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也有“社会主义”传统?

本文为约翰·尼古拉斯著《美国社会主义传统》一书的译者序。作者梳理了美国历史上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思潮和实践,认为“社会主义观念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塑造和巩固了美国”。很多自由主义者会认为“美丽坚”妙胜天堂,但看看这坎坷曲折的历史就知道,任何平等的“自由”,都是斗争的结果。

美国也有“社会主义”传统?

 

在某些信奉自由主义的人看来,美国无疑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并因其“彻底的、自由的”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而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但事实究竟如何?我们不妨看看美国人自己的观点。2011 年,约翰·尼古拉斯,美国一位有影响的政论家出版了《美国社会主义传统》,该书以翔实的史料为依托,明确提出:美国是个具有社会主义传统的国家,社会主义观念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塑造和巩固了美国,要理解美国,尊重这个国家的过去、现在、可能的未来,就必须承认社会主义这个传统。在尼古拉斯的笔下,社会主义是美国的建国理念,它贯穿于美国历史发展的始终,并体现在诸多历史人物身上。当然,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有自己的特色,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相区别,然而,“社会主义”在美国也是被遮蔽和污蔑的同语,一些人因信奉社会主义而遭受迫害。无论如何,《美国社会主义传统》这本书让我们看到美国历史的另一面,同时也引发我们进一步思考关于社会主义的一些基本问题。

社会主义是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

尼古拉斯在书的第一页就提出美国是“全世界被驱逐者和受压迫者的家园”,他对美国历史的回顾追溯到它建国之初,认为追求平等、保障受压迫者的权利是社会主义的重要内涵。既然美国是作为“全世界被驱逐者和受压迫者的家园”而建立的,社会主义也就是美国当之无愧的建国理念。作为美国的象征符号,自由女神像把美国的国家信念与法国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爱”紧紧联系起来,而它的捐建者,诗人艾玛·拉扎罗丝,就是社会主义信念的积极追求者。她对1870〜1880年间居住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民众的悲惨处境无比同情,认为这是由私有制的不公平造成的,她追随19世纪80年代城市激进社会主义运动者亨利·乔治,提出土地私有化是资本主义“最根本的错误”,应该使土地变为公有,并向富人征税,在通信和交通设施、水资源和基础建设领域实行公有化。尽管艾玛·拉扎罗丝们的社会主义运动没能改变美国的社会性质,但在美国的历史发展中仍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社会主义者们的努力下,社会主义理念潜移默化地成为美国的国家信念,影响到社会政策的制定,使公平和正义得到保障,为社会不断向前发展创造了条件。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尼古拉斯认为,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

社会主义作为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它体现在信奉社会主义的具体历史人物身上。尼古拉斯在书中举出一系列美国历史上的知名人士。19世纪的沃尔特·惠特曼、托马斯·潘恩、亚伯拉罕·林肯,20世纪的维克多,贝尔格尔、A·菲利普·伦道夫、马丁·路德·金、米歇尔·哈林顿等,尼古拉斯认为,这些人都是社会主义理念的支持者、倡导者。诗人沃尔特·惠特曼参加过社会主义者发起的政治活动,他的《草叶集》是美国诗歌史上一座灿烂的里程碑,反映了19世纪中期美国的时代精神。惠特曼的诗讴歌下层劳动人民,号召人们“不管你富裕与否,请给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以援手,为他人贡献你的财富和劳动”。晚年的惠特曼自认“比自己想象的更像一个社会主义者”。如果说惠特曼身上的社会主义因素是自发而质朴的,托马斯·潘恩的社会主义信念则是清醒而坚定的,的理论博大精深,笔端充满激情,写出很多流传后世的名言警句,如“社会主义的沧桑面孔,布满了贫富悬殊的愁容,这表明它经受了极端的破坏,急需用公正来挽救”。潘恩的《理性年代》《人类权利》《土地的公正》等著作成为美国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必读的经典著作。尼古拉斯认为,在以社会公正为核心理念,高扬人道主义旗帜,反抗阶级压迫方面,潘恩的社会主义理论甚至比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还要详尽。潘恩的思想也影响到林肯,林肯注意到劳动和资本的关系,提出“劳动优先于而且独立于资本。资本只是劳动的结果,如果不是先有劳动,资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劳动在资本之上,它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林肯与第一国际的交往故事也被传为佳话,马克思支持林肯的斗争,认为林肯的胜利象征着北方的工人“不再屈从于三十万奴隶主的寡头政治”。历史进入20世纪,社会主义者前仆后继,维克多·贝尔格尔,一位激进的编辑、社会主义者,以生命为代价,对危及公民自由的极权发起战斗,并且捍卫了美国人引以为自豪的演讲、出版等的自由;A·菲利普·伦道夫,一位终生的社会主义者,发动工人在华盛顿为平等和自由而游行,伦道夫还邀请牧师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米歇尔,哈林顿,马克思的信徒,社会主义的倡导者,向贫困开战,写下了《另一个美国:贫困在美国》,建议政府实行“完全社会保障法案”。

