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义和团的人很多属于“还乡团”

这一小撮人与广大民众在对“义和团”和现实的态度上的对立并不是学术观点的正常分歧,而是政治立场的根本对立,因为完全否定义和团和把广大民众的爱国行为斥之为“义和团”的人,基很多是“还乡团”。他们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改旗易帜的罪恶目的。在这里,“还乡团”是引申义,不仅仅是指前朝遗老遗少,还包括所有仇恨社会主义制度的人,他们作为逆向种族主义者和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以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为己任,把民众的爱国行为咒骂为“义和团”和“爱国賊”,既为了压制和打击民众的爱国热情,又影射敢于在西方面前挺直腰杆的中国政府是清政府,同时又为境外敌对势力的敌对行为涂脂抹粉,以为这样就能够收到他们预期的效果,其实只不过是他们一小撮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否定义和团的人很多属于“还乡团”

这些年来,在一小撮人出于改旗易帜的目的而刮起的“告别革命”的歪风中,不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被他们否定,就连之前发生的几次旧民主主义革命也不能幸免。

太平天国、义和团、戊戌维新、辛亥革命都是之前历史教科书肯定的几次旧民主主义革命,而在这些年来的历史虚无主义逆流中,除了戊戌维新由于具有向西方学习的内容而被自由派公知手下留情以外,其他的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否定,其中尤以义和团为甚。

这些年来,凡是国内有很多民众参与的爱国运动,参加者一律被自由派斥之为“义和团”,奇怪的是,同样是属于自由派们不同程度上否定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参加者,自由派却不把现在的爱国民众咒骂为“太平天国”、“革命党”,这是为何呢?

关键在于,一、仇恨和否定义和团的基很多属于“还乡团”;二、义和团运动以其鲜明的反帝反封建尤其是反帝的性质受到一小撮人的仇恨;三、义和团是有很多民众参与的爱国运动。

而“太平天国”和“辛亥革命”中的革命党是反清的,而且后者的参与者是国民党的前身,不符合一小撮人对历史进行机械类比的政治需要。一小撮人为了收到攻击爱国民众是“暴民”,攻击现中国政府是“大清朝”,把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美化为向中国输送文明并且被迫“还击”“暴民”的一箭三雕的效果,于是,他们从歪曲历史,丑化义和团开始,发展到遇到国内民众抗议西方的敌对行为时就咒骂他们为“义和团”。

下面分别论述。

一、“还乡团”否定和咒骂“义和团”的目的是什么?

本来,学术是系统专门的学问,也是学习知识的一种,泛指高等教育和研究,是对存在物及其规律的学科化。

学术研究本来是应该与政治保持一定的的距离的,也就是说,无论研究者本身秉持什么样的政治立场,他可以在自己固有的世界观指导下进行研究,但是必须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对客观真实存在的事实进行深入系统全面的研究,从而得出真理性的认识。

然而,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由于某些研究者把本人或者亲属与执政党的历史恩怨转化为对现行社会制度的仇恨以及企图在西方敌对势力的支持下改旗易帜的冲动,所以这种在错误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下的研究必然产生偏差甚至谬误。形成了与主流意识形态相对立的学术帮派化、学术政治化。

在这种氛围下的所谓的学术研究,一小撮人研究的目的就是推动全盘西化或者改旗易帜,研究的方法就是以偏概全,以个别代表一般,以偶然代表必然,以局部代表全局,以部分代表整体,根据政治需要选择性地使用历史资料,或者片面地采用西方立场的材料,社会上又有人把历史事件碎片化。再加上一些对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的人的或者无中生有或者移花接木或者无限夸大的所谓的回忆录,于是就形成了对历史的整体颠覆,从而为他们目前的政治目的服务。

由以“还乡团”作为主体的所谓的学术研究和由“还乡团”主导的所谓的“网络舆论”,必然地要否定和咒骂“义和团”。由于这些人控制着话语权,并且利用他们曾经一度占领的网络舆论阵地大造舆论,于是让一些不了解历史真相而受到一小撮人忽悠的民众也跟着骂。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是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的一句台词,现在人们用来形容某些复辟势力卷土重来的时候发出的猖狂叫嚣。这种势力的典型就是还乡团。

