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反对发行特区货币对我国金融安全的启示

陈云认为,“特区货币发行权必须在中央。绝不能让特区货币与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同时流通。如果不是这样做,就会出现国民党时期法币发行之前的状况”。他与邓小平都认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步子要稳”,但比较而言,邓小平更强调胆子要大,陈云更强调步子要稳。

陈云反对发行特区货币对我国金融安全的启示

陈云长期主持我国的财政经济工作,是我国财经工作的卓越领导者。改革 开放以来,陈云作为第二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始终关注和支持特区事业的建设和发展。深圳经济特区初创时期,国家曾经准备发行特区货币以支持经济发 展。陈云对这一事件给予了很大的关注。陈云对特区货币的态度体现出他重视 和关切经济特区的发展和我国金融货币的管理和安全。笔者拟对特区货币的来 龙去脉和陈云关注特区货币的情况做一梳理钩沉。

 

一、特区货币的酝酿发行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提出了创办经济特 区。经济特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窗口、排头兵和试验场,在“摸 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对经济建设的各项举措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和探索,酝酿 发行特区货帀便是一例。

当时为什么要考虑发行特区货帀呢?原因之一是深圳经济特区创办之初, 特区的金融状况极为混乱。在当时的深圳特区市场上,同时流通着人民帀、港 帀、外汇券⑴三种货币,港帀、外汇券和人民币一样,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支付手 段。由于三种货帀的同时流通,自然也就存在着三种价格,其中以港币计算的物 价最便宜,次之是外汇券,最贵的就算人民币了。这种价格差距的存在,人民帀 受到排挤就成为必然,使得走私和黑市外汇买卖猖獗。在外汇黑市上,100元港 币最高可兑换55元人民币,高出外汇牌平均价19.6元,用人民币买外汇券要加 价30%。所以,在三种货币中,港币最受市民青睐,人民币的地位最低。深圳市 .场上的金融混乱影响了人民币的声誉。而且,由于港币的大量流通,还给深圳市的金融管理造成了很大困难。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汇率偏低、价值被高估,对国内引 进外资和扩大出口十分不利,深圳特区主要依靠大量引进外资的发展战略面临 难题。当时主管深圳金融的副市长周溪舞说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汇率不能 自由浮动、资金也不能自由进出,这就给外商投资、经营带来了很多不便,心中也 产生很多疑虑。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投资环境不但比不上‘亚洲四小龙’,甚至 也比不上亚洲其他一些国家,如泰国。”⑵

上述状况引起了深圳特区政府的忧虑。1981年5月,广东省向中央呈报了 《关于我省试办特区的情况报告》,正式提出:“从长远着想,发行使用专用的特区 货币,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3]在同年国务院召开的经济特区工作会议上,广东的 这一建议引起了与会者的重视。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许涤新认为要认真研究、 谨慎行事。中央于7月批转的会议纪要中指出人民银行要抓紧研究是否要在 深圳发行特区货币的问题。”[4]特区货币的可行性论证工作由此发端。

对于是否发行特区货币,国内经济界、金融界、理论界广为关注,争辩也异常激烈,分成了赞成派和反对派两大派。赞成派认为:世界上以引进外资为主的地区和国家,除了对外提供良好的投资环境、完善的法律法规和优惠的条件,在金融货币政策方面基本上是:货币能自由兑换、汇率能自由浮动、资金能自由出入,允许外资银行大量进入。如不发行特区货币,那么,在深圳以至于广州,港元等货币将占主导地位,人民币将受到排挤和驱逐,深圳特区将会沦为香港的金融附庸,经济、物价会受到港币利率和汇价变动的影响。为维护货币安全和金融安 全,发行一种能自由兑换且只在特区内使用的货帀较好。反对派认为国外的经验证明,在经济特区不发行特区货币,并不会成为大量引进外资的障碍,因为外商最关心的是获得减免关税等优惠条件。发行特区货币还会承担更多金融风 险多币多弊”,因为发行特区货帀后,如果不能代替市面上的三种货币,将会出 现四币并存的局面,更加造成金融秩序的紊乱,增加金融管理的困难。更令人担心的是,特区货币也会对人民币造成冲击。同时,如果国际金融炒家来炒特区货 币的话,也会影响深圳乃至全国的经济稳定。

在争论声中,1982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尚明带领中国人民银行、国 家进出口委、中国银行组成的联合调査组来深圳调研特区货帀问题,回京后提出 近期不发行特区货币的意见。[5]4月,人总行向国务院报告:发行货币问题比较 重大,涉及方面也较多,不易仓促定论。特区货币问题还可以继续研究。

