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明浩:驳丹麦“五星病毒旗”自由论

拒绝道歉者非常重要的传统,绝非夸夸而谈的言论自由,而是行之千年以火刑架来剿灭异端。“我们不能为自认没有错的事道歉”、“这件事是关于文化上理解方式的不同” 、“我们不会做什么改变”,在在说明教士们信仰之坚定。女首相目今所厉言“没有人可以对丹麦的自由提出疑问”,就是二百年前“不容任何人对上帝的信仰提出质疑”的现代版,这样的社会对不同意见绝无宽容可言。

【本文为作者古明浩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古明浩:驳丹麦“五星病毒旗”自由论

2020年1月29日美国《世界日报》以《拒为“五星病毒旗”道歉 丹麦总理:我们拥有言论自由》为题,报道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ends-Posten)1月27日晒出漫画将中国国旗的5星换成5枚冠状病毒所引发的辱华事件: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发布声明指控这张改图‘侮辱中国’,‘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且踰越‘言论自由的道德界线’,要求报社向中国人民公开道歉。日德兰邮报总编辑尼布鲁(Jacob Nybroe)表示,他们不会‘梦想’去嘲笑中国的情况,但也拒绝道歉。尼布鲁说:‘我们不能为自认没有错的事道歉。我们并无贬损或嘲笑的意图,也不认为这幅漫画有这些用意。依我来看,这件事是关于文化上理解方式的不同。’”
“对于中国政府的不满,丹麦总理梅特(Mette Frederiksen)表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言论自由和讽刺漫画都是丹麦非常重要的传统,未来也会持续下去,这是丹麦众所皆知的价值,我们不会做什么改变’。她强调丹麦拥有言论自由,没必要因此解释对中国的立场。更表示自己代表丹麦及政府官员发言,没有人可以对丹麦的自由提出疑问。……丹麦外交部长(Jeppe Kofod)也表达相同看法,指出丹麦有言论自由,不会针对这些讽刺图片发表意见,‘大家都知道我们有言论自由,中国人也很清楚。’”】

“毫无基本的同情和同理心”的丹麦基督徒借以哓哓而谈的言论自由,其实不过是对外抹黑的肆无忌惮而已,前揭报纸于2005年9月即曾以图文并茂污蔑伊斯兰——穆罕默德被戴上炸弹图案头巾,向死去的炸弹客表示用以慰劳的处女已经用完。

拒绝道歉者非常重要的传统,绝非夸夸而谈的言论自由,而是行之千年以火刑架来剿灭异端。“我们不能为自认没有错的事道歉”、“这件事是关于文化上理解方式的不同” 、“我们不会做什么改变”,在在说明教士们信仰之坚定。女首相目今所厉言“没有人可以对丹麦的自由提出疑问”,就是二百年前“不容任何人对上帝的信仰提出质疑”的现代版,这样的社会对不同意见绝无宽容可言。

从2012年的电影《皇家风流史》(A Royal Affair)中,我们可以看到,当1766年英国公主卡洛琳远嫁丹麦国王克里斯钦七世时,她带来的书籍绝大部分因属禁书而被送回英国。

这种褊狭禁制在二个世纪后依然故我,听听当代丹麦女作家燕娜·泰勒(Janne Teller)的心声:

【“长期以来,《恶童》所面对的阻力和恶意批评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因此,也从来没有停止让我感到惊讶:首先是出版社拒绝出版;接著,在像丹麦这样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度里,大人们认为青少年不应该阅读此书,甚至在丹麦的某区域,这本书连续多年都被学校列为禁书。接下来,尽管《恶童》被海外国家翻译的次数已经逐渐增加了,历史还是重演:《恶童》在挪威西部的学校被列为禁书;在法国,书店拒绝售卖此书;而在德国,尽管老师将此书列为课程范围,部份家长仍然禁止孩子阅读。”】

可见言论自由在信奉一神的基督教文明是难以生根的,所以“我们有言论自由,中国人也很清楚”的正解是:

当他们从种族主义的欧洲中心出发,借冠状病毒丑化东方异教徒时,其随心所欲之自由的确无人能及,但在内部,他们所吹嘘的“众所皆知的价值”竟连一“叙述无数艰难时刻”、“质疑许多被视为理所当然者”的《恶童》都不能容。

2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刊出以“五星旗口罩”为图案的封面;蛮横的《日德兰邮报》遭大批中国网民谴责后,变本加厉亮出“生物危害五星旗”。人们终于认清长于搭盖火刑架,假言论自由厚颜“并无贬损或嘲笑意图”之徒的真实嘴脸。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丹麦 武汉 疫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2002/54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