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玩弄“抗战老兵”

所谓的对抗战老兵这个话题的人为炒作,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更还是一个大有深意的控诉之举。以伪命题开始控诉,而控诉的矛头直指了GCD!

“特别是”以来,伴随着一些无耻文人的蓄意诱导,好似中国抗战离开国军的贡献就不能得以胜利,而土共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与敌后广大抗日武装,最多也只是起到配合国军抗战的作用。正是由于国军于抗战中所付出大量的人力资源损耗,而土共却借抗战之机大肆发展自己力量,且大多数时间只是游而不击,所以,抗战结束后,国军才不敌土共的破坏与抵抗,万般无奈了,只好退居台湾孤岛上韬光养晦作反攻大陆的迷梦去了。

于是,理所当然产生一个问题出来,就是所谓抗战老兵。人们知道,中国之抗战乃是发生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距今七、八十年之久。一个所谓的抗战老兵,按照七、八十年前能扛枪打仗计起,最起码也应是十五岁之后的事情了。那么,15岁再加以70或80等于多少?只要不是白痴、傻逼、精神病、脑残都应知道!即便是当初十多岁就穿上国民党那身灰皮军装的兵,即便是根本与日本兵都不曾打个照面,再何谓是于三年内战中还打死过土共的兵,但只要正好赶上了那个时间段,无论是自愿还是被拉丁、抓壮丁被迫穿过国军那身灰皮军装,只要是还能至今存世,就无一例外都算是所谓的抗战老兵了。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而论,所谓的抗战老兵,基本特指国军的那些残兵游勇们,还实在没有什么以资吹牛或是依仗的资本。当兵嘛,就是扛枪打仗的。而那些可怜的国军弟兄,无论是内战外战,皆无胜迹可言。对内剿匪与剿共,可谓是不遗余力进行了许多年,结果呢?“共匪”越来势力越大,最终一统天下;对外呢,也就是对日作战,且不要听那些欺世大话什么决战,怎么战役,但都乏有胜绩。也正是他们面对了日本侵略者的无能作为,才逼迫得老蒋无奈将“共匪”收编,最后抗战的胜利还是主要依靠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战略思想指导,八路军、新四军等广大人民武装英勇奋战,再是动员全民投入抗战,造成全民皆兵的那样一种战略态势,才彻底致胜的。真如果他们很能打,并且能打胜的话,蒋委员长也不至于让“土共”借抗战之际发展壮大了实力。所以,他们实在不具任何吹牛的资本。如果硬要说有资本,也不过是先败于“土共”之手,再加入了“土共”之军,而后才真正脱胎换骨,敢打必胜了。

但以今日被蓄意制造出来所谓的抗战老兵这个子虚乌有群体来看,他们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吹嘘的资本。作为曾经的军人,笔者也很为他们这些昔日的“军人”脸红的。但他们好像均没有这些基本的羞耻之心。所以,对此笔者实在不敢恭维的。也顺便透露一下,笔者20多年前服役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38集团军,这支部队大概人们还多少有所耳闻,所以虽是没有他们曾经“抗战”的履历,仅以部队出身而言,但笔者还是很看不上他们的。

而不能打胜仗的兵,即便是曾经再怎样的被赶上“灰皮”就是抗战了,如果的确属实,也不过时间上赶巧了。除此,实在乏善可陈。

但在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笔下,这些抗战老兵真是够惨够悲,够着实值得同情甚而是对此流眼泪的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一个社会作边缘化处理的人,苟延残喘至今,不是寄身于城市的公共厕所,就是被迫流落街头乞讨、或以拾垃圾为生。于是,在如此蓄意悲情制造之下,一个已是高速发展的社会,却没有昔日的民族英雄——抗战老兵的应有地位,竟而使得他们今日如此悲催、可怜……那么,如此铺排、渲染且得以被许多媒介大肆推广与实质形成既定推介和渲染态势,对一个社会,对一个政府、政党的控诉宣告成立。

我们且不去分析所谓抗战老兵的注水成分有多少,譬如有的所谓老兵六岁就上了黄埔军校,有的所谓老兵的部队番号根本就不存在等等,还很诡异在于,所谓的抗战老兵,又无一例外都是国军前身,并无一例是共军前身。看看呗,国军以抗战中流砥柱之力,却败于游而不击的土共之手。土共通过情报致胜,通过为饱受饥饿的国军弟兄提供大肉包子等等提不上桌面的手法致胜,通过在抗战中游而不击、保存实力、扩充实力而一任国军拼消耗而致胜等等……待得最后胜利了,建立政权了,再是如今“特别是”改革,又是进步又是阳光普照又是负责任等等的,经济发展了,生活好了,但对待昔日的抗战老兵又是怎样?都他妈的住公共厕所了!都穷困潦倒至沿街乞讨了!……

而如此对待抗战老兵的社会又是怎样一个社会???

