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历史,民主改革拯救了西藏!

中国共产党把过去以上层统一战线工作为主,改为直接发动群众工作为主了。那个吃人的农奴制也就走到了尽头!被奴役、压迫、压榨没有丝毫做人尊严和人权的农奴们从此也彻底翻了身,人间地狱一般的旧西藏也被砸烂、打碎!这样的民主改革,是千年未有的仁政,是西藏有文明记录以来从未有过的德政!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看历史,民主改革拯救了西藏!

旧西藏的农奴制,论到野蛮、残忍、非人道,世所仅见。有很多的实地调查材料和学者的实际考察都能证明这一点。不过,逃亡流窜的十三世达赖却有这样的说辞:

【如果您从社会制度及社会上不同层次来看的话,西藏是属于封建制度。这好像是很不好的。不过在事实上,大体而言,那个时期西藏群体是很祥和的,很快乐。中国人老是在提农奴与地主,实际上,地主与他们的雇佣之间的关系,说起来应该是不错的。时常,这些单纯的人有一种属于地主的感受,使他们对地主忠心不二。……就是政治制度也是属于封建制的。】

看来,十三世达赖是不承认旧西藏存在农奴制的!为什么不承认?因为这种野蛮、残忍、非人道的制度用吃人二字来形容最合适。太过残忍,他不敢承认!

当然,遇到执着者用不休止的质疑逼得他不得不承认旧西藏确实存在农奴制时,他又有这样的诡辩:

【虽然旧西藏社会是落后的,但是绝不像中国共产党所说的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绝对不是这样的。在旧西藏社会中生长的人,如果你去看他们的脸,绝对是充满快乐的、笑眯眯的。中国的农奴制度、印度的农奴制度和西藏的农奴制度不一样。这里面的不同,西藏人之所以充满快乐,主要是由于宗教的因素。但是也有一些人,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欺负自己的农奴,这样的现象是有,不是没有,各个地方总能找得到。但是从总的说来,旧西藏的制度是比较好的,其中有一些仁慈、以善待人的观念,与中国和印度及其他国家,特别是与欧洲中世纪的农奴制相比是没有办法比较的,好多了,这主要是一些爱和慈善的因素在内。当然个别危害人的现象不是没有,是有的。】

在达赖的这段话里,承认了旧西藏游压迫人的事实,但是予以“个例”处理,而且更用了出现了“笑眯眯”这个词形容旧西藏农奴们的精神状态。这是为什么呢?达赖说这是“宗教的因素”。可是,无论“宗教因素”的作用是怎样的强大,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思维正常的人们还能“笑眯眯”,这个无论如何是找不到现实的证据的!据1958年对山南地区囊色林庄园的调查:

【在一次全庄园居民集会上,我们看到,在三百来个农奴中,不管男女老少,找不出一个穿一件整装一点衣服的人,找不出一个不赤足的妇女,几乎都是衣服褴褛,半赤身露体。农奴们吃的东西,只是早晚各一顿糌粑糊糊,中午一小碗干糌粑而已。在军管会没有发放救济以前,一个中等差巴户阿旺家,几个月都没吃到盐。】

这样的,农奴的生存境遇这只是很普通的一个群体例子,在旧西藏百万农奴中,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生存境遇。如此这般的生存境遇,什么样的人还能“笑眯眯”?诡辩的达赖喇嘛能这样么?从农奴们的生存境遇看,旧西藏的奴隶主剥削、压榨农奴的酷烈程度在世界上来讲是仅见的!

