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希:中俄石油协议巨亏超万亿?真相在数据与历史中

张国宝先生在《筚路蓝缕》的中曾写道:“我写下这些回忆文章的时候,成千上万和我共事的同事,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和普通劳动者浮现在我的眼前。中国人民是勤劳朴实、吃苦耐劳的群体。他们使我感动,使我由衷地对他们表示敬意。 是他们的奉献创造了伟业,创造了历史。”张先生已经于去年10月因病逝世,但张先生以及许许多多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兢兢业业、筚路蓝缕的先辈们的功绩是不容谣言所玷污的!

【本文为作者李达希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达希:中俄石油协议巨亏超万亿?真相在数据与历史中

一、谣言的前世今生

随着国际原油价格出现近30年未遇的闪崩,中国从俄罗斯“高价买石油、亏本买石油的言论又出现在网络上。诸如“中国从俄罗斯购买原油,预计损失超过12000亿人民币”的文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类似言论实际上早就成为互联网上的“年经贴”,每逢国际油价大跌,便会在网上受到热捧。

实际上早在2009年中俄签署《中俄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后网上即有类似言论,但此后国际油价一路飙升,由09年的60美元左右到13年底14年初逼近120美元,类似言论因而沉寂,直到2014年下半年开始,油价自高位转头跳水,市场为之大跌眼镜,7-12月半年的时间,高油价盛世灰飞烟灭。当年12月24日彭博社的一则新闻:《俄对华原油出口每桶均价90美元高出国际油价50%》成为导火索,“卖国条约”一词出现在各个新闻网站的新闻标题中。全景网、东方财富、财经界、搜狐财经、大洋网等网站的新闻,均以《中俄原油贸易协定是否是卖国条约?》为标题。更多的网站,虽未在标题中出现“卖国条约”,但在正文中,同样反复质问是否“卖国条约”。随后12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即驳斥了所谓“俄罗斯对华出口原油价格要高出同期国际油价”的有关说法。华春莹明确表示:

【“据我了解,根据双方签署的相关合作协议,原油贸易价格公式是与国际油价挂钩的,也是随着国际油价走势波动的。”】

而且当时网络上即有详细的辟谣文章。彭博社引用其收集的数据称,中国上个月(即11月)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均价为每桶90美元,是2010年12月以来的最低价格。这60美元是当时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价格,期货市场有价格发现功能,往往领先于现货市场。目前原油市场处于跌势,跌势中,期货价格一般要低于现货价格。10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交割价是86.76 美元/桶。中俄原油长期协议的价格计算公式不公布,无从得知11月中俄原油贸易具体是按什么价格,但按照10月布伦特原油交割价,加上税收运费,90美元/桶是个很正常的价格,并没吃亏,更没人卖国。事实上拿跌下来的价格要求来对比以前的成交,说成是巨亏,本身就很荒谬。

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有时并非如此。2018年10月,在中美贸易战正酣时,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一次中美关系闭门研讨会上当着“这么多学养深厚的顶级专家”的面声称:“俄国石油卖给中国,价格上我们是吃大亏,亏了血本,何必呢?”类似言论再一次在网上受到热捧。贾康先生的发言,很快受到了业内人士的回应:

【“这完全不符合事实。中俄以贷款换石油协议无论是贷款利率还是原油价格都是随行就市的。中俄双方艰苦谈判,最后由双方副总理敲定。港口价由招标确定,以去年为例,平均油价比布伦特原油价格略低。”】

但是贾所长毕竟是“智者”,在受到业内人士批评回应之后,贾康先生在自己个人微博上做出更正道歉,并转发了这位人士的说明。

李达希:中俄石油协议巨亏超万亿?真相在数据与历史中

真相不出门,谣言传千里。贾先生的道歉似乎无人问津,而升级版的谣言却在这一次的国际油价暴跌中传遍网络。文章《中国从俄罗斯购买原油,预计损失超过12000亿人民币》中称:

“2700亿美元购3.6亿吨原油,约750美元一吨,折合约102美元一桶,目前国际原油价格跌破30美元,如果按30美元计算中国预计损失1900亿美金,约合12500亿人民币”。】