果如此,一个社会的领导力量又还有什么资格与脸面继续行使领导之责?!

[page]

对此,不知人们会怎么去想?更不知那些利令智昏的“特别是”权力精英们,他们或是有意放纵,或是视而不见导致如此结果,难道也不曾对此想过什么?

其实,只要稍加用脑子想想,或是只需认真一点点,就马上能发觉,所谓的对抗战老兵这个话题的人为炒作,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更还是一个大有深意的控诉之举。以伪命题开始控诉,而控诉的矛头直指了GCD!或许有人还对此不以为然,心说即便是控诉,也是对了那个不曾“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更没有“与时俱进”的GCD,与现在的何干?

切莫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反害了卿卿性命!无论是“改、开、搞”前的还是“与时俱进”之后的,GCD在中国只有一个!……只要名称还依旧,就难逃控诉与追算。而更多的干系,并不会由于后来的“解放”、“更新”之“与时俱进”表现而被一笔勾销。

有些人竭尽全力蓄意打造这样一个伪命题来进行控诉,并非只为哗众取宠、吸附眼球之用。他们更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如此寻乐子玩耍的。他们乃是大有深意的。以此迎合了某些精英不便于说出的意思之外,其实真实枪口却是瞄准了你的命门所系。

无论本着怎样的意旨,抱有怎样的居心,反正是自从“特别是”改革以来,对一个政权的定向控诉便发端了。先是肇始于文学方面的控诉,所谓伤痕文学热风行一时乃至今天便是例证;又有来自经济、政治与意识形态方面的控诉,什么反右扩大化,什么饿死几千万,什么wen ge迫害终至致死若干几何……而今方兴未艾至再以所谓抗战老兵为题开始新一轮控诉了。

古语有言: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试想,如此饱受非议与控诉之所指的一个政党、政权,刀把子、印把子还掌握在自己手中尚且如是,换言之,倘使相反,那么,如此声嘶力竭之控诉的目的又是什么?

又将得到怎样的殊遇?

控诉,仅是一种手段罢了,仍是为了目的而作服务的。

即便是今日之形势还不能完既定此目的之需,但只要日日、时时拱卒,日日、时时谋势,此一政治趋势能轻视或是无视吗?

无论是所谓的抗战老兵这样的伪命题,还是其它此地无银三百两式被蓄意制造出的控诉命题,为什么能得以堂而皇之现世?再是肆无忌惮之行使?而万分诡异的竟然是,对此,来自主流的回击与揭露竟而悄然无声。

意识形态虚无化,乃至于空洞化,真的就能求得最大社会公约数?真的就能团结最大多数社会力量,从而一心一意谋什么经济发展?再从而作怎样的复兴迷梦?

无论是对于一个国家还是一个政权来说,任是再怎样的自欺欺人,再怎样的意淫制造虚妄河蟹,但对立面与甚至是敌对面总是客观存在的。更是必然存在的!自己抱了一定的目的闭目睡了,难道别人也会配合自己一起入梦?

毋庸置喙,上述问题的答案应该是绝对否定的。当然,也不能排除例外:那就是除非是自己找死!

倘若真是这样,那么就是我等实属多虑了。

呵呵,抗战老兵!童年从军,或是童年入黄埔,身逢外寇入域,立马脱下开裆裤从戎杀敌。即便是连其服役部队番号也没有或是记错了(年少无知所致),但决不影响其从军抗战杀敌之勋业。孰料今日之穷困潦倒,饥寒交迫,乃至于还曾屡遭打击迫害、分明水深火热……某些人先是蓄意制造、炮制,再至人为放大、扩散,特殊的社会环境与特殊的政治土壤,竟而分外适宜此种注水命题滋生与成长、蔓延并扩散。于此,难免疑惑:今夕何夕?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如何之天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