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沈志华:苏联因为“不懂世界货币”而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初,美国就没有承诺所有流通在世界各地的美元都可以从美国的黄金库里兑换到黄金。一、世界经济运行需要的美元要多于美国对应的黄金储备;二、最要紧的,美国还要为将来悄悄开动印钞机,印刷美元白条掠夺、套取他国财富预留空间。当年苏联政府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洞悉明查美国险恶居心后的最高明的应对策略——在消灭不了美国这个冷战总祸根的现实限制下,与它的侵略工具彻底绝缘是最高明的选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问沈志华:苏联因为“不懂世界货币”而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

如题,这又是沈志华先生的一个神论。这个神论同样出自他的大作——《沈志华:从解密档案来看冷战的起源》。在这个大作里,沈志华先生对美苏对抗/冷战的原因作了分析。难得的是他数落了几句美国的不是:

【冷战的爆发,美国是主动的一方。
其实在1947年之前,苏联的所有做法,没有一个是直接针对美国的。雅尔塔体系,苏联其实是接受的。但为什么很快,雅尔塔体系就瓦解,冷战就爆发了呢?在我看来主要责任还是美国,美国到二战结束的时候,国内政治发生了巨大变化:右翼势力抬头。你想罗斯福当了四届总统,其实罗斯福死之前,美国的政治风向已经变了。他的第三任期,华莱士是副总统,和罗斯福搭配的非常好。可他为什么没让华莱士接班呢?为什么在第四任期的时候选择了杜鲁门当副总统呢?因为华莱士比较左,对苏联比较同情。即便是民主党内部,对左翼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所以等到罗斯福一死,美国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看档案文件就能看得比较清楚,罗斯福在的时候,事情他能压住,但是罗斯福一死,等到杜鲁门上任,国防部长、财政部长、国务卿全换了。华莱士没当上副总统,让他当商业部长,最后也给拿下,整个右翼势力抬头,意识形态色彩很浓厚。在这样的氛围下,再来解读苏联的言论和行为,就很容易过度解读。所以在冷战的爆发中,美国是比较主动的。现在档案都解密了,两边的档案我们对着看:美国的档案里有,他们讨论,要怎么军事上对付苏联,部队怎么部署,苏联人的档案里看不到这些。不是说苏联人档案没解密,都解密了。我必须要说,冷战的起源,美国是主导。从逻辑上讲,苏联也不可能主动挑战美国,没实力啊。军事、科技、经济,都不如。在当时,只要是美苏发生直接冲突,到最后斯大林都让步了。他是不愿意和美国走向对抗的】

这个呢,我是大部分赞成的,冷战就是美国一手造成的。不过关于军事实力么,有句话要讲:在酷寒条件下的大兵团作战能力美国基本不具备!实话实说。但是,沈先生接下来的话就不对头了:

【对美苏走上对抗,斯大林和苏联不是无辜的,有很多事情是苏联自己造成的。主要有以下几个事件。第一,苏联对加入战后体系有恐惧、不放心。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显示:布雷顿森林会议,开始斯大林派人去,去了以后,不断打报告回来。一个呢,他们不大懂。都是学的《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美国要搞世界货币,怎么回事?不懂,最后觉得算了,免得被骗了。对于后来一系列经贸组织,苏联也都有这种戒备和抵制的心理。等于说,苏联没有加入战后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这样从经济上,两个世界就分开了。
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8-12-11/68819.html】

对于冷战这个人类的悲剧,沈志华至始至终不忘了在社会主义阵营这儿打上一棍子,所以有如上说辞。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苏联的那些“学《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不懂”美国要搞的那个“世界货币”?是不是苏联人的多疑又加了分量,促成了两极对抗的一个重要原因产生?甚至于再追问一句: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辉煌就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创造的,沈志华的意思是贬低苏联顺带着把那三十年也否定了?

就文章提到的苏联来讲,按着沈先生的全文,这是肯定的,苏联不懂美国的“世界货币”,原因就是他有“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可是很遗憾,在全文没有一处“解密档案”的原文征引。我没有“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只有四十年前的老书——王绳祖《国际关系史》。对这段历史,这本书第七册40-51页这样说:

【美国最初筹划的是一种世界性的国际货币体系,并将这一货币体系作为战后与苏联保持合作的重要一环。……为了争取苏联的合作,怀特本人曾与1944年3月建议给予苏联5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他认为这样做将会给美世界苏两国政府在站后的继续合作提供健全的基础。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前,美国还答应将苏联在“基金”的份额提高到12亿美元,以体现苏联的经济实力。苏联对赫尔德备忘录曾表示赞赏,对建立“基金”和世界银行也曾表示兴趣。1944年4月20日,莫洛托夫在召见美国大使哈里曼时表示,苏联政府虽然对国际货币基金有不同看法,并对一些列问题持反对对意见,但仍同意指派专家在华盛顿同美国继续讨论。】