还乡团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支持的以地主豪绅为基础的反动武装组织,因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力量号召打土豪,分田地,把许多土豪劣绅赶出家乡,所以当时这些地主土豪就想打回家继续称霸乡里,就组成了反动武装。

他们在国民党支持下,随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到处反攻倒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解放后,除了逃到台湾去的,其余的全部被押解回乡,根据罪恶情形进行了清算。

改革开放初期,执政党出于团结一致向前看的动机,对一些人的历史问题进行了几乎是一风吹的平反,这就当时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人或者他们的亲属对此进行了另外一种解读,他们因为自身受到过的合理或者不合理的挫折而与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结了仇,当他们拥有了一定的资产,国外敌对势力又加紧了对中国的演变,以及特定时期执政党对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的不那么重视的时候,他们就纷纷跳出来,公开反攻倒算,翻中国革命的案,算中国革命的账,多角度全方位地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否定,甚至连旧民主主义革命也不能幸免,由于义和团的状况符合一小撮人对历史进行机械类比的需要。一小撮人通过咒骂义和团运动来攻击爱国民众是“暴民”,攻击现中国政府是“大清朝”,把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野蛮侵略和掠夺美化为向中国输送文明,他们颠倒因果关系,把八国联军对中国人的屠杀称为被迫“还击”“暴民”,更加无耻的是公知贺某方和袁某生甚至认为是当时的中国政府欺负外国才导致外国侵略,认为列强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有积极作用,鼓吹“侵略有功”论。

由于我们的很多学术机构被这类人把持着,他们控制着话语权,加上网络上曾经一度成为这些人的一统天下,经过他们的反反复复的造谣、歪曲、忽悠,以至于一些不了解历史真相的年轻人相信了他们的鬼话,于是,才有社会上咒骂义和团的情况出现。

二、一小撮人为何那么仇恨“义和团”?

对于义和团,有两种不同评价。

一种评价是肯定的:

【义和团运动是清末群众性的反帝爱国运动。它是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人民反瓜分、反侵略斗争的发展,又是长期以来遍及全国各地的反教会斗争的总爆发。西方国家直至今天仍然以“拳民暴乱”(Boxer Rebellion)称呼整个义和团及八国联军事件。  
义和团的兴起:义和团原称义和拳,是长期流行于山东、直隶(约今河北)等地的许多民间秘密结社中的一种。虽然这个秘密结社重在“拳”而不在“教”,但清政府历来把它当作“拳教”加以查禁,使它难以发展。甲午战争后,德国占领胶州湾,强划山东全省为其势力范围;外国教会亦在山东扩展势力,纵容、包庇不法“教民”(即中国教徒),遇有民教涉讼事件,它们往往出面干预,胁迫地方官袒教抑民,作出不公正的判决。群众对教会积恨成仇,各地反教斗争接踵而起(见教案)。义和拳遂成为反对外国侵略势力的重要组织形式。
义和团运动是群众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中的领导和协同一致的行动,失败是必然的。但义和团群众从切身的感受中,认识到外国侵略者是中国人民最主要的敌人。从这一感性认识出发,他们奋不顾身,对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斗争,表现出中华民族的不甘屈服的反抗精神。】

另外一种评价是否定的:

【义和团,又称义和拳、义和团事件、庚子事变,或贬称为“拳匪”、“拳乱”、“庚子拳乱”等,是19世纪末中国发生的一场以“扶清灭洋”为口号,针对西方在华人士包括在华传教士及中国基督徒所进行大规模群众暴力运动。
义和团运动发生于1900年中国清朝末期,清朝甲午战败后,在西方列强划分在华势力范围、华北农村频繁发生教案、天灾频仍及宫廷权力争斗激化的情况下,黄河北岸山东直隶农民、中国天主教会、清军三方之间的武装冲突。 1900年春季直隶,成千上万习练义和拳并号称“义和团”的农民动用私刑处死了大量无辜中国天主教信徒、纵火烧毁了教堂和教徒房屋,同时大批与教会无关的中国人也惨遭杀害,数量远超被害教民,难以统计;同年6月,北京清朝中央政府允许义和团进驻北京,并由此祸及英美北京基督教新教、基督教在华差会及俄罗斯正教会东正教北京传道团;义和团又先于清军进攻天津租界,最终引发八国联军远征。