这年冬天,特区货币的发行迎来了转机。1982年12月,根据国务院副总理 谷牧指示,国务院有关部门和专家两次开会研究特区货币问题,多数人赞成。[7] 1983年1月,钱俊瑞、宦乡率国务院联合调査组到深圳等地研究特区货币问题。 调査钽总体上表示了肯定意见。[8] 1983年2月,胡耀邦视察深圳,对特区货币问 题的态度是:如果对特区货币的面值、币值和物价问题找准了,可以发行。[9] 1983 年3月,谷牧在北京召集国务院系统的经济专家研究特区货币事宜,许洛新、薛 暮桥、钱俊瑞、宦乡、徐雪寒纷纷表示支持,人民银行、中央银行也表示支持发行 特区货帀。[10]

在发行特区货币呼声较高、看法和意见趋向一致的情况下,1983年4月,国 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召集会议,宣布成立“国务院特区货帀研究小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鸿儒任组长。田纪云指示:小组的任务不是研究发不发特区货币,而 是研究如何发行最好。[11]

1984年1月下旬,深圳市委市政府向中央和省里上报了《关于经济特区金融 货币政策的请示报告》,提出了发行特区货币的要求。1月24日,邓小平视察深圳特区,市委书记梁湘向他汇报工作时,提出需要中央帮助解决发行特区货币。 2月,邓小平回到北京后找一些中央领导谈话,全面肯定经济特区的建设成就和 经验,并提出对外开放“不是收而是放”的指导思想,谈话中,他还提出了要搞特区货币的问题特区要搞特区货币,因为人民币不能浮动。搞特区货币就可以自由兑换,这样才能调动外商、华侨来投资的积极性。邓小平拍了板,中央和 国务院有关部门迅速将发行特区货帀工作纳入议事日程。同年,特区货帀票样印好。1984年8月10日,国务院北戴河会议同意深圳发行特区货币。

1985年1月,货币小组将修改后的《关于发行特区货帀的报告》和受委托草 拟的《国务院关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做出发行特区货币的意见》 呈送国务院。报告提出,特区货币实行独立的汇价制度,采用一揽子浮动汇率, 以人民帀汇价作为依据,不同任何一种国际货币挂钩。纸币图像印黄帝(轩辕氏)像,硬币像印飞禽图,货币由中央人民银行发行,时间为1985年10月1 日。[13]

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特区货币放弃了发行。1984年第四季度开始的对外 .盲目引进等情况越来越严重,国家外汇储备大幅度下降。同时,全国范围内的基建膨胀和信贷失控,使国务院决定实施包括深圳在内的全面紧缩银根的举措。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态度是:发行特区货币,外汇平衡是基础,而深圳外汇还不能够平衡。按照如期发行要求,特区货币发行以后,要求中央三年内每年给深圳 1.5亿美元外汇额,况且特区货帀要发行多少,现在还搞不清。[14]国家外汇管理 局担心深圳发行货币后,对国家的依赖会像无底洞一样,发行特区货币还是得靠 深圳自己的外汇储备,靠国家拿外汇不行。不久,人大常委会会议也对发行特区 货帀提出了反对意见,主要原因是一个国家不宜搞两种货币。连赞成派的专 家们也大都对发行特区货币提出暂缓发行。于是,国务院做出了暂缓发行的决 定。此后几年,随着深圳特区的建设和发展,人民币作为国家货币,在特区货币市场的主导地位日渐恢复,发行特区货币已无必要。

 

二、陈云对特区货币的关注

 

陈云十分重视并支持经济特区的创设和建设工作。对于特区货帀,陈云也很为关心。

对于是否发行特区货币,开始陈云持反对态度,不支持发行特区货币。1983 年10月,千家驹写信给胡耀邦、陈云、薄一波,谈他对经济特区货币问题的意见。 10月15日,胡耀邦批示陈云词志是行家,建议请陈云同志考虑定。”10月23 日,陈云批示我不同意发行特区货币。”[15]

陈云对发行特区货币的主要忧虑是:担心特区货币对人民币形成冲击,扰乱 我国的金融货币市场。早在1981年,陈云就注意到了特区市场上外币和人民币 同时流通的情况。年12月22日,陈云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第一书记 座谈会上说既要看到特区的有利方面,也要充分估计到特区带来的副作用,比 如,人民币与外币同时流通,对人民币不利,会打击人民币,因人民币‘腿短’,外 币‘腿长’。搞特区现在第一位的任务是认真总结经验。”[17]这些话表达出陈云 对金融安全的担心。陈云所言的人民币“腿短”主要指人民帀只能在国内流通, 不能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自由兑换。外币“腿长”主要是指外币可以在国际金融市 场上自由买卖。

但陈云并不武断专行。后来,随着特区货币论证工作的进展,陈云也同意发 行特区货币,不过,他强调特区货帀发行权要统一到中央,只能在特区流通等。

1984年3月26日至4月6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在北京召开部分沿 海城市座谈会,并形成了《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稿。会议委托分管特区工 作的谷牧,专程到杭州向陈云汇报,听听陈云对纪要的意见。当时陈云对正拟议发行经济特区货币的事情非常重视。4月22日谷牧从北京前往杭州,当天,陈云 请谷牧给他带些有关经济特区货币问题的材料。

