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一个国民党反动派政府认定的“烈士”,如果共产党政府也认定是“烈士”,说明什么?一是说明国民政府是合法政府,二是说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推翻蒋家王朝的解放战争是非法的。一小撮所谓的“果粉”拼命为张灵甫招魂,并不是为某一个曾经为抗日做过贡献的国民党将领争取个人的名誉权那么简单,而是要共产党自己否定自己的合法性和中国革命的合法性,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昨天是烈士纪念日,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上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等,同各界代表一起出席仪式。

而在某些QQ群、微信群和网站上,仍然有一些人在喋喋不休扯张灵甫的所谓烈士的问题。

这些年来,或者是某些前朝遗老遗少出于复辟旧王朝的目的,或者是某些“灵粉”出于对张灵甫个人的崇拜,这个话题一直没有停止过,更有甚者,前些年甚至有大学生通过祭扫所谓的“张灵甫烈士”来“继承革命传统”。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更加滑稽的是,张灵甫居然成为“红色”的了。坚决反共到底的张灵甫如果泉下有知,非气得从大墓里蹦出来不可。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有人还曾经煞有介事为这种做法正名,玩弄偷换概念的诡辩术,称张灵甫是“民族性的烈士”。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关于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只要弄清楚“烈士”这个概念的内涵就一切都清楚了。

烈士就是指那些在革命斗争、保卫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及为争取大多数人的合法正当利益而壮烈牺牲的人员。

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其实也曾经对烈士的范围进行了界定: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在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时,相关说明中就已经指出,虽然近代以来的英雄烈士都在法案保护的范围,但重点还是“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

【起草工作中注意把握以下几点:一是突出重点,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决维护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英雄烈士代表性人物和集体形象。近些年,一些人丑化、诋毁、贬损、质疑我党我军历史上的英雄烈士,其实质是动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根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对这些行为必须在法律上明确予以禁止。二是弘扬英烈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无论时间过去多么久远,先烈的英名和功绩都将永世长存。突出加强宣传教育,在全社会营造缅怀、崇尚、学习英雄烈士的正气和浓厚氛围,弘扬传承英雄烈士精神。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的说明。

概念是非常清楚的,是不是烈士,是谁的“烈士”,关键在于他为什么而付出生命。

一小撮人说张灵甫是烈士,理由是他曾经为抗日做过贡献,所以他死了,就应该是烈士。

为了阻碍新中国的诞生,死于反共反人民的战争中,却要中国政府承认他是“烈士”,何等荒唐!

如果用曾经做过有益的事情作为标准来衡量是否是烈士的话,那么汪精卫也应该是所谓的“烈士”。

汪精卫年轻的时候也是热血青年,曾经谋刺清朝摄政王载沣。

汪精卫因谋刺不成被捕,本当按律判处死刑,后来却被判处终身监禁。武昌起义后,清廷被迫释放政治犯,汪也获释。其在狱中写有诗一首:“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但因晚节不保,已无人记诵。

1905年7月谒见孙中山,加入同盟会,参与起草同盟会章程。8月被推为同盟会评议部评议长。后以“精卫”的笔名先后在《民报》上发表《民族的国民》、《论革命之趋势》、《驳革命可以召瓜分说》等一系列文章,宣传三民主义思想,痛斥康有为、梁启超等的保皇谬论,受到孙的好评。

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前夕,按孙嘱咐代起草临时大总统府就职宣言。后留在孙身边工作。

从汪精卫曾经的壮举,并不比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差。 论对建立中华民国的贡献,他也不小,后来他死了,大陆的国民政府和后来台湾的国民政府怎么就不定他为“烈士”呢?

道理很简单,假如他在刺杀清朝摄政王载沣的时候牺牲,或者被清廷判死刑以后执行了,那么我相信海峡两岸和国共两党都会认为他是烈士,而他偏偏在做过好事以后做了坏事。

至于那个网民“平民说说”所谓的张灵甫是“民族性烈士”的说法也是不堪一驳,所谓的“民族性”无非是说他曾经在抗战中有过贡献,对此我们有必要进行具体分析。退一万步说,我们姑且认同网民“平民说说”的歪理邪说,分什么“革命性”的和“民族性”的烈士,那么按照“为……而死”来衡量,张灵甫充其量也只能是所谓的“革命性”的“烈士”,只不过是国民党反动派心目中的“烈士”,因为国民政府把自己的军队叫做“国民革命军”,共产党称为解放战争的战争他们称为“戡乱救国”,与“民族性”一点关系也没有,又何谈什么“民族性烈士”呢?

下面我们再就国民党军人与抗战的关系进行具体分析:

直接在抗战中牺牲的国民党官兵就不用说了,比如张自忠等,中国政府一直承认他们是烈士。

那么以国民党军在抗战中的不同表现和在解放战争中的不同表现进行组合,可以得到下面几种情况。 

一是在抗战中有贡献,后来虽然曾经参与反共反人民的战争,但是最终投入到人民阵营中,比如傅作义、李宗仁、卫立煌等等,人民还是给予他们很高的荣誉。有些虽然是坚决反共,结果在反共反人民的战争中被俘,最后在教育改造中转变立场,成为人民的一员,比如杜聿明等被俘以后释放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二是在抗战中有过贡献,后来死于反共反人民的战争,比如张灵甫、邱清泉,刘勘等。

三是在抗战中不但没有贡献,反而是跟日本人勾勾搭搭,后来又积极参与反共反人民的内战,比如何应钦等,这位何应钦在中共开列的43名国民党战犯中位居第五。

那个网民“平民说说”所谓的张灵甫是“民族性烈士”无非是认为张灵甫曾经为抗日做过贡献,但是他是为了抗日死的吗?如果他算“烈士”,那么邱清泉、刘勘等人呢?如果这些人成为了所谓的“烈士”,击毙他们的解放军战士又算是什么呢?

