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孝:是华盛顿拒绝当“国王”催生了美国的民主吗?

有一个模糊不清却又流传很广的故事。在美国独立战争胜利时,华盛顿的部下劝他登基称王,华盛顿虽手握重兵却拒戴王冠。1783年,华盛顿向邦联议会辞掉军权归隐山林。1789-1797年,在连任两届总统后,华盛顿坚决不再连任。由此,华盛顿开创了美国民主。总之,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自由民主信念和美德催生了美国民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梁孝:是华盛顿拒绝当“国王”催生了美国的民主吗?

有一个模糊不清却又流传很广的故事。在美国独立战争胜利时,华盛顿的部下劝他登基称王,华盛顿虽手握重兵却拒戴王冠。1783年,华盛顿向邦联议会辞掉军权归隐山林。1789-1797年,在连任两届总统后,华盛顿坚决不再连任。由此,华盛顿开创了美国民主。总之,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自由民主信念和美德催生了美国民主。

这种观点最早可以追述到晚清名臣徐继畲。

徐继畲是福建巡抚,封疆大吏。它是晚清最先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物之一。他所著的《瀛环志略》与魏源的《海国图志》齐名。该书共分10卷,分装六册,总分图42幅,较详细地介绍了当时世界各国的地理人文经济政治发展。当时文人士大夫多从该书了解世界。《瀛环志略》成书于1848年。也就在这时,美国政府决定,为了纪念开国元勋、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要建造一座高达550英尺的纪念碑,将其树立在首都华盛顿市中心地区。纪念碑于1848年正式奠基,但建筑工程浩大,中间又发生惨烈的南北战争,直到1884年底才竣工。纪念碑的内壁有世界各国赠送的碑石,其中有一块是中文碑石。这块碑石是美北长老会驻中国的传教士丁韪良捐赠。中文碑文的撰写者正是时任福建巡抚的徐继畬。

碑上全文是: “钦命福建巡抚部大中丞徐继畲所著《瀛环志略》曰: ‘按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 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魂雄毅绝伦。呜呼! 可不谓人杰矣哉。美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公侯之号,不循地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 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首哉! — — 大清国浙江宁波府钨,大清国咸丰三年六月。’”

晚清之时,一个封建封疆大吏能有这种眼光,确实令人惊讶,不得不由衷表示钦佩!

但是,不得不说,徐继畲这种观点是错误,他是用中国历史上打天下坐天下的观点来理解美国的独立战争和华盛顿。

首先,就来看看华盛顿是否有能力当“国王”。

实际上,华盛顿是被拔高了的人物。华盛顿参加过英国军队与法国军队小规模的战斗,有战斗经验,也有成为正规军人的理想。第二次大陆会议时,它是弗吉尼亚的代表,希望带着弗吉尼亚民兵参战。马萨诸塞州代表约翰·亚当斯极力推荐华盛顿为军队(实际上是没经过训练的民兵)总指挥。其原因不是因为他有杰出的军事才华和威望,而是以此平衡南方殖民地和北方殖民地的军队关系。在独立战争中,华盛顿表现更多得不是军事谋略,而是坚忍不拔的毅力,可以说是屡败屡战。当时北美殖民地在英国的经济版图上处于极低的地位,远低于印度和产糖的西印度群岛。再加上法国插手支持,英国不愿劳师远征,空耗国力。在独立战争中,华盛顿确实建立威信,但并没有后世所想象的高度。

华盛顿不是中国的刘邦、项羽、曹操、唐太宗似的人物,自己带领一支绝对服从自己的军队征服美国。华盛顿只是殖民地联军的总指挥官,战士是来自各州的民兵。只是在抵抗英军的这个共同目标下,他才能指挥这支军队。华盛顿一旦称“王”,各州军队自然解散,不会有多少军队真正听他指挥。

那么,华盛顿是否可以去虚名得实利,不当国王,而是谋取最高权力。凭着威望,华盛顿确实可以获得美国最高领导人的职务。但是,看看当时的历史就知道了。美国独立后,实行邦联制。最高权力属于议会,行政部门由国会产生。宪法虽然给邦联最高机构各种虚头巴脑的权力,就是没给向各州征税的权力,也没有设最高行政长官。当时美国的最高首脑既无权又无钱。