这样酷烈的剥削程度原因大致有二:其一,农奴根本没有被奴隶主当人看,这方面是有个“命价表”的。西藏噶玛政权(噶玛丹迥旺布,1632年~1642年在位)时期的《十六法》,和五世达赖时期(清初)的《十三法》中,将命价分为三等九级,最高级是“无价”,或等身的黄金;最低级只值一根草绳:

【上等
上上:藏王等最高统治者无价。(《十六法》规定,上上等命价为与身体等量的黄金)
上中:善知识、轨范师、寺院管家、高级官员[有三百以上仆从的头领、政府宗本、寺庙的堪布等(命价三百至四百两)]
上下:中级官员、僧侣[扎仓的喇嘛、比丘、有三百多仆从的政府仲科等官员(命价二百两)]
中等
中上:一般官员、侍寝小吏、官员之办事小吏[属仲科的骑士、寺院扎仓的执事、掌堂师等(命价一百四十至一百五十两)]
中中:中级公务员[小寺院的扎巴(命价五十至七十两)]
中下:平民[世俗贵族类(命价三十至四十两)]
下等
下上:无主独身者、政府的勤杂人员(命价三十两)
下中:定居纳税的铁匠、屠夫、乞丐(命价二十两)
下下:妇女、流浪汉、乞丐、屠夫、铁匠(命价草绳一根,《十六法》规定,下下等命价为十两)】

假设以高“命价”——“十六法”中的下下等命价“十两(白银)”算,比春秋时候秦国大夫百里奚早年沦为奴隶的时候的“五羊皮”身价高了还是低了?这个我无力考证,因为一两白银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购买力是不相同的,况且,春秋是期的中国,也不是以白银为硬通货的。不过五世达赖的生活年代大致在明清交替时期,这下下等人的十两白银的命价牵强的比附一下,大概是内地一个七品县令一年官定俸银的四分之一。而当时一个七品县令的官定俸银只相当于当时两个成年人一年的口粮钱(当然县令指望这个俸银也会饿死一家老小,他们指望陋规等贪污手段来钱)。在旧西藏,这一条人命可谓低贱!如果按一条草绳计算,旧西藏最底层人民(农奴)的命价可谓低贱又低贱!在旧西藏的农奴主们看来,最广大的农奴“不是人”——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人权,在旧西藏农奴制下是没有的!这是地狱的光景啊!

第二个原因:西藏的自然条件太过于恶劣:西藏面积虽大——120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面积八分之一。但是,大部分土地是永久冰雪带、冰缘冻土带,寒漠土、石山和高寒草原。在这些地方气候严寒,最温暖的6月份平均气温只在4-6摄氏度以下,夜间结冰。降雪、冰雹是那里主要的降水方式。适合农业的土地面积只占西藏总面积的11%左右。而且因为地形和土壤条件限制,这些土地能被开发用于农业的面积只占整个西藏面积的千分之一。西藏倒是有面积广大的草原,但是,近一半的草场的鲜草年产量只有25-50公斤,只有内蒙古草场的四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还有五分之一的草场每年鲜草产量不到25公斤。在这样的恶劣自然环境下,单凭农牧业作为支柱产业的旧西藏,人们创造财富的能力十分低下。1952年,西藏粮食亩产仅80公斤,人均占有粮食125公斤,人均占有牲畜8头,远远少于生存标准。也就是说,在旧西藏,你就是搞绝对平均主义,均粮、均畜,也免不了饿死人,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奴隶主依然要过“人上人”的生活,那么就要加重对农奴的剥削、压榨程度,剥削剩余之后的物资能让农奴们保持所需的劳动体力为限,饿不死、冻不死就可以了。在旧西藏的奴隶主看来,农奴当然不是人——和他们不是一样的人!人权,在旧西藏农奴制下是没有的!这就像个人间地狱!

