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圣诞节在19世纪由国外传教士引入中国。一开始盛行于通商口岸的租界内,上海领风气之先,后气氛蔓延至无锡、南京等地。1937年日军在南京大肆烧杀淫掠,这里的热闹不复存在,只剩下地狱般的恐怖。在外籍人士的日记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们的无奈和愤怒,感受到难民的绝望与恐惧。
12月24日。威尔逊大夫给我看了几个病人。一个渔民的下颚被子弹击中,全身被烧伤……我还进了停尸房,其中有一个平民,眼睛被烧掉,头颅完全被烧焦……一个大约7岁的小男孩的尸体上有4处刺刀伤口……过圣诞节目睹这些情景是不会有好心情的,但是我要亲眼目睹这些残暴行经,以便将来我能作为目击证人把这些说出来。
——采自《拉贝日记》

1937年的今天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约翰·拉贝

在日记中写下了以上文字

那一年的平安夜,南京城满目疮痍

没有精致的圣诞树和收音机里的圣诞歌

没有平安与归宿

只有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只有温情与暴戾的对决

曾经的平安夜热闹繁华

圣诞节在19世纪由国外传教士引入中国。一开始盛行于通商口岸的租界内,上海领风气之先,后气氛蔓延至无锡、南京等地。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庆祝圣诞节

据《南京民俗志》记载:

【民国时期,南京作为首都,引进了不少西化风俗,一些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上层人士,热衷于赴教堂参加礼拜,也有的在家庭召开圣诞晚会,名媛绅士以受邀为荣,竞相赴会。圣诞晚会开始成为上层社会的社交活动。

一些大学生会聚集到学校体育馆里,猜谜、唱歌。教堂里张灯结彩,想要过圣诞节的人们会在晚上7点左右成群走进教堂。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1934年12月26日,《申报》刊出《国际大饭店年景盛况》、《百乐门圣诞盛况》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民国金蝶饭店的圣诞广告

1937年的平安夜,不再平安

1937年日军在南京大肆烧杀淫掠,这里的热闹不复存在,只剩下地狱般的恐怖。在外籍人士的日记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们的无奈和愤怒,感受到难民的绝望与恐惧。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1937年底,几个日军士兵持枪聚集在南京玫瑰理发馆门前,环绕着简陋的圣诞树作乐

12月24日。8时出发到南京码头领取马料……我从岸壁往下张望,在波浪翻滚的浅滩,看见了令人震惊的凄惨情景。只见无数尸体漂浮在江面上,乍一看,还以为是河滨的沙石,可能多达几百、几千人吧……
——采自《小原孝太郎日记》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所长明妮·魏特琳

12月24日。许多妇女面临着可怕的困境:和丈夫呆在家里,日本兵来时用刺刀将丈夫逼走,她们遭到强奸;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来躲避,把丈夫留在家里,丈夫又有可能被当做士兵抓走,并被枪杀……大火仍然映照着南面与东面的天空,很明显,所有的商店都被抢劫,然后放火焚烧……
——采自《魏特琳日记》

80年前的南京,平安夜不平安

约翰·拉贝

12月25日。夜色笼罩,一路上碰到了好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已经连续12天横陈在街道上,无人收殓……我旁边的金陵中学,今天得交出20多名男子,因为怀疑他们曾经是中国士兵,这些人都必须被枪决……
——采自《拉贝日记》

平安夜短暂的温情

在日军不间断的骚扰中,国际友人进行了简单的庆祝,随后投入到保护难民的工作之中。

拉贝先生将圣诞小星星和西门子日历记事簿作为圣诞礼物,送给鼓楼医院的女士们,并将记事簿送给特里默医生和威尔逊医生。这些礼物让拉贝先生感到“重新燃起希望之火”。

魏特琳女士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里一间相对干净的屋子简单装扮了一番,在这里举办了小型的圣诞晚会,还给每个孩子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12月25日上午,在人们进行简单的祈祷仪式后,魏特琳女士从日军手中救了一个女孩。她在日记里写道:“几个星期以来,今天我第一次安稳地睡了一夜。”

战争泯灭不了人性之光

中国同胞与外籍友人一道

竭尽所能救助难民

共同谱写了人道主义赞歌

今天,我们回望80年前的平安夜

仍被这份温情与勇敢所打动

我们感恩、祈祷、奉献

惟愿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712/40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