从如上记录可见,苏联在“布雷顿森林会议”召开之前,就对美国人的“世界货币”计划有研究,也有自己一系列的意见和主张。苏联的那些“学《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学家对美国的那一套很懂!苏联政府也愿意派代表去美国“继续讨论”。应该是在美国开会时,苏联人的意见没有得到美国的正面响应与接受,苏联最终没有批准《布雷顿森林协议》,拒绝参加“基金”(国际货币基金)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理由:

【苏联政府认为,美国政府将在战后利用这两个机构对苏联和东欧国家进行控制和渗透,更担心“基金”关于取消货币管制、固定卢布汇价及交流经济情报的规定会有损于苏联的国家主权。】

那么,这些理由是不是因为不懂才说的糊涂话?当然不是!这是洞悉美国祸心的高明对策。就以“取消货币管制”来讲,这就很高明。据黄卫东先生《毛泽东为什么实行外汇管制?》,如果不进行“货币管制”/外汇管制,那么带来的祸患无穷:

【由于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人们更愿意使用经济发展水平更高国家和经济体的货币,但是,带来的问题,就是大家减少使用本国货币,使货币主权丧失。……在市场机制下,货币主权是国家经济主权中最重要的的权力。当货币主权被外国政府占有,外国政府增印货币,就可以占用我们的各种经济资源,占有我们的资本。我国央行从1995年开始以外汇储备为发行依据,交出货币增发主权以后,到2004年,仅几年时间,我国开放的28个行业中的21个行业的前5大企业都被外资控制,其原因就在此。让民间持有外国货币,简称外汇,等于让渡我们的货币主权,其实际效果相同,同样会导致大量经济资源被他国占有。我国央行鼓励藏汇于民,放松对外国货币的管制,让外国货币在金融市场上流通,等于放弃货币主权。即使国家央行今后不再依据外汇储备增发货币,收回货币增发主权,由于外国货币在民间的流通,已经侵蚀了很大一块货币主权,外国资本家一样可以占有我国的经济资源。国民党统治中国时期,当时美元就可以在国内流通,加上国民党政府滥发货币,当时人们就更愿意储存和使用美元。】

苏联在解体之前从没有允许外资大规模入侵自己的经济体中肆虐,但是,我们国家却有血淋林的教训就在眼前!所以说,苏联当年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高明!开国领袖毛泽东对外汇实行严格管制,高明!那么沈志华对苏联拒绝美国的“世界货币体系”指责为“不懂”,他不一定包藏什么祸心!须知,共和国前三十年,就是用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国民经济的。

美国人的“世界货币”体系方案,不只是苏联警惕拒绝,就是美国的铁杆盟友英国也是坚决抵制!这个“世界货币”体系的构想是美国提出,但是英国人闻风而动下手极快,在美国公布自己的“怀特方案”的同一天,就以白皮书的方式提出了自己的“凯恩斯计划”。两国进行了谈判。但是,总归国力相差极大,英国人的谈判代表,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在谈判开始就被迫放弃了自己的计划,接受美国的“怀特方案”,但是对这个方案提出了重大的修改意见。意见最重要的方面就针对其中的“基金”:

【“怀特方案”主张,在战后设立一种国际货币稳定基金,资本总额为50亿美元,由各会员国以黄金、本国货币和政府证券认缴,认缴份额取决于各会员国以黄金外汇储备、国民收入和国际收支差额等因素。“方案”拟定建立一种与美元发生联系并有固定含金量的国际货币单位——“尤尼它”,可与黄金相互兑换,在成员国之间自由转移,并可用来向“基金”购买外汇,以弥补国际收支逆差。】

这个“基金”的权势极大:

【会员国应固定其货币的汇价,非经“基金”同意不得任意改变……基金应有监督干预会员国国内经济事务的主动权;对一切重大经济问题的表决须经4/5多数票通过,而会员国的表决权则应由各国向“基金”缴纳的份额决定;“基金”的总部须设立在认缴份额最多的国家。】

这样的“基金”表决权最大的就是发起人——美国。“基金”初建时,资本总额88亿美,其中美国认缴份额27.5亿美元,,因此拥有投票权占总数的27%。自然,“基金”干预他国经济的权势美国最大。借助这个“基金”的权势,美国成为各成员国的“太上皇”。然而这绝不是英国自甘的,所以,凯恩斯对这个“基金”提出限制性的建议:

【“怀特方案”中关于“基金”有权控制会员国货币汇价的规定,不符合战后初期各国经济实情。由于“方案”中规定汇会员国只能用自己的份额来解决国际收支暂时性不平衡,若会员国的国际收支出现根本性不平衡而不能改变其货币汇价,其经济必然陷入困境。他要求允许会员国对调整汇价有相当大的自由权。……此外凯恩斯还坚决反对怀特提出的“基金”有权主动监督和干涉会员国内部经济生活的权力。按他本意,“基金”应是一个被动的,能无条件提供贷款的机构。】

