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张宏志:毛泽东战略破坏了日本的国策

日本在侵略中国的战争中,其经济掠夺,不敷战争消耗。其结果,正如毛泽东所说:“日本国度比较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

【察网按】察网中国(www.cwzg.cn)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经作者张宏志先生独家授权刊载系列文章,今日发布第四篇,其余将陆续发布,敬请关注。转载时请保留此声明。

张宏志,1929年生,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兼中共陕西省委讲师团教授,享受国务院津贴。英国皇家联盟科学院荣誉博士,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出版专著八部,共404万字;1257幅珍贵历史图片;46张作战图。其中有三部巨著:《中日血战三部曲》,106万字;《大军事家、大哲学家、大诗人毛泽东》,120万字;《中国抗日游击战争史》,71.6万字。获学术界奖104次(项);获世界杰出华人等各种荣誉称号13次。

【内容提要】“军事经济”理论是无产阶级的军事理论,由恩格斯创立,讲的是战争和经济的关系。把这种关系运用到战略战术上,军队行动的直接目的破坏敌人的经济开发。称为“军事经济战略”,这是毛泽东创立的。他的《论持久战》一书,就是一部“军事经济战略”的理论著作。抗日战争中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日游击战争,就是根据毛泽东这一理论而展开的。日本军阀在占领广州、武汉后之停下战争的脚步,就是要利用对中国的经济掠夺完成其国力准备。日本原计划在华北建立了7个工业基地,并准备把日本的钢铁工业基地迁到华北来。这一国策,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击战打击下,全部破产。日本原想在中国”发大财“其结果连原有的也赔了进去。从而使日本的根本国策宣告破产。

一、 问题的提出

毛泽东指出:“日本地主资产阶级的野心是很大的,为了南攻南洋群岛,北攻西伯利亚起见,采取了中间突破的方针”。(1)又说:“我们确切的知道,就是扬子江下游和南方各港口,都已经包括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大陆政策之内。并且日本还想占领菲律宾、暹罗、越南、马来半岛和荷属东印度,把外国和中国切开,独占西南太平洋。这又是日本的海洋政策。”(2)日本军阀的战争野心,与他们的国力是很不相衬的。日本国小,资源匮乏,特别是战争资源严重短缺。因而制约着钢铁、煤炭、矿山、水泥、电器机械、产业机械、汽车、车辆、金属工业、造船、精密机械11个生产部门。以钢铁为例:铁的生产量,1931年91万吨,1935年增至210万吨;钢的生产量在同一时期内由166万吨增至386万吨。但是,随着产量的增长,矿石、废钢废铁的进口量也显著地增加,废钢废铁和铁砂矿70%靠进口。而进口总额中,1937年有33.7%、1938年有34.4%、1939年有34.3%,来自美国。至于石油,则90%需要进口。这其中钢铁、煤炭、轻金属、锌、碱、硫氨、纸浆、机车、车辆、汽车、船舶制造业的所需材料则需取自中国。

1927年7月25日,田中义一大将的“奏议”谓:

(1)钢铁问题

“炼钢事业的盛衰对国家的强弱关系很大,‘满蒙’的铁矿有12亿吨,此外,还好有25亿吨媒。用这25亿吨煤可以炼12亿吨的钢,可以保证70年间的自给自足,而不需要再仰赖他国的供应。我国就具备了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要素。

(2)石油问题

“石油是我国最缺乏的重要产品之一,也是国家存在的必不可少的一个要素。

‘满蒙’的铁和重油一旦归我所有,我国的海陆军便可一举而成为铜墙铁壁,因此说‘满蒙’是日本的心脏,绝非虚言,这是为我绵绵皇基不胜庆幸的。”

(3)硫氨肥料及其它问题

“肥料是国家粮食政策上最重要的问题,化学肥料都是用由煤里提炼出来的硫氨当原材料制造的。

(4)碱及纯碱企业

“碱和纯碱是军事上和化学工业上的至宝,其原料只是盐和煤,而盐和煤都是‘满蒙’产量最多并且价格低廉的产品,因此建立工厂进行生产,就可以垄断这一重要工业产品,并且还可以达到我国军用化学工业原材料的自给自足。

