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杨天石,蒋介石能否“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完整”?——以西藏权益为例

因为英国的威胁,美国人的提醒,再有被罗斯福说动心的宋子文的一次次报告,蒋介石无可奈何从青藏边界撤兵,在西藏修公路也做罢,本来想大干一场,结局却成了一出闹剧。“取消西藏关系之不平等特权”的初衷不但没能达到,反而还让西藏地方政权和英国黏糊的更紧了。前门打狼后门进虎,把美国当公道大王喊冤哀告时,却被美国人抄了后路与西藏地方政权连上了线,这个蒋介石啊,志大才疏,怎么现而今大陆就有人吹起了他的喇叭?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问杨天石,蒋介石能否“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完整”?——以西藏权益为例

据杨天石讲,“蒋介石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蒋介石的一生,从主要方面看,还是热爱中华民族,希望中华民族振兴,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的完整。”这个话的出处在杨天石在《燕山大讲堂81期实录 杨天石 蒋介石其人》这个文章里。

为了证明这个说辞,他除了举“例子”把苏联骂成“头号列强”外,又说了他与英国交涉“争回”西藏权益的漂亮事情。那么,蒋介石真有这个能耐么?事实真如杨天石说的那么漂亮么?这值得好好“端详端详”。

一、抗战期间英国在西藏问题上的挑衅

先说一下和蒋介石对阵的英国。

作为一战中协约国的第一主力英国,在美国协助下“打赢了”德奥之后,声誉飙到了顶点。所以,国际外交第一官方用语也由法语转成了英语。法语作为国际外交第一官方语言是“路易王”们的折腾,还有拿破仑的强悍塑就的,但是,一战改变了历史,英语这种粗鄙无朋的低俗语言也成了“雅语”,武力的厉害可见一斑。所以,凭着这个飙到顶点的声誉,英国在北伐战争时期频频用炮舰政策对中国的统一横加干涉。然而“汉浔事件”中国对英国的反击不但让它颜面大丢,还是一剂清醒剂,英国副外交大臣、对华政策的主要设计者维尔斯利在1926年8月就表示对炮舰政策在中国是否还行得通表示怀疑:

【从陆、海军的观点来看,对付像中国那样的一大群混乱的民众,我们多少是无能为力的;必须排除任何强制性的东西,除非有可能与其他列强一起进行海军示威。】

紧随其后,英国外交大臣奥斯丁·张伯伦发表英国对华“新政策”备忘录——《圣诞节备忘录》,“张伯伦承认,当时中国的时局与各国缔结九国公约的时局已经完全不同了。因此,张伯伦宣布英国愿意就修改不平等条约与中国进行谈判。

由此可见苏联支援,中国共产党动员民意予以支持的国民党的北伐威力绝不可小视。但是,蒋介石叛卖革命,与大买办、大地主勾结之后,这样的苏联支援、中国民意的支持不复存在;而他依仗的大买办们对帝国主义国家深深地依附性也深刻的给蒋记民国打上了对帝国主义国家的妥协与退让印记,更把国运寄托于列强的利益权衡的天平上。所以,尽管在有利的时机可以争回的国家权益,却因为这个政权的软弱性给轻易地放弃了。如抗战期间对西藏权益的争回。

抗战期间蒋记民国与英国在西藏权益上的冲突起于1940年7月。英国迫于日本的压力,关闭了滇缅公路,断绝了蒋记民国获得外部资源“抗日”的重要通道。作为应对措施,蒋记民国打算修筑一条由印度经由西藏,再通往中国内地的公路。但是,英国政府却授意西藏地方政府反对,堵截中国勘测人员入藏。英国对西藏素来有分裂企图,这个授意,意在堵截内地与西藏的联系,彻底把西藏隔绝孤立于中国主体之外方便日后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不仅这样,在1942年,英国更唆使西藏地方政府——噶厦政府成立所谓“外交局”,从事实上造成西藏地方政府与中、英政府对等平齐的“独立国家”的政治地位。与这样的授意同步的是向西藏地方政权出售军火。这样的军火买卖不止一年,不止一次,如1943年两家就做了一笔大买卖:“英国向西藏地方政府出售步枪弹500万发,山炮炮弹1000发。不过鉴于1940的十月,英国被动跟从美国的援华行动重新开放了滇缅公路,英国在1943年的挑衅还没能酿成大事故。

二、靠收买算计同床异梦的地方军阀刘文辉、马步芳,蒋介石能解决西藏问题吗?

