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舆论战不仅用在政治上,也被美国人广泛应用于商业当中。美国的烟草大亨如何让妇女吸烟成为社会能够接受的事情;装修公司说服美国大众如何花钱装饰自己的屋子;还有啤酒商如何把啤酒宣传成一种“有节制的饮料”,而说服美国人放弃烈酒转而选择啤酒。这些宣传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人们的判断和思维。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众所周知,美国的金融资本集团是舆论战的行家里手。以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为例,在战争发动前,美国媒体一直渲染两条理由:

一、萨达姆和拉登“基地组织”互相勾结;

二、萨达姆藏有对美国、对世界带来威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为证实这两条理由,美国媒体煞有介事地大造舆论说,“9·11”劫机者穆罕默德·阿塔曾和一名伊拉克情报人员在布拉格会面。萨达姆从西非尼日尔购买了500吨铀用于制造核弹头。如此这般,激起了美国公众的情绪,致使美国入侵伊拉克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事后证明,美国找到的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其实就是“洗衣粉”。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萨达姆•侯赛因被指派担任纯粹的坏人角色,还用令人望而生厌的横眉竖眼,以及邪恶的短鬓,来强化坏人的形象。为了增强效果,还安排了伊拉克士兵将婴儿从医院的保育箱里捉出来,丢在地上等死的剧情。与此同时,医院外则上演伊拉克直升机在科威特城上方盘旋,以及伊拉克坦克辗过街道的大场面。另一方面,科威特的军队,则被描绘为生龙活虎,预备对人侵者展开绝地大反击的正面形象。

伊拉克战区一度只有美军“一家之言”。这种饱和舆论轰炸对于瓦解伊拉克军队的士气起到了巨大作用。美军使用了大量高科技新闻手段,通过近乎现场直播的方式,对“斩首行动”“震慑行动”等进行了电视报道,极大地削弱了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最终导致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伊拉克政权迅速瓦解。

美国的舆论战不仅对外,也会根据需要对内。自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美国媒体一直在炒作没什么实锤的“通俄门”,就是对内舆论战的典型表现。

舆论战不仅用在政治上,也被美国人广泛应用于商业当中。美国的烟草大亨如何让妇女吸烟成为社会能够接受的事情;装修公司说服美国大众如何花钱装饰自己的屋子;还有啤酒商如何把啤酒宣传成一种“有节制的饮料”,而说服美国人放弃烈酒转而选择啤酒。这些宣传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人们的判断和思维。

受到洗脑的公众以为自己拥有“独立之意志”,“自由之精神”,实际上都是被精心塑造引导后的想法而已。美国公共关系之父爱德华•伯奈斯说过,公众就是粘土,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伯奈斯曾在四十年前,亲自操刀策划了针对危地马拉当时的社会主义执政者古斯曼的舆论战。古斯曼被形容成恶魔,而美国大众则认为他们是与暴政对抗。而那场战役的实际受惠人以及向伯奈斯付费的金主,则是因为危地马拉的左翼新政府上台,而威胁到其香蕉王国地位的联合水果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

在中国古代,伴随着战争的舆论战早已不是新鲜事了,当年尧舜禹伐三苗的时候就已经用过了。而把这一招数玩出新高度的,则是商朝建立者——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阿汤哥。在阿汤哥的舆论攻势下,也曾创造出与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不相上下的人间奇迹。

阿汤哥也就是商汤,或者叫做成汤,是契的十四代孙,他的本名为履,又名天乙。履在古汉语中是鞋的意思,尤其特指草鞋。

一个堂堂的部落领导人,怎么起名叫草鞋呢?这跟阿汤哥玉树临风的人设完全不符啊!

按照华夏族领导人都是劳动能手,并以其特长命名的光荣传统,阿汤哥的主要贡献之一,估计是改进了草鞋的编织方法,使其更加舒适。在此之前,草鞋不耐穿,走远路就散架了,质量较好鞋是用较为贵重的皮革材料制成,只有上等人穿得起。别小看鞋的改进,不仅日常生活更加便利,而且会使得行军打仗的士兵的战斗力更强。

比如红军长征时期就曾经下力气普及草鞋的编制方法,这就是继承了阿汤哥的光荣传统。不过,刘皇叔刘备早年编草鞋,可不是为了提高军队战斗力,那是因为真穷。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红军编草鞋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刘皇叔卖草鞋

