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是怎样失去民心的

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前苏联自赫鲁晓夫上台到戈尔巴乔夫执政的38年,是怎样一步一步葬送苏共的。

苏联是怎样失去民心的

从苏联解体的教训说开去——系列谈

【编者按】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前苏联自赫鲁晓夫上台到戈尔巴乔夫执政的38年,是怎样一步一步葬送苏共的。在这个过程中,苏共的领导层为什么会制定错误的路线、方针、政策,并且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普通群众为什么会上当受骗,并且长期受蒙蔽,无法进行决定性的抗争;青年人为什么最容易被“和平演变”,并且心甘情愿地成为错误路线的追随者;共产主义运动为什么是共产党领导闹革命的最好形式,并且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存在的最好载体,等等。本系列文章共分四篇连载,此为第二篇。

民心是怎样失去的

——苏联解体反思之二

革命胜利要从人的具体动因中去找。全面总结苏联垮台的教训,不能不研究普普通通的人与革命理论、革命成败的关系。赫鲁晓夫当政后,怎样使普通群众发生了变化?为什么说这种变化的结果是导致不能有效地反抗错误的路线、方针、政策,但它又没有改变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一原理?

工人中不可能自发地产生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灌输,教育了群众、动员了群众,使群众认识到资本自来到人世间每一个毛孔中都滴着肮脏的血,剥削无理、压迫有罪,劳动创造了世界,人民是历史的主人,从而最大限度地调动了人的积极性和潜能。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人的觉醒,通过觉悟的提高——推动革命,革命的发展——进一步提高了觉悟,才有了革命烈火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终成燎原之势的变化;才能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直至战胜了强大的敌人,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俄国的革命是这样,中国的革命也是这样。

二战后出现的社会主义国家,有的虽然得到过苏联的帮助,但谁也无法否认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当时是得人心、顺民意的。把苏联垮台的原因,归罪于社会主义是早产儿,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那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列宁主义,进而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否定了革命,否定了无数先烈为理想而奋斗的历史,否定了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这种以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来总结苏联垮台的教训是包藏着祸心的:社会主义本来不该来,失败是应该的,坚持是没有用的,还是搞资本主义合乎历史发展的规律。这样以来,就从最深的层次上彻底颠倒了理性思维:明明是违背规律搞垮了社会主义,却成了社会主义垮台是合乎规律的,推翻剥削制度是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这种观点是最容易欺骗人的。

其实,稍微懂得一些马克思主义常识、稍微知道一些历史真相的人就会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是马克思主义的成功实践,苏东社会主义的垮台恰恰是背离马克思主义的必然结局。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的哪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精神的基础,是社会主义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这一经济生产和社会结构是在革命以后建立起来的,它和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是相一致的。资本主义是在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才使资本主义生产力高速发展,社会主义同样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才使社会主义的经济高速发展。

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跨越卡夫丁峡谷建成社会主义后,无产阶级凭借政权的力量对生产关系进行彻底地改造,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使赶超资本主义成为可能。苏联三十年代以及战后经济的快速增长都说明了这一点。斯大林的肃反造成了很大的错误,但它搞不垮苏联,原因就在于它的错误不是方向性的,也没有触动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相反还从另一方面加固了这一基础。如果不是这样,苏联工业化的迅速实现和反法西斯的胜利是不可能的。当然,没有肃反中扩大化的错误,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工业化会更好、更快。

马克思主义需要创新、需要发展,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又丝毫违背不得,如果背离了,在指导实践过程中就会出现差之毫厘,离题万里的结果。斯大林在苏联执政近30年,到逝世时,苏联已是可以和美国抗衡的社会主义强国,后来成为超级大国是惯性冲击力的结果。辉煌的成就证明斯大林是一个成功者。“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谴责胜利者就走向失败。

赫鲁晓夫掌权以后,做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抓住一点不计其余,在彻底否定斯大林的同时,打着坚持发展列宁主义的旗号,在关心人们物质利益的幌子下,通过强调着力点的不同悄悄地一点一点地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这种“张果老倒骑驴”式的进,是很容易蒙混过关的。当把人们的视线引导到只关注自己的眼前利益的时候,“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得到了最大发挥,普通、善良的人上假马克思主义的骗子的当就难以避免。