当时中国的抗战,有赖于共产党的强韧游击战,与中国西南多山地形的阻遏助蒋记民国与日军呈僵持之势,拖住了百万以上的侵华日军,使美国的“先欧后亚”的全球战略得以有时间实施,也使英国有了从德国兵锋下得到喘息的余裕。中国的抗战作用自然不容小视,美英事实上也有求于中国。这也是争回国权的一个机会,一心想做“予一人”的蒋介石自然也就有了和列强讨价还价的本钱。对于英国在西藏的这一连窜动作当然要有些回击。于是在1942年5月提出进兵西藏的作战计划,准备在次年10月进兵西藏。但是,这个计划仅是口头表示,因为顾及英国对中国金融系统的深度渗透与掌握、与援华物资须借道印度,蒋介石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到西藏噶厦政府成立“外交局”后,蒋氏虽然愤怒,但是,还是顾及英国对中国金融系统的强力控制与援华物资的原因,始终不敢下这个决心。延宕至10月,为了照顾自己“金口玉言”的脸面才下令研究武力进兵西藏的计划。恰逢美、英当月声称要放弃在华特权的机会,于是蒋氏向英国提出“取消西藏关系之不平等特权”的要求,以谈判手段解决西藏问题。之前的武力进兵计划依旧推行,准备在1943年10月前,出兵进驻西藏东北的昌都。以军事威慑的手段做前提:

【用政治方法解决西藏问题。】

计划的执行者是两路军阀——24军军长、西康刘文辉,青海马步芳。但是,这个计划的目的却很不纯然——借由刘文辉的24军进藏之机,以中央军接防刘文辉地盘。但是,视地盘为生命的刘文辉也不白给,没有就范,这一路计划胎死。剩下的青海马步芳这一路待命。

已经打定了叛离主意的西藏地方政府在英国支持下先发制人,在1943年4月下令停止内地与西藏之间的“驿运”,切断了中国与国外的贸易交通线,部分援华抗日物资的运输受阻。得了外援依赖症的蒋介石无论如何不能容忍,蒋氏令青海马步芳部移兵青藏边界以示威慑。可是干活儿不能不给钱啊,马步芳和蒋介石要工钱了。在领到巨额军费之后,马步芳骑兵压向青藏边界,西藏地方政权大感恐慌,英国也觉得事态不妙,已经无力再用“炮舰政策”的英国只能指令驻华大使薛穆向民国外交部次长吴国桢表示对中国军队调动的“关切”:

【中国军队已经由西宁开至青海南边,西藏当局深感不安,希望中国政府能表示并无此事实,以便转告西藏当局,令其心安】

吴国桢的回答:一国军队在国内的调动,与他国无关。一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接洽事件纯属内政。无论“友邦”是如何的友好,都没必要做二者之间的中间人代为转达交涉事宜。英国人虽然碰了软钉子,但是还是再三再四的抗议又抗议。

借着马步芳威慑的声势,蒋介石紧跟着在5月12日再重庆召见西藏噶厦政府驻京办事处主任阿旺坚赞训话,提出五项要求:

【1,协助修筑中印公路;2,协助办理驿运;3,(中央政府)驻藏办事处商办事件直接与噶厦政府商量,不经外交局;4,中央人员入藏,凡持有蒙藏委员会护照者,须照例支应乌拉;5,在印华侨必要时须经西藏内撤。】

同时,蒋氏又训话说:

【“如西藏能对此五事遵照办到,并愿对修路、驿运负保护之责,中央军队当不前往,否则,中央只有自派军队完成之。”“中央绝对尊重西藏宗教,信任西藏政府,爱护西藏同胞。但西藏必须服从中央命令,如发现西藏有勾结日本情事,当时同日本,立派机飞藏轰炸。”】

日本势力渗入西藏活动,这是事实,虽然日本势力远不及英国势力,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能让蒋介石心里添堵。派飞机轰炸云云威吓而已。但是,做贼的心虚,西藏地方政府和英国却当了真,1944年就有西藏军火订单送到英国,订购高射炮。

三、求助美国,两头被坑:领土完整不是向帝国主义列强乞求可以得来的!

当时的情形,中、英两国在西藏问题上都处于一种麻杆打狼两头怕的尴尬:中国这里的蒋介石虽然陈兵青藏边界,但是,这仅仅是军事威慑而已,马步芳绝不会听他的话把自己的本钱——军队投入到进藏的远征上,而蒋介石对自己的中央军更是爱惜如命,劳师入藏绝非他愿意做。这可谓板砖举起不敢下落;英国这里早已没有了用“炮舰政策”解决问题的实力,还真怕蒋氏不管不顾派兵进藏。所以,两下里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山寨之主——美国,求美国给个公道与“公道”。对中国来讲,中国权益理当争回,求美国给英国一棍子,让它死心不再纠缠西藏,这就是公道;在英国来讲,不管西藏是不是我的地盘,我在那里下了功夫,贼不走空,我一定要在那里咬下一大块肉来,这才算公道,这就是“公道”!

