命家们没有那么做!尽管在给孙中山的电报里答应为他在中国北方或者西部组建一个大的作战单位”,可是,在与蒋介石率领的国民党代表团面谈的时候,这些苏联的革命家们还是力劝蒋介石尽量用中国人自身的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万事都求人。与蒋介石面谈过的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苏军总司令加米涅夫,以及托洛茨基都是这样的规劝蒋介石/国民党的。其中,“最为爽直”的托洛茨基的建议最具代表性:

【国民党应该重视政治工作,并着手进行改组。(不这样)即便我们给很多钱,包括军事援助,“你们还是一事无成。”如果孙中山只从事军事行动,那么,他在中国工人、农民、手工业者和小商人眼里,就会同军阀张作霖、吴佩孚“别无二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苏联给予孙中山以援助,那么中国社会舆论就会这样看问题:张作霖是日本代理人,吴佩孚是美国和英国代理人,而孙中山书苏俄代理人。在这种情况下,“革命运动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这位卓越的苏联革命家虽不明说,但是一语道破孙中山在过去大半生的革命打拼只赢得“革命”虚名,实则无力实现中国国运的改善的命门所在:不注重发动群众,没有使让中国底层民众理解、并支持自己领导的革命。这样的反思在中国也有:鲁迅先生的小说《药》就暗指这个。革命者的革命行动不被底层民众理解,反过来,愚昧的百姓用革命者殉难的热血做了治病的人血馒头,而且,还是沾了“浩荡皇恩”的人血馒头!

托洛茨基对蒋介石的建议中表明,以他为代表的苏联革命家对中国的革命有着莫大的善意!

试问,真正的列强会给蒋介石以及国民党讲说这样的道理么?当然不会!那么,对这样一个对中国革命充满善意的苏联,怎么可以认为他就是和英美法日一样的“列强”?这位叫做杨天石的学问人,你读过书么?!

托洛茨基接着开导蒋介石:

【解放运动需要有另外一种形式。首先,需要有广大群众的长期坚持不懈的政治准备。就是说,“国民党的绝大部分注意力应当放到宣传工作上”。他强调说,一份好的报纸,胜过一个不好的师团。在目前情况下,“一个严肃的政治纲领比一个不好的军团具有更大的意义。”】

托洛茨基以俄国共产党的成长为例开导蒋介石:

【俄国共产党也并非一下子就成为斗争的胜利者,在25年间,俄共不得不经受长期的磨练。因此国民党必须“抛弃速胜的幻想”,需要做耐心细致的,坚持不懈的,有条不紊的工作。如果履行了所有这些所有条件,毫无疑问,“辉煌的未来属于国民党”。】

为此,托洛茨基还提出了更具体的建议:

【“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政治工作上来,把军事活动降到必要的最低限度。”具体地说,“国民党的军事工作不应当超过政治活动的二十分之一,无论如何不要超过十分之一”。】

这就是提醒蒋介石,也是提醒孙中山等国民党员,要注重开启民智,引领群众有革命的觉悟,引导他们走上革命道路,有这样的革命氛围,中国革命才会成功。

北伐“功成”谁为先?

蒋介石听得进这些金石良言么?当然不会,这颗油盐不进的“花生米”用他日后的行动证明苏联革命家们的善意规劝一点作用也没有!不过,这似乎很难解释北伐的(部分)胜利,因为没有民意支持的北伐寸步难行!那为什么这个从不做民智开启工作的蒋介石“领导”的北伐会有日后的“辉煌”?那就先说一下国民党的官方宣传的“辉煌”:

【1926年7月开始北伐时,国民党只有几个军,不足10万人的武装力量,他所控制的地盘也不过是以广州为中心很小的一块根据地。1927年初,国民党的军事力量已扩大为4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都有约10万人,而华南各省大部分已在他们控制之下。到1928年下半年,中国各大军阀势力不是被打败,就是主动易帜,归顺国民党的统治。南京政府确立了他对全国的合法统治,其军事力量猛增到80个军,200多万人。】

这是国民党打出来的“江山”?根本不是!因为根本不愿开启民智引领群众走上革命道路的蒋介石根本没这个能耐,北伐的“辉煌”另有大功臣:

【虽然北伐是在国民党的领导下进行的,但是不应忘记,共产党人为北伐取得成功所作出的不可忽视的积极贡献。除工共产党人的宣传鼓动给北伐军带来了高昂的士气之外,他们还在北伐中发挥了各种具体的影响。比如广东、江西、湖南三省的农民运动蓬勃兴起,势如破竹,为北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源和取之不尽的物质供应;工人的武装起义使得夺取南昌上海这些大城市看上去更像是政治示威而非军事行动。而这些农民运动和工人起义就是靠共产党人发动起来的。】