4月24日,陈云拿到《纪要》稿和特区货币研究小组的报告稿后,全神贯注地 阅读,“连散步都取消了,把《纪要》稿看了两遍,把有关特区货币小组的材料看了 三遍' 他说他“是很用心看的'[18]4月25日,陈云听取谷牧汇报关于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的情况报和《纪要》的主要内容。陈云明确表示同意《纪要》,但也直 言不讳地提出自己对特区货币的担心:“我同意开放十四个沿海城市,但对是否 搞特区货币,我考虑得比较多。”[19]陈云说他不赞成有些人所说的,解放初期就 是两种货币情况并存。陈云说那时的情况和现在不一样嘛。当时饶漱石、曾山在华东,主张保留华东的货币。我说,你们要多少机动财力就提嘛,我尽量支持你们,但发行权要收到中央。”[20]陈云这里所说的“那时的情况”主要是解放战争时期和解放初期虽然有几种货币并存,但是当时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经济,生产、流通、交换都比较简单,不但不用跟国际市场接轨,甚至也不需要和国内市场接轨。因此陈云认为当时和现在的历史条件是不同的。

陈云与谷牧就特区货币问题进行了详细深入的交谈。谷牧说:关于经济特区货币问题,我们商量过,还要拿出两个月时间,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然后再向中 央提出方案。陈云提醒说货币问题不简单。姚依林同志说还有个印刷问题, 他说得对,印刷问题确实很重要,印得不好,人家就很容易伪造,假票子就进来了。”接着,陈云问特区货币究竟怎么办?是一个特区发,还是每个特区都发? 你们没有讲。”在谷牧汇报了主张发行特区货币的理由和正在研究中的一些想法 后,陈云说如果特区货币只在特区内发行,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问题。如果各个特区都发货币,那末实际上就是两种货币并存,人民币的‘腿’会越来越短,特区货币的‘腿’会越来越长。因为‘优币驱赶劣币’,[21]这是货币的客观规律。”由于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陈云同意你们要再研究两个月,那好吧。有时间可以再仔细考虑考虑。”同时仍强调如果大家坚持要搞,经济特区货币的发行权一定要 集中到中央。他对谷牧说我看了人民银行的方案,规定了发行权在中央。准 许发行特区货币,这是灵活性;发行权在中央,不在地方,又有统一的控制。”[22]

5月26日,陈云在中国银行总行工作人员有关特区货币发行写给邓小平并胡耀邦、赵紫阳、陈云的信上批示:“特区货币发行权必须在中央。绝不能让特区货币与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同时流通。如果不是这样做,就会出现国民党时期 法币发行之前的状况。”[23]在这里,陈云提到了国民党时期法币发行之前的状况,那时是什么样的状况呢? 1935年国民党实行法币改革之前,货币发行权极为 分散,不但国家发行,私人、中外企业、金融业和非金融业都可以发行,以致形形 色色的货币充斥市场(仅发行纸币的银行就有30多家)。虽然国民党政府已经 实施过“废两改元”的货币改革,确立了银本位制,以银元为国币单位,但辅币却 不统一,银角与铜元并行。同时,纸币有私票(是由民间的钱庄、银号、票庄,甚至 一般商号所发行的票据)、银行纸币和外国银行纸币等。而这些货币的实际价值 各不相同,它们之向又没有固定的比价。这种币制既不统一又不稳定,对于国内 商品流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对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以及对于国家财政金融的稳 定都很不利。鉴于历史的教训,陈云的担心不无道理。

1984年10月27日,谷牧和刘鸿儒代表货币小组到中南海陈云的家中,向陈 云汇报特区货币方案,方案提出三种选择:一、让港币流通;二、让外汇券流通; 三、发行特区货币,香港回归后,还可在香港流通。陈云同意发行特区货币。[24] 刘鸿儒又向陈云汇报了特区货币的票额情况。刘鸿儒回忆道陈云同志坐在沙 发上,我们向他汇报时,他听得非常认真,从不打断你,一直等你说完,然后思索 一会儿,再提问,提的问题切中要害。”对于发行特区货币,陈云提出了两点意见: 第一,发行权归中央;第二,只能在特区流通。[25]陈云还和他们谈到了货币之间 的比价和兑换问题,他提到在陕甘宁边区时期,不同边区均有自己的货币,边区 之间也存在比价和兑换的问题,于是成立了货币兑换所。陈云回忆这件事情时 说我虽然没有到过特区,但我很注意特区问题。1984年我专门把谷牧和刘鸿 儒找来谈特区货币问题。我讲,如果大家坚持要搞,我提出两条:一条是特区货 币发行权属于中央;另一条是封关[26]以后,特区货币只能在特区内流通,不能在 其他地方流通。”[27]