三原因,生产劳动技术极其低下,农耕大量使用木犁、木锄,只有极少量铁器。在旧西藏生活了七年的奥地利登山家哈勒曾说,在西藏竟然没看见过一辆车!拉运“木桩”这样的重物生生地要用二十个农奴在地上硬拖,而不想办法造有轮子的车辆运输。这样低下落后的劳动生产技术和实用生活技术的缺乏,这与自然环境没关系,乃是人的精神层面上的活动结果。与宗教关系莫大。不过呢,这个话题需要和谐,不能多说只说一点:外来的新技术、新玩意儿传入,那么,接触这些技术使用这些技术的人会不会脑筋变得“滑头”?怎么治得住?是不是最后连那套麻痹农奴们世世代代甘心过非人生活的诡辩说辞都糊弄不了人了?那可是大麻烦!1938年-1949年,民国政府在西藏办了一所拉萨小学,学生多为汉人子弟,藏族贵族不肯把子弟送去那里读书——万一被外边的新奇事物(无神论?)洗脑了呢?宗教乃是农奴制得以巩固的最强有力的支柱!落后的生产劳动技术让人创造财富的能力严重受阻碍,那么,为了剥削到尽可能多的财富,必须对农奴们敲骨吸髓,给点吃穿饿不死、冻不死他们算了。农奴们在农奴主们的眼里显然不是人——不是他们一样的人!人权,在旧西藏农奴制下是没有的!可以将,那是人间地狱!

在旧西藏,现代医卫科技是不可能进入的,所以对农奴群体的绝大多数人来讲,“缺医少药”是恭维,事实上是无医无药!这样的情况下,旧西藏疫病横行,如美国藏学家戈伦夫所说:

【旧西藏(中共进藏之前的西藏)由于严寒、大风、缺氧、与世隔绝和缺乏科学知识,死亡率很高,平均寿命都很短;那是90%的人有性病,三分之一的人得天花(十三世达赖都得了天花),麻风病也很流行,儿童死亡率高达40%-75%】

旧西藏没有现代医卫手段治疗疾病,但是却有巫术,美国藏学家戈伦夫笔下这样写到

【西藏的医学……包括放血、驱魔、诊脉、利用草药和神圣的唾液。他们认为圣人接触过的任何东西都有神奇的力量因此很珍视活佛、特别是达赖的大小便(把它们做成药丸吞服)。……人们认为僧人是神圣的,因此他们神圣的行动就能治病。他们治病方法之一实在一张纸条上写几句祷文,祈神赐福禳灾,然后让病人把纸条当药吞下去。僧人用手摸摸病人说可以治疗头疼。在脖子上戴一窜由人的颅骨制成的、经过赐福的念珠,可以用来治疗牙痛】

这段话里,西藏倒是藏医藏药是可以用来为人服务的,但是,而农奴们治病最常用到的全是巫术!

可以这么讲,旧西藏对于农奴来讲,就是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而这样的酷烈的剥削和压榨对于整个农奴群体来讲并非一代人两代人的事情,而是辈辈如此。写出巨著《西藏现代史1913-1951》(又译《喇嘛王国的覆灭》)的美国学者梅·格尔斯坦明白清楚地指出:旧西藏的农民是被束缚于领主的农奴。也就是说,农奴们与生俱来就是农奴,农奴主有权对农奴形式司法权,这样的受压榨的命运和地位是“世袭”的。这位学者还说道:

【除了大约三百个贵族家庭,所有俗人男女都是农奴,他们通过庄园以及对应的遗传关系归属于具体的领主,也就是说,儿子生下来就属于他父亲的领主,而女儿属于她母亲的领主。】

正所谓那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总有不堪忍受压榨的农奴起来反抗,这样的反抗最常见的是选择逃亡。逃亡一旦被抓获,或者用别的法子对奴隶主/领主反抗,奴隶主们就要对他们行使“司法权”,任意用酷刑摧残折磨农奴。鞭打、挖眼、刖足、割舌、砍手、推崖、溺水直至处死等等。键盘上敲出来的文字表述那些残忍、黑暗是无力的,不过网络上到时能搜到不少当年农奴主对农奴滥施酷刑的实物证据……让人看了毛骨悚然!因为竟然有剥下的人皮!

那样一个吃人的制度,如果谁能推翻砸烂,善莫大焉,功德无量!

