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权屈辱才是真正的民国范儿

不少人对所谓民国范儿十分欣赏。在这些欣赏者的人当中,有些人根本就没在民国时代生活过,不知道他们的欣赏来源于何处。也有的人是从民国那个时代过来的。如果这样的人也欣赏所谓民国范儿,那他当时的生活同普通百姓的生活一定相差极远,应该是属于养尊处优的那一类人。

丧权屈辱才是真正的民国范儿

不少人对所谓民国范儿十分欣赏。在这些欣赏者的人当中,有些人根本就没在民国时代生活过,不知道他们的欣赏来源于何处。也有的人是从民国那个时代过来的。如果这样的人也欣赏所谓民国范儿,那他当时的生活同普通百姓的生活一定相差极远,应该是属于养尊处优的那一类人。

这倒并不是说,所谓民国时代就一无是处。毕竟经历了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会有一些新的变化。然而,这样的变化比起那个时代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在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发生之前,中国各地军阀混战,百姓民不聊生。即使一些殷实人家,也避免不了土匪与乱兵的骚扰而致家破人亡。这就更不用提生活在底层的普通百姓了。

在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之后,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更是前所未有。我一直不看张爱玲的书。过去,从未听说过此人。居然一夜之间,名声鹊起,再一细问,乃是日本侵华期间,生活在沦陷区的文人,且所著文字与抗战、与人民遭受的苦难毫无相干。这样的文字,即使再美,又当如何,不过是李后主之类的呻吟罢了。而李后主今天流传下来的,尚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的句子。当年他做皇帝时的淫词艳曲,可有多少人记得一句半句?

作家王蒙提到了旧中国的北京。他的印象就一个字:脏。哪儿都是脏土、垃圾。不知道在这种环境生活着的人们,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或许早就麻木了,没有什么感觉了。但肯定没有一个人是喜欢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没有一个人是无动于衷的。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表面的背后是人民的无奈,是统治者的冷漠。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民国,有什么值得羡慕的?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民国,有谁会去留恋它?如果不是旧中国的遗老遗少,不是帝国主义与封建统治者那一伙子里的人,谁会有这样的感觉?

今天看到的一些关于旧中国的照片,人们的脸上是愁苦的,衣裳是褴褛的。没有健康的欢笑,没有儿童的天真活泼。这一切一切,都在宣告着这样一个社会,如果不加快覆灭,真是天理难容。卖儿卖女、典妻卖妻,一切非人的行为,在那个社会都是再常见不过的了。哪一件事不是让人触目惊心,心头悲凉?

前几天读到纪念刘胡兰烈士牺牲七十一周年的文字,心中感慨万千。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一生下来就是面临着各种悲惨的命运。旧社会的劳动者,他们的女儿则会遭受到更加悲惨的生活。刘胡兰的家乡来了共产党,来了八路军。刘胡兰懂得了,要改变自己曾经被注定的命运,只能跟着共产党干革命。阎锡山的勾子军来了,摆下铡刀屠杀革命人民。刘胡兰英勇不屈,慷慨赴死,此乃真英雄也。她为什么能这样做。因为她懂得,她的牺牲就是对旧制度的反抗,就是对旧制度的抗争。如果她放弃反抗和斗争,她必然就要回到她们那个阶级妇女曾经遭受到苦难的过去。而这一点,她是绝对不可再继续忍受下去的。

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如果没有毛泽东,像刘胡兰那样的女性,即使个人再要反抗,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只有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展开了波澜壮阔的伟大革命,才最终改变了中华民族千千万万被压迫者的命运,中国才走上了民族复兴的伟大道路。这条道路已经开拓出来了,只能继续向前走下去。

然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现在的中国,还不是放弃革命使命,只想安安稳稳做什么执政党的时候。国际资产阶级看不得中国人民走上的这条革命道路,他们没有一天不想把中国革命永远扼杀掉。因为在中国,资产阶级和地主老爷们的好日子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这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甘心忍受的。我们的人民,也不要忘记,过了几十年的安稳日子,就可以高枕无忧,就可以永享太平了。没有这种事。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一起在呼吁我们的人民,革命的任务远远没有完成。这就是在告诫我们,我们不能忘记中国革命的伟大使命,不能忘记,老百姓要过上长远的好日子,是不能忘记那些依然想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剥削者们的痴心妄想的。

中国共产党首先是革命党,革的是剥削阶级的命,革的是私有制关系的命。这个任务到了今天还没有完成。私有制一天不消灭,剥削阶级就一天不会甘心。当然,我们很清楚,我们并不是在今天就把私有制关系一下子就消灭掉。甚至于,为了在将来消灭私有制关系,我们今天还要保留和发展一段时间的私有制关系。但是,共产党人的最终使命就是消灭私有制。这一点,共产党人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是永远不能丢掉的。这个使命没有完成,共产党人的革命任务就永远没有完成。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1/40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