二、数据中的真相

但是实际上,正如华春莹指出的,中俄之间的石油供销协议价格完全是随行就市、根据市场行情起伏波动而不是固定不变的。虽然具体计算公式是非常复杂,并且严格保密的,但是只要查一下中国海关总署定期发布的统计数据(海关统计数据查询平台:http://43.248.49.97/?nsukey=9pfclvdDd9IZFrn912xfh0bcqRVszvNXHKDLxq59bazKBHxeu8wOnKQ7OuE6ZTo%2BAqS3sAYP%2B%2Bx2NsX6UvWZmoxnHyQk0gI717n9FAKC5GBNB%2FiM%2F%2B93OQZLcoXi%2BwZAADbwEpMcMMKnJFWNCC1cMYkD2KZ76dQdZ8BGcOS6mchB3Gnq1DzYkdaZCB1dk1LkWOe1SWfPsGrLmZUTeU6uPw%3D%3D),就能很容易地看出中俄石油贸易的平均价格,例如在2017年,俄罗斯对华出口石油4565万吨,总价183亿美元,平均每吨400.88美元,折合每桶57.27美元。沙特对华出口石油3613万吨,总价141亿美元,平均每吨390.26美元,折合每桶55.75美元 ;2018年,俄罗斯对华出口石油6023万吨,总价323亿美元,平均每吨536.27美元,折合每桶76.61美元。沙特对华出口石油4349万吨,总价228亿美元,平均每吨524.26美元,折合每桶74.89美元;2019年,俄罗斯对华出口石油6620万吨,总价317亿美元,平均每吨478.85美元,折合每桶68.41美元。沙特对华出口石油6845万吨,总价331亿美元,平均每吨483.56美元,折合每桶69.08美元。这样看,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石油的单价,比从沙特的进口价格还要便宜1美元。从中国进口原油的总数量,也能看出倪端。在2019年1月份,中国进口原油总数量为4259.7万吨,总金额为186.8亿美元,均价为438美元/吨,折合59美元/桶。经查询,2019年1月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平均价为60美元/桶。在2019年8月份,中国原油进口量为4217万吨,金额总计197亿美元美元,平均单价469.32美元/吨,折合63.8美元/桶,而2019年8月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平均价为63.9美元/桶。2019年前11个月,我国进口原油4.62亿吨,进口均价为每吨470美元,折合63.9美元,与同时期的国际市场平均价格持平。这说明,中国进口的石油,都是很合理的价格,根本没有所谓的俄罗斯高价石油。

三、历史中的真相

实际上,前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先生曾经撰写《中俄原油管道十五年谈判 》一文,先发表在《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期,后收录于他的专著《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人民出版社2018年9月版)当中。他透露,“中石油与俄石油就长期原油贸易的合同价格机制”是“俄方向中国出口原油价格为纳霍德卡油价减去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运费。给出的价格公式是P=N-T。”也就是说,俄罗斯对华出口石油的基准价是随国际油价波动的纳霍德卡油价,而不是一成不变的价格。

更重要的是,张国宝先生在文中详细的讲述了中俄原油管道十五年艰苦谈判、筚路蓝缕的过程:

中国曾是个贫油国家,使用的汽、煤、柴油几乎全要靠进口,所以叫“洋油”。上个世纪 50 年代末、60 年代初发现和开发了大庆油田,1963 年实现了石油自给,其后并有少量出口换汇。但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需求迅速增加,原油自给只维持了 30年,到了 1993 年原油进出相抵又成了原油净进口国,目前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2018年表观消费量6.48万亿吨,同比增长6.95%,其中进口4.62万亿吨,同比增长10%,对外依存度提高至71%,比去年上升2.4个百分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主要的大庆油田就由盛产期开始进入衰退期。所以石油部门从 90 年代就开始与俄罗斯方面接触,探索从俄罗斯斯西伯利亚的油田建设到大庆的管道,以弥补大庆原油产量下降的不足。最初的考虑是从俄罗斯的萨哈、恰扬金等油田建设管道到大庆,但是与俄罗斯的谈判十分艰难,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1994 年,中石油与俄罗斯民营石油企业尤科斯公司接触,尤科斯公司对与中石油合作建设中俄原油管道比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积极。尤科斯公司提出了“安大线”方案,从俄罗斯的安加尔斯克油田铺设原油管道到大庆,简称“安大线”。但是俄罗斯政府似乎与尤科斯公司想法并不一致,项目没有实质性进展。

之后俄罗斯国内反对“安大线”方案的舆论越来越多,主要的反对理由是“安大线”经过贝加尔湖南端,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号称占全球陆地淡水的七分之一,是俄罗斯重要的自然保护区,担心石油管道一旦出现事故污染贝加尔湖。另外,反对“安大线”的理由还有,俄罗斯应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安大线”只是将管道建到中国,向中国出口石油,应该考虑面向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管道方案。于是,“安纳线”的方案浮出水面。据说“安纳线”的方案是由日本提出的。线路走向从伊尔库茨克州安加尔斯克油田出发,沿着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和中俄边境地区,通往俄罗斯远东港口纳霍德卡。“安纳线”全程都在俄境内,而不是只通往中国的管道。俄罗斯可以从太平洋岸边的纳霍德卡港将石油输往东亚其他国家。日本还想通过与俄能源合作,提高日本在远东地区的影响力,影响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说白了就是要搅黄“安大线”方案。由于日本的介入,俄内部开始重新讨论和确定原油管道的线路走向。在按什么线路建设俄罗斯远东原油管道问题上,中日之间展开了暗中角力。