其实,就是没有外力砸烂推翻那个吃人的农奴制,旧西藏已经到了重大变乱的临界点,本来,吃人的农奴制下的旧西藏就是百万农奴的人间地狱,当外来的恶的诱因到来之后,连那些高高在上的寄生贵族们也要成为这个人间地狱里的殉葬品。

1737年,清政府对西藏清查户口的数字是100万左右,解放军进藏之后,1953年中国政府首次对西藏后进行人口普查,噶厦政府给出的数字是100万上下。整整二百年里西藏的人口增长为零!整个旧西藏的社会发展完全停滞,这个制度也到了变动的临界点了。如果西藏是个完全被隔绝的孤岛式的世界,这个万恶的旧世界也许还会由着自己的惯性自我续命。但是,西藏不是那样的世界,多少还和外界有联系,外界的恶势力——统治印度的英国还在觊觎这块土地。而这个时候,外来的恶的诱因——英国对西藏的入侵又一点点的把旧西藏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在英国入侵西藏之前,西藏与外部世界的贸易往来是与祖国内地的贸易往来——汉藏贸易。旧西藏进行这些贸易的主要是一些贵族和大寺庙。西藏噶厦政府对外来货物进藏收取10%的贸易税。这个税收是西藏地方政府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由于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和英国签订了四个关于西藏的不平等条约,英国与英国控制下的印度的商人获取了极大的经济特权。他们以自由的身份前往亚东、甘孜、噶大克等商贸重地进行贸易是享受免关税特权的。单是这一项特权,西藏地方政权损失惨重。在英国第二次入侵西藏战争到辛亥革命之间,西藏地方政府完全丧失了英/印-藏贸易中的贸易税。在亚东一路,西藏地方政权每年损失的税收就占20%的现金支出。而且,大量的英/印廉价工业品大量涌入冲击了西藏本地的手工业制品的销路,西藏的手工行业倍受打击,从这里收税的税源也枯竭了。而且以辛亥革命为界点,内地与西藏的贸易几乎全被英/印-藏之间的贸易冲击排挤。廉价的国外工业制品充斥西藏市场。就连西藏日用品中的大宗——茶叶,也被印度茶叶挤占。这路贸易的结果是使早先进行汉藏贸易的贵族和寺庙的利益严重受损。而且英/印还通过欺诈手段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购西藏大量的农牧产品,以超高价向西藏售卖他们的工业品。这样的不平等贸易最大可能的从英/印—藏的贸易中攫取不义之财。旧西藏的贫困日甚一日。但是旧西藏的上层却不可能因为英国/印度对西藏的经济掠夺加强而使自己的生活水准下降,旧西藏的地方政府也不会因为在贸易税收上蒙受巨大损失而节省开支。他们共同要做的事情就是加重对西藏农奴的压榨、剥削。但是,对人的压榨、剥削不可能无限度的加大,加大到人的忍受临界点,人是会爆发的,反抗的。那么,备受压迫的农奴一旦被逼到了无法再忍受的临界点,那么自下而上的革命自己就会爆发。那时的西藏就会大乱,就是所有人的人间地狱!就在20世纪,1918年三十九族地区、1926-1928波密地区、1931年山南隆子宗、1940年那曲赛马会就发生多起农奴反抗农奴主的起义。而虎视眈眈的英国和印度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它们也必然要加入进来成为大乱的推手,参与对农奴的镇压推动西藏独立(英国人入侵西藏后的第一个冬天就领教了西藏严冬的酷烈,所以倒是没有心思在那里保持占领),那时候的农奴永无翻身的日子!进一步地英国还打算从西南方向渐次染指云南、四川,中国危险了!所以抢在西藏大变乱之前,把善的力量打进旧西藏,尽早把西藏从人间地狱一样的大变乱的爆发临界点中拯救出来善莫大焉!

