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印度对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来自印度的财富支撑着英国的繁荣,英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打着跟印度有关的烙印,大英帝国的辉煌大厦的地基里,埋着的都是印度人民的累累白骨。

9月7日凌晨,高喊着“萨德撤除,和平到来”的至少数百韩国反萨德人士,聚集在庆尚北道星州萨德部署地附近的韶成里,阻拦运送萨德装备的美军车辆进入,和人数远超示威者的数千韩国警察发生激烈冲突。朝鲜半岛“萨德问题”再一次占据新闻焦点,撩拨人们的神经。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萨德问题”进入中国人的视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起来很简单,朝鲜为了自身安全,搞核武器以求自保,三胖年轻气盛,经不起美国挑衅。美国本来正愁着找不到理由部署萨德,结果三胖搞了核武,让美韩找到借口,美韩经常在朝鲜周边军演,刺激朝鲜,这又让朝鲜不得不加快核武研发,如此循环。时机一成熟,美国恐吓加利诱,很快就逼迫韩国答应部署萨德了。

表面上萨德问题因朝鲜而起,但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实际针对的目标是正在崛起中的中国。萨德探测半径2000公里,覆盖了中国大部分平原地区,抗日战争时日寇占领的半个中国的区域,基本和萨德探测的区域重叠。这里是中国人口和经济最为集中的心腹之地。中国心腹之地的各种军事调动、演习、实验等等,统统会在萨德的监视之下,各种数据都会被采集、分析,美国得到的信息会远远比卫星详细得多。但是中国却不能用雷达看到美国的一举一动,这就是打破了战略平衡。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中国的崛起,将会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造成威胁,中国的“一带一路”如果成功推行,将会使得中国成为印度洋的主导力量,使得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下降,并威胁到美国的核心利益——位于印度洋沿岸的中东石油产区。人民币国际化,更会使得美国的命根子——石油美元受到严重威胁,并进一步威胁到美国的霸权地位。

为了保卫在印度洋的核心利益,遏制中国必将成为美国相当长时间的外交重点。一百多年前,大英帝国为了保卫在印度的核心利益,千方百计遏制俄国,与此颇有神似之处。

在韩国部署萨德,是美国试图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如果一旦部署成功,中国又没有任何反制措施,会起到示范效应,下一步就是在日本部署,接下来南海附近某些国家的态度就会转向,也要部署萨德,台湾也会部署萨德。

中国感受到危险,不得不进行军事应对,日本就会以中国威胁为借口升级军备,修改宪法,以实现“国家正常化”。美国也会顺理成章地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存在,中国又会进一步因为缺乏安全感加强军备,而这又会成为新一轮中国威胁的证据,如此形成恐怖的螺旋循环。

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大家自然会想到中国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危险处境。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中印边境的“洞朗问题”,实际上也是在试探中国的反应,如果中国反应过激,就会成为升级军事存在的借口。

二十一世纪,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逐渐成为世界的主要矛盾,博弈的焦点仍然是印度洋。套用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当年说过的话,当今世界的每一件大事,归根结底,都可以归结到中美博弈。而冲突的热点可能存在于中美势力范围交界处的任何一点,萨德问题就是其中一例。

在一百多年前的十九世纪,围绕着印度(洋)进行博弈的大国英国和俄国,同样存在与朝鲜半岛的“萨德问题”类似的热点问题,那就是克里米亚问题。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克里米亚半岛

克里米亚半岛,又称”克里木半岛“,位于欧洲东部、黑海北岸。半岛西、南临黑海,东北濒亚速海,北以彼列科普地峡与欧亚大陆相连。半岛大体呈菱形。克里米亚半岛总体上属地中海气候,这里风景壮丽优美,气候温暖潮湿,曾是苏联著名的旅游疗养胜地。

克里米亚半岛东南岸港口和疗养地费奥多西亚,在中世纪的名称叫卡法,是意大利商人控制的重要贸易港口城市,那场席卷整个欧洲杀死三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正是由这里出发的一条商船经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地中海,在意大利登陆作为起点。在二战期间,这里发生了最为残酷的费奥多西亚登陆作战,两万名登陆苏军遭到德军重重围攻,最终不幸全部牺牲。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黑死病传播路径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费奥多西亚登陆战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费奥多西亚登陆纪念碑

