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评基辛格的《中美,对抗还是伙伴》

在国际关系中,有一种战略误判,是指战略博弈中的一方仅仅是为了多赢一点利益,一再步步紧逼,总以为对方尚有退让的空间,结果在贪婪和冒进中失去了前面所有到手的利益。这就像一个已经赢了很多的赌徒,为了在赌桌上赢得更多,但最终却在冒险中失掉了前面所赢得所有筹码一样。对中国来说,核心利益已经无可退让;对美国来说,贪婪地再进一步,就将导致全面对抗,两败俱伤,而退后一步,双方却可以海阔天空。这笔账其实是很好算的。

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评基辛格的《中美,对抗还是伙伴》

黄星清,宏国智库理事长、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基辛格是一位活跃于国际政治舞台的有着深邃洞察力的政治家。在他身上聚集着各种“利益符号”,但毫无疑问的是,美国霸权的根本利益是他身上所有“利益符号”中最本质的部分。因此,我们在阅读他的文章时,需要将其具有外交辞令特征的“壳儿”剥掉,这样才能比较清晰地看到这位政治家传递的意涵。

中美关系从对抗到和解,然后到产业和经济的高度交融,过去三十几年,双方都实现了各取所需。但进入新时代以后,全球生产力发展的客观形势,又使得双方过去合作关系的历史基础逐渐消失,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在,中美关系又走到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这时候,中美双方对各自的利益边界做清晰的研判、交流和抉择,就显得十分必要了。从刚刚过去的一段历史来看,这方面,中国所说所行至少比美国要多。

中国人民十分清楚,1840年以来,经历了深重苦难的中国走到今天,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我们对自己的目标和能力十分清醒--既不会“胆大包天”地“冒险”,也不会怯懦退缩。我们愿意合作共赢,但对包括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内的核心利益是不可能做出任何退让的。基辛格文中所提及的“均势”战略,其目的是使美国的利益最大化,即让美国获得更多利益而已。但朝鲜半岛、台湾、香港和南海,甚至包括西太平洋的很多区域,并不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而且,事实上中国也不想挑战美国的核心利益。

目前,美国对香港、台湾、新疆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一再触及中国的red line,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玩火行为。在国际关系中,有一种战略误判,是指战略博弈中的一方仅仅是为了多赢一点利益,一再步步紧逼,总以为对方尚有退让的空间,结果在贪婪和冒进中失去了前面所有到手的利益。这就像一个已经赢了很多的赌徒,为了在赌桌上赢得更多,但最终却在冒险中失掉了前面所赢得所有筹码一样。对中国来说,核心利益已经无可退让;对美国来说,贪婪地再进一步,就将导致全面对抗,两败俱伤,而退后一步,双方却可以海阔天空。这笔账其实是很好算的。

实实在在地讲,我们并没有寄希望于美国战略家们对中美利益边界和中美关系就一定能够作出的正确研判和抉择,因为,无论他们作出正确抉择,或者是错误抉择,我们都会做好准备的。

我们对自己的奋斗目标以及愿意为之付出的代价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清晰。办好自己的事情,走好自己的道路,这是我们现在和未来都会坚持下去的。

黄星清 写于2019年12月09日

黄星清,宏国智库理事长,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宏国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附:

 

中美, 对抗还是伙伴
  

基辛格, 美国前国务卿

老牌大国和崛起中的大国之间存在潜在的紧张因素, 这一点自古皆然。崛起中的大国不可避免地会涉足之前被老牌大国视为禁脔的某些领域。同样,正在崛起的大国怀疑对手会在它羽翼未丰的时候试图扼制它的成长壮大。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历史上新兴大国和原有大国互动的 15 个例子中,10 个导致了战争。

因此, 中美双方许多重要的战略思想家根据行为模式和历史经验都预言两国必有一战,这并不令人意外。中国把美国的许多行动理解为要阻挡中国的崛起,一些重要人物把美国所谓的重返亚太政策说成是最后摊牌的前奏, 认为美国的最终目的就是使中国永远处于二流国家的地位。

美国则害怕不断壮大的中国将一步步削弱它世界第一的地位,也因此而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一些举足轻重的智库把中国比作冷战时期的苏联, 认为中国一心要对它的周边地区实行不仅是经济上,而且是军事上的主导,最终建立霸权。

双方的疑虑均因彼此的军事演习和国防计划而进一步加深。即使当军事演习和国防计划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而采取的合理措施, 双方也都会从最坏的角度来解读。

