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沈志华是如何在日本大放厥词的?

沈志华在日本的这个讲话完全是谣言段子的大汇编。其不仅妄图左右我国的对外政策,而且肆意歪曲攻击毛周邓等老一辈领导人的观点,甚至根本不顾一些相关讲话文件都白纸黑字的写在那里,很容易就能查到。笔者不禁要问,到底是谁支持他在海外大放厥词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沈志华是如何在日本大放厥词的?

2017年11月7日下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史学会理事、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沈志华在美中新视角基金会协助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于日本财团报告大厅举办的关于朝核问题的报告会上做了一个“震撼性发言”。不少朋友想让笔者点评一下。笔者本不想说太多,因为这个讲话基本上是其一惯观点的老调重弹。而笔者已写过十篇关于沈志华今年3月份大连外国语学院讲话的评论文章并希望其回应,但至今其未作任何回应。不过近日来,随着朝鲜半岛局势再度紧张,网上又纷纷炒作沈志华这个讲话,已经造成了极大不良影响,笔者在这里就再简单的点评一下吧。

首先,沈志华在讲话中宣称,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有一种“天朝上国观念”,不仅把天池和长白山让给了朝鲜,还打算把整个东北交给朝鲜管理:

毛泽东怎么讲的呢?大概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说,你们的祖宗说中朝边界在辽河,我们的祖宗说中朝边界在鸭绿江。现在都把你们赶到鸭绿江南面去了,怪可怜的,但是这不是我的错,是封建主义压迫了你们,这些事都是武则天、唐太宗、隋炀帝,都是他们干的,我不是把天池给你们了吗?类似这样的话,周恩来也说过。周恩来大概的意思是说,过去中国的祖宗欺负了你们的祖宗,现在我们要道歉。这是讲边界问题,讲为什么要把天池和长白山让给朝鲜,讲中国领导人的一种理念。还有一层意思,直接讲的东北问题。毛是这样说的,说金首相,朝鲜就是我们的前方,东北就是你们的后方,将来打起仗来,你就前方、后方一起管吧,我就把东北交给你啦,东北是个好地方,这里不但有粮食,你还可以在这里招兵,你不但要熟悉这里的山川地形,还要熟悉这里的干部……金日成就在朝鲜办了一个东北领导干部培训班。到文革前,培训了两期,就是东北的司以上的、局以上的干部,分别到朝鲜来,表面上疗养,实际就是接受朝鲜的培训。我请诸位想想,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领袖,天底下发生过这种事吗?

然而,事实却与沈志华这说法完全相反。关于所谓中朝边境划分的问题,概括说起来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即在1909年的时候,清朝与日本控制下的朝鲜签订的边界条约中,大体就已经奠定了今天中朝边界的基础,1964年的中朝边界条约实际还是朝鲜方面做了一些微小的让步。第二句话是,一个相关的问题是鸭绿江三岛之所以归朝鲜所有,并不是因为新中国割让的,而是因为当时这三岛由于泥沙淤积而形成的时候国民党把整个东北都丢了,自然而然就是由日本统治下的朝鲜首先开发的领土。把清政府时期和国民党时期丢掉的领土通通算到中国共产党头上,无疑是一种极不合理的行为。关于这个流传很广的谣言,网友“无风即风”曾经在《别再地图开疆!天池砍半是日本人干的!说失去鸭绿江三岛是智障!》做过详细的分析,笔者就不过多重复了。

至于毛主席和周总理批评过历史上隋炀帝和唐太宗那些东征高丽的行为,主要是为反对现实中以美国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同时也是为化解历史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一些矛盾,不仅与所谓“天朝上国观念”毫无关系,恰恰是与这种观念进行切割。笔者不知道沈志华是怎么想的,如果说毛主席和周总理批评隋炀帝和唐玄宗东征高丽就是“有天朝上国观念”,难道他们表示“要继承隋炀帝和唐太宗的思想”才是“没有天朝上国观念”吗?

