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思道:借疫情散布谬论,许xx又来秀下限

今天,要中国人民放弃通过一百多年奋斗得来的社会主义文明,只有自由主义宗派才能想得出来。当然,在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中国,许xx们也就是想想。因为,他们的“嗡嗡叫”只是徒增一点噪音而已。对于这样的噪音,人们的自然反应是:别叫了,烦不烦?

【本文为作者弘思道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弘思道:借疫情散布谬论,许xx又来秀下限

作为自由主义宗派的急先锋之一,“法学家”许xx在近几年如疯狗般狂吠乱咬,表现特别抢眼。他的每一次丑陋表演,都将自由主义宗派的无知、狂妄和反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当前,全国人民都在团结一心战疫情,许xx又跳出来说什么疫情爆发是由于“组织性失序”、“制度性无能”,说什么“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这位自由主义大忽悠自拉自唱、自以为是,他以为他能代表人民,他以为人人都象他那样无视历史与现实,他以为抱着几个抽象的自由主义概念就可以创造历史。

谬论一:此次疫情源于“组织性失序”

此次疫情爆发同以往历次疫情一样,有一个逐渐认识的过程,特别是对新病毒的认识不可能一开始就能掌握其特性与规律。因此,最初阶段的认识偏差与措施失当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检讨各个时期、各个环节上的错误,也必须严肃追究各种责任。但是,许xx认为,此次疫情是由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的整体失序造成的,意在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许xx所说“组织性失序”,是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既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又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当代发展。我们不否认一些基层党组、一些党员干部在应对疫情上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必须对各种错误进行检讨审视。但是,已经发现的失误与错误是个别现象。用个别现象否定整个中国共产党,在一般人那里是认识水平问题,在自由主义宗派那里是借题发挥。

从许xx的“高论”可以看出,他最善长借题发挥。2018年,在我们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这位“法学家”一口气整出了三个“万言书”,这是自由主义流毒在他身上的一次大爆发。当前,疫情阻击战正处于关键阶段,许xx再度出来散播自由主义流毒,可见他中毒太深。我们一定能战胜新冠病毒,我们也一定要清除自由主义流毒,顽固的自由主义宗派象他们的前辈一样,总免不了失败的命运。

许xx们朝思暮想的是“中国共产党快快kua台”,希望中国共产党重走东欧和苏联共产党的老路。我们且看许xx如何胡说:

【“回头一望,二十世纪全球史上,但凡右翼极权政治,迫于压力,皆有自我转型的可能性,而无需诉诸大规模流血。纵便是‘苏东波’,尤其是东欧共产诸国等红色极权政体,居然亦且和平过渡,令人诧异而欣慰。但吾国刻下,当局既将路径锁闭,则和平过渡是否可能,顿成疑问。若果如此,则‘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夫复何言!但愿此番大疫过后,全民反省,举国自觉,看看尚能重启‘第四波改革开放’否!?”】

这就是当代中国自由主义宗派的理想,这个理想追求的最迫切的政治目标就是亡党亡国,老百姓会对这样的理想感兴趣吗?对于这样的理想,老百姓必然会投来蔑视的目光:什么玩意儿?

谬论二:此次疫情由于“制度性无能”

疫情与政治制度并无本质联系,能将疫情同政治制度作本质联系的只有许xx这样的自由主义专家。许xx强调,此次疫情爆发是“制度性无能”导致的,这里的制度当然就是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许xx的意思是说,如果中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就不会爆发疫情。我们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历史、特别是人类疾病史,这位“法学家”的无知就暴露无遗。当然,这种“无知”是故意的,是假装不知,是选择性遗忘。美国每年有一万多人死于各种枪击案,这是典型的“制度性无能”,但是许xx们对此完全无视。他们念念不忘的是中国何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在他们看来,中国只要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即“全盘西化”了,一切就都OK了。

在许xx看来,中国要走出他所谓的“制度困境”,当前就要以台独港独为榜样:

【“大家面对闷局而恐惧其已成僵局,苦思焦虑其开局与再布局,期期于内部生变式与自下而上式之破局犹如水中捞月之时,港台形势发展实已自边缘捅破铁桶,而开辟出一线生机。此种自边缘破局、而渐进于中心的和平过渡之道,或许,将成为中国式大转型的收束进路。”】

此番高论与台独港独理念相呼应,与国际反华势力共谋划。可见,自由主义宗派是祸国殃民的一帮人。这帮人在当前疫情阻击战中不能做一点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国家的事,却在那里阴阳怪气、唉声叹气,却在那里指桑骂槐、乱开“药方”。对这样的人,我们必须大喝一声:滚开,别挡道!

谬论三:此次疫情表明中国“只能皈依人类普世文明大道”

在许xx惯用的自由主义工具箱中,“普世文明”、“普世价值”、“世界文明”、“世界体系”、“大西洋文明”、“地中海文明”实质上是一个东西,这些看上去“高大上”的东西实质上指的就是资本主义,这些东西确实能唬人,自由主义宗派就是靠这些东西把自己打扮成了救世主,许xx们认为,战胜此次疫情还是要靠这些东西。

看许xx是如何看待历史和世界的:

【“百多年里,对于这个起自近代地中海文明、盛极于大西洋文明的现代世界体系,中国上演了多场‘抗拒’与‘顺从’的拉锯战,反反复复,跌跌撞撞。晚近三十多年里,痛定思痛,‘低头致意’以及‘迎头赶上’,乃至于‘别开生面’,蔚为主流。”】

就是说,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追求的方向就是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是许xx用想象编造出来的中国近现代史,实际发生的中国近现代史是中国人民在一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通过艰难探索、艰苦奋斗,找到了民族解放之路、国家富强之路、人民幸福之路,概言之,就是社会主义道路。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在社会主义实践中发育积累起来是社会主义文明,它是对所谓“普世文明”、“大西洋文明”的超越。今天,要中国人民放弃通过一百多年奋斗得来的社会主义文明,只有自由主义宗派才能想得出来。当然,在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中国,许xx们也就是想想。因为,他们的“嗡嗡叫”只是徒增一点噪音而已。对于这样的噪音,人们的自然反应是:别叫了,烦不烦?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2002/55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