同时,还有两个问题加剧了中美关系的紧张。一个是中国拒绝承认自由民主的传播会有助于国际秩序。邓小平的话说出了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精英阶层关于这个问题的观点:

真正说起来,国权比人权重要得多。贫弱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的国权经常被他们侵犯。他们(七国集团)那一套人权、自由、民主,是维护恃强凌弱的强国、富国的利益,维护霸权主义者、强权主义者利益的。

这两种观点不可能达成正式的妥协。双方领导人的一个重要责任是防止这方面的意见分歧发展为冲突。

另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是朝鲜问题。19 世纪的俾斯麦说过:

【“在我们这个奇妙的时代,强国因良知的顾忌而软弱,弱国却因胆大包天而强悍。”】

他这句格言用在朝鲜身上可说是分毫不差。朝鲜的最大成就是制造了几个核装置。它没有军事能力和美国打仗, 但它手中那些核武器的政治影响远远超过了其军事用途。(编者按:基辛格看到了核武器的本质和政治意义)朝鲜的核武器会刺激日本和韩国发展自己的核军事能力,也让平壤自以为有所倚恃,贸然进行与它的实力不符的冒险,因此造成朝鲜半岛战火重起的危险。对朝鲜当局来说,放弃核武器很可能会造成它政治上的解体。

中国过去和朝鲜的渊源留下了复杂的经验教训。所以中国和美国在联合国安 理会中采取了相同的立场, 要求朝鲜放弃———而不是缩小其核计划。中国和美国能否制定出协作性的战略,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和无核化,使所有各方都更加安全、更加自由?如能做到这一点,那将是向着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新型大国关系”迈出的一大步。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认识到,他们进入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中国的领导人不希望对外冒险, 所以他们可能会比过去的领导人更加坚定地抵抗他们眼中对中国核心利益的侵犯。任何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国际秩序都必须达到均势, 但对均势的传统管理方法却需要通过商定规范来改进,并借助合作来加强。

中美两国领导人都公开承认, 两国建立建设性的关系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两届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都和中国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习近平)达成协议,要建立太平洋地区的战略伙伴关系。此举既可以维持均势,也能减少其中固有的军事威胁。迄今为止,中美尽管宣布了意图,却仍未向着两国同意的方向采取具体的步骤。

光靠声明是建立不起伙伴关系的。

中国领导层明白,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会维持相当强大的领导力。建立具有建设性的世界秩序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现在没有哪个国家,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能够像美国在冷战刚刚结束,在物质和心理上独步全球的时候那样,单独担负起领导世界的责任。

在东亚,美国与其说是平衡者,不如说是均势的一部分。中国、韩国、日本和美国之间存在着类似均势的平衡。俄罗斯和越南算是处于边缘的参与者。最重要的是,中美两国的军方在军事刊物和声明中视彼此为对手, 但两国又宣布要努力建立在政治和经济领域中的伙伴关系,结果美国既是日本的盟国,又宣布是中国的伙伴———这与俾斯麦的情况可有一比, 他与奥匈帝国结盟,又和俄国签订条约。矛盾的是,正是这种模棱两可维持了欧洲均势的灵活性。后来为了透明,不再采用这种模糊的手段,结果引起了一系列愈演愈烈的对抗, 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一个多世纪以来,也就是说,自从门户开放政策和西奥多·罗斯福充当日俄战争的调解人之后, 防止亚洲出现霸权是美国的一贯政策。在当前的情况下,中国必然会把潜在的敌手尽量远拒于国门之外。中美两国就是在这个空间内活动。两国能否维持和平,要看双方在追求自己的目标时能否保持克制,能否确保彼此之间的竞争只停留在政治和外交的层面上。

在冷战期间,不同阵营的分界线由军事力量划定。今天,不应主要靠军事部署来确定界线。军事力量不应被视为力量平衡的唯一决定因素,甚至不应算做首要的决定因素。均势战略和伙伴关系外交的结合不可能消除所有的敌对因素,但可以减轻它们的影响。最重要的是,它可以使中美两国领导人有机会进行建设性的合作,为两国建设更加和平的未来指明道路。

秩序永远需要克制、力量和合法性三者间的微妙平衡。亚洲的秩序必须把均势与伙伴关系的概念结合起来。使用纯军事手段来维持均势将一步步引发对抗,只靠施加心理压力来营造伙伴关系则将引发别国对霸权的担心。必须运用精明睿智的政治技巧来找到两者间的平衡。假如这一平衡无法实现,迟早会酿成大祸(编者按:美国的政治家更需要把基辛格的心声听进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基辛格 中美

原标题: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评基辛格的《中美, 对抗还是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