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赫赫有名的秦晓先生最近又有了新闻,发文对国企指指点点——《秦晓:国企存在的本质是政府直接进入市场》。

http://finance.sina.com.cn/hy/hyjz/2018-11-13/doc-ihmutuea9832861.shtml

在这个文章里,秦晓用他们特有的话术对政府喊话:国有企业不许进入市场,不许在市场经济中有一席之地,因为那么做“不公平”,对民企“不公平”。这样的“不公平”他特别的举了例子:

【一类是行政垄断,我国有些领域甚至对外开放了,但对民企没有开放。
第二是财政补贴问题,对国企补贴显然大大超过对民企的补贴。
第三是要素价格的管理。利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大部分国有企业通过要素价格的管制得到了好处,它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价格,是保护价格,这个民企也享受不了”。
秦晓还认为,国有企业的政策议价能力也显著高于民营企业,“如果出了问题,政府会出来救助国有企业。那民营企业出了问题,没有人来救”。】

秦晓说的“不公平”如上述四项。可是单就这第一项来讲,这位秦晓先生的话就很成问题。诚如他所说,现在有些行业、领域,是有外国人进来了,还没有对民企开放,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民企受了委屈!因为自上世纪1990年代,国企就向民企让渡了行业、市场大蛋糕:

比如米袋子、菜篮子的流通领域。把十几亿人的菜篮子、米袋子的流通渠道全部“盘下”,这市场不够大吗?其中的利润不够赚吗?这么大一块肥肉,现在国营的蔬菜公司和粮店还有多少?起码在1993年低之前,我们那个四线小城里,还有国营的蔬菜公司和粮店,但是,后来就慢慢的不见踪影了。代替他们的是卖菜、卖肉、卖粮的私人贩子和民营超市。为什么国营蔬菜公司和粮店要让出这块大蛋糕?当时从国营粮店“出来的”的同学说了一句话:“上头不让干了”。

“上头不让干”就是政府主动撤出市场的行动,就是为民营资本进入市场大开方便之门。如秦晓说民企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在这里——十几亿人的“吃饭”大市场中是绝对不存在的!

国企对民企让出了“群众吃饭”大市场,那么民企做得怎么样呢?往远了说副食上有“蒜你狠”、“豆你玩儿”、“糖高宗”;稍稍近一点的有去年秋季的鸡蛋价格过山车:3块上下的鸡蛋,在7、8月间突然跌倒了2块4,之后翻身上涨摸高4块3,这是在做什么?今天集市上买猪肉,一月前12块5,今天15块1,猪肉消费的淡季有这么高的价钱,不要跟我说什么“市场机制”,我信你个鬼!这个“吃饭”市场中的民企受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了吗?事实倒是普通百姓受尽某些无良奸商的盘剥、算计!

比如现在老百姓咬牙切齿的房地产,就是因为现在的房地产大都是民企的天下。在这里,我们能看出秦晓所代言的一部分民企贪得无厌的嘴脸:只要是它们进入的行业,就一定要鹊巢鸠踞,就容不得国企、民企同台唱戏,就一定要把国企驱赶出去!秦晓所谓的国家“行政垄断”、民企“受到不公平待遇”就是“南霸天”遮掩嘴脸的蒙面黑布!

以近三十年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所推动的私有化泥石流作恶的历史看,只要是自由放任的民企进入的地方,国有经济成分都要被压制、驱赶,其“正大光明”的理由就是:国企、民企同台唱戏,就是国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以这个杜撰的理由将国有经济成分驱赶出去。某些不对民企开放的行业,一旦被秦晓们代言的民企插进一条腿,“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污水必然泼向为这个行业奠基筑城的国企,必将把这些劳苦功高的国企驱逐出去!如果国企的地位不巩固,一些要害行业逐出国企,必然被民企与外资把持,丧失了国有经济这个定盘星,必将产生极大的经济主权风险。

再看秦晓的另一个说辞:

【“第二是财政补贴问题,对国企补贴显然大大超过对民企的补贴。”】

这个说辞是造谣!中国政府在2010年就对这个谣言由权威部门做了辟谣:《商务部:指责“中国国有企业享受补贴”无依据》。

http://www.china.com.cn/news/2010-11/01/content_21245486.htm

2010年就澄清了的谣言,秦晓还在2018年末拿出来混淆视听!

秦晓的第三个说辞:

【“第三是要素价格的管理。利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大部分国有企业通过要素价格的管制得到了好处,它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价格,是保护价格,这个民企也享受不了’。”】

他的意思是国企能获得银行的低息贷款,民企不能。这就是“不公平”。其实这不是什么不公平,这是市场经济下的必然,很合理的必然。市场经济下的银行就是嫌贫爱富,就是青睐实力雄厚,偿还债务能力一流的大客户(在中国这样的大客户就是国企),这是企业趋利避害的必然选择,这更是国际惯例!对不同的客户,银行有权分三六九等,施予不同的利率优惠,甚至于不予利息优惠,这完全是银行自己的选择,与国企毫无关系!怎么这个时候,秦晓先生怎么不维护自己口口声声说的“市场规则”了?

秦晓先生第四个说辞:

【“秦晓还认为,国有企业的政策议价能力也显著高于民营企业,‘如果出了问题,政府会出来救助国有企业。那民营企业出了问题,没有人来救’。”】

什么叫“民营企业出了问题,没有人来救”?如前不久曹德旺所说,民企自己出了问题,政府还要国企来善后。我倒是要问,这就是“没人来救”?这样的说辞是不是在造谣?

秦晓先生以上的说辞是为它的这段话做“证据”的:

【政府不是作为中性的调控者或者监管者,或是基础设施的维护者,而是直接参与了市场竞争,你不管怎么去描绘这个事情,它的本质就是政府直接进场】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英国皇家军械公司也是英国一家国有大型军工企业,买卖做得很大,不光在国内折腾,还跑到外国收购私企——比如收购了德国军火界的翘楚HK(黑克勒-科赫),这个HK可是正经的股份制公司,私企,但是,这个皇家军械公司就不管自己的身份是“不可参与市场竞争”的国企,硬是把股份制的私企HK收购了,“秦晓们”拍案而起怒斥了么?须知,从撒切尔时代,英国就是“新自由主义”的集中营,如果这个“主义”拒绝国企参与市场竞争,那就必然要在行动上体现出来,英国皇家军械公司,要么被强行私有化,要么分拆解体。可是,我们能看到的事实是,这个国有兵工厂在英国的市场经济下却活得欢蹦乱跳的,按着“秦晓们”的说辞怎么解释这个?难道“秦晓们”对“新自由主义”的理解比英国人还接近于核心?比英国的“新自由主义”还原教旨?

那么,我们就要认真考虑,“秦晓们”的说辞里,那些要置国企于死地的“新自由主义”除了本身具备的剧毒外,是不是还被下了别样的砒霜向中国鼓吹,破坏中国的经济?把中国的国企弄死了,国企背后的中国政府还有能力对中国经济施加有力的、有利的调控和影响吗?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907/49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