对于特区货币的最终没有发行,陈云说那时,特区货币都印好了。后来, 特区同志自己感觉到这件事情不那么简单,就搁置起来了。”[28]

陈云为何一直强调特区货币的发行权一定要归属中央呢?这与陈云的货币管理思想有密切关系。在长期的金融管理实践中,陈云认为,货币发行权必须集中统一,这是陈云货币管理思想的核心之一。这种思想最早来源于陈云主持陕 甘宁边区财经工作的实践。在当时的陕甘宁抗日根据地,边区政府一度把银行当成财政的出纳部门,边币发行约束软化,发行过量,导致币值下跌,金融波动。 陈云领导边区金融工作后,仔细分析边币发行机制,发现边币之所以发行过量, 主要是因为没有正确处理好银行和财政的关系,没有集中边币的发行权。于是,陈云提出货币发行权要集中于西北财经办事处,他联合贺龙给边区银行负责人 黄亚光、贾拓夫写信:今后银行增加发行必须经过财经办事处书面批示。[29]在解放战争后期,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逐渐取代各根据地银行的货币,统一解 放区的货币已是大势所在。当时,有人提出两广、西南可以另发钞票,理由是为了照顾后方,对后方有好处。陈云质疑这个提议:“如果这样做,前方是否受得了呢?这种票子与人民币的比价假如不变,等于是一种票子;假如经常变动,则对前方的物质供应会有很大问题。……现在是大兵团作战,需要发的票子很多,不 是抗战时期的那种小局面了。所以,像抗战时期那样,发几种票子,既可照顾后方,又可照顾前方的办法!已经不再适用。”[30]

陈云对深圳特区货币问题的态度,体现了他的货币发行权必须集中统一的一贯主张;体现了他对我国货币金融安全的关注;也体现出他一贯的稳健审慎作风。经济特区是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办经济特区在中国乃至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先例,没有经验可循,必须“摸着石头过河”。邓小平和陈云都认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步子要稳”,但比较而言,邓小平更强调胆子要大,陈云更强调步子要稳。陈云这种高度谨慎稳健的态度,保证了改革开放少走弯路、扎扎实实地向前推进。

 

注释:

 

[1]外汇券,全称中国银行外汇兑换券,俗称“外汇兑换券”、“外汇券”,为中 国银行发行,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流通、特定场合使用、面额与人民币等值 的一种特定货币,分为1979年和1988年两个版本,外汇兑换券自1980年4月1 曰开始流通。1995年1月1日停止使用,中国银行回收。

[2][3][12]周溪舞:《亲历:深圳工业经济的崛起》,海天出版社2006年版, 第33页,第33页,第34页。

[4][8][10]王硕:《改革开放史上的特区货币问题》,《百年潮:改革风云》 2008年第1期。

[5][6][7][11][13][14][15][24]梁宗华:《改革开放30年:20年前发行特 区货币的探索》,《南方周末》2006年1月12日。

[9]胡德平:《胡耀邦同志和特区货币——为什么要有特区货币》,《南方周末》2011年11月12日。

[16][18][20][22][27][28]《陈云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 1675 页,第 1673 页,第 1675 页,第 1675_1776 页,第 1676 页,第 1677 页。

[17]《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07页。

[19][23]《陈云年谱》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353页,第 353 页。

[21] “优币驱逐良币”是由“劣币驱逐优币”转化而来。在使用金属货币的条件下,当那些低于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铸币——“劣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人们在使用中往往会选择“劣币”,也就是市场实际价值较低的铸币驱逐排挤市场实际价值较高的铸币。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原理,也称“格雷欣法则”。但在使用纸币的条件下,若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货币同时流通,则会出现相反的情况:币值相同而实际购买力高的货币駔逐实际购买力低的货币。这种现象称之为“优币驱逐良币”。

[25]李霞:《陈云与刘鸿儒谈“特区货币”》,《中国金融家》2006年第10期。

[26]深圳经济特区最初定位拟发展成“自由港”,采用完全不同于内地的市 场经济体制。为了保险起见,中央在特区范围内实行“一线放开、二线封关”的政 策。“一线放开”是指海关放开深圳和香港之间出入口货物关税的政策。除烟 酒、高级化妆品、少数机电产品外,其他商品一律免税自由出入;“二线封关”是指 在特区和大陆之间用铁丝网屏障隔离开,实行严格管理,所有商品一律按照全国 海关统一规定的关税纳税。

[29]《陈云传》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371页。

[30]《陈云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年,第5頁。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上海陈云研究,史海钩沉篇》】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陈云 特区 货币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606/28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