国民党办不到的,共产党替它办!没有了共产党的群众工作,北伐能不能出广东有大疑问!但是我们知道,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剿杀农会,与共产党和农民的合作转而变为与大买办资产阶级、大地主结合。这样做的后果,国民党到败退台湾的最后一刻也根本没有在大陆建立任何正式的行政机构,反倒是向苏联学习群众政策最认真的中国共产党从血泊中爬起,做工农大众革命的真正代言人,用22年的时间把蒋介石和他的蒋记民国踢出了大陆。中国的国运也因之大逆转,获得新生。这都是向苏联学习合理经验的结果。

问杨天石:为什么支援北伐的苏联竟然成了是“头号列强”?

所以说,蒋介石去苏联“取经”,苏联的革命家们向他和国民党传授的都是真经!那么,对这么一个向中国传授真经并使中国得以新生的国家,有什么理由诬指他是“列强”?!美英法日这些真正的列强会这样么?!我真就想不通杨天石念的是什么书,居然有这路“惊天神论”!当然,如果硬要把蒋介石的“日记”当成书的话,那么杨天石也算是念过书的,问题是,蒋介石的日记写了几句真话?!对照他做的事情和日记上的文字看看?

苏联拒“初版”,有道理!

杨天石为蒋介石帮腔诬指苏联是“列强”,举出的理由是蒋介石带去的孙中山的使命——在外蒙古库伦建立北伐基地的使命没有完成,苏联拒绝了,外蒙古是苏联的势力范围,苏联人不让国民党人在外蒙古活动。那么,苏联的拒绝真是那么霸道么?苏联的拒绝没道理么?

当然不是!苏联的拒绝是有道理的。苏联的拒绝要比国民党提出的要求更有道理。固然,在库伦建立北伐基地对国民党这一方面的好处不小。可是,从最粗浅的军事常识来讲者是一个极端荒谬的异想天开!对国民党的好处就是对苏联的大不利!这样的要求不要说是苏联,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绝对不会答应!不要说外蒙古事实上被苏联控制,就是苏联没有控制外蒙古,也绝不会答应这样的的请求!

首先,在孙中山的计划里,要把一万,或者十万军队开到外蒙古库伦建立基地接受苏联的援助训练开始北伐。但是,我们要知道,外蒙古是蒙古族的聚居地,在清朝二百多年的“分而治之”的民族隔离治术统治之下,当时我国各民族间的成见、隔阂甚至于矛盾极深。为了消除这些历史原因形成的隔阂与矛盾,民国初建时候就打出“五族共和”的政治口号来凝聚各族向心力,连国旗也是代表五族共和的五色旗!可是,事实上,这些民族间的隔阂在整个民国时期根本没有什么变化。由于这样的民族隔阂,成建制的汉族军事集团进入那片地方,是不好在那里安身的。在这样一个蒙古族的聚居地有这么庞大的一支汉族武装进驻,那里的蒙古族群众会怎么想?国民党如何消除清朝野蛮、落后的民族政策带来的消极影响,使蒙汉民族关系达到最基本的相安无事呢?国民党有这个能耐么?且不说这个工作国民党没法子做,就是对汉族民众做开蒙启智工作,使他们赞认同、赞同革命的工作他们做的都很不合格!那么,在蒙古族聚居的外蒙古想扎下根谈何容易!当然,如果是中共在外蒙古得到苏联的帮助建立这么一各基地,倒是能有极大的成功概率的。因为中共最擅长做的就是对底层民众的开蒙启智工作,最精于发动群众投身革命!同样的在处理民族关系上中共有很有效的法子。但是,国民党啊,孙中山成立的国民党是最不擅长做这个工作的!他们走的是上层路线,他们的革命动员工作是脱离于中国最广大的劳动者的!所以,孙中山的这个法子——在外蒙古建立军事基地打军阀,异想天开!有一点最基本的历史常识的人不会赞同这样的“法子”。现在这位有“后见之明”的杨天石氏对这样的极端荒谬的异想天开也不加辩驳,他是真无知呢还是心术不正只想着为蒋介石吹喇叭专说糊涂话?

