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须沟治理:一个新时代的象征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和政府通过自己的行动赢得了人民的衷心拥护, 激发出人民群众建设新国家的热情,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其中,龙须沟的治理与新时代紧密相连, 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新旧社会转变的象征,具有长远的启示意义。

龙须沟治理:一个新时代的象征

看过电影《龙须沟》的人对开头的一段都会有深刻印象:一场大雨过后,龙须沟附近水漫金山,各种臭猫臭狗、垃圾和漂浮物直接涌进居民家中, 老百姓或怨天尤人,或逆来顺受,却于事无补。剧中一个三轮车夫家的女孩“小妞子”,在一场暴风雨之后被龙须沟吞没,更是让观众难以忘怀。这正是解放前龙须沟地区生存环境和生活场景的真实写照。新中国成立之前,北京的许多街道,尤其是劳动人民聚居的地区都没有下水道。肮脏程度最严重的就是龙须沟,离半里路就可闻到臭味。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们要么逃离,要么就只能忍受恶劣环境对健康的侵袭。

针对当年这一迫切的环境和卫生问题,北京市人民政府一份关于1950年的工作计划指出下水道在北京是很严重的问题,经过去年的调查,不能不想办法, 即或财政再困难,也要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关系几百万人民的健康,所以把这项列为市政建设最重要的一项。1950年2月,北京市第二届第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决议,决定修建龙须沟下水道工程。

龙须沟工程分两期进行:第一期是1950年5一7月,重点是将天坛大街至天坛北坛根的明沟改为暗沟第二期是1950年10一11月, 重点是将红桥至太阳宫的明沟改为暗沟。工程进行中,有关部门克服了地下水水位过高、雨水太多、土质太坏、街道很窄、两旁房屋不坚固以及施工技术上的很多困难, 7月底完成了全长约12华里的新沟, 基本上解决了龙须沟地区的积水问题。经过几个月后,龙须沟铺设了下水管线,沟上铺了柏油路,马路两边树起了路灯,这一带的居民从此用上了电灯、自来水。

查阅历史档案,我们发现了一份当年承担龙须沟改造任务的北京市卫生工程局的经费预算:龙须沟工程的预算为693.4万斤小米,约占全市预算支出总额的2.25%。当年北京市市政建设费占总额的19.21%,仅次于生产投资或贷款所占21.81%的比例。为了治理对劳动人民生活影响极大的龙须沟,在财政还不宽裕的情况下,政府拿出了很大一部分经费,实属不易。

治理龙须沟不音一声惊雷,惊动了整个北京城的老百姓。刚刚解放,好多人不了解共产党是怎么回事。通过这件事,老百姓了解了共产党。社会各界人士对治理龙须沟也予以广泛关注。北京是作家老舍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1949年12月老舍回京以后,面对北京城翻天覆地的变化,受到极大鼓舞。周恩来总理鼓励他多为人民写作,多写北京城的变化。为了写龙须沟,老舍不顾自己的腿疾和盛夏的炎热,亲自前往龙须沟察看,为《龙须沟》的写作奠定了现实基础。虽然如此,老舍认为在自己二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中,写《龙须沟》是个最大的冒险。龙须沟治理最使人感动。在老舍眼中,在建设新北京的许多事项里,治理龙须沟特别值得歌颂, 因为政府经济上并不宽裕,可是还下决心为人民除污去害。政府不像先前的反动统治者那么只管给达官贵人修路盖楼房,也不那么只管修整通衡大路,粉饰太平,而是先找最迫切的事情做。尽管龙须沟是在偏僻的地方,政府并不因其偏僻而忽视。这因为是人民政府,所以真给人民服务。

龙须沟治理:一个新时代的象征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环境治理远不止龙须沟一地。虽然历史上北京的河流湖泊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水系,但由于以往的统治阶级对河湖水系弃之不管, 以致日益淤塞。从1950年开始,人民政府采取了以疏浚为主并在原有地形上增辟水面的办法,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对全市河湖水系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疏浚与治理。经过三年建设,北京市旧有下水道已全部掏挖整修, 加上新建的下水道,全市绝大部分地区都有了下水道干线,总计受水面积达全市总面积的94.5%,为迅速排水创造了条件。龙须沟所在的第七区(现为崇文区), 长期以来龙须沟、粪场、坟地、苇坑被称为该区的四大公害。龙须沟工程实施以后,该地区换了模样, 1951年,龙须沟北侧的金鱼池被整治一新,成为风景区。1952年,市卫生工程局等单位对龙须沟下游常年积水的洼地、苇塘进行了整治, 依势修成了人们休闲的公园——龙潭湖公园。

