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或耶稣? ——戈尔巴乔夫的宗教观(之一)

本文着重考察戈尔巴乔夫与宗教的关系,他对宗教的认识理解,以及这种理解对于他所实施的改革的影响。

庸医或耶稣? ——戈尔巴乔夫的宗教观(之一)

题注:本文写于一年前,没有合适的地方发表。今年正值十月革命100周年,发在自媒体上也挺好。全文2万多字,分几次连载。注释都删去,方便阅读。以下为正文。

关于戈尔巴乔夫已经有无数的评论,显示出对这一人物历史评价的多样性。戈尔巴乔夫宣布解散苏共中央多年以后,依然宣称自己是共产党人,但很多人不信。对戈尔巴乔夫的各种评论中,有一种极简单的方法认为:他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收买了。戈尔巴乔夫辞去苏联总统5年后,1996年,眼看俄罗斯形势很糟糕,叶利钦也广受批评,戈尔巴乔夫又出来竞选俄罗斯总统。这次竞选成为全俄罗斯对于戈尔巴乔夫的随意羞辱。

当时有一位女记者在众人面前问戈尔巴乔夫:“你现在还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吗?”戈尔巴乔夫回答:“是的”。女记者追问:“为什么?”戈尔巴乔夫回答:“因为他们付很多的钱”。电视台播出了这段对话 。这并不能成为戈尔巴乔夫被收买的证据。然而,面对复杂性,人们宁愿接受这个最简单粗暴的解释。戈尔巴乔夫的回答其实是一位曾经的超级大国领袖,最终不得不厚着脸皮破罐子破摔的表现。那次竞选戈尔巴乔夫还遭遇了一名男性选民的肢体袭击,被对方徒手击中颈部和头部。戈尔巴乔夫初选的得票率不到0.6%,俄罗斯无情地抛弃了他。

苏联解体之前,1989年就有德国和美国媒体指出,戈尔巴乔夫与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什都是共济会成员 。我不想在这种阴谋论的方向上多费笔墨。本文着重考察戈尔巴乔夫与宗教的关系,他对宗教的认识理解,以及这种理解对于他所实施的改革的影响。

一、苏联宗教简述

沙俄时期的宗教有与众不同的特点。一是宗教种类众多。主要是东正教以及内部多个教派,还有天主教及分支,基督教新教的多个教派,犹太教,伊斯兰教及其附属教派,佛教,萨满等其他原始宗教。二是东正教长期被明确为国教,享有很多特权,拥有很多财富,相对其它宗教处于不平等的特殊地位。东正教成为沙皇的附庸,全心全意为沙皇统治服务。三是信教人口众多。十月革命前,1897年的一次统计显示,全俄罗斯各种教徒占全部人口的99.97%,几乎全民信教 。东正教的神职人员12万左右。

1917年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及苏维埃政府对宗教实施大力度改造,例如,没收教会财产,取消宗教团体法人地位,废除东正教会国教特权,实施政教分离,学校与教会脱钩,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1921年颁布法律,禁止在教堂和家庭向18岁以下青少年传教。

苏维埃的宗教政策引发东正教会激烈反抗。十月革命后不久爆发的国内战争期间,东正教很多顽固教团参加了原沙俄陆军中将邓尼金领导的白军 。戈尔巴乔夫的家乡就是邓尼金白军的活动区域之一,斯大林当时与白军作战的前线,离戈尔巴乔夫的家乡也不远。另有一些东正教团体,例如旧礼仪派,加入了原沙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领导的叛乱,组成“圣十字义勇军”。清朝时期的日俄战争期间,高尔察克曾经在中国旅顺与日军作战。苏维埃成立后,高尔察克率50多万白军一度占领了西伯利亚,自封俄国最高执政者和武装力量最高统帅,试图借助日本反抗苏联红军,失败后被红军处决。此外,还有一些伊斯兰教组织也加入了叛乱的白军。

18世纪彼得一世在俄罗斯大力引入西方化改革时,废除了东正教的牧首制。1917年3月,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宣布退位。当年11月7日爆发了十月革命。12月,失去沙皇权力庇佑的东正教趁乱宣布恢复中断了约二百年的牧首制,吉洪成为了新一任牧首。基于同布尔什维克主张无神论的冲突,吉洪任牧首初期,与苏维埃政权展开对抗。他诅咒苏维埃是恶魔,要世代受地狱之火。对于同苏维埃合作的人,吉洪牧首宣布开除他们的教籍,并策划和煽动各种叛乱,造成流血事件。1922年5月,吉洪因犯有反苏维埃活动罪被起诉。1923年6月,吉洪写信给苏联最高法院,表示反悔,放弃反苏维埃立场。1924年1月,列宁去世。3月,苏联宣布暂停对吉洪牧首的案件审理。

1925年4月,吉洪牧首去世。他在“遗书”中劝告东正教僧众:“别指望恢复君主专制,苏维埃政权是真正的人民政权,因而是牢固而不可动摇的。”他还谴责对苏维埃政权的任何反抗以及反对政权的阴谋、叛乱和仇恨。虽然后来有人对此份遗书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但自此以后,东正教与苏维埃政权的关系的确出现了缓和。不过,苏联政府并没有减弱无神论的宣传力度,到20世纪30年代初,曾经几乎百分百信教的俄罗斯民众,不信教的比例在农村地区占到一半。

1931年,戈尔巴乔夫就出生在这样的苏联南方农村。叶利钦也在同一年比戈尔巴乔夫早一个月出生在乌拉尔地区。按苏联标准,两人的家庭出身都算富农。

吉洪去世后,东正教没有产生新的牧首。各种宗教势力进一步被压缩,众多教堂被关闭,大量神职人员被送入劳改营。到40年代,很多村、区、州已没有东正教堂。二战期间,东正教被遏制的势头开始减缓。当时东正教高层号召信徒抵抗德国纳粹,保卫国家,并捐献了大量资金。1943年9月,斯大林接见了东正教会负责人。此后,苏联停止了反宗教宣传,解散了无神论组织,允许开放教堂。同时,东正教再次恢复牧首制,谢尔盖任新牧首,但他任职一年不到便去世了。这期间,其他宗教或教派也开始活跃。

二战结束后,苏联宗教政策再次收紧。赫鲁晓夫虽然开展了对斯大林的批判,但在宗教政策上延续了斯大林晚期的做法,甚至更加彻底。赫鲁晓夫提出20年建成共产主义,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鼓动下,加大反宗教力度。60年代时,俄罗斯范围内东正教神职人员仅剩1.3万人,三分之二教堂被关闭,很多宗教组织转入地下。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的宗教政策略有放松,但区别不大。1985年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总书记时,全苏联宗教团体数量一直处于持续减少的状态。不过,东正教牧首自1943年恢复后,再也没有取消。戈尔巴乔夫执政六年间,先后经历了两位牧首,皮缅一世与1990年6月以后的阿列克西二世。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最初对于宗教并无大的动作,基本延续苏联以前的做法。直到1987年出版《改革与新思维》后,对于宗教政策才开始有重大改变。(未完待续)

【刘仰,察网专栏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10/39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