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战史:“小淮海”是咋奔向“大淮海”滴耶?

陈邓:赶紧追,在淮南路东堵丫滴。粟张:用不着那么麻烦,干脆这回咱就打个算总账的主意,把这疙瘩的果货们就地一锅烩了!不过……不过……不过咱本钱好象不够哈?毛大帅:那怕啥?咱盘点三个山寨的家当来赌这一把!够不?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一锅烩了!

济南刚拿下,粟总就在琢磨了——

 

粟总:济南拿下了,咱不能闲着。得整点动静儿。咱占两淮,吸引徐州果货送果上门儿,咱收了就庆丰收!他要不来咋办耶?不来咱就往东奔海边儿占地盘,把华东鳖区连成一片

刘陈李:好主意!不过甭往东得往西,找邱疯子下嘴呀,西边儿才是战场重心,咱得找着果货下嘴啊!

毛大帅:黄百韬这果货样子生得好看自已要送上门儿来滴,占地盘的事儿先靠后,咱也甭等了,先把这块肥肉叼了!

粟总:嗯,小淮海的确有问题,还是主席大手笔。

毛大帅:那就这么着,粟总掐黄百韬,陈邓攻击郑州,吸引徐敌西援,让粟总放手大打。

刘邓李、陈邓、粟总:要得要得。

 

陈邓轻松搞定郑州……

 

毛大帅问陈邓:下一步你们直出徐蚌孤立徐州可否?你俩要通盘算谋划一哈这疙瘩的事儿了哈。

陈邓:要得要得!

毛大帅:要不咱换个整法,你们渡淮南进威胁南京剑指中宫可好?

陈邓:这个这个……这个恐怕不成,没得直出徐蚌巴适

毛大帅:要不咱折衷一哈,找个中间位置——你们出毫、涡、蒙咋样?

陈邓:……。

毛大帅:成!算我没说,你们直出徐蚌吧。

粟总:哇噻!要整成大买卖了哈?这是在中原区作战,得请陈邓来指挥全局定盘子

刘邓(不是小平哈)李:陈邓要出徐蚌是吧?出徐蚌就得斩断敌人中枢,造成会攻徐州之势,这个很重要吃一个看一个挟一个,迟早整死个丫滴。

毛大帅:甚好甚好,就是这个意思,孤立徐州再图之。至于咋图看情况发展。

 

粟总南下捕击黄百韬,发现徐州果货有收缩有撤逃迹象后……

 

陈邓:赶紧追,在淮南路东堵丫滴。

粟张:用不着么麻烦,干脆这回咱就打个算总账主意把这疙瘩的果货就地一锅烩了!不过……不过……不过咱本钱好象不够哈

毛大帅:那怕啥?咱盘点三个山寨的家当来赌这一把!够不?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一锅烩了!

 

一棰定音,决战!

 

八卦战史(续):大淮海是肿么着结局滴?

黄维一路磕磕绊绊,也接近了徐蚌线;黄百韬又肥又壮,被摁到在地还继续挣扎,粟总一时半会儿也杀他不死。徐州、蚌埠都还有一大堆果货,要消化也得一个一个地来。徐蚌地区已汇集了或正在汇集土鳖三个山寨的家当……

 

毛大帅:这一棰子买卖是锅夹生饭,战场得有个提口袋当调度的。这么着吧,中原局仨大佬加上华野俩当家的。有条件在一起就开会决定问题,没条件在一起就由中原局仨大佬作为总前委常委,临机处置一切。

粟总及战区众将:拥护拥护,我们已经在向刘陈邓请示汇报了哈。

毛大帅:好嘛好嘛,粟总拾掇完黄百韬后咋办?

粟总:整邱疯子,丫只要脱离徐州。我们整完黄百韬,裹丫的饺子馅儿。就是……就是……就兵力有点不足!

