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贺卫方称“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西方要求者多在商业贸易上的交往”,而英国汉学家Julia Lovell的著作中提到“(英国)声称它的主要目的是打开中国自由贸易的大门,真实目的是使鸦片走私贸易合法化,并极力隐瞒在文明和进步的幌子下为保护非法的毒品贸易而战的事实。”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英国汉学家蓝诗玲(Julia Lovell)

 

今天,大多数英国人对自己国家过去的殖民行径感到非常尴尬,有太多令人震惊的帝国扩张活动令我们感到羞耻:奴隶贸易;用马克沁机枪对手无寸铁的土著居民进行的无数次大屠杀;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制度化的种族主义。但是,与其他那些殖民罪行相比,英国帝国主义有一件不可告人的丑事易于被视而不见,这就是鸦片——一种令人十分容易上瘾的毒品,它在整个18世纪和19世纪给英帝国提供了滚滚财源。

 

为攫取利润 发动鸦片战争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英国东印度公司鸦片储藏库

 

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扩张得如此之大,形成了一个大帝国,这使得它很是自豪,认为基督教世界比被其征服的民族具有优越性。不过,这个帝国,这个使英国成为富庶的世界强国的帝国,它的一大半建立在从毒品赚取的金钱上,即英国从在印度的鸦片专卖中赚取的利润。18世纪后期英国得到孟加拉后,迅速在那里建立起鸦片制造垄断制度,强迫当地印度农民签订种植罂粟的合同。到收获季节,鸦片汁原液在英国开办的工厂里加工成产品,装进芒果木箱子,然后以极高的利润卖给中国。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鸦片战争中,一艘清军战船被英舰击中

 

英国不光是从事鸦片贸易赚取利润,还为鸦片发动战争。由于中国政府拒绝使鸦片走私贸易合法化,英国于1839—1842年间和1856—1860年间发动了针对中国政府的军事远征(在此过程中,英国攫取了现今香港版图的大部分),却声称它的主要目的是打开中国自由贸易的大门。英国在亚洲从事鸦片贸易及为之发动战争的历史,是明显的机会主义和伪善行为,因为它的政客、商人和军人都隐瞒了他们是在文明和进步的幌子下为保护非法的毒品贸易而战的事实。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虎门销烟

 

从很多方面来说,鸦片对英帝国都很重要。在华南,鸦片换成白银,白银为英国公众购回茶叶,因而,鸦片扭转了英国在亚洲的贸易逆差,为英国人的茶叶嗜好提供了资金;相应地,茶叶交易的税收,又为皇家海军提供了很多费用。1850年代以后,向中国出售鸦片的收入,实际上负担了英国统治印度时期的大部分费用,并为英国在印度洋沿岸的贸易提供了白银。19世纪,严格管理的鸦片生产还为新加坡提供了大部分的政府财政收入。

英国在竭尽全力忘记两次鸦片战争

不过,在我看来,英国一直竭尽全力忘记它与中国打了两次鸦片战争的事实,在英国中学和大学的历史课上看不到鸦片战争的内容是十分可能的。英国对于这两次战争的健忘症早就开始了。还在1900年前后,一些英国历史教科书在谈到香港和英帝国在东方的管辖范围时,就不再提第一次鸦片战争,而是委婉地写道,他们在1842年“得到了”那个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香港成为自由的全球金融中心,它的殖民地的历史逐渐被抹去了。1841年英国靠炮舰建立香港的历史,在1991年150周年时悄无声息地就过去了。1997年香港移交时英国高官的告别演说,也对鸦片和为鸦片打的那两场战争只字不提。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英国伦敦 东印度公司码头旧址

 