对比上述两个材料,第一种解释对义和团运动是肯定的,第二种解释基本上对义和团运动是否定的;第一种解释认为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是义和团运动兴起的原因,而第二种解释颠倒因果关系,抹去导致义和团兴起的原因,把义和团运动说成是八国联军远征(居然不是侵略)的原因。为帝国主义的侵略洗地,更重要的是借古讽今,为他们这一小撮人今天的勾结国外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和表达对民众的自发性抗议西方对中国的敌对行为的不满甚至是仇恨提供理论依据。

平心而论,跟众多历史事件一样,由于当时参与者的历史局限性,义和团运动不可能没有不足之处甚至是某些错误的地方,正常的的学术研究指出这些历史教训也未尝不可,但是,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评价义和团运动的欠缺与某些人出于特定政治目的而否定和咒骂义和团有本质上的区别。否定和咒骂义和团的人基本上属于“还乡团”,这是问题的实质。

随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罪恶本质的逐步暴露,境外敌对势力及其在中国的走狗用所谓的“普世价值”的陈词滥调忽悠人越来越困难,大凡美国等西方国家有针对中国的敌对行为,都会受到来自中国民间的自发的反对和抗议,自由派梦寐以求希望民众上街推翻政府,但是当民众虽然上街却是反对美国的倒行逆施的时候,他们非常生气,无可奈何之下,就咒骂民众的爱国行动,称他们为“义和团”。

三、歪曲历史为改旗易帜服务是一小撮人的惯用手法。

当今的政治是未来的历史,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历史是过去的政治。

历史的内容当然还包括经济、文化等,但是政治是历史的一个重要内容。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但是在这里,这个“史”必须是客观真实的历史,不是被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人为地歪曲或者变相歪曲的“史”,否则,这个“鉴”就变成了“哈哈镜”,照出来的东西是扭曲的,变形的,如果以此为鉴,就会害国害民。这是从“用史”的角度来说的。

“用史”和“读史”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良性的互动是学者认真写,客观用,读者联系实际,认真学习和思考,把历史作为现实的一面镜子。

非良性的互动一是某些人读历史只是看故事和消遣,或者是不考虑社会历史条件的发展变化,生搬硬套古人的做法;二是某些人出于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狭隘利益,随意歪曲历史。

类似丑化“义和团”的以学术研究的名义歪曲历史的手法多种多样,最常见的有如下几种:

第一种是无中生有,其中最无耻的就是某些人为了泼污毛,硬是编造了一个100多人的名单,如果是编造花边新闻,骗俩钱花,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偏偏编造得有鼻子有眼,到头来骗得连他们自己都相信了。请问某些人你们的那个名单从何而来?名单所涉及的人和事情是你自己亲眼所见还是告诉你事情的人亲眼所见?

第二种是有中生无,这里面也有两种情况,一是直接的歪曲历史,与无中生有的办法相结合,没有的給你编,有的給你掩盖起来;二是间接歪曲历史,即选择性披露史料。虽然他们給的历史材料是真实的,但是由于他们故意隐去与某些历史事件有因果关系的重要事件,割断各历史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容易达到他们所需要达到的让读者误读的目的。在这方面,比如,“卡廷事件”确有其事,前苏联的确曾经在卡廷地区枪杀2万波兰战俘,但是此前波兰杀害10万苏联红军战俘他们不说了,同时代各国几十万、上百万地虐杀战俘的,如德国虐杀苏联战俘,美国虐杀德国战俘,日本虐杀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他们不说了。又比如,沈某华大肆渲染毛在1957年访问莫斯科的时候所讲的不怕核武器的那一番话,但是此前的美国四次准备对中国进行核袭击他却避而不谈,这样就在民众心目中人为制造一个不顾民众死活的“战争狂人”形象。还有在蒙古独立问题上,其他的事实他不掩盖,但是国民党在1961年没有在蒙古加入联合国的问题上使用否决权,让蒙古独立得到国际社会承认这一点他只字不提,加上他故意渲染的两蒋至死也没有承认蒙古独立,目的非常明显。

