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土改的“受害者”——评独立战争中的效忠派

摆脱英国统治,成为独立国家,只是在政治上的革命。没收效忠派的大地产,打击大地产所有制,才是经济上的革命。这真正使得北美独立战争为美国赢得发展民族资本主义机遇,并将战争演变为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资产阶级革命。

美国土改的“受害者”——评独立战争中的效忠派

本文主要资料来源:

[美]莫里森 等 著;南开大学历史系美国史研究室 译:《美利坚共和国的成长》上卷,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年10月版。以下简称《美》。

[美]福克讷:《美国经济史》,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以下简称《经》。

名词解释:

效忠派,又被称为托利党,是指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不支持美国独立,认为应该继续效忠英国国王的那些“美国人”。

一 “美国革命是一场内战”(《美》227页)——对效忠派的迫害

北美殖民地发布《独立宣言》后,支持独立的“爱国派”人士迅速行动起来,强迫所有人宣誓效忠这个新的国家。不从者即被关押监禁,并没收财产。(《美》226页)

爱国派如此迅速地采取这种暴力行动是有理由的。当时在纽约、新泽西、佐治亚、宾夕法尼亚、南卡罗来纳和北卡罗来纳州,倾向于继续效忠英国国王的人很可能比爱国派要多(《美》226,227页)。也就是说,13个宣布独立的殖民地中,有6个殖民地里效忠派可能是多数(包括人口众多的纽约、北卡、宾夕法尼亚)!因此效忠派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是不是少数还不一定。所以爱国派必须迅速行动,先下手为强。

爱国派强迫几百万人迅速站队,瞬间使人民分为两个不共戴天的派别。这种情形甚至出现于亲人、朋友之间。爱国派对不支持独立的人进行无情的暴力打击。因此不少人为了表态,不得不与亲人、朋友决裂。一个康涅狄格州的效忠派描绘这种情形:“邻居反对邻居,老子反对儿子,儿子反对老子,谁要是不肯把自己的剑插进亲兄弟的心窝,他就会被称为大坏蛋。” (《美》228页)堪称美国国父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他的儿子就是一个效忠派。(《美》228,262页)

除弗吉尼亚和马里兰,其余各州的大地主都是英王统治下的既得利益阶层。他们不支持独立(甚至还包括不少农民)。美国对此的处理方式是没收他们的土地财产,于是很多地主不得不保持低调,以保住自己的财产。(《美》227页)“他们(效忠派)受到了排斥,新的国家宪法(此处说法有误,独立战争时,美国还没有自己的想法——作者注)剥夺了他们的公民权,使他们在法律上得不到赔偿损失的权利。法律强制他们去为他们所痛恨的事业负担费用,同时还不让他们有发表言论的自由。凡是受到不忠实于“爱国”事业的怀疑的人,会受到私刑、侮辱、监禁、充军、财产充公或者判以死刑的处分。整村的王室拥护者被赶到了内地,以防止他们在英国陆军来到时进行协助。”(《经》168页)

那些被没收了财产,甚至被追杀的效忠派,纷纷被迫流亡。前后流亡出逃的共有约8万人。而且这还只是效忠派里的一小部分。(见《美》227页)他们逃到加拿大、英国本土,向英国政府讲述他们遭受迫害的经历,控诉惨无人道的美国,“不幸这些故事大半是真实的”。(《美》229页)

二 “英国人为时稍晚地发现,美利坚人最勇于打美利坚人”(《美》229页)——效忠派的斗争

在如纽约州这样效忠派占多数的州,很多效忠派参加了英军,对抗大陆军。在英国陆海军中服役的美国效忠派大约有3万到5万人。仅纽约一个州就提供了15000人(《经》167页)。“纽约向乔治三世提供的士兵,比向乔治•华盛顿提供的还要多。” (《美》229页)

在那些爱国派控制的地区,对效忠派采取了无比残酷的迫害。效忠派的人都不敢乱说乱动。而一旦英军出现,他们就像欢迎救世主一样欢迎英军到来。但是英军离开,他们就要倒霉。“如果他们纠集在一支英国军队的周围,英军就会马上开拔,把他们留下来听凭爱国党人的委员会去处置。”“在南部,有些内地村庄几乎人人都是效忠派,但只要康沃利斯的军队一撤走,他们就大吃苦头了。” (《美》229页)

一些效忠派组成了民兵、游击队,对爱国派采取血腥的报复。宾夕法尼亚的效忠派游击队,曾伙同印第安人对怀俄明地区的平民实施大屠杀。“而爱国党人也尽可能地进行了报复”。(《美》229页)

同时,美国也“传播了许多虚构的暴行故事,企图使欧洲舆论反对效忠派。”(《美》262页)

三 《巴黎和约》与效忠派的结局

战争结束,英美双方在巴黎会谈时,效忠派的问题是一个争议的焦点。英国要求美国返还效忠派被没收的财产,而美国则对此深恶痛绝。最后达成的协议是:美国同意“恳切劝告”各州返还效忠派的财产,并同意今后不再继续没收之。(《美》262页)

后来美国(当时还只是邦联而不是联邦)国会如约“恳切劝告”各州返还效忠派的财产。有几个州照办了,但绝大多数州不予理睬。(《美》298页)

《巴黎和约》曾约定,曾参加过效忠派游击队或民兵的人可以在美国合法居留一年,以收拾他们的财产。这一规定并非经常得到遵守。曾参加效忠派武装的人,“能在坐一阵牢以后不再被深究,就算是幸运的了。”(《美》298页)

不过,和约中规定的,今后不得再没收效忠派财产这一条,倒是得到了遵守。

四 “效忠派”的特殊影响——美国的变相土改

美国对效忠派的处置大部分都包括没收全部地产。这个行为最初只是为了战争,但是却客观上摧毁了不少地区的大地产所有权。1777年11月,国会建议各州没收变卖效忠派的财产。这个提议迅速得到支持。“新罕普什尔没收了二十八份大地产,包括温德华斯总督的地产在内。马萨诸塞州没收了与英国并肩作战的那些人的财产,其中包括着沿海三十英里的培培累尔的地产。在纽约州,约翰•约翰孙公爵的五万亩庄园,菲利普斯的三百平方英里的庄园,摩里斯的家产和许多大地产都被划分出卖,这些地产通常是划成面积不超过五百亩的地区卖出的。各处王室和地主的财产都被没收。宾夕法尼亚所接收的潘恩的地产,价值就几乎有一百万英镑。纽约州所没收的地产约值三百十六万西班牙银元。正像法国革命时期“乡下的律师和新暴发户的商人都涌向从前曾骄傲过一时的贵族政治的地位上来的情况那样,美国在大变革期间和那个时期之后,也有许多刚刚从事农务和会计工作的下层人士涌到哲夏普、德兰西和摩里斯家族的土地上来。””(《经》169页)

没收效忠派的大地产,虽然没有终结,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这种大地产所有制,并在客观上缓解了土地大量集中带来的危险。这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农业的劳动力,避免出租土地的收益率过高,从而成功地避免了资本被束缚在土地上的结局。为美国发展自己的民族工商业,打下了一定基础。

摆脱英国统治,成为独立国家,只是在政治上的革命。没收效忠派的大地产,打击大地产所有制,才是经济上的革命。这真正使得北美独立战争为美国赢得发展民族资本主义机遇,并将战争演变为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资产阶级革命。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唐律疏议V”】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独立战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06/36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