库伦到北京固然无需走远路,中间也没有长江大河,没有帝国主义军队阻隔,似乎有利于打军阀;但是,倘若国民党打军阀失利的话,有利于从库伦进军北京的地理优势同样有利于军阀反攻追杀孙中山和蒋介石!没这个可能么?完全有!到时候,军阀军队兵临库伦,孙中山和蒋介石怎么自保呢?这就是顾头不顾腚!难道让苏联出头?那不成了苏联干预中国内战了么?那还不如苏联自己精心准备出重兵打中国的军阀呢!当时,西方列强在中国都有驻军,它们对中国的军阀混战也是做壁上观,极少出动自己的军队参与。但是按着孙中山、蒋介石的蠢法子把军阀的军队引进外蒙古祸及苏联的话,苏联出兵,极可能招来西方列强的干预,尾随军阀军队在后对苏联发动攻击,切断苏联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倘若苏联不出兵,西方列强也不会放过这个扼杀苏联的好机会,一样会出兵外蒙古威胁甚至进攻苏联!倘若威胁到西伯利亚铁路,恐怕苏联的远东又有大麻烦了!

这并非是逻辑上的推演,而是有前事可鉴的。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苏联成立退出一次世界大战。美、英、法立即组织干涉军同时从西、东两个方向向苏联发动进攻,而且还支援沙俄余孽发动的武装叛乱。在东方,美英法伙同日本发动进攻。疲于应付西方列强和内乱的苏联无力顾及远东,只好用断腕自保的法子,由远东地方政权自行组织一个名义上与苏联无关的实行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远东共和国”,迂回保全苏联这一大片领土不被西方列强占领。东方的这次进攻日本是主力,出兵七万两千。其他国家不久撤军,可是日本进兵深入到贝加尔湖一带,一直赖着不走,耗到了1922年10月。

有这样一个前车之鉴,苏联绝对不可能让国民党人把外蒙古当做发动讨伐军阀战争的基地。苏联只是帮助中国的革命,苏联对中国进步势力再热情的援助也是有限度的,也是要在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为先的前提下伸援手。这个道理并不复杂,作为研究历史的杨天石,也应该是一个有责任把历史讲说清楚的教师,对孙文、蒋介石的这个愚蠢的打算中的诸多不合常理的部分要讲说清楚,可是,他却没这么做,反而还夸奖蒋介石:“蒋介石在日本是学习军事的,懂得这一点。(红字)”

说到蒋介石“懂军事”,插几句,蒋介石确实是在日本上过军校。据李敖先生的考证,蒋氏学的还是炮兵哩。高大上吧?其实不然,蒋氏根本没有学到一个炮兵军官该有的任何军事技能,他在日本学到的能耐是给拉炮车的马匹洗澡。在部队行动之前,给马匹洗澡就相当于运动员赛前的热身,帮助马匹活血,以防马匹拉炮车时骤然负重太过血管爆裂。蒋介石就学的是这个能耐。蒋介石根本不懂军事!

在外蒙古建立讨伐军阀的基地,这只是国民党人自己的一相情愿,可是,对苏联来讲,国民党人的一厢情愿暗藏着他们没有意识到的对苏联的杀机!从客观效果来讲,这对苏联是嫁祸于人,恩将仇报!

除了对军事的一无所知外,从这个“计划”还能看出国民党的所谓革命的软弱性和投机性!软弱性在于惧怕,惧怕:“广东的南面是香港,当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国民党部队要北伐,英国人随时可以在广州旁边的香港捣乱,使其后院起火。”还惧怕“从广州北伐要路经广东、湖南、江西、湖北、河南、河北六、七个省份,要跨过长江、黄河两条大河,列强的军舰完全可以从上海开到武昌江面,把国民党的北伐军拦腰截断”可是北伐,讨伐有列强支持的军阀,本身就是要触及列强在华利益的革命行动,无论如何都要受到列强或强或弱的干涉,无论在什么地方也一样。这个,能躲得开么?“初版”的北伐发难找一条避开列强利益丛集的长江流域选择在北方边境开始,这是彻头彻尾的投机!