经过两年多的论战和博弈,2004年 12 月 31 日,由普京总统亲自拍板建设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即“泰纳线”方案,将原“安大线”走向向北推了 400 多公里,远离了贝加尔湖,解决了俄罗斯国内长期争论的贝加尔湖环保问题。但是当时俄罗斯并未明确建设到中国大庆的管道,或者称之为“泰纳线”的支线。俄方甚至有人说,中国需要原油可以从纳霍德卡港进口嘛!中俄原油管道的建设还只是走完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此后,俄罗斯石油公司为筹集资金向中国方面提出了“贷款换石油”的合作方案,希望从中囯贷款60 亿美元,俄方以销售石油款偿还。2005 年 1 月 8 日,中石油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署《关于进口 4840 万吨俄罗斯原油的长期贸易合同》,根据合同,俄罗斯方面将在 2005 年至 2010年间通过铁路向中国供油 4840 万吨,并从中方获得贷款 60 亿美元,以原油贸易获得的收益偿还贷款。当时也有媒体说,中国在购买石油的价格、贷款利息等方面都吃了亏。张国宝先生为此专门辟谣,贷款的商务条件,以国际 Libor 利率加 300 点的商业贷款利率,这个贷款利率是不低的,完全是按照商业原则进行,贷款期 6 年。中石油向俄罗斯石油购油的价格也完全按照国际油价,以布伦特、得克萨斯、迪拜等国际油价按一定公式计算出来。“贷款换石油”的合作,促使俄方在建设通往中国的支线原油管道问题上态度趋于积极。2005 年 7 月 8 日,普京总统在苏格兰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首次表示,俄罗斯将在建设远东原油管道时优先铺设通往中国的输油支线。尽管普京总统多次提出要建设到中国的支线管道,但俄政府从未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的文件中明确中国支线管道的建设问题,此后开始了马拉松式的谈判。由于中俄之间长期存在的隔阂,双方都有戒心,对协议内容都非常小心,为哪句话在前,哪个条款在前也争论不休。文本除中俄两国文字以外,还必须在英、法语中选择一种文字作为副本。张先生透露,他和当时俄能源部副部长雅诺夫斯基的谈判有时连续谈一天一夜,几十个小时。

谈判的难点问题是价格。俄方谈判人员表示,双方能否就未来长期合同价格达成一致是俄政府下决心建设中俄原油管道的重要前提。经过艰苦谈判,双方逐渐就长期贸易合同的数量(1000 万吨~1500 万吨 / 年)、供油开始时间(2011年 1 月 1 日)和期限(10 ~ 20 年)达成共识。而分歧的焦点是俄方坚持以太平洋港口纳霍德卡的石油价格为向中国的售价,俄方希望将来纳霍德卡油价能成为继布伦特、得克萨斯、迪拜后的又一个国际油价标准。而中方要求向中国出口的油价应该是纳霍德卡油价减去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管道运输费用。

2008 年5 月,两国元首倡议成立副总理级能源谈判机制。此后,中石油与俄石油就长期原油贸易的合同价格机制终于达成一致,解决了制约建设中俄原油管道的关键问题。俄方向中国出口原油价格为纳霍德卡油价减去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运费。给出的价格公式是 P=N-T,T 是多少仍未确定。俄罗斯能源部长什马特科后来与张国宝先生交涉要求 T 为零,被张先生断然拒绝,“T 如为零,为什么当初双方谈成的价格公式中有减去 T的部分?”直到后来两国副总理磋商,T的值逐渐靠拢,最终达成一致。

此后4 个月的时间,双方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围绕合同细节、利率等问题又进行了多轮艰苦谈判。“数万各部门、各级工作人员,石油战线的干部、技术人员、工人为此付出了辛勤的劳动”,2009年4月中俄签署了《中俄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双方管道建设、原油贸易、贷款等一揽子合作协议随即生效。此后中俄双方在 2013 年3 月又商定要增加供应原油至 3000万吨 / 年,为此中方启动建设漠河—大庆复线(从斯科沃罗季诺到漠河段设计规模即可达 3000 万吨 / 年),在2017 年年底前建成投产,届时通过中俄原油管道每年即可进口俄油 3000万吨,成为我国长期、稳定的原油进口来源。2018年中国石油消费量即达6.48万亿吨,其中进口4.62万亿吨,目前只有中俄、中哈、中缅三条陆上管道,而中缅管道仍是转运从海上来的中东原油,所以真正陆上来的只有中俄、中哈两条管道,管道进口量仅占全部原油进口量的 10% 左右,其余全部要从海上运输,中俄原油管道的战略意义可见一斑。

在张国宝先生退休后的第二天,习近平主席曾专门写信给张先生:

【“‘十一五’时期我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是与能源工作强有力的保障分不开的,其中也包含着你的辛勤劳动。希望你今后继续关心能源工作,为我国能源事业科学发展献计献策。”】

张国宝先生在《筚路蓝缕》的中曾写道:

【“我写下这些回忆文章的时候,成千上万和我共事的同事,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和普通劳动者浮现在我的眼前。中国人民是勤劳朴实、吃苦耐劳的群体。他们使我感动,使我由衷地对他们表示敬意。 是他们的奉献创造了伟业,创造了历史。”】

张先生已经于去年10月因病逝世,但张先生以及许许多多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兢兢业业、筚路蓝缕的先辈们的功绩是不容谣言所玷污的!

【李达希,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俄石油协议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2003/55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