第三种是故意混淆概念,人为夸大或者缩小。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镇反,镇反中杀了70万,按照历史资料,当时上面要求:镇反“必须严格限制在匪首、惯匪、恶霸、特务、反动会门头子等项范围之内,不能将小偷、吸毒犯、普通地主、普通国民党党团员、普通国民党军官也包括在内”。 镇反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不可避免地给了国民党的潜伏势力和派遣特务以近乎毁灭性的打击。镇反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捕杀地方恶霸,以及惩处那些历史上曾经迫害共产党人的分子为重点,间接取缔打击任何可能结成团伙的社会黑恶势力。当然,镇反的确有扩大化的情况,的确存在冤杀的情况。但是一小撮人出于某种目的,故意把在某些势力武装对抗新中国政权的特定历史条件下,用一个“国人”的模糊概念把那些实际上处于战争状态中的遭到打击的敌对势力分子也包括进去,以偏概全,蓄意渲染镇反的所谓的“恐怖”,把该杀的敌对势力分子和镇反扩大化造成的一些误杀混为一谈,故意給民众制造一种滥杀无辜的印象。

又比如杨公公制造的“三千万”神话,本身就漏洞百出,后来又被美国公开的CIA1962年的档案打脸。

第四种是因果颠倒或者因果乱系。在文章开头介绍的对义和团运动的两种不同评价中,第二种解释就是典型的颠倒因果关系。

不可否认,义和团运动的确有其历史局限性,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中的领导和协同一致的行动,的确存在盲目排外和打击面过大的过火行为和冲击外国使领馆的过激行动,首先被清政府利用,后面又被列强和清政府联合镇压。但是无论如何,把这些当成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借口,是荒谬的,就跟大英帝国把中国政府禁烟作为发动鸦片战争的借口,日本军国主义把子虚乌有的有士兵在宛平失踪作为发动“卢沟桥事变”的借口,冯某把中国民众抵制日货作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借口,贺某方说近代史上中国之所以受到列强侵略是因为中国欺负西方等等一样,完全是强盗逻辑。按照他们的逻辑,日不落帝国英国曾经遍及全球的那些势力范围内的国家都是因为曾经欺负英国所以才被殖民的。当然,殖民地宗主国在侵略和殖民的同时的确也在一定程度上在客观上促进了那些殖民地国家的科技等的发展,但是这只是他们掠夺中国资源占领中国市场的副产品。公知故意将主动的对外开放和被动地被船坚炮利打开国门混为一谈是别有用心的。在世界各国或者每个国家的不同人群里,由于利益诉求和政治立场的不同,从主观因素说,对同样的事件作出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评价不奇怪。从客观因素说,正确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因为过了头而产生负面效应;错误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带来一些良性的结果。但是大多数人在总体上应该有一个比较一致的评价,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如果仅仅是作为历史方面的学术研究,也就算了,关键在于,某些人歪曲历史是为了配合现实的行动。

义和团肯定存在历史局限性和负面效应,但是如果因此而否定义和团并且把义和团作为一个反面的概念,绝对是别有用心和胡说八道。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些歪曲历史的文章是“还乡团”人士写的。他们这样做是为他们的现实的政治目的服务。