刘陈邓:要得要得,现在黄维这书呆子挪得很慢。但这个要看解决黄百韬的时间和黄维部的进展。如果黄百韬解决顺利,我们还有时间,到时中野出点人儿来助粟总解决邱疯子。

 

黄百韬又臭又硬,一时半会儿也杀他不死,邱疯子出徐东增援后尾又始终不脱离徐州,粟总想打也不好打,黄维又越挪越近……

 

刘陈邓:这个这个……这个有点不好整了。不能让黄维和蚌果们靠粟总太近,咱下一步得准备整黄维或整南边的蚌果了。不过中野就几条饿汉,重炮的还没得,单整黄维或整蚌果恐顾不过来也整不下来,咱得换一哈整法了:粟总那边整完了黄百韬,得来点人儿助我们整黄维或者整蚌果。

毛大帅:嗯,那就这么着,粟总整完黄百韬也别忙活着整邱疯子了,只需要打得丫不能动弹就成。然后再派点人儿派点重装来协助中野整黄维或蚌果,究竟整哪个得看战场情况,刘陈邓酌定。

粟总:要得要得,马上落实马上落实。

刘陈邓:好,我们意见先整黄维。

 

黄百韬挣扎无效,终于在痛苦挣扎中被粟总宰杀。

黄维被中野摁倒在地,苦哈哈穷兮兮的中野饿汉们整了几哈,发现这货的挣扎能力超出预计,一时半会儿整不下来……

 

刘陈邓:黄维已被我中野摁住了。不过丫跟黄百韬一个毬样,又臭又硬,中野杀不死丫滴,粟总赶紧派人派重炮来……

粟总:就来就来。

毛大帅: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以后咋整刘陈邓三常委定盘子,甭再请示了。

刘陈邓粟谭(总前委):要得要得,拥护拥护。

 

中野整黄维正在进行时,徐州杜长官决定撤逃。往哪里逃耶?三条道:东逃海、连,东南去两淮,西逸经平汉路南去武汉。毛大帅根据沪宁谍息,认为杜长官可能选择东逃海、连,或奔东南去两淮——杜长官向果国防部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而粟总最担忧的是另一个方向:徐果集团有可能南下接应黄维,一起朝南奔。指挥华野一部包围徐州的谭大炮则认为杜长官向东南去两淮可能性最大……

然而杜长官滑头,没按上报果国防部的方案行事,而是向西奔去……

 

谭大炮发现了:这还了得,追追追。

粟总接到报告了:三七二十一不管,赶紧追。徐果是重装,跑不快滴……

 

中原地武和华北地武各一部拼命赶来,一路下绊阻挡,杜长官跑不动,恰好常公轴劲儿又犯了,一定要杜长官接了黄维才准跑,于是悲催停下……

 

毛大帅:甭着急整杜长官的徐果哈,要给华北傅长官留点儿念晌哈……

刘陈邓:那就使劲儿整黄维。

粟总:整整整,陈锐霆重炮的上,缴获的装备一律留给人中野哈,甭TMD乱抢哈。没人家苦哈哈地在大别山苦熬,咱这些家当也没来由哈!

 

于是黄维也跟黄百韬一样,还是悲催了……

 

毛大帅:好了好了,剩下的就慢慢整了,小平同志你跟那儿主持,刘、陈来中央有要事相商。

 

总前委各成员汇合了,留了张历史照片。刘、陈去了中央。

 

邓小平:慢慢整就慢慢整,中野华野大家都休整,吃香的喝辣的,养足精神头再接着往下整。

粟总:要得要得。不过不能让蚌埠残果们撤守江防。杜长官就交给华野了,中野补充休整完了,准备提前发起江淮战役,再整一把!

邓小平:估计江淮间已无大仗可打。要打也在南京、武汉附近了。

毛大帅:是滴是滴,残果是有计划撤逃,追之无益。粟总整完杜长官后也休整,多休整一段时间,然后和中野一起下江南,直捣常公老巢。

 

中野、华野休整了一段时间,杜长官穷途末路,饭都没得吃,在粟总重锤之下,也悲催了。

 

【双石,察网专栏学者,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编辑、计算机高级工程师,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611/32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