半岛名城雅尔塔,曾是苏美英三国首脑举行雅尔塔会议的地方。我们当今世界秩序也被称作“雅尔塔体系”,就是英美苏三巨头在这里敲定的。1989年,苏联末代总统戈尔巴乔夫,就是在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首府辛菲罗波尔市度假时,遭遇软禁,继而苏联发生政变,不久,社会剧烈动荡,红色帝国土崩瓦解。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迷人的雅尔塔风光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雅尔塔会议旧址——弗兰兹宫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三巨头塑像

克里米亚半岛位于黑海咽喉,是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因此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以及商贸重地。“谁占领克里米亚,谁就能控制整个黑海”早已成为军事家们的共识。

在乡间别墅中,在果园、葡萄园和树木的掩映下,散落着许多村庄、清真寺、修道院、俄罗斯皇家宫殿以及古希腊和中世纪的城堡。从公元前6世纪到19世纪中叶,依次有古希腊人、古罗马人、哥特人、匈奴人、科萨人、拜占庭人、蒙古人、鞑靼人、土耳其人、俄国人来到过这里。在这里,不仅有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轻骑兵被歼灭的遗迹,还有俄罗斯的9个圆顶教堂也位于高高的悬崖之上,更有俄罗斯四大舰队之一的黑海舰队基地。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海边城堡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黑海舰队博物馆

对于长期缺乏出海口的俄罗斯来说,克里米亚半岛是距离其政治经济中心最近、最容易掌握的的出海口,这里通向乌克兰粮仓,又处在东西方交通要道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为了争夺克里米亚,俄罗斯与奥斯曼帝国先后打了十次俄土战争,才终于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苏联解体时,克里米亚跟乌克兰一起分离出去,使得俄罗斯黑海舰队一度失去了基地,面临搬家的尴尬窘境。在2014年趁着乌克兰动乱,克里米亚又被俄罗斯收入囊中,这也是历史上俄国占据克里米亚所付出代价最小的一次。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俄罗斯帝国版图

可以看出,克里米亚自古以来就是俄国的G点。英国要反制俄国,拿克里米亚这个G点下手最合适了。

根据上一篇的内容可以知道,印度对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来自印度的财富支撑着英国的繁荣,英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打着跟印度有关的烙印,大英帝国的辉煌大厦的地基里,埋着的都是印度人民的累累白骨。

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家柯南道尔所写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福尔摩斯的父亲是在印度服役的军官,华生是在印度服役的军医,因第二次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负伤退役,《四签名》是围绕着印度财富的犯罪故事。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体现英国殖民印度状况的《四签名》

印度就如同一个艳光四射的性感女郎,英国就如同这个女郎善妒而又控制欲极强的丈夫,谁敢多向印度看一眼,英国就能跟他玩命。俄国成天对着印度想入非非,于是,英国与俄国展开了长达百年的“大博弈”。

由于南亚地区的陆上屏障阿富汗倒向俄国,使得大英帝国的核心利益区印度暴露在俄国的军事威胁之下。英国为了扳回地缘劣势,派遣英军大举入侵阿富汗,耗费巨资不说,还落得个全军覆没的可耻结局。

阿富汗战争的惨败,使得各国对大英帝国的实力产生了怀疑,越发显得不安分起来。三万多英军魂断阿富汗,对于英国民众的心理也是沉重打击。这哪像世界头号强权,空前的超级世界帝国应有的样子?

如果从实际的综合国力上看,1850年左右的英国正处于历史上的巅峰,大英帝国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的水平,远超今天的美国。如日中天的英国在阿富汗吃了大亏,心里也是憋屈得要命。

英国殖民地领土达到本土面积的一百多倍,殖民人口近4亿(约为本土人口的15倍,其中印度人口接近3亿),广大的殖民地为它提供着全球范围的廉价原材料、劳动力和产品倾销地,其中印度自然是重中之重。

英国本土占世界人口2%(2750万), 生产了全世界60.2%的煤,50.9%的铁,加工了全世界46.1%的棉花,是名符其实的“世界工厂” 。伦敦是世界金融中心,英格兰银行号称世界央行,英国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的40%,完全取代了工业革命之前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领头羊位置。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街景