不过英国人的命不好,等不到那个时候二战爆发,英国被拖入了耗尽它气数的二战之中。二战结束他已无力维持在印度的统治了,遑论染指西藏?但是,这时候借战争壮大了实力的美国跃跃欲试,要在西藏继续英国没做的勾当。1949年1月中国国共三大战役基本结束,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统一中国只是时间问题。此时,美国驻新德里大使就向美国国内打报告:“根据亚洲正在变动的情况重新审议对西藏的政策”。这是美国染指西藏的开始。之后,美国驻新德里大使馆就开始与美国国务院频繁通电交换意见。按着美国这位大使——亨德森意思:趁着国民党政权即将崩溃对西藏失控,而中共政权还未接管西藏的真空期,赶紧插手西藏,为把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做准备。针对美国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阴谋,1949年9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西藏》,向国际社会宣示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地位。11月23日,毛泽东主席出访苏联前夕迅速致电彭德怀等:

【西藏问题的解决应争取于明年秋季或冬季完成之;解决西藏问题不出兵是不可能的】

这既是粉碎帝国主义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阴谋,也是拯救旧西藏那些在人间地狱饱受折磨的百万农奴的出征令!虽说中共有出兵西藏的计划,但是,和平解决解放军进藏的大门北京一直向旧西藏高层大开着。但是,统治旧西藏的噶厦政权内部居然就有一个“主战派”挟洋自重,要把解放军赶出去。不得已,1950年10月6日,解放军军发起昌都战役一举摧毁藏军的抵抗。通向西藏的大门洞开。取得战役胜利的解放军引而不发,并没有一路长驱直捣拉萨,而是反复向旧西藏的守旧势力做和平劝导工作。与之同时,新中国也击退了国际上反华势力掀起的抹黑昌都战役的舆论的声浪,美国、英国、印度干涉中国内政的态度软化退缩。准备逃往印度的十四世达赖也打听到了印度将他视为低下的“难民”的消息,不得已回到拉萨派出和平谈判代表去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和谈解放军进藏事宜。在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十七条协议”签订后,5月25日,毛泽东主席发布了(人民解放军以)“必要的兵力进驻西藏”的训令。遵照训令,解放军开始进藏的长途行军。

进藏之后的西藏工委和解放军出于统战工作的需要,并没有丝毫触动旧贵族和寺庙中高级僧侣的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他们对农奴们依旧保持着生、杀、审判、刑狱大权,农奴们依旧向他们纳税、服劳役。因为对西藏那个吃人的农奴制度的改革,毛泽东主席着重指出:“不流血地在多年内逐步地”实施,不能让饱受苦难的百万农奴在反动农奴主们抵抗民主改革的负隅顽抗中作为被裹挟、被挟持的对象,沦为兵火的牺牲品。所以,农奴主们的政治、经济特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得以保留。但是,这样的保留不等于坐视农奴们的苦难,对于生存境况极端困难的所有农奴,都能得到中央的救济款项,以及进藏的西藏工委、解放军的物资救济。在1954年7月江孜大洪水期间,因为中央救济及时,洪水过后没有一人饿死,在旧西藏历史上堪称奇迹!万余名参加进藏公路修筑的藏族民国也在工程结束后拿到了他们的劳动报酬,这在旧西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旧制度固然还保留着,但是,农奴们的生存境遇已经比早先大有改善。而且,很多贵族和高级僧侣在向解放军和入藏机关供应粮食等生活物资,以及代替解放军在藏区采办生活物资中发了大财,赚取了大量银元(不是内地发行的纸币!),比早先还富有。进一步地,进藏的西藏工委还吸收了不少上层人士参加新设计机构的工作。这,相比于内地被解放的地区,近乎于一种“一国两制”了。但是,这样的对旧势力的宽容并不能让一些思想冥顽不化的上层人物感化,1952年春,他们炮制“伪人民会议”事件对抗渐进的民主改革。