理论和实践关系一再证明,提倡革命加拼命、大公无私,能做到的是少数,但对正气是极大地弘扬、对士气是极大地鼓动、对安逸享乐是有利地约束。为国、为民、为公号召十分做不到五分;而为己、为私,松动一分就可以做到十分。在少出力多得利、不出力也得利,现得利、得大利的利益观驱使下,政治上针尖大的洞,经济上就会有斗大的风,斗大的风又会撕大这个洞。既然,共产主义远、社会主义难、搞资本主义很容易,何必求远、解难,省力又得利的就在眼前,何乐而不为?政治上的轻微变化,必然引起经济生产和经济结构开始变异,这种变异又反过来推动了政治的变质,政治经济的相互作用,量变引起质变,形成恶性循环,量变——部分质变,质变——加速量变,匀加速运动的结果是社会主义因素越来越少,最终造成剧变——全部的质变。思想政治变了味,经济基础出了轨,上层建筑才叛了道,这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列宁提倡星期六义务劳动,认为这是共产主义的新生事物;说,要挖上三道堑壕来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并说,当共产主义胜利的时候要用金子造厕所。因他深知金钱对人的灵魂的腐蚀作用,深知搞社会主义难,搞资本主义复辟很容易,懂得无产阶级只有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必须不断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既生产力的发展与思想觉悟的提高同步进行,造成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这正是社会主义的最艰巨的任务。

列宁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人类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结束以后,到共产主义社会实现之前的这一历史时期,是有阶级的社会。有阶级的社会,阶级斗争就是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区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分水岭、试金石,也是最大的实事求是。

国际上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斗争,是两大阶级的对抗;社会主义国家内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也是两大阶级的对抗。无产阶级夺取政权,说到底夺取的是生产资料的占有权、是经济发展的组织指挥权。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最大区别就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变更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基础是废除了几千年遗留下来的剥削阶级赖以存在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无产阶级在没有使整个世界摆脱剥削压迫,没有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情况下,就以为自己完全获得了解放,用“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取代“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认为社会主义的惟一任务是发展生产力。这种没有实现全人类的解放,先解放了自己的做法,等于在磨刀霍霍的敌人面前自我解除了武装,重新给自己套上了枷锁,面对新老资产阶级组成的“还乡团”只能节节败退。

只讲专政不讲阶级斗争,专政就会变质,刀把子就会不在人民手里;只讲经济,不讲政治,见物不见人、见人不见思想无疑等于慢性自杀。大量恶性事故、恶性案件激增,越来越多的好人铤而走险,逼良为暴、逼良为娼屡屡发生,自杀率、神经病率迅速攀升,千百万人头在法治和秩序中落地。苏联七十年代打击刑事犯罪一年杀的人,是斯大林时期(不含肃反和卫国战争)杀人的总和。从赫鲁晓夫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搞“两全”“三和”,到戈尔巴乔夫宣扬的“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新思维,一条一脉相承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一步一步把苏联带上了一条人变质、党变修、国变色的不归之路。红旗落地、冲破社会主义的外壳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推翻剥削制度需要暴力革命,是因为少数人的奢靡是建立在对多数人利益的剥夺上,无论怎么调整劳资关系、无论怎么乐行善施,都不会改变利益上的极大不平等,都不会改变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的矛盾,这就把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大门堵死了。而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却不需要暴力,只要“和平演变”就足够了。这是因为当把发展生产力等同于经济建设、等同于多挣钱,用扩大消费去拉动生产,用破坏公有制去调动积极性时,社会主义赖以存在的统一的经济基础,就成了诸侯经济、部门经济、权力经济,资源的严重浪费和环境的严重破坏就愈演愈烈,上层建筑倒塌的“大坑”就越挖越深。当享乐和权力结合、利益和利用联姻、捞好处和给好处穿一条裤子、收买和叛卖携手,利益的两极分化、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以及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推动的私有化进程就会顺理成章,什么远大的理想、崇高的信念、革命的原则只能停留在讲上了,产生新的资产阶级的土壤会越来越肥沃,革命队伍内部变质的面会越来越大。普通群众整体革命性的逐渐降低,越来越多的人由革命的参与者成为局外人,从关心党和国家的命运到只关心自己的衣食住行,“分化”“西化”的基础就越来越牢,这就为渐变到剧变准备了条件,形成不可逆转之势。到了8·19之前,即便是戈尔巴乔夫不解散苏共,那么,也已是无力回天了,因苏共执政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群众基础已荡然无存。当然,戈尔巴乔夫不采取自杀性措施,而是竭尽全力补救,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拆了东墙补西墙,也许苏联还可以苟延残喘时日,3年、5年,甚至8年、10年。但面目全非的苏共、名存实亡的苏联社会主义,只能是一条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罢了。

毛泽东强调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强调社会主义社会人人需要改造的社会,号召人民关心国家大事,认为新社会与旧社会差不多,所不同的只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变更了,共产主义远、社会主义难、复辟资本主义很容易;生怕人变质、党变修、国变色;生怕2000万革命先烈的鲜血付之东流。提倡学习张思德、白求恩,树立革命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做“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告诫全党,如果产生了两极分化我们的政策就失败了,如果出现了新的资产阶级我们就走到了邪路上。习近平特别注重运用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三大规律,科学正确地指导各项工作。他多次指出,要不断增强按客观规律办事的自觉性和主动性,提出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内在规律,要求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不断把握规律、积极运用规律,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王志刚 苏联 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