但问题是,当时没有世界GDP排名,英国也没有今天美国这样的无孔不入的宣传洗脑手段,人们更多的是通过直观印象来认识世界。阿富汗战争的失利,使得人们对英国的观感与英国的实际实力产生巨大落差。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当今世界的人们都不认为美国是头号强国,对于美国的世界霸权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损害。

因此,英国急于向全世界证明自身的实力,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于是,一场前所未有又别开生面的盛会诞生了。

1851年5月1至10月11日,在英国首都伦敦的海德公园举行万国工业博览会(英文全称Great Exhibition of the Works of Industry of all Nations,即第一届世博会)。

博览会的组织者阿尔伯特亲王(维多利亚女王的老公)希望,这次盛会不仅仅展示英国工业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成为实现和平与贸易自由化的一个实例,体现英国在体制与民主上无以伦比的优越性。估计有超过六百二十万人次来参观,超过一万三千的展出品,上百万游客的来访。这次展会普遍被认为是 维多利亚中时期 的象征,并确立了大英帝国世界工厂的主导地位,工业革命以来的英国取得的技冠群雄、傲视全球的辉煌成果,征服了每一个到场观众的心。

英国《泰晤士报》赞美道:“创世以来,全世界各族群第一次为同一目的而动员起来”。亨利·科尔(Henry Cole)评价道:“世界历史从未目睹过像1851年的世界各国工业大展览这样的盛事。一个伟大的国家正在邀请所有的文明国家来参加一次盛会,比较和学习人类智慧的结晶。”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万国工业博览会举办地:水晶宫

(英国工业实力处在世界顶峰的标志,存在了82年,1936年的一场大火中被付之一炬,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表示它的烧毁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光是通过世博会来展现国家的强大和富裕还不够,英国还必须证明自己也是战场上的统治者,毕竟在十九世纪,一切都是战场上的实力说话。英国急需通过一场战争来证明自己,洗刷阿富汗惨败的耻辱。

英国为了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遏制俄国的攻势,最好能让俄国陷入内乱不可自拔。英俄两大强国围绕印度的暗战,最终却在距离南亚数千公里之外的黑海咽喉克里米亚变成了一场热战,史称克里米亚战争(1853年-1855年,又被称为第九次俄土战争)。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法国的拿破仑三世挑起的。拿破仑战败之后建立的“维也纳体系”犹如一道枷锁,紧紧捆住法国,正如同二战后被“雅尔塔体系”捆住手脚的日本。拿破仑三世向英国献媚,再次承认英国赶走法国之后在埃及的主导权,拉拢英国为盟友。他以宗教问题大做文章,以当时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控制范围内的耶路撒冷圣墓教堂说事,要求扩大法国在土耳其的权利。

问题是,法国的权利主张,损害了俄国通过第八次俄土战争刚刚到手不久的在土权益,因此俄国激烈抗议。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耶路撒冷圣墓教堂

(围绕印度的博弈,但是冲突在克里米亚,

导火索却在耶路撒冷,表面上的问题又是宗教,

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这样纠缠在一起,

大国博弈的复杂诡异,远超普通人的想象之外)

法国的算盘是通过这件事打破原有的欧洲秩序,恢复法国的大国地位。对于英国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遏制俄国的机会,还有别人在前面出头当肉盾和打手,因此决定大力支持法国。

十九世纪的大国政治家都是一帮好战的帝国主义分子,因此一场基于宗教的管辖权的问题(法国天主教VS俄国东正教),很快就升级成为一场千里之外的惨烈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英国施展出拿手的外交好戏,拉拢奥斯曼帝国、法国、撒丁王国组成同盟,围殴了俄国,俄国遭遇了可耻的惨败,五十余万军人战死疆场,失去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权,被迫许诺解散黑海舰队。

同盟军方面,英国只损失两万多人,土耳其伤亡惨重,损失近40万人,很好地担任了“肉盾”的角色,法军也损失9.5万人。克里米亚战争被称为第一场现代化战争,在这次战争中首次出现了蒸汽船、爆破弹、来复枪、电报、天气预报、战地医院、铁路补给等现代化军事装备,越发显示出英国的超强工业实力。这次战争对国际法的一大贡献是通过了《海上国际法原则宣言》,这个宣言直到今天依然是国际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克里米亚战争