与中央进藏机关和解放军打交道越多,受到的平等待遇愈多,西藏的农奴们对旧西藏农奴制下自己的悲惨遭遇就越感觉不平,就越觉得,自己应该摆脱那个旧制度的桎梏,他们本身思想里就有了民主改革的想法:1955年亚东农奴反抗并要求调换牟霞总管;1956年修筑当雄飞机场的藏族民工联名上书达赖喇嘛,要求实行民主改革。在西藏农奴们的认识中,旧西藏的吃人制度必须改革。改革吃人制度固然是仁政、德政,但是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持西藏的安定,也必须“不流血地在多年内逐步地”实施,所以中央并没有对旧制度采取断然措施。而是渐进地在西藏开始培养藏族干部,大力发展藏族党员。这是顺乎百万农奴民意的仁政——他们不甘心受那个吃人制度的压迫了!所以,守旧的旧西藏上层人物,在谋划叛乱的同时,也在自己“改良”,弄些“仁政”出来做样子。比如1953年噶厦颁布一个“关于减免旧粮债办法和处理牧区钱债等办法”。但是,这个“办法”实际上很多放债的农奴主根本不予理会,而这个“办法”的本意:只是在形式上把农奴的欠债免去一部分,实际要达成的效果只是刺激农奴还债。事实上债主们的所得比失去的还要大。谁也不傻,渐渐地这个“办法”的黑核被人们看穿,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更高。还是出于统战的考虑,对西藏农奴自发的民主改革呼声,中共中央还是对西藏上层采取了退让——“六年不改”。把大部分调入藏区的干部再调回内地,新吸收的藏族干部送到内地在西藏公学和西藏团校学习培养,并撤销了一批新设机构。

但是,中共中央的做法被旧西藏超高层发动叛乱利用了,利用这段“宽松期”他们经过精心准备,接连发动叛乱:1956年-1959年接连发动三次武装叛乱:1956年康区局部叛乱;1956-1958西藏局部叛乱;1959年拉萨叛乱。

既然祖国的善意成了叛乱分子不要脸的本钱,那么,原先的“六年不改”也就不能再继续下去,用毛泽东主席的话:

【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在平息拉萨叛乱的战役刚刚结束后的1959年3月22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西藏平息叛乱中实行民主改革的若干政策问题》的指示(草案)。西藏工委书记张经武在北京转发中央给工委的这一指示(草案)时指出:西藏地方政府已经撕毁了十七条协议,背叛祖国,发动西藏的全面叛乱。中央原来决定的六年不改的政策,自然不能在继续执行下去。中央认为在这次平息叛乱的战争中,必须同时坚决地放手发动群众,实行民主改革。

中国共产党把过去以上层统一战线工作为主,改为直接发动群众工作为主了。那个吃人的农奴制也就走到了尽头!被奴役、压迫、压榨没有丝毫做人尊严和人权的农奴们从此也彻底翻了身,人间地狱一般的旧西藏也被砸烂、打碎!这样的民主改革,是千年未有的仁政,是西藏有文明记录以来从未有过的德政!首先民主改革为给农奴以自由身——人身自由,这就是人权,最基本的做人权利!这样的做人权利要比思想、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等自由更为根本,是最基本的人权;其次,使西藏做到了耕(牧)者有其田(牧场、牲畜),实现了社会公正,并且解放了生产力。旧西藏农奴制下,农奴劳动没有丝毫积极性,要么在农奴主的土地上怠工,要么干脆搞破坏;甚至于大批逃亡。不少庄园的土地因此荒芜。而老实耕种的农奴则不堪重负未老先死。整个西藏因为这样的制度不变,发展早已停摆。这样持续下去,西藏自己就会崩溃。阿沛·阿旺晋美曾说:

【记得20世纪40年代,我同一些知心朋友曾多次谈到过西藏旧社会的危机。大家均认为照老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将毁灭。因此,民主改革不仅解放了农奴,解放了生产力,同时也拯救了整个西藏。】

这就是新中国的仁政、德政!

3月28日,是西藏民主改革纪念日,以此文聊以纪念。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藏 农奴制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3/41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