尼古拉斯在书中还提出,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也体现在实行社会主义措施的具体城市中。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市就是因采取了社会主义治理方式而获得繁荣发展的城市。《美国社会主义传统》虽然是以人物为主线,但却专门穿插了一章来记述美国社会主义的“老家”——密尔沃基。二战后的密尔沃基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社会主义者管理之下,这些社会主义者注重解决诸如城市下水道系统等具体民生问题,被称为“下水道社会主义者”。对国营企业进行管理是密尔沃基社会主义的关键,他们不是仅仅去操纵,他们也不仅是制定法律和规则,他们借助国营企业推动公共需求项目的开展,建设公园、公共图书馆、公立学校、公共保健场所、公共工程(包括下水道、公共港口设施、公共住房、公共岗位培训以及公共游泳馆等),提高民众的生活质量。密尔沃基的社会主义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信念是他们为生活理想而奋斗的最佳工具”,他们相信社会资源属于每一个人,社会主义者们的任务就是致力于去建设一个利益共同体,“花公众的钱为公众做事”。

美国的社会主义具有自己的特色,区别于其他国家

尼古拉斯在《美国社会主义传统》中反复强调,他并不推崇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化的名称,实际上他对社会主义是持保留态度的,对历史人物的叙述也不忘记强调他们的“非社会主义身份”,比如“尽管在后期,惠特曼的好友动员他加人社会党,但他并没有听从,他从来也没有正式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在尼古拉斯看来,尽管社会主义是美国历史的组成部分,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意味着美国是米歇尔·亨利廷所说的“不标明身份的社会民主国家”。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是具有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区别于曾进行过社会主义实践的那些国家(如苏联),而尼古拉斯所要做的是开拓人们理解事物的空间,承认美国的社会主义传统,以便有足够的力量去制衡政府,使之免受右翼势力的挟持。尼古拉斯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年代,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面临着深刻挑战,虽然民意调查显示,有更多的美国人在今天比过去的几十年里都被“社会主义”所吸引,但社会主义不可能解决美国人民面临的所有问题。事实上,具有不同的倾向的社会主义者自身也存在矛盾,社会主义者内部的相互争吵甚至消耗了他们一致对外的能量。还有一些美国的社会主义者,过分美化苏联,并为它的极权化行为作辩解,在国内的争论中站在了“莫斯科阵线”上,这是尼古拉斯所不赞同的。

那么美国的社会主义区别于其他国家的特色在哪里呢?尼古拉斯通过对“下水道社会主义者”的深入论述为此提供了答案。“下水道社会主义者”对传统社会主义理念不感兴趣,不相信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威力,他们推崇德国实用主义社会主义者爱德华·伯恩斯坦的思想。伯恩斯坦认为,虽然从理论上说,策划革命是吸引人的,但在实践上为人们的餐桌提供食物可能更有感召力。维克多·贝尔格尔高度赞同伯恩斯坦的观点,认为取消暴力革命是可能的,宣称“只要我们改变了现存的秩序,使全体人民得到解放,我们不在乎我们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还是其他什么主义的”。美国是一个已经有投票制的国家,只要民主投票能给予完全执行和公正对待,那么通过流血的谋反来改变社会就是愚蠢的。资本主义被取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需要的是不断地完善每个阶段并为最后的胜利铺设台阶。