后来这套制度邦联制度确是实行不下去了,只好从邦联转向联邦,设立总统,加强总统权力。华盛顿成为全票当选的总统。但是,第一任总统是一个苦差使。华盛顿上任时,邦联政府只给他留下了十几个办事员,国库空空荡荡,债台高筑。据说华盛顿当时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与讨要欠饷的老兵或是要生计的伤残士兵打交道。政府的一切都要从头来。华盛顿也确是没有高超的治国才能。上任不久就有抗议收税的,还有骚乱造反。第一任结束时,华盛顿就不想受罪了。华盛顿本身就有自己的庄园,后来的妻子也是家境富有。而总统不过就是一个首席公务员,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华盛顿留恋的。后来勉强连任一届,其间杰裴逊和汉密尔顿党争不断。任期结束,华盛顿坚决不连任。

从当时历史看,华盛顿没有绝对实力当国王,对家境富裕、治国能力一般的华盛顿来说,总统职位是个苦差事,并没有留恋之处。这里也被没有什么突出的美德。

有人做了个比喻,美国就是一个社区,业主们有穷有富,都自己做着自己的事。美国总统是什么,就是物业经理,或者“社区自治委员会主任”,安个灯,弄弄草坪,修修路,维持秩序,防火防盗。假如这个小区业主都不交物业费,或者小区初建,物业的一切规则、人员、设备都要从头筹备,那这个物业经理自然操心费力,还没什么油水。那么,是拿着那点可怜的薪水给社区服务呢?还是像别的业主那样干自己的事发大财?还是躲到一边图个清闲?

华盛顿选择的是后者。这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而不是崇高的自我牺牲美德。

华盛顿的故事实际是一个民主的“神话”。

“势来天地皆同动,运去英雄不自由”。时势造英雄,英雄人物可以在特定时期发挥巨大作用,但他不能独自创造历史,更不能违背历史潮流。民主制度也是一样,它有它的历史发展和潮流,华盛顿只是顺应它,并不能催生它,也不能凭几个精英之力设计一个民主制度。

真实的历史是,北美殖民地有很强的自治传统,根本不可能允许某个人成为“国王”!

人所共知,美国没有历史,没有封建社会的包袱。英国移民在17世纪来到北美,把英国的观念和制度也移植了过来。西班牙和法国在海外殖民地派驻总督,拥有绝对权威。而英国的殖民地则要看英王发放什么样的特许状,有的是属于领主,有的属于拓殖公司,有的国王派驻总督。虽然后来逐渐变为派驻总督,但总督并没有绝对的权威。每个殖民地都有自己的议会,获得选举权的都是财产达到一定数量的人。总督和议会的关系,就是模仿英国国王和国家议会的关系。如果不经过议会同意,总督不能自作主张,不能随意收税。

北美殖民地没有绝对的“王权”。

当时的北美殖民地并不像现在的美国。南美洲殖民地发现大量的金矿和银矿,西印度群岛能够种植经济价值极高的甘蔗,亚洲的印度物产丰富。而北美殖民地则没有突出的宝藏和经济作物。北美殖民者需要进行艰苦的开拓。北美殖民地在1770年有250万人,大多集中在城市。一流的城市有上万人。独立战争时,费城有4万人,是最大的城市。二三流的小市镇星罗棋布。这些城市类似西欧沿海的商业市镇,实行城市自治,没有统一的官方机构。城市的事务往往由有名望的士绅自动组织维持。在小的市镇,公共事务由全民决定。小镇治安由市民轮流值班。

从美国独立之初的邦联制可以看出,当时殖民地各州对君权或绝对权力怀有极大的警惕。在这种历史环境下,根本不存在华盛顿当不当国王的问题。

孙中山为中国设计了西方民主制度,而且辞让大总统,但中华民国的西式民主失败了。袁世凯想复辟君主制当皇帝,结果众叛亲离,身败名裂。

历史并不是历史人物设计的,民主制度也是这样。

1853年,徐继畲对华盛顿的评价,蕴含着对封建王权的批判,具有全新的世界眼光,有着启蒙的意义。但是,那毕竟在东西文化碰撞之初,是对西方文化历史不可避免地误读。150年前,徐继畲的观点是惊世骇俗的,但是,今天,如果还在赞美这类剥离真实历史的“神话”,那就可笑了。

【梁孝,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611/32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