在阿汤哥的年代,草鞋也确实是一种高科技产品。草鞋的原料更为便宜,可以普及的全军,因此商族军队可以全军都穿鞋,而其他部落的军队中很多士兵都得打赤脚。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实际上,还是穿鞋的士兵战斗力更强。

关于草鞋的改进者,当时可能还出现了知识产权争端。因为成汤的一生之敌——夏朝的末代君主夏桀,他的本名是履癸。同一时期两个著名领导人居然都用草鞋来命名,更说明其意义重大。只不过后来草鞋变成了低贱之物没人提甚至刻意掩饰了而已。

当然,关于草鞋什么的说法都是作者的脑洞,并没有切实的证据,大家看了笑一笑就可以,不用过于当真。但是,自从夏末战争开始,中华大地上的战争的强度和频率都上升了一个数量级,似乎可以反过来推断在行走用具上一定出现了重大改进,否则不支持长距离行军和打仗。

汤带领着穿着草鞋的商族军队,先后灭掉邻近的葛国(今河南宁陵)以及夏朝的方国韦(今河南滑县,即后来大彭)、顾(今河南范县)、昆吾(今河南许昌)等,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商国成为当时的强国。拥有强大实力之后,阿汤哥难以掩饰问鼎天下的野心,开始盘算怎么才能推翻天下共主——夏王朝。

从始祖契开始,到汤的时候商族已经将都城迁了八次,根据前文的分析,商族此时还是饱受货币缺乏的困扰。在夏桀十五年,阿汤哥将商国的国都由商丘(今河南商丘睢阳区西南)迁至亳(今河南商丘虞城县谷熟镇西南),这里营建新国都、积蓄粮草、招集人马、训练军队,为灭夏之战创造有利条件。

本来商国曾被夏王朝授与“得专征伐”的大权(《史记·殷本纪》、《集解》),他要征伐谁可以不经夏王的批准,自行出兵,这一权力基本相当于唐朝后期割据一方的藩镇节度使。阿汤哥利用这一权力,逐渐消灭了周围的方国,削弱夏朝的诸多铁杆支持者。

但是,将夏王朝作为征伐的对象,这可不仅仅是武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天下人心向背的问题。万一天下人还向着夏朝,那么自己就会变成众矢之的,遭到四方诸侯围攻,整个商族都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因此必须慎之又慎。

阿汤哥有两个得力的助手,堪称左膀右臂,分别是做厨子出身的伊尹,和薛国(今滕州市官桥镇薛国故城)的诸侯仲虺(hui)。

与仲虺相比,伊尹的出身更卑微,但是名气更大,地位更高,我们下一篇专门说他,这里先讲一讲没什么名气的仲虺。他虽然名气不如伊尹大,但是能与伊尹并列,显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仲虺在治理薛的期间,带领薛地民众着力改进生产工具,号召各个村落在低洼地带打井取水,发展农业。他还倡导人们饲养牲畜,大力发展畜牧业。他设立农官,教人民用庄稼的秸秆饲养牲畜,用牲畜的粪便作为肥料,来提高土地的肥力。此外仲虺还重视手工业的发展。

这么说吧,仲虺同志是一名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优秀代表。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相对于生产领域的建树,仲虺更重要的贡献是意识形态建设。

阿汤哥将夏朝末代君主桀流放在南巢之后,心有惭愧,经常对人说:“我恐怕来世的后人,会以我作为口实。”言下之意就是说,怕后来人以他为榜样(推翻商朝)。

成汤同学喜欢发表一些成功学鸡汤,但是怕后来人效仿他的实际做法,这可能也是很多稳拿(以及稳拿国家)的实际心态。

于是,在成汤的授意下,仲虺写了一篇商汤通讯社的署名社论,名叫《仲虺之诰》,宣扬了商革夏命的合法性与必要性。

仲虺在这篇文章中,首先从政治哲学的层面上,论证了商汤打垮夏桀的正当性。他说,假如没有君主,民众就会为所欲为,这就会导致祸乱。因此,上天安排了聪明的圣王来治理民众,防止祸乱。

这一层次的意思,恐怕是对上古民主禅让制度的反思。在十六世纪英国政治学家托马斯·霍布斯的名著《利维坦》中,有更加详细的论证,这里就不详述了。

三千年多年前,中国人就把舆论战玩得炉火纯青了?