虽然打输了第一次阿富汗战争,但是英国随后就万国工业博览会上出尽风头,并且在克里米亚战争找回了场子,仍然是举世公认的头号强国。不仅腐朽没落的清朝不是大英帝国的对手,当时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加起来,也不是其对手。英国著名经济学家杰文斯,曾经洋洋得意地说道:

【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
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粮仓;
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场;
澳大利亚、西亚有我们的牧羊地;
阿根廷和北美的西部草原有我们的牛群;
秘鲁运来它的白银;
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则流到伦敦;
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
而我们的咖啡、甘蔗和香料种植园则遍及印度群岛;
西班牙和法国是我们的葡萄园;
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
长期以来早就生长在美国南部的我们的棉花地,
现在正在向地球的所有的温暖区域扩展。】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维多利亚时代的宣传画

英国不惜花费巨资举办万国工业博览会,在克里米亚近乎炫耀地展现自身强大的军事实力,都是围绕着同一个目的:吓退它的挑战者们,特别是别来染指帝国明珠——印度。

然而,大英帝国的炫耀以及军事上的饿辉煌并不能吓阻其他列强,恰恰起到反作用,列强被大英帝国深深刺激了:既然原本窝在老少边穷小破岛上的英国,能够靠发展工业和攫取殖民地资源成为世界头号强权,我们也可以复制英国的成功道路,甚至取代大英帝国的霸主地位。

十九世纪后半叶,欧洲各大国以及美国和日本,展开了一场抢夺殖民地以及工业化的竞赛。

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严重受挫,"克里米亚战争显示出农奴制俄国的腐败和无能”(列宁语),国内矛盾激化,不得不暂时收起锋芒,专注于处理国内矛盾。沙皇的失败,使它的君主专制制度在国内外威信扫地,加速了1859—1861年革命形势的到来,促进了农奴制危机加深并走向崩溃。

知耻而后勇的俄国从此启动了工业化进程。沙皇政府不仅给予民族资产阶级种种特权,而且以高额关税保护他们同外国商人的竞争能力,以其侵略政策保证他们的国外市场,以大量的政府定货为其广开财源。

这种政府大力扶持下的工业化,以政府制定的产业政策为引导,以政府投资为推动力的方式,也成为其他后起工业化国家例如德国、日本和美国的标准模式。为了实现工业化,美国不惜通过一场内战来消灭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奴隶制。普鲁士德国大大加速了统一的步伐,并向工业化的道路大步迈进。日本也通过明治维新,向着工业国的目标前进。

虽说当时英国大力鼓吹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英国人亚当·斯密的著作《国富论》和“看不见的手”的理论广泛传播。但是大英帝国的权力版图中,相对于今天的美国来说,对于学术和公共舆论的控制能力太弱,对于其他国家的洗脑能力基本等于零。这些后起工业国,无一例外把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当作笑话和耳边风。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十八世纪英国忽悠型经济学家亚当·斯密

德国经济学家乔治·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更是用深入浅出地的话语,道出了大英帝国的险恶用心: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摘自张夏准著《富国陷阱》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十九世纪德国耿直型经济学家李斯特

十九世纪的这些把自由主义经济学当作放屁的发展中国家,工业化无一例外都成功了。不过他们成功之后,又无一例外地开始鼓吹当初他们不屑一顾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而二十世纪那些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奉为圭臬的发展中国家,无一例外工业化都失败了,都是中了发达国家的套路啊!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二十世纪奥地利裔英籍战略忽悠型经济学家哈耶克

十九世纪的“萨德问题”:围绕印度的大国博弈——印度大起义始末(二)

后起工业国美国、德国、俄国、日本合起来,就相当于十九世纪的“金砖国家”,他们的国家目标,无一例外地都是挑战大英帝国制定的现有国际秩序。大国博弈的舞台,变得更加热闹和错综复杂。

与此同时,被大英帝国视作根本利益的印度,反抗的苗头在不断酝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且看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本篇属于 印度惊奇 系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萨德 印度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09/38350.html

责任编辑: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