躲不开的列强干预,绕不过的反帝斗争

苏联虽然没有同意孙中山在库伦建立北伐基地,但是,后来却通过外蒙古-张家口一线向参加革命的冯玉祥国民军部支援了大批的武器装备和资金,助他讨伐军阀。冯玉祥联络奉系军阀中的郭松林部共同举事,这一个北方战场节节胜利之际,日本亲自出兵参与奉系对郭松林的攻击,郭松林最后兵败身亡。北方这一个讨伐军阀的战场形势急剧逆转,国民军失败。冯玉祥为转移目标,1926年1月宣布下野去苏联考察。这就证明,无论什么方向对北洋军阀发动进攻必然会遭到列强的干预,在广东会遭到英国的阻挠,在北方一样会有日本的攻击!以库仑为基地建立北伐基地,蠢招、昏招!讨伐军阀,触动列强在华利益,无论如何都要做好长期打硬仗的准备。

不过随着苏联持续不断的物资援助,冯玉祥的国民军尽管面临敌人重兵攻击,还是能保持较强的战斗力。在1926年8月,冯玉祥结束考察重帅旧部在9月五原誓师后,军阀部队就不堪其敌了。而且还因为这个北方战场的开辟,北洋军阀在长江以北的统治就已经土崩瓦解了!害怕列强舰队在长江阻截的担心根本没必要!

在广东,孙中山的北伐不可避免的受到英国的阻挠,北伐前夕暗中支持商团叛乱;在北伐将近武汉时,英国炮艇在四川万县开炮轰击制造血案,在长江武汉段开炮示威,在广州占领省港码头,扣留省港罢工委员会的船只。都是列强们惯用的“炮舰政策”的变形,是常用的干涉、阻挠手段。但是,国民政府用“汉浔事件”有力地反击了英帝国,收回了武汉、九江两地的英租界。

列强变换策略,寻找变节分子

在国民政府与英国的斗法中,美日两个新崛起的帝国主义国家表现了相对的低调,这并非这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不愿、不敢出手干预中国的革命,事实上他们也在加紧调集兵力,但是,美国政府内部已经有聪明人看到:

【象上海五卅那样“开枪把人打倒,看着一个民族象挨了鞭子的努力那样屈服,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再这么和中国人硬碰硬的下去:

【武力干涉将破坏中美贸易,而且得不到美国人民的支持】

北伐掀起的反帝思想深入人心,孙中山早先担心的帝国主义的干涉、阻挠在这样的中国民意冲击下,越来越不值一提。对付中国需要改变策略,在新崛起的实权人物中寻找变节者,为他们的利益代言,为他们的利益做看门狗:

【许多美国人早就注意到了敢于“发动反俄国人政变”的蒋介石,已经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权力”。他们相信蒋能够“逐渐驱逐俄国人和中国共产主义势力”,并预见到以蒋介石为“独裁者”的广州政府有可能控制中国大部分地区。因此,他们极力主张对蒋介石应“稍加鼓励”,甚至“伴以多少慷慨一点的财政和军火援助”,反对象英国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地用武力,把打算走日本、泰国式改良道路的国民党“温和派”,推向“激进的广州赤党”一边。】

这些美国人的观察和预测是精准的,1926年8月20日,蒋介石在长沙发表了一个“对外宣言”:

【“革命之成功,即友邦之利益”,“其扶持正以赞助我国军民者,中正爱之敬之”,恳求“友邦谅解”】

这个对外宣言语意含混,“友邦”可以勉强指苏俄,更可以指在北伐中在华利益受损的美英法日等帝国主义国家,这是蒋介石向这些国家邀宠的试探,此时的蒋介石还没有正式与这些列强接触,只能这样试探。

但是,当时国民政府在湖南的交涉员向英国驻长沙领事透露的蒋氏私下话就明白无疑的说明了这个“友邦”是些什么国家:

【他(蒋介石)不是布尔什维克,“他目前正在利用俄国人为其服务,这符合目前需要,并且某些布尔什维克这主义宣扬的纲领,诸如反帝、改善民生,也同样是国民党纲领。但他不赞成共产主义,因为共产主义与中国百姓内心最深处的天性是不相容的”】

有了这一个向列强表明心迹的“告白”,蒋氏向列强靠拢,出卖国家利益也就如水之势下不可阻遏了。而杨天石在他的这个《燕山大讲堂81期实录 杨天石 蒋介石其人》中居然有挺大的一个标题这样夸赞蒋介石:

【蒋介石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蒋介石的一生,从主要方面看,还是热爱中华民族,希望中华民族振兴,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的完整。】

英美是些什么样的国家你不会无知吧?向英美表明心迹之后还能做什么好事你也无知?那么,蒋氏是不是你说的“热爱中华民族,希望中华民族振兴”,这个需要多给你开蒙启智么?至于说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的完整”,那倒要问,外蒙古是谁出卖的?你的那个“主要方面”“尽可能”都是什么意思,能解释一下么?听说礼拜天,你要在一家“彼岸书店”开讲说大书——“找寻真实的蒋介石”,我可是等你的发言整理稿的哦!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809/44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