“灵粉”也好,“平民说说”也好。他们共同点荒谬之处在于偷换概念,把烈士的定义由“为…而死”偷换成为“曾经做过什么,后来死了”。

另外,张灵甫算不算“烈士”,要看是在什么政治势力和什么人心目中。就因为他死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中,所以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认定他是“烈士”。很简单,他在阻碍新中国的成立中虽然没有成功,却“成仁”了,所以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心目中,他就是“烈士”。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关于这一点,还是台湾的媒体说得比较客观和一针见血:

假如张灵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铭呢?

有人说,就算是张灵甫是死在反共反人民的战场上,看在他曾经对抗日有过贡献,认定他一个“烈士”的称号行不行?

这个问题还是由曾经在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回答吧。

2015年,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时候,台湾“中央社”报道,台“国防部”纪念对日抗战胜利70周年的“勇士国魂月历”,列出中国共产党将领左权为殉国将领,一样曾参与对日抗战的共产党将领彭雪枫,则因对战“国军”时死亡,未列入殉国将领名单。

据报道,台“国防部”发言人罗绍和对此说,“文教处”编印“勇士国魂月历”时,邀请学者专家讨论,他们认为左权的状况比较适合纳入殉国将领,彭雪枫的状况不宜。

台“国防部”政治作战局文宣心战处处长余宗基说,彭雪枫是和“国军”对战作战死亡,和左权对日作战阵亡不同,”勇士国魂月历”主要以对日作战阵亡的将领为主,彭雪枫状况和这次主题不是很契合。

不错,彭雪枫的确是死于与所谓的“国军”的对战中,与张灵甫一样都是并非死于抗日战场上。

彭雪枫师长当时所攻击之敌为国民党顽军李光明部,此时李光明虽是国军,却已率部第三次投伪,其实这种拿国府和日伪两份饷,“联合日军只打新四军不打国军”的伪化顽军数以十万计,实为伪军,彭雪枫毋庸置疑是牺牲于对伪军的作战。

在这里对所谓的“顽军”进行一下科普。

“顽军”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期间使用的词汇,指的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后仍然仍然奉行蒋介石的“限共”、“反共”政策的中华民国政府领导下的国民党军,以蒋中正嫡系中央军为主,往往称其为“顽军”或者“国民党顽固派”。为求生存,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队伍不得不在打击日伪同时,抗击国民党军中的顽固派的进攻。

在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

在1941年1 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皖南事变”),针对南方的新四军。

在1943年春,国民党顽固派策划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

在抗战中,国共两党军队尚是友军,面对国民党顽固派主动发起的摩擦,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只能被动还击,彭雪枫与顽军李光明部发生战斗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

而在解放战争中,国共两党军队已经互为敌军,而张灵甫是在蒋介石集团发动内战以后由“全面进攻”改变为“重点进攻”的时候,在进攻我山东解放区的时候丧命的。

请注意,在国共两党军队尚是友军的情况下,国民党顽固派主动发起摩擦,造成为抗日战争做出过卓越贡献的彭雪枫牺牲,台湾的国民党当局不承认他是烈士,因为他是死于与所谓的“国军”的对战中。

而在国共两党军队已经互为敌军的情况下,张灵甫不但主动进攻我解放区,还在解放区大肆屠杀民众,最后死于与“共军”的对战中,前朝遗老遗少却要共产党政府承认因为反共而丧命的他是“烈士”。

有这种道理吗?

从反面讲,以曾经在历史上做过有益的工作对比,国民政府从大陆到台湾都没有认定曾经为中华民国建立作过贡献的汪精卫是“烈士”;从正面讲,以曾经在抗日战场上做过有益的工作对比,台湾当局没有承认彭雪枫是烈士,而前朝遗老遗少们却要政府承认死于国民党主动发起的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中的张灵甫是“烈士”,有这种道理吗?

还是台湾媒体中时电子报一针见血,张灵甫是“反共烈士”。

对于这一点,有一个办法可以检验一小撮人鼓噪的认为张灵甫是“烈士”是出于“民族大义”是真是假,假如同样是这个张灵甫,假如他在孟良崮战役中投降或者被俘,后来像杜聿明等被俘以后释放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那样被政府安排其他工作,一小撮人还会出于“民族大义”要求认定他是“烈士”吗?相信很多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一个国民党反动派政府认定的“烈士”,如果共产党政府也认定是“烈士”,说明什么?一是说明国民政府是合法政府,二是说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推翻蒋家王朝的解放战争是非法的。一小撮所谓的“果粉”拼命为张灵甫招魂,并不是为某一个曾经为抗日做过贡献的国民党将领争取个人的名誉权那么简单,而是要共产党自己否定自己的合法性和中国革命的合法性,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810/44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