仲虺接着论述:但是,夏桀却不是上天安排的圣王。因为他不符合圣王的条件。他为人昏乱,不能体恤民众疾苦;在他的治理之下,民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随时都面临灭顶之灾。在这种情况下,上天特别赋予您智慧与勇气,是要让您救民于水火,成为民众的依靠。

接下来,仲虺又进一步告慰商汤:夏桀的罪,在于伪造天命,虐待民众。上天认为他不善,才把治理天下的重任托付给您。从前,我们商国立于夏朝,就像良苗生于莠草之间,虽不乏圣贤,却没有权势,因而并没有得到多数人的依附。再加上我们远播的善德之声,确实是很危险的,这就仿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在这种情况下,只因为您不近声色,不爱财利,您把官职交给德高之人,把奖赏颁给功大之人,您的宽厚之德渐渐昭明于天下。因而,从征伐葛伯开始,各方百姓都期盼王师早日降临,解救他们于水火。

这段话的原文很有意思,摘录如下:

【东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独后予?’攸徂之民,室家相庆,曰:‘徯予后,后来其苏。’民之戴商,厥惟旧哉!】

翻译过来就是:您向东征讨,西边的夷族人便埋怨;向南征讨,北方的狄族人便埋怨,都说:“为什么把我们放在后面呢?”老百姓盼望您前去,都举家欢庆,说:“等待我们的国君吧,君王来了我们就更生了。”人民拥戴商汤,已经很长久了。

一副“人民殷切期盼王师”的画面,跃然于纸上!

这篇诰词中,仲虺以华丽的辞藻,构建了一套“人权大于主权”的普世价值话语体系,这套话语体系与当年禹伐三苗时的那套说辞一脉相承。

所不同的是,禹伐三苗时期,华夏集团相对平等,根源是华夏集团的经济发展落后于三苗集团,贫富差距和阶层分化不那么严重,多少有点强词夺理(同理,匈奴进攻汉朝也可以采用这套说辞);商国则是在经济建设方面确实比夏王朝更强一些,因此如同美国进攻伊拉克,似乎真的是有道伐无道。那些经济更加落后的方国部落,如同伊拉克人民一样,巴不得商国赶紧打过来,给他们带来好日子。

现代人听这套话语特别耳熟,因为这正是自由灯塔国——美国及其拥趸,常说的那一套。

中国某文学教授,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曾赋诗一首,与这篇诰词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摘录如下:

【你的笨重的军靴,
跨涉在伊拉克沙漠的地平线,
那是人类文明的走向,
如果你倒下了,
人类将失去正义的脊梁。
如果你的国家跨掉了,
人类将回到中世纪的蛮荒。
丑陋的嘴脸在电视屏幕里评点战争,
实乃一帮号称专家的巫婆神汉胡批乱侃。
彻底的陈词滥调,全心全意的愚民,
是我逃不脱的声音聒噪。
我的心遥向伊拉克战场千百呼喊:
“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美国兵,
请允许我喊你一声“brother!”
如果招募志愿者,
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假如有来生,
当兵只当美国兵。
假如今生注定死于战火,
就作美国精确制导炸弹下的亡灵。】

仲虺写这篇诰词,是由于商汤灭夏之后的愧疚和不安引起的。但是,商汤怎么可能为此事而不安呢?

倘若他真有这样的“妇人之仁”,怎么可能成就灭夏的大事呢?他可不是心血来潮才去灭夏,而是在他的父亲那辈,以及父亲的父亲那辈,就已经坚持“亡夏”这一基本国策不动摇了。可以说,商汤为灭夏而生,一辈子都为这一目标而奋斗。在征伐夏桀的前夕,商汤在《汤誓》篇中就已经为灭夏进行了义正辞严的论证。

可见,对商汤来说,这个问题在理论上、在心理上早就已经解决了。因此,商汤内心不安之说,只不过是故作姿态,因为商汤本人并不好讲出这段话,只好由善解上意的仲虺来说出来。

正如当今世界,其他国家要求被经济殖民的话语,不能由美国人讲出来,而要由该国深受美国文化熏陶的知识分子来讲。当然,商汤的洗脑功力还差一点,居然找不到夏朝的知识分子出来代言,只要让自己人上了。

商汤本人就是一个很注重舆论宣传的人。在打败夏桀回国后,各方诸侯即来朝贺,商汤乘机向各方诸侯当众宣读了一篇后来被称之为《汤诰》的社论,申明他之所以推翻夏桀的道理。商汤指出,天道是没有偏私的,福善祸淫是上天的基本法则,夏之所以灭亡完全是上天降灾的结果。

《史记·殷本纪》中对此的记载如下:

【维三月,王自至于东郊。告诸侯群后:“毋不有功于民,勤力乃事。予乃大罚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劳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四渎已修,万民乃有居。后稷降播,农殖百谷。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後有立。昔蚩尤与其大夫作乱百姓,帝乃弗予,有状。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毋之在国,女毋我怨。”】

翻译如下:三月,殷王亲自到了东郊,向各诸侯国君宣布:“各位可不能不为民众谋立功业,要努力办好你们的事情。否则,我就对你们严加惩办,那时可不要怪罪我。”又说:“过去禹、皋陶长期奔劳在外,为民众建立了功业,民众才得以安居乐业。当时他们东面治理了长江,北而治理了济河,西面治理了黄河,南面治理了淮河,这四条重要的河道治理好了,万民才得以定居下来。后稷教导民众播种五谷,民众才知道种植各种庄稼。这三位古人都对民众有功,所以,他们的后代能够建国立业。也有另外的情况:从前蚩尤和他的大臣们在百姓中发动暴乱,上帝就不降福于他们,这样的事在历史上是有过的。先王的教诲,可不能不努力照办啊!”又说:“你们当中如果有谁干出违背道义的事,那就不允许他回国再当诸侯,那时你们也不要怨恨我。”

可以合理推测一下当时的情形。商灭夏之后,虽然阿汤哥当上了天子,也进行了舆论宣传工作,但是这篇汤诰说的霸气十足,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反而在社会上激起了一些指责商汤的言论,主导性的舆论很可能就是批评、不赞同。如果任由这种舆论发展下去,很可能会出现社会动乱。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商汤与仲虺策划了这起旨在进行危机公关的宣传方案:

第一步,先放出风去,就说商汤驱逐夏桀之后,自己也很惭愧,心里也很不安。以这样的姿态顺应舆论,以博取舆论的同情。在这样的姿态中,商汤的公众形象不再是一个耀武扬威的征服者,反而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人:他内心不安,不断自责,羞愧难当,经受着难以解脱的心理煎熬。这就给那些批判者提供了一个下台阶的理由:人家都感到自己错了,就不再穷追不舍了吧。博取同情这一招,在王亥被杀之后,商族已经磨练得十分熟练了,可谓驾轻就熟。

第二步,让仲虺代表群臣、代表诸侯制造公众舆论,来宽慰商汤,让商汤走出自责的阴影。当然,为了达到引导舆论、操纵舆论的目的,就不能仅仅止于宽慰商汤——其实商汤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宽慰,而是要正面论证商汤灭夏的正当性。

而且,为了转移舆论的注意力,论证的重点还不能停留在“驱逐夏桀”这个事实上——因为这又会不断地引发人们的怀旧之心,而是要把重心放在“商汤作为救世主”这个事实上。四海之内,人们望眼欲穿地期待商朝王师,盼望王师带来美好新生活,埋怨他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如此一来,公共舆论的注意力就跟着转移了。

在伊拉克战争中,一部分伊拉克人民也表现出望眼欲穿盼望王师的心情,美军被描绘为推翻独裁者的“救世主”。只有在很多年之后,他们发现美国人虽然带来了传说中的“民主大法”,也把伊拉克彻底搞成一团糟,这才开始怀念萨达姆时代虽然缺乏“自由”,但是还能吃饱穿暖的日子。

除此之外,仲虺在后半部分阐述的为政之道,很可能也是他们君臣两人共同策划的结果,它的意图是,通过积极的、前瞻性的政治建设,引导公众积极地向前看,而不要再去纠缠已经过去的事物。

最后通过描绘美好的蓝图,告诉大家放心吧,阿汤哥一定会带领大家发展生产,搞活经济,建设有商朝特色的市场经济,让大家都过上富裕幸福的新生活。 在这一点上,仲虺倒不是单纯在画饼,至少在阿汤哥统治时期,经济确实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人民过得比以前好。

至于后来么,大概就只有商族更爽,其他部落越来越受到商族的残酷压迫。以至于后来推翻商朝的周人,宣称自己继承的是夏朝的传统。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在后文中会具体解析。商汤的舆论战这里只说了冰山一角,更多精彩在后文中会徐徐展开。

仲虺一手抓内政建设,一手抓舆论宣传,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果然不愧为阿汤哥的臂膀。但是,要实现击败夏朝并取而代之这一伟业,就不是依靠发展内政和舆论宣传就能搞定的,这就需要阿汤哥的另一只臂膀——伊尹出手了。

(未完待续)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山浮生谈古论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舆论战 舆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1/40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