英国从事毒品贸易的那些历史痕迹在伦敦也被有意忽视了。在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伦敦东部那些巨大的码头上卸载了从英帝国各地运来的奇珍异宝:香料、靛蓝、丝、波斯地毯、烟草、咖啡。东印度公司码头(The East India Docks)——伦敦卸载中国茶叶的码头——是印度、中国和大不列颠最为重要的牟利贸易三角(由茶、鸦片、丝构成)汇聚点之一。原东印度公司码头在其19世纪如日中天的时候,任何一个时间点上都有上百艘商船汇集在这些码头,很多船上装满用印度鸦片换来的中国茶叶,然而,这个地方如今已经荒废破败,静静地横卧在那里,或被成群的野鸟占领,或被重新改造为漂亮的玻璃和钢铁建筑的公寓式街区。

但是,这是一段对全球政治依然能产生强烈共鸣的历史。如果英国——不论是故意地还是只因为太懒——已经忘记其鸦片贸易的历史,那么,在大陆中国,对鸦片贸易和鸦片战争的记忆却大不相同。在中国,小学生可以从课本、博物馆、纪念仪式和电影中了解到,鸦片战争标志着近代中国爱国主义的开端,它被看作是西方用毒品和武力毁灭中国的开始,开启了恃强凌弱的西方凌辱中国的灾难世纪,也开启了中国为成为现代强国而奋斗的世纪。

要理解今天中国与西方麻烦不断的关系——这是当今地缘政治中最为重要的外交关系之一——西方读者就必须要明白中国是怎样记忆鸦片战争的,以及英国在双方冲突中的表现。

 

摘自《鸦片战争》自序,新星出版社,有删节

 

附:

 

乡镇团委书记王银川致贺卫方先生的一封公开信(节选)

 

(四)关于您作为中国人,却说“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问题

您在2013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新民说”文化沙龙时称,“中国看起来好像在2000年前就走错了路”,还说:“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中国在近代和西方人交往过程中,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西方”,说:“西方人想要商务谈判,中国根本不派像样的人去谈。为什么西方人到了中国见皇帝必须三拜九叩?这不是欺负人?西方人见教皇才双腿跪地,见自己国家的君主最多单膝跪地。”

对此,我很想问您:在1840年,难道是中国舰队炮击了曼切斯特、朴茨茅斯而不是英国的舰队进逼广州、炮击定海、天津大沽口吗?在1860年,难道是中国军队火烧了白金汉宫、卢浮宫而不是英法联军火烧了圆明园吗?难道非洲的黑人是因为欺负了西方人才被贩卖为奴隶吗?难道美洲的印第安人是因为欺负了西方人才遭遇灭绝吗?难道印度是因为欺负了西方人才沦为殖民地吗?商务谈判难道不是一个国家的主权吗?如果有人想和你贺卫方达成一桩交易,你不愿意谈,或者不认真谈,难道他就可以认为你欺负了他,把你暴打一顿吗?至于“三拜九叩”的事,这是当时中国的宫廷礼仪,你可以说它不合理,需要改变,但这是中国自己的事。西方人可以不接受,但不愿“三拜九叩”你可以不来,难道是乾隆皇帝把马尔嘎尼从伦敦抓到北京,强迫他“三跪九叩”的吗?

我很想知道,您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不,您作为一名“中国人”,究竟需要怎样的勇气和法学修养,才能说出如此逻辑混乱、厚颜无耻的理论?

 

 

《贺卫方:答王银川》回应:

 

【质问四:关于我的话“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这个就是近代史的实际情况,建议你读一下著名历史学家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其中略谓在鸦片战争前,西洋人要求平等地位而清廷不给,结果到了战后就反了过来,中国要求平等而西方人拒绝了。其实,当年西方所要求者多在商业贸易上的交往以及现代外交关系的订立,这些方面可以说是平等互利的,但是腐朽而愚蠢的清廷却置国民福祉与国家安全于不顾,拒绝开放,导致兵连祸结、生灵涂炭的战争,国家利益遭受极大损害。我这一代的亲身经历再次表明了这个道理。文革结束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巨大成就之一正是结束闭关,打开国门,改革开放,这才有了今天中国的经济社会的焕然一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