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何错之有?

在这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难道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地位,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难道无数普通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难道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难道“以人民为中心”的马克思主义立场,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所以,拒绝“马克思主义信仰与人们精神状态之间的相关性”进入研究领域,我以为,这样的拒绝不仅毫无道理,而且别有用心。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何错之有?

(一)事情的缘起

有一篇文章引发了网上的群殴。

文章题目是:《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南宁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网络首发)。

在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洞化、妖魔化的语境下,按照主流的思维方式,光看这个题目,可能就足以引发舆情的沸腾。

在我预料之中的是,这篇文章一经网络首发,就遭到了人们的一致讨伐。

那么,这篇文章何错之有呢?换言之,这篇文章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我大致浏览了一下文章的内容。

文章作者表达的中心思想,就如同作者在摘要中所描述的那样

【“马克思主义信仰是彻底击垮疫魔的内生力量。马克思主义信仰, 它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灵魂, 是中国人民在应对一切挑战面前内心最坚毅的精神状态。”】

如果按照主流经济学的思维方式来解读,文章的任务无非是想揭示:马克思主义信仰与抗击疫情的精神状态之间的相关性。

换言之,作者试图揭示出:马克思主义信仰与抗击疫情的精神状态之间的因果关系。

(二)问题所在

那么,作者是怎么论证二者之间的相关性的呢?

作者采用的是“思辨分析”的方法,着重于定性分析。

揭示“马克思主义信仰与抗击疫情的精神状态之间的相关性”,这样的工作是值得尝试和努力的,也是马克思主义学者希望得到证实的结论。

问题是,要揭示二者之间的相关性(二者究竟有没有关系,以及是何种关系),仅仅依靠逻辑演绎或抽象定性,是远远不够的。

换言之,文章要得推导出令人信服的结论,除了有必要对假设进行抽象思辨之外,还必须提供“实证依据”。而这样的实证依据,以及与此相关的定量分析,在文章中显然是缺乏的。

窃以为,这才是文章的问题之所在。

令人遗憾的是,在抗击疫情的战争中有那么多鲜活的、真实的、大量的事例和数据可以提供实证依据,为什么作者没有收集和处理?

顺便指出,并不是只有数学模型和计量分析,才是实证依据,才是定量分析。有关这个问题,我已经有专文分析,这里不展开讨论。有疑问的读者,可以参考拙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载《政治经济学评论》2020年第1期)。

(三)别有用心

如果是从论证方法去批评这篇文章,我以为是正常的学术讨论。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

我注意到,几乎所有批评这篇文章的人,批评的矛头并不是指向文章的论证方式和论证手段,而是指向了文章的命题。

在这些批评者看来,这篇文章之所以必须嘲笑、批评,并不是文章的论证方法有什么问题,而是文章的命题和假设本身就是错误的。

也就是说,学界拒绝“马克思主义信仰与人们精神状态之间的相关性”,进入研究命题!

我就纳闷了,在这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

难道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地位,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

难道无数普通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

难道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

难道“以人民为中心”的马克思主义立场,没有得到充分展现吗?

所以,拒绝“马克思主义信仰与人们精神状态之间的相关性”进入研究领域,我以为,这样的拒绝不仅毫无道理,而且别有用心。

为什么说这样的拒绝毫无道理,而且是别有用心呢?

分析两个变量之间或两个因素之间的相关性(关系),历来是经济学的经典命题逻辑。

在主流经济学看来,不论两个因素(变量)之间的相关性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只要研究者能够“做出”两者之间的相关性,那么,不论什么样的命题,都是可以进入经济学研究范围滴。谓予不信,请看:

——《<经济学人>研究表明:基金经理的脸盘子越大,业绩越差》;

——《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应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

——《分析师的面部特征与盈余预测的准确性》;

——《女性高管的气质与男性员工积极性之间的相关性研究》;

——《香烟、美酒和收入》(注1)

……

我只列举了主流经济学研究命题中的冰山一角,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挖一挖文献(包括经济学以外的学科),一定会有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的发现。

(四)项庄舞剑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上述命题都可以进入学术研究范围,唯独与马克思主义有关的命题,就必须遭到嘲讽和批判?

那些嘲笑“马克思主义信仰与人们精神状态之间关系”的人,为什么从来不嘲笑“美酒与收入之间关系”的命题?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我想,这恐怕才是从这篇文章的遭遇中,人们应当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

注1:《香烟、美酒和收入》的内容摘要如下:“本文运用CHNS数据,选取家庭中其他成员吸烟和饮酒的比例作为工具变量,采用有限信息极大似然估计法研究了吸烟和饮酒对我国城镇居民收入的影响。本文发现,吸烟对收入没有显著的影响;饮酒对收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我们还发现,在非公共部门,饮酒对收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在非文职工作中,饮酒对收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饮酒对工资收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对非工资收入没有显著影响;饮酒对女性收入的影响大于对男性的影响;饮酒频率对收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本文的研究表明,吸烟没有获得正的经济回报,饮酒则可能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从而增加收入。”

(2020年2月29日)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马克思主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2002/55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