至于所谓让一些干部去朝鲜疗养就是把东北交给朝鲜更是无稽之谈,且不说把疗养说成是干部培训仅仅是沈志华的一面之词,即使真的是让一部分干部去朝鲜培训过,那么当下中国干部海外培训最多的国家就是美国,按照沈志华的逻辑,难道就是把全国各地都让给美国了吗?另外,朝鲜也让不少干部去中国培训,是不是朝鲜就把全部国土让给中国了呢?像仅仅2011年11月到2012年5月的半年期间,朝鲜派往中国培训的干部就有四批之多呢:

据环球时报近日援引媒体的报道称,20名朝鲜官员、学者5月抵达中国天津,观摩高新经济区的运作和学习招商引资经验,“这些人将在华参加两个月实地培训”。另有消息称,朝鲜还将派遣工人进入中国务工。事实上,这种交流并非首次。早在今年3月29日-4月18日,来自朝鲜黄金坪和威化岛经济区的20名管理官员在大连行政学院进行了为期20天的研修任务。这也是自去年12月19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消息发布以来,该研修班时隔4个月后首次重新开班。第一、二期朝鲜“两个经济区”管理官员研修班分别在去年11月、12月开班并顺利完成研修课程。
http://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120709/17303357.html

其次,沈志华又表示早在毛泽东时代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就不再坚持美军撤出朝鲜半岛了:

对外政策的变化,其实起步于毛泽东时代,中国和美国开始关系正常化的时候,实际上中朝之间的外交方针、外交政策就出现了裂痕……对美军撤出朝鲜半岛,不再那么坚持了。为什么?是因为他担心,美国人撤走了,日本人再进来。日本军国主义成长的很厉害,美国人走了,日本到朝鲜半岛了,很担心。这还不是别人说的,这是基辛格跟周恩来说的。所以,中国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当然,嘴上还说,但不是那么坚定,不是那么坚持了。

然而事实上,无论是保留天皇制还是日本右翼势力的不断膨胀,都是美国扶日反共政策的产物。中美《上海公报》中也说得很清楚,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美国不仅应该撤出朝鲜半岛,而且应该撤出日本,以实现日本和平中立,哪有什么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应该让美军留在朝鲜半岛的意思?原文如下:

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干涉、控制和颠覆。一切外国军队都应撤回本国去……坚决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一九七一年四月十二日提出的朝鲜和平统一的八点方案和取消“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的主张;坚决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和对外扩张,坚决支持日本人民要求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和中立的日本的愿望;

再次,沈志华还表示,到了邓小平时代就强调在朝鲜问题上中美战略利益是一致的,而且这个观点“非常明确”:

邓小平强调中美关系的战略关系,在朝鲜问题上,中美的战略利益是一致的,我们都希望朝鲜半岛和平,我们都希望东北亚稳定,你负起你的责任,我负起我的责任。邓时代,这个观点是非常明确的。

然而我们只要查阅一下《邓小平年谱》就会发现,邓小平的原话与沈志华的说法恰恰相反。不但没有什么在朝鲜问题上中美利益一致的说法,恰恰强调朝鲜和台湾问题一样,都是美国霸权政策的产物,也是中美分歧的根本性所在,美国应该放弃台湾和南朝鲜这几艘“不沉的航空母舰”:

1983年4月2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日本前外务大臣樱内义雄一行。谈到中美问题时,邓小平严肃指出:美国对外政策中有一个说法,就是美国有几个航空母舰,台湾就是一个。里根说台湾是老朋友。什么老朋友?我跟他们说,你们有几个航空母舰。所谓航空母舰,就是美国的战略基地。所谓老朋友,是空话,掩盖着真实的东西,就是它要霸占那个地方。
1983年9月24日下午,邓小平和胡耀邦同金日成举行第二次会谈。邓小平在谈到中美关系时说:里根竞选时讲了一些话,上台以后,实际上执行的是两个中国的政策。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在中东问题、南非问题包括南朝鲜问题上加强了对美国的批评,我们讲四个航空母舰也讲得多起来了。美国人说,你们为什么批评我们是霸权主义,不要这样讲,太刺耳了。我说,你这个航空母舰是什么东西,什么政策?《与台湾关系法》是什么政策?这不是霸权主义是什么?
1984年4月28日上午,邓小平在会见里根时,就国际战略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邓小平指出:世界局势不稳定,但争取和平的前景良好。美国应从南朝鲜、台湾、以色列、南非这“四个航空母舰”的政策中走出来,更多地考虑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和愿望,否则美国将同世界上十几亿人口结成疙瘩,美国不可能在全球战略中取得主动。