其实,本人之所以把一小撮人蓄意歪曲历史否定和咒骂“义和团”的人称之为“还乡团”是本人出于表现方式的针锋相对来采取的一种对比的方法。从严格意义上说,从这些年来国外敌对势力在我们国内扶植的第五纵队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的危害性远远超过当年跟着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军民进行反攻倒算的“还乡团”,他们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操纵或者支持下,从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各领域对社会主义制度发起猖狂进攻,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有的人甚至叫嚣要为入侵的美军带路,气焰十分嚣张!仅仅称他们为“还乡团”还算是客气了,他们中的某些人已经堕落成为“汉奸”。

四、面对大多数人的对霸权主义行为的反对,极端孤立的一小撮人只好用咒骂的方法应对。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小撮人否定和咒骂“义和团”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需要。当他们完全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上看问题的事情,任何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行动他们都会很自然认为是大逆不道。尤其是当历史事实像面团一样随他们这些人捏圆压扁,把帝国主义的侵略也说成是做好事给中国输送文明的时候,一些被他们忽悠的人错误地认为,假如没有“义和团”得罪列强,说不定中国早已成为强国也就不奇怪了。而一小撮人否定和咒骂“义和团”更重要的是为他们在现实中的政治目标服务。真正的作为境外敌对势力扶植的第五纵队在国内是少数,即使是加上那些受到忽悠跟着跑的人仍然属于少数。他们的改旗易帜的图谋既受到执政党的说不,也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对,他们此时此刻能够做的只能是给自己镀金,把自己说成是掌握真理的少数人,把广大爱国民众说成是盲目排外的“义和团”,同时也可以影射不屈服于西方列强的淫威的中国政府是“大清朝”,指责他们不但过去而且现在仍然在拒绝西方为我们“输送文明”。这就是“还乡团”们仇恨、否定和咒骂“义和团”的实质性原因。

境外敌对势力一方面操纵国内的汉奸开展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活动,一方面怂恿和支持某些国家频频挑起与中国的领土争端,并且一再对我国的主权和民族尊严进行军事挑衅,这种行为自然会造成民众自发性的反对,前者是因,后者是果。在没有前者的情况下,后面的事情就没有发生。比如在克林顿执政时期的美国(尽管后期由于炸大使馆事件造成关系迅速恶化),虽然美国遏制中国的总体战略没有变,但是当时美国政府的不那么敌对的态度就在中国的民众中获得比较友好的回应;又如日本,由于田中角荣首相以及其后一段时间内日本政府中对华友好是主流,特别是由于前些年来的村山富市首相等日本政要的对历史的正确态度,中国人对日本人总体上是友好的,仇恨的只是历史上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和现实中的一小撮日本极右翼势力。而这一切,都因为美国和日本对华政策和对历史的态度的改变而改变。没有“因”就没有“果”。而一小撮人为了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既歪曲历史又歪曲现实,把八国联军的入侵说成是“义和团”运动导致的恶果,把目前的由于国外敌对势力遏制、包围、威胁、挑衅中国引起民众的自然反应说成是西方对我们不满的原因,为帝国主义列强再次发动对华战争大造舆论。他们充当了马前卒的角色。

“爱国贼”就是一小撮人造出来的另外一个咒骂爱国人士的称呼。一小撮人面对非常孤立的局面的时候,不是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而是采取更加极端的态度与广大民众互怼。

综上所述,这一小撮人与广大民众在对“义和团”和现实的态度上的对立并不是学术观点的正常分歧,而是政治立场的根本对立,因为完全否定义和团和把广大民众的爱国行为斥之为“义和团”的人,基很多是“还乡团”。他们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改旗易帜的罪恶目的。

在这里,“还乡团”是引申义,不仅仅是指前朝遗老遗少,还包括所有仇恨社会主义制度的人,他们作为逆向种族主义者和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以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为己任,把民众的爱国行为咒骂为“义和团”和“爱国賊”,既为了压制和打击民众的爱国热情,又影射敢于在西方面前挺直腰杆的中国政府是清政府,同时又为境外敌对势力的敌对行为涂脂抹粉,以为这样就能够收到他们预期的效果,其实只不过是他们一小撮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被“还乡团”骂成“义和团”,并不是件耻辱的事情。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义和团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6/42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