从渐进和改良主义出发,密尔沃基的“下水道社会主义者”们竭尽所能搞好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为人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操场、公园、海滩、小溪和河流,社会活动中心,阅览室,健康的娱乐”。根据尼古拉斯的描述,“下水道社会主义”承认美国的个人主义,但不承认美国人是纯粹的个人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弗兰克·泽德勒强调这个国家的衣衫褴褛的人也是公民,社会主义者应该为整体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某些富人服务。弗兰克相信,这个整体就是以合作形式组织起来的利益共同体,它应该先在城市层面开展,然后在州层面,再在国家层面运行。弗兰克·泽德勒用了一生时间追求这种合作共同体,他坚定地认为社会主义会在美国实现,即使不是在他的有生之年,在他的儿子辈和孙子辈也会实现。弗兰克回应人们对社会主义的指责时说,“总是有人指责社会主义与人性不相符合,可能它与人性不符,但人性难道不需要被提升吗?人们难道不可能学习彼此合作吗?这无疑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社会主义观念被遮蔽和污蔑,社会主义者命运坎坷

尼古拉斯在书中指出,社会主义虽然是美国传统的一部分,塑造和推动了美国社会的发展,但自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社会主义观念却被遮蔽和污蔑,被认为是苏联等国家的失败和愚蠢的制度,只能带来极权主义。“不仅被托利派所贬低,而且被否定历史的政治和媒体精英所贬低”,在美国甚嚣尘上的流行论调是:公共事务与私人事务相比是次要的;公司总是好的,工会总是坏的;进步税收本质上是邪恶的,最佳的经济模式是避免糟糕的平等,允许极端富有的人们先留出他们的股份,然后美国的广大民众再分得一杯羹。在尼古拉斯看来,公共讨论本来应该容纳从左到右的所有观念,但如今的美国政治话语却只是从极右到中右,社会主义成为一个需要避讳的字眼,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和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政策占据主流,美国人已经与他们的历史分裂了。保守主义者起草和制订的政治纲领从根本上与潘恩等国家创建者的社会主义观念相矛盾。他们使国家、公共事物、联邦、公共利益屈从于市场和大资本家。他们把大公司和富人们的利益凌驾于劳动人民以及他们的家庭、单位、社区之上,把财富和权力的集中称之为“黄金时代”,事实上这已经损害了美国的民主生活和政治制度,使其陷入衰落。他们追求的内政外交方针使美国在政治、经济、环境、军事上的安全越来越没有保证。

美国自诩为民主自由的国度,但是它对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并不亚于其他国家。尼古拉斯在这本书中忠实地记录了在“红色恐怖”和“清洗异见者”的活动中,社会主义者遭受迫害的事实。以麦卡锡时期为例,成千上万的社会活动家因倡导经济、政治的公正而被攻击,就职于公共教育系统、广播和电视网络、报纸和政府部门、贸易工会以及私人商业领域,有社会主义嫌疑的员工被指控违反了史密斯法案并被开除。众议院中的非美裔运动委员会、参议院的内部安全小组委员会,以及参议院的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由麦卡锡领导)在 1949〜1954年开展了109场大张旗鼓的听证会,在这些听证会上,共产党员、工会成员和社区组织者被迫为自己过去的行为、个人生活和政治观念而接受调查。这一过程重复了无数次,因为州和地方的非美裔运动委员会以及警察机构也开展了他们各自的听证会和调查活动。政府机关和学校要求他们的工作人员用“效忠词语”来宣誓,并进行调查,看他们是否言行一致。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据统计,大约1/5的美国工人被要求进行类似的忠诚度调查,超过3000名沿海和航海工会会员被列入黑名单,并失去了工作。在忠诚度调查运动中,许多被指控为不忠诚的人备受打击,由于恐吓和经常被错误地指控,自杀也很普遍。社会运动者,尤其是争取公民权利的社会运动,成为被调查、被迫害的目标,上百名共产党人被判有罪入狱,移民来的社会活动家被驱逐出境。

