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资本是活力之源吗?——评《资本的力量》中“财产的政治经济学”倾向

《资本的力量》首集名曰《活力之源》。资本被认定为经济的活力之源,企业的活力之源。这个唯资本独尊的片子标题和基调,自然是西方庸俗经济学观点。资本的流动性只是生产的一个因素,它的作用如同水桶理论中的一块板,和其他要素一样,缺一不可。但相对于一切生产要素,劳动者创造剩余劳动的主动性、能力有多少,才是经济活力的根源。把资金的货币职能和市场、客户需求最佳的结合起来,依靠的是活劳动的力量,而不是处在耗散状态的物化劳动的力量,更不是投机资本的资金流。

【本文为作者紫虬向察网的投稿】

紫虬:资本是活力之源吗?——评《资本的力量》中“财产的政治经济学”倾向

马克思对劳动合作企业的出现,评价为:“劳动的政治经济学对财产的政治经济学还取得了一个更大的胜利。……不论给予多么高的估价都是不算过分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605页)

从五集电视片《资本的力量》中的定位与立论观点,在我国的巨变中,人们没有看到历史唯物主义对资本生产作用的合理分析,只看到了一种拜物教,看到了近代以来占世界统治地位的资本崇拜。它发布在主流媒体上,很显然,是财产的政治经济学对劳动的政治经济学取得的胜利。

《资本的力量》首集名曰《活力之源》。资本被认定为经济的活力之源,企业的活力之源。这个唯资本独尊的片子标题和基调,自然是西方庸俗经济学观点。本文侧重于从实践角度观察其对企业活力的误导。

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迈进中,现代社会化大生产的活力之源,首先来自于企业能否成为优化组合资源的集体团队。而这样团队的建立,是创业者、企业家、科学家、工程师和一切劳动者创造性、主动性迸发的结果

资本的流动性只是生产的一个因素,它的作用如同水桶理论中的一块板,和其他要素一样,缺一不可。但相对于一切生产要素,劳动者创造剩余劳动的主动性、能力有多少,才是经济活力的根源。把资金的货币职能和市场、客户需求最佳的结合起来,依靠的是活劳动的力量,而不是处在耗散状态的物化劳动的力量,更不是投机资本的资金流。

实现这样的效果,相对于市场经济商品交换,企业首先要成为一个市场主体

只要是唯物主义者,就不能不承认,建国以来,大庆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商品生产主体。凭借“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超越等价交换的大庆铁人精神,早在20年前,不算承担的价差,大庆上缴的各种税费,“为国家同期总投资的44倍”(马富才《大庆油田的历史贡献与跨世纪发展》)。大庆是中国工人阶级无私奉献、白手起家的典范。

对于国企来说,“建立产权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不过是社会主义建立后实践列宁的“经济核算”,毛泽东的“价值规律”,使国企从政府的附属机构变成市场主体,这是企业产生活力、微观搞活的第一步。首先,这一步不能违背三个规律:1、克服商品生产的盲目性,2、保持生产资料公有主体,3、企业以劳动员工为主体。其次,必须承认,即使公有企业的体制为了变革成市场主体,加入到“按资分配”的股份制行列中去,但也不是“自然而然”能够激发企业活力的充分条件。

在企业和劳动两个主体地位中,企业是联合生产的形式,而劳动主体是内容实质。在劳动与资本的轴心维度中,劳动才是活力之源。这在不同所有制中有不同质的表现。在国企和劳动合作等公有企业,理论上不存在矛盾,但在实践中,依然处在一个消除官僚主义等级制,远离雇佣劳动,激发创新劳动活力的不断革新过程。这个劳动主体过程,“讲是讲,做是做,做起来并不容易”。(《毛泽东年谱》1959.12.11),时至今日,不少国企的改革还在实践中蹉跎。

陷入私有化误区,用资本本位的“使用自己的钱比使用别人的钱更加用心”(阿尔钦),来解决原有类似雇佣劳动的消极性,以建立起面向市场的内部机制,并不能找到多少实践依据。观察一下各地被私有化企业的兴衰史,考察其悲剧命运及其寿命周期,除了资本积累的轨迹,不难得出也是有些国企改革最初发动者不想看到的结论。公企私有化,正如习近平总结隋炀帝亡国的教训时引用的:“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

紫虬:资本是活力之源吗?——评《资本的力量》中“财产的政治经济学”倾向

教训:把建立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偷换概念为以“产权清晰”。然后,或以“产权清晰”为包装,推行私有化;或者以“产权清晰”作为国企改革徘徊的主线,这是劳动的政治经济学向财产的政治经济学投降缴械的第一步

在企业市场主体的形成中,2018年私营企业市场主体占84.08%,其中决大部分是不能稳定构成雇佣劳动的小微企业。这些“企业主”是承担艰苦创业劳动的小生产、小资产者,他们的企业寿命周期,公认的说法是不足2.5年。

在市场经济中,华为的产业链命运共同体精神,自备“备胎”“爬山”,拥抱世界创新力量;资金密集性的国家电力公司,建立了世界高电压标准;格力以“让世界爱上中国造”为使命,捍卫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大疆快速更新迭代产品,宁愿损失热销产品收益,稳居行业翘楚;直至电商龙头阿里巴巴等,这些顶尖企业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性,恰恰是驾驭资本,而不做唯资本马首是瞻的仆人。吹嘘、夸大资本在生产中的力量,在马克思对穆勒的讽刺中,不过是生产要素简单的列举,是“浅薄的同义反复”。过了160年,依然如此

企业活力能够呈现一流,管理者首先聪明在竭力营造劳动创新的主体地位,以围绕市场需求创造出更多剩余价值。格力为了维护员工创新的企业活力,维护市场主体地位,不断取得令资本垂涎的业绩,却被持续私有化。董明珠面对大股东,喝道:给你们挣了180亿。把钱放到别处,谁能给你们180个亿?从格力的长远看,“搞活”国企导致的私有化,是原有活力的逆行。格力的创业团队,今天竭力维护的,还是全体劳动者的爱国、强国的使命驱动。

大疆在技术创新上的成就,令资本蜂拥而来,号称别人融资靠撮合,大疆融资靠竞标。大疆贯彻全员的和开放的创新和质量控制,“全球有十万名无人机技术开发者通过大疆的平台实现各种任务”,摸索出大疆研发人员和客户方工程师、第三方研发协作的产业融合方式,傲视美国打压。这里显示的活力之源,还是活劳动而非资本。

在这些一流企业中,联合劳动与生产资料私有的矛盾依然有深层次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企业。马云在华尔街证交所宣布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和“996是福报”的矛盾,正是其反映。一些明星企业,员工跳楼、猝死所反映的劳资矛盾时有暴露。

中国证监会前主席在《活力之源》中说:证券市场建立后,“所有制就搞活了,所有制搞活了以后,经营就搞活了,效率就提高了。”这不过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们以为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积累的绝对规律过时了,要亲口尝尝资本梨子味道时的主观想法。

这个想法,前谷歌总裁、美国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谈及中美经济活力易位时,做了评价:中国科技发展并不像欧美那样,过度依赖一切以金钱收益为第一要义的私人企业或者机构。——无意中,做了一个旁观者清的观察。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是个深邃精密的体系,是剩余价值理论的基石,中国四十年的探索,再次证实了这个理论体系。

2020.6.26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资本 经济 政治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2006/58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