(5)菱镁矿和铝矿企业

“菱镁矿和铝矿的开采,根据‘满铁’和东北大学本土博士的调查,已经判明为非常有希望的企业。这两种矿物是飞机、军用饭盒、医疗器具及其他工业的重要原料。因为这种珍贵的产品是国防工业上不可缺少的原料,所以应该把这项企业和‘满铁’分开独立经营,并将矿石运回国内加以精炼和秘藏,以避英美资本家的虎视眈眈。另外,在鸭绿江流域建立水电企业,用来精炼金属,鉴于将来航空事业的发展,可以断言,全世界在对于航空工业资源材料上的需要,必将仰我鼻息。”

“以上各种企业如能独立经营。我国大致可获得6百亿日元的巨利,同时南满的工矿业,将给予我国国防经济以巨大的帮助。

“…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

“倘若中国完全被我征服,其他如小亚细亚、印度、南洋等地异服的民族必然会敬畏我国而向我投降。

“日本资本主义和中国在历史上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对于煤铁等主要资源的埋藏量本来就很贫乏的日本,中国是其原料的主要供应地。同时对国内市场狭小的日本工业来说,邻邦中国又是他的主要市场,在日本整个对外出口中,有35%是运往中国各港的。…对于日本的存在,甚至具有决定意义。”(3)

可见,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其直接目的,一是为了掠夺中国资源,一是为了独霸中国市场。以期实现充实国力,积蓄战略储备力量,相继发动世界战争,故此,中国的抗日战争,一则是消灭日本的军事力量;一则是打破日本的经济掠夺。从这两方面出发,研究部署游击战争,在战略指导上,已经进入了军事经济战略。

二、 毛泽东对日本经济掠夺的剖析

毛泽东指出:“日本在中国的掠夺虽然不能说它绝对不能有所成就,但是日本资本缺乏,又困于游击战争,急遽的大量的成就是不可能的。”(4)毛泽东这一分析完全符合事实。日本对华北的投资,迄1940年底,总额达到2.4亿日元,1940年的投资是0.52亿日元。这些投资的91%是用到为开发资源创造条件——恢复交通运输和通讯设施方面,而真正投资于产业上的只占9%。至于抗日游击战争给予日本掠夺中国资源所造成的困难是日本难以补救的。仅八路军百团战役中对井陉煤矿的彻底破坏,日本损失即达1亿日元。

下面是1940年日本几项工业产品,煤、铁矿砂、生铁、水泥、纺织的生产状况:(5)

表1

 

特稿|张宏志:毛泽东战略破坏了日本的国策

 

从上表中虽不能得出日本在中国大陆的经济掠夺一无所获结论,但可以看出,纺织业居于日本的巩固占领区的大中城市,故而有准确的统计数字。其他各项产业生产基地则陷入抗日游击战的包围袭扰之中,因而不能形成系统的管理体制和运作机制,无法正常运营,从而也就做不出准确的统计,故该统计表除纺织业外其他各项均为空白。可见,日本的经济掠夺,其效能是极其有限的。

而其国力消耗则与日俱增:

1937年:121.33亿日元

1938年:198.87亿日元

1939年:234.89亿日元

1940年:277.28亿日元

日本在侵略中国的战争中,其经济掠夺,不敷战争消耗。其结果,正如毛泽东所说:“日本国度比较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日本统治者想从战争中解决这个困难问题,但同样将达到所期求的反面,这就是说,它为解决这个问题而发动战争,结果将因战争增加困难,战争将连它原有的都消耗掉。”(6)

三、 华北游击战争的军事经济战略

日本对华北的经济掠夺,是由“华北开发公司”运营的。公司下设大同煤矿、华北电业、井陉煤矿、华北煤炭贩卖和蒙疆矿产贩卖等五家公司。同时,对于中兴、大汶口、磁县、焦作和山西等煤矿,以及石景山和山西两座炼铁厂,则与日本国内有关协会成立联合组织,进行共同经营。这样“华北开发公司”通过经营21个公司和八个联合组织等下属企业进行了资源的开发工作。华北交通运输业,则由“华北交通株式会社”经营。其运输线,铁路12106华里、公路2600华里、内河航运7680华里,其主要任务是服务于军用,兼营民用。开栾五大煤矿则由日本政府直接管理。