龙须沟治理:一个新时代的象征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环境整治,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劳动人民的居住区受到格外的关注,他们的居住和生活环境得到明显的改善。不仅于此,劳动人民和其他各阶层民众一起,在城市建设、医疗卫生、教育各方面,分享到很大的实惠。针对历史上自来水、下水道设施、学校、医院等多半局限于内城的情况,党和政府坚决采取“为劳动人民服务”的方针。在下水道问题上,暂时放弃内城一些下水道的修理,把主要力量放在修浚龙须沟等卫生工程上在医院问题上,普遍设立诊疗所,便利人民就医在教育问题上,把重点放在改进学校教育与发展工人业余教育方面。在财政支出上亦向人民群众倾斜。1950年北京全市计划支出的67.92%用于与普通百姓直接相关的事业费支出,市政建设费重点用于在人口密度最高、道路最坏的劳动人民密集地区修筑道路,卫生工程费则主要用在整修下水道、填平臭水沟、疏浚河湖、开发水源、修建秽水池、渗水井和公共厕所,解决劳动人民聚居地区排水问题,增进市民健康。

在决议治理龙须沟前不久,时任市委书记彭真在一次党的会议上指出我们的政权是人民的勤务,首长、各局局长、各区区长都是人民的勤务,要使人民进到我们的办公室来感到亲切,做到这个地步的政权人员才够格。他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以“人民的勤务”五个字来要求和检验我们的政权。彭真还很形象地指出人民政府和历史上其他政府的区别,他说在像龙须沟那样恶劣的卫生环境下,历史上的统治者是用一块手绢把口鼻一捂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人民政府不是靠小小的手绢和口罩,人民政府要普遍改善人民的卫生环境。这些话并不是说说而已,很快就落实为具体的行动。龙须沟治理彰显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党的执政取向。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龙须沟改造, 只是党和政府对落后地区治理的开始。60年来,北京市先后对龙须沟地区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改造。这集中体现在龙须沟附近的金鱼池社区。在历史上,金鱼池曾经是个很迷人的地方,相传是元大都专门养金鱼的地方。到民国时期,金鱼池就有名无实,逐渐成为流泻雨水和居民倾倒污水的“臭沟”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金鱼池进行了第二次改造,把已经干枯的金鱼池填平,拆除低矮破旧的平房,建起了53栋简易楼,几代蜗居于棚户中的居民第一次住进楼房。第三次改造在新世纪初。金鱼池简易楼经过三十多年的风雨,大多已成危楼。金鱼池人渴望着改变居住环境,企盼着改善住房条件。就在此时,市委、市政府吹响了改造南城的号角,推动北京旧城区尤其是南城危旧房改造, 以危改带动房改,改善居民住房条件。2001年4月18日,金鱼池危改工程启动,一举拆除危旧楼58栋,十余万平方米,拆迁居民3055户。从7月28日奠基,一期工程破土动工, 在数月时间内, 以一流的速度、一流的质量建起28栋新楼。2002年4月18日,金鱼池居民喜迎回迁。经过三次历史性的改造,金鱼池社区已经建成环境优美、设施齐全、科技人文特点突出的小区,成为危改小区的典范和新建社区的典型。

“老舍若来寻故地,当惊巨变续华章”,有居民在颂《金鱼池小区》诗中这样赞道。2004年4月18日,原龙须沟地区的老街坊们把老舍笔下的“小妞子”接回金鱼池,为“小妞子”铜像落成举行揭幕仪式,并放游象征欢乐、幸福、吉祥的金鱼,欢庆自己的幸福生活。如今的“金鱼池”是居民区里一道老北京风情的景观。贯穿在社区中区的“金鱼池”由北向南,全长约150米,共有五片水池组成,最北端的源头“龙须泉”水柱喷涌。池中红鲤悠闲自得,跳跃嬉戏。新建成的金鱼池社区,楼宇错落有致,形成多个半围合式院落组团,保持了老北京“街坊”居住模式。小区内生活服务设施齐全配套, 回迁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和住房条件得到很大改善。金鱼池的设计体现了老北京的特点,让回迁的老北京人倍感亲切。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和政府通过自己的行动赢得了人民的衷心拥护, 激发出人民群众建设新国家的热情,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其中,龙须沟的治理与新时代紧密相连, 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新旧社会转变的象征,具有长远的启示意义。

(作者单位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察网www.cwzg.cn摘自《前线》2009.06】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11/39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