最后,沈志华还表示,中国邓和江等领导人在中韩建交上出尔反尔导致中朝关系彻底破裂,所以朝鲜研发核武器是对付中国的:

现在比较好的是韩国的档案已经开放到了1986年,我去看了,我觉得里头内容非常丰富。我们现在大体上是可以把中韩建交的过程梳理出来,为什么我说这是要命的一步呢?就是1990年,戈尔巴乔夫下台的前一年,苏联跟韩国建交的时候,金日成就到沈阳找了邓小平和江泽民,说中国无论如何不能跟韩国建交,如果你们要是也跟韩国建交,我们就被彻底的出卖了,我们就完全孤立了。当时邓和江泽民都打包票说没问题,我们和韩国就是做生意。1991年,金日成又来了一趟找邓,说去年你们说这个话还算不算数,说什么话了?就是不许跟韩国建交这个事,算数,不到一年,中国就通知朝鲜,通知平壤,我们马上跟韩国建交。金日成就说了一句话,“我还是要继续搞我的社会主义,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实际上中韩建交是彻底的把中朝关系给打碎了……你说朝鲜的拥核政策到底真正想对付的是谁?如果我们把这段历史梳理清楚,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不难回答的。

然而,沈志华自己在讲话当中也承认,韩国方面的档案仅仅开放到了1986年,中国与朝鲜方面的相关档案更是完全没有开放,怎么能够依据开放到1986年的韩国档案梳理出来1990到1992年中韩建交的秘闻呢?显然,这只能是沈志华自己捕风捉影的胡编乱造。事实上,中韩建交朝鲜当然是不高兴的,但是总的来看与苏联同南朝鲜当局建交的情况并不一样。苏联1990年9月与南朝鲜当局建交时,朝韩双方并没有加入联合国,很大程度上还被视为一个整体。而在这之后1991年朝韩双方同时加入联合国,相互承认为主权国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同南朝鲜当局建交并没有什么法理上的障碍。而且,无论是朝韩双方同时加入联合国还是中韩建交,中方都是事先与朝方通过气的。

更加重要的是,中韩建交之后,即使中朝关系较之建交之前有所疏远,也同美朝关系那样全面敌对有质的不同,怎么能说朝鲜研发核武器就是对付中国的呢?不要忘了,《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的第二条“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仍然有效。这一点全世界都是很清楚的。像韩国延世大学教授、中朝关系专家约翰·德鲁瑞(John Delury)3月27日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就表示朝鲜是中国唯一的盟国:“美国与60个国家建立了军事同盟关系。相反,中国只签订了一个防卫条约,这便是和朝鲜之间缔结的条约。”也正如习总书记在庆祝《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55周年贺电中所指出的:

尊敬的金正恩同志:
值此《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55周年之际,我谨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你并通过你向朝鲜劳动党、朝鲜政府和朝鲜人民致以诚挚的祝贺和良好的祝愿。
55年来,中朝双方在《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的原则和精神指引下,相互支持,密切合作,有力促进了各自国内建设事业,并推动两国关系不断深化发展。
中朝友谊是双方共同的宝贵财富。不断巩固和发展两国传统友好合作关系是中国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方针。中方愿同朝方一道,加强战略沟通,促进交流合作,推动中朝关系继续向前发展,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衷心祝愿朝鲜人民在以你为首的朝鲜劳动党领导下,在国家发展建设各项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祝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从上面的评析可以看出,沈志华在日本的这个讲话完全是谣言段子的大汇编。其不仅妄图左右我国的对外政策,而且肆意歪曲攻击毛周邓等老一辈领导人的观点,甚至根本不顾一些相关讲话文件都白纸黑字的写在那里,很容易就能查到。笔者不禁要问,到底是谁支持他在海外大放厥词的?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沈志华 日本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12/40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