日本对华北经济运行和掠夺的全部机构,完全陷入抗日游击战争的汪洋大海。日本在华北(7)占领区共450个县,105万平方公里,迄1944年日本完全统治的地区只有三个特别市和七个县,仅占1.4%,其他98.6%为抗日根据地、游击区和受抗日影响的地区。

日本为了保护资源地区和交通运输线,不得不将其兵力进行极端分散配置。以第一一〇师团分驻情况为例。该师团管辖两个旅团,并配属独立混成第一、第八旅团,全部兵力为步兵四个旅团,4个联队,22个大队,66个中队,198个小队,特种兵132个小队,共约2.3万人。

附:一一〇师团分驻情况一览表(8)

 

特稿|张宏志:毛泽东战略破坏了日本的国策

 

“师团负责警备面积:66248平方公里”

“一个中队负责地区:736平方公里”

“师团负责范围铁路总长:711公里”

“直接警备兵力:14个中队”

“一个中队警队范围:50公里”

“1公里:3人”

毛泽东说:“中国农民有很大的潜伏力,只要组织和指挥得当,能使日本军队一天忙碌24小时,使之疲于奔命。必须记住这个战争是在中国打的,这就是说,日军要完全被敌对的中国人所包围;日军要被迫运来他们所需的军用品,而且要自己看守,他们要用重兵去保护交通线,时时谨防袭击。”“这样,日本在中国抗战的长期消耗下,它的经济行将崩溃;在无数的战争的消磨中,它的士气行将颓靡。”(9)

毛泽东又说:“敌人是行将崩溃的帝国主义,他占领的中国的领土是暂时的。中国的游击战争的猛烈发展,将使他的占领地区实际上限制在狭小的地带。而且,敌人对中国领土的占领又产生了和加深了日本同外国的矛盾。再则,根据东三省的经验,日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般的只能是支出资本时期,不能是收获时期。”(10)诚然,日本对中国资源的开发和掠夺不是绝对没有收获,收获是有的,而且有大的收获。例如,华北及蒙疆的原煤,1941年供应日本的是412万吨,占日本进口总额的63.8%;铁砂矿,也占日本进口总额的40%。没有对中国资源的掠夺,便没有日本经济的正常运营,这是问题的一方面,问题还有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日本的军力、财力、大量的消耗于中国的游击战争,日本之所得不敷所耗。得失之间的逆差是日本必败的关键。1941年,日本从中国掠夺原煤412万吨和一定量的铁矿砂,他所付出的代价呢?1941年日本的直接军费(不含武器装备)多达300亿日元,用300亿日元买421万吨煤(当然还有其他掠夺物),这样的生意日本人是做不起的。不仅如此,这421万吨煤是在重兵保护下开采运输的。1941年日军侵华总兵力为34个师团,用于保护资源开发即华北的兵力为18.5个师团(含关东军支援部队),占总兵的54%。其间战斗频繁,难以想象,以二七师团为例,该师团从1939年1月10日——1940年11月30日,共计685天,其讨伐次数为29186次,日平均42次。日本的军力、财力如此严重的消耗。日本的国力是难以持久支付的。