凯恩斯对“怀特方案”中“基金”的权势做了尽可能的限制,这当然是美国人不能容忍的,凯恩斯的建议遭到怀特的断然否定。于是凯恩斯便力争实现“被动性”。他指出:

【若授予“基金”如此特权,各国将对建立“基金”的真实意图产生怀疑,无益于战后国际货币体系的顺利建立。】

凯恩斯的建议就是要限制“基金”的权势(美国干预他国经济的权势),扩大会员国的行动自由。这样的建议合情合理,更符合当时世界经济的实际。美国也不愿得罪英国自己单独撑持场面,所以,在英国接受“怀特方案”的大前提下同意修改一些“方案”条款:

【同意在“基金”建立后为期五年的过渡时期内,“基金”只起有限作用。成员国有权根据各自国情控制资金交易或进行外汇管制;成员国有权在10%的限度内自由改变其货币汇价。】

美英之间的谈判涉及内容不少,关键点就在与“基金”面目下掩盖着的美国霸权,所以对这个点笔者略作介绍,其余内容文繁不引。以美、英谈判成果为基础,1944年4月初步拟定“专家关于建立货币基金的联合声明”,供参与各国考虑。在7月1日至22日,44个国家730为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国际货币金融会议讨论建立战后国际货币体系。在为期三个礼拜的会议中,一些中小国家,如印度、巴西、墨西哥对“建立货币基金的联合声明”中的条文提出了反对意见。尤其是古巴和墨西哥对“基金”控制会员国调整本国货币平价权的权限提出了异议。可是所有这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异议都被美国以及西欧国家强行压制。会议结束时,通过了《联合国家货币金融会议最后决议书》以及两个附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总称《布雷顿森林协定》。

无论是什么“世界货币”,还是什么“布雷顿森林体系”、“布雷顿森林协定”,也无论英美之间有什么折冲、博弈,总的来讲体现的是美国的经济霸权、兼顾的是英国以及其他西欧洲发达国家的利益。对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国家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不仅没有照顾与帮助,而且更有侵略性与攻击性。这集中地体现在“基金”——“国际货币基金”对向其借款的国家的内部经济事务进行干预。当然起类似作用的还有那个叫做“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机构,也就是现在常说的“是世界银行”。对“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的攻击性与侵略性,马耀邦《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混乱: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说:

【在经历20世纪30年代可怕的大萧条之后,美国的政界人士普遍认为,应该竭力避免二战后出现类似的大萧条。因此,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随之成立。它们的宗旨是:支持全球对美国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为美国公司的长期国际贸易提供一个支付体系;使其他国家的经济活动从属于美国的经济活动,以及促进美国的全球政治和经济利益。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世界银行现在向它的177个会员国提供贷款,为它们的道路和发电厂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供资金。世界银行还“提供结构调整计划资金,以此为一个国家经济体系的重组提供贷款”。另一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职能是为一些国家提供克服短期支付困难的资金。当然,只有那些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结构调整计划的国家才会得到这些支持。】

世界银行的成立宗旨——一切为着美国的利益服务。

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并非在于俗套的解释——美元和黄金按某个“官价”挂钩,而在于成立了两个欺骗性与攻击性、侵略性极强的金融核潜艇——“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目的是——美国对世界各国的经济进行无孔不入的渗透与控制。

窃以为,从形式上讲,“布雷顿森林体系”在1970年代初崩溃了,美国不再担当它该负的责任——美元与黄金挂钩,不做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实质上讲,“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内核毫发无损:那个“体系”建立之初,美国就没有承诺所有流通在世界各地的美元都可以从美国的黄金库里兑换到黄金。一、世界经济运行需要的美元要多于美国对应的黄金储备;二、最要紧的,美国还要为将来悄悄开动印钞机,印刷美元白条掠夺、套取他国财富预留空间。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大部分是吹出来的,事实上“世界货币”只存在于人们的虚幻信任中。而美国后来就是透支人们的虚幻信任、按着后一个路数疯狂印刷美元白条套取他国财富的,尤其在越战大打之后。可是最终戏法变漏了,直接耍起了流氓,黄金与美元脱钩。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内核根本没有解体——“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这两个美国侵略别国经济的作恶工具安然无恙地一直运行到现在!这两个经济侵略工具才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真核!被保留下来的货色,才是美国“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真正需要维护的核心!而当年苏联政府拒绝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洞悉明查美国险恶居心后的最高明的应对策略——在毁灭不了美国这个二战总祸根的情况下,在消灭不了美国这个冷战总祸根的现实限制下,与它的侵略工具彻底绝缘是最高明的选择!

被沈志华贬低的苏联的“学《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济学家们,很懂美国“世界货币”,因为他们研究掌握的是马列的“政治经济学”,真正的,科学的治国大道,看穿这些鼠摸狗盗的西方金融骗术容易得很!贬低苏联“不懂”美国的“世界货币”,要么是他真不懂,要么就是他别有居心在“发明历史”!这位“历史发明家”沈志华,不知你是根据什么样的“现在披露出来的新档案”说苏联“不懂”的?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812/46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