把美国与社会主义相提并论并非创新之见,但尼古拉斯的论述进一步打破了人们的惯常印象,提供了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 关于不同版本的社会主义

其实“美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过是历史上早就出现过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版本的社会主义,列宁曾对“下水道社会主义”提出过批判。即使是被诺曼·莱文所称道的1932〜1939年的“罗斯福新政”也并非社会主义运动,当时的美国政府并没有征收私人财产,而只是调整经济政策从而保障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无论如何,社会主义运动内部一直存在分歧,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事实。19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流派出现过蒲鲁东主义、工联主义、杜林主义、拉萨尔主义、巴枯宁主义、费边主义等,19 世纪末20世纪初,又出现了民粹主义、孟什维克主义、伯恩施坦主义、考茨基主义。一百多年来,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有500多种,信奉和追求社会主义的国家、政党和组织也有几百个。从目前来看,以共产党人为代表的科学社会主义,以社会民主党人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还有亚非拉广大地区以民族主义为特征的民族社会主义是最基本的三大社会主义派别,激进主义和改良主义是两个最基本的不同理念。如何看待这些不同版本的社会主义?激进主义和改良主义是一方压倒另一方的关系,还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的关系,或者同一过程不同阶段所采取的不同策略的关系?如果说苏联的科学社会主义是科学的,它为什么会遭受挫折?如果说一些国家的民主社会主义是非科学的,它为什么带来经济的繁荣和老百姓的高福利?只要实践还在继续,问题本身就是开放的,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关于社会主义不同版本的争论还将持续,与此同时,“新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数字化社会主义、基因社会主义等版本的出现使社会主义运动更加复杂和异彩纷呈。

(二)关于资本主义的新变化

社会主义观念在美国长时间地被遮蔽和污蔑,这并非偶然。当社会处于繁荣发展状态时,人们很容易将之归功于与之相伴的社会制度,虽然二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而且从动态的观点看,一劳永逸地满足人类所有实践需要的社会制度是没有的。马克思早就指出,共产主义不是固定不变的状态,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而是“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发达国家科学技术对国民经济总产值增长速度的贡献率20世纪初只有5%-20%,20世纪中叶上升到50%,当代一般为60%-80%,明显超过资本和劳动的贡献率。借助于科学技术的力量,资本主义不断地进行着自我调整、自我修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变革在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经历三次大变革:股份制、私人股份垄断资本所有制和法人股份垄断资本所有制,资本主义的社会化程度有所提高。同时,生产和资本出现了高度国际化,全球560多家跨国公司(其中约300家在美国)掌控了资本主义全球经济、资本主义政府及其国际组织。资本的有机构成也出现新变化,在最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中,电子金融交易额超过中央银行储备的大约7倍。当代资本主义虽然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受到了多种冲击,遭到了重创,但并没有陷入一蹶不振、行将崩溃的境地。

英国新左派领军人物佩里·安德森认为:当前,唯一可以打破资本主义均衡状态的革命力量来自科技即生产力的进步,在这个基因工程迅速发展的时代,人类社会进行变革的动力将来自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新陈代谢,一种新秩序能够从旧秩序的不断进化中产生出来。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对社会主义到底意味着什么?《美国社会主义传统》挖掘了美国历史上追求人性的解放、平等,社会的公平、正义,以及注重经济发展与人性发展相互协调的一面,作者冠之以“社会主义”,它当然不是21世纪社会主义的范本,但无疑提供了某些值得向往又令人深思的内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