日本军阀本来的如意算盘是:少许出点力气,在很短时间灭亡中国,然后以掠夺中国资源来充实国力,完成进行世界战争的准备。然而,事实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不但未能实现其充实国力的预期目的,反而陷入了严重的战争消耗。七七事变以来,日本侵略军夺取了中国大陆四个战略区域:华北、宁沪、武汉、广州。这四个地区对日本来说其意义是不同的。广州,是日本南进(打英美)的兵站;武汉,是日本对中国政府施加军事压迫的据点。这两个地区对日本实行经济掠夺意义不大。而日本充实国力的要求,原仰赖于宁沪地区的财源,华北地区的资源。由于战争环境对商业贸易的影响,宁沪地区失去了中国最大的商埠的本来意义。日本的财源事实上并不存在,日本之充实国力唯一希望是掠夺华北的资源。但是,日本却在华北遇到了抗日游击战争的强大抵抗。为了保护和开发华北的资源,从1938年11月起至1943年末的五年内,将其侵华总兵的52%,约27万人(五年平均数),部署在华北,并且实行高度分散的兵力配置,在资源地区和交通线上修路、筑碉、设据点、垒高墙、挖遮断壕、不惜重大军力、财力、物力的消耗,求的对资源的开发。五年来,挖掘遮断壕2.5万公里(深、宽各10公尺),相当中国古长城的六倍,如果把所挖掘之土垒成高、宽各一公尺的土堰,可绕地球60圈,修筑隔断墙(宽二公尺、高五公尺的长墙和寨堡)1500公里,原有和新建铁路7000余公里,原有新建主干公路、应急道路14万余华里,原有和新凿水路4000余公里。在这些军事设施上,建立了1.5万余个据点,15万余个堡垒,3万余个公里的军事封锁线。从而迫使日本陷入了持久的军力、国力的消耗。迄1942年底,日本每天的直接军费(不含武器装备)消耗1800余万日元,年消耗量占国家岁出的73.7%。军力耗尽、国力耗干、战略储备物资耗空。不仅如此,华北也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日军庞大军事设施,都是毁民田园、拆民房屋、强迫民众服役,耗民脂民膏而造成的。据战前统计,华北五省(晋察冀绥鲁)耕地面积31003万亩,占总耕面积12%,每亩以300斤计,总收获量为110万斤,每人每年用粮540斤,可供2000万人食用。这就是说这些日军的军事设施夺去了华北五分之一人口的用粮。至于如此浩繁的工程所征用的民力以及由此而引起的田园荒芜、饥饿和死亡等灾难可想而知,华北经济是彻底崩溃了。日军的财政供应自1941年就被其政府停止了。谓之“现地自给”。到1942年现地取给也无法实现了,日本兵与华北老百姓争食物的问题严重地发生了。

日本原计划在华北建立7个工业基地:利用华北5大水系建立发电网;利用这些电力发展轻金属工业;利用沿海的盐,建立重化学工业基地;还准备把日本本土的钢铁工业迁往华北……总之,是利用华北资源完成国力准备。以便其或北攻苏联,或南打英美。其结果不但新的基地没有建成,而连有的也耗干了;耗干了国库;耗干了战略物资储备;耗干了民力,人民穷困到了极点。一句话赔光了老本。

当日本帝国为寻求新的资源掠夺地区发动日美战争时,日本人民已没有多少力量可供榨取了。中华民族洒在神州大地的热血保卫了自己的国家,也支援了全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直接地支援了美国和苏联。

历史经验告诉世人,毛泽东“军事经济战略”武装起来的抗日游击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具有伟大的国际意义!

注释:

(1)《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版,第499页。

(2)同上书,第434页。

(3)《太平洋战争史》,第一卷,日本历史学研究会编,(译稿),商务印书馆,1959年北京版第92页。

(4)《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版,第455页。

(5)参见《太平洋战争史》,(第三卷)日本历史学会研究会编,(译稿),商务印书馆,1959年北京版第92页。

(6)《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版,第438页。

(7)日本的华北概念包括三部分:蒙疆(察哈尔、绥远两省和山西省内长江以北各县)、华北(河北、山西、山东)、陇海(苏北16县、河南43县)三个地区。

(8)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史料:《华北治安战》(上)、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1982年6月版,第156页。

(9)《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版,第435页。

(10)《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版,第457页。

 

张宏志特稿系列一:中国抗战对美国的支援

http://www.cwzg.cn/html/2015/chaguzhijin_0827/24455.html

张宏志特稿系列二: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http://www.cwzg.cn/html/2015/chaguzhijin_0831/24501.html

张宏志特稿系列三:中国抗战的国际地位

http://www.cwzg.cn/html/2015/chaguzhijin_0917/24795.html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509/24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