事实上有求于中国拖住日本百多万大军的美国,当然要给中国一点颜面,所以在5月15日英国告状告到美国门前时,美国下了一个备忘录:

【美国政府始终考虑到这一事实:中国政府一直声明它对西藏的宗主权,中国宪法亦把西藏列入中华民国领土范围之内。美国政府从未对中国政府的这些举措提出过疑问。美国政府认为,目前讨论西藏问题不会导致有益的结果。】

大概用眼扫一下这堆文字,似乎美国给了中国一个公道的,实则不然,我们注意美国人的说辞“中国政府一直声明它对西藏的宗主权”,美国人在这里埋地雷了!所谓“宗主权”类同于中国对朝鲜的那种大国对小国的关照与保护关系,大哥和小弟。可是再亲近也是两家:人;而中国对西藏是拥有“主权”的,是一家人!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人在这里刻意强调所谓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实际上和英国干涉西藏是一个调调,只不过,美国不承认英国应该插手西藏,那么,美国人的意思是什么?当然是它要有打算了。对于英国来讲,这是黑吃黑一嘴黑!英国强横了300多年,虽然没了往昔的铁拳,可是滚刀肉般的无赖还是有的,美国的一纸备忘录岂能让它闭嘴?在当月的太平洋会议上,丘吉尔就西藏问题发言:

【近闻中国有集中队伍,准备进攻西藏之说,使该独立国家大为恐慌,希望中国政府能保证不致有不幸事件发生。】

言语间还是把自己当作了日不落帝国时的大佬对别国敲敲打打。

代表中国出席会议的宋子文一张嘴就露了怯:

【我没听说这个消息……】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他姐夫屯兵青藏间的事情。和英国在外交上打交道,蒋介石对“藏独”和它们的后台英国打算用兵这么大一个事件怎么可能他不知道呢?用这样的言辞来顶对这个狂妄的丘吉尔,明白了的是矮了一头,自己先认了怂。该有的态度应该是——有这么回事,这是我家事,“干卿底事”?!

诡诈的丘吉尔听出了宋子文的怯意顺杆爬,把援华物资当成个棍棒继续在会议上敲打宋子文、以及宋子文代表的民国,这些敲打的话语分量太过于重,一贯心口不一的蒋介石也不由得在日记里写下这样的文字徒呼奈何:

【昨日傍晚,接宋电称:华会(太平洋会议)廿一日会议中,丘吉尔突称“西藏独立国,中国在此获得空军接济之时,不宜对藏用兵”……此诚帝国主义真面目暴露,不仅为流氓、市侩所不为,而亦为轴心、倭寇所不齿。】

无可奈何之下,蒋介石也只能指示宋子文再向“瓢把子”罗斯福哭诉。罗斯福也赶紧着安慰:我批评那个英国老汉了,他说话“殊不得体”,但是,你们也不要太过纠缠“千万勿因此酿成意外”。

所谓“酿成意外”,就指丘吉尔威胁的“中国在此获得空军接济之时,不宜对藏用兵”,——通过驼峰航线向你蒋记民国输送援华物资还得从我这儿过道,你掂量着点儿!罗斯福的话很明白,驼峰航线的起点就在英国控制下的印度阿萨姆邦,当然这也是美国援华物资的集散地,得罪了英国,它要做些手脚你扛得住么?你别多嘴多舌为好!

作为传声筒的宋子文明显被罗斯福的说辞打动了,对蒋介石的报告中也劝蒋介石退一步。但是,蒋介石大不满,还是压宋子文向罗斯福表达不满。罗斯福借力打力,把蒋介石的不满又移向英国,同时也对英国施加压力。用意:你英国闭嘴!

但是,这并不表明罗斯福就是什么好人,在中国与英国为西藏问题打嘴仗的时候,他却派两个代表去西藏拿着他的亲笔信与西藏地方政府接洽施加美国影响。桌面上是劝和熄火的和事佬,实际上撬砖扣边顺带挖土,给两家拆台!这个罗斯福可是个黑吃黑的好手、老手!

因为英国的威胁,美国人的提醒,再有被罗斯福说动心的宋子文的一次次报告,蒋介石无可奈何从青藏边界撤兵,在西藏修公路也做罢,本来想大干一场,结局却成了一出闹剧。“取消西藏关系之不平等特权”的初衷不但没能达到,反而还让西藏地方政权和英国黏糊的更紧了——连年的军火买卖让西藏地方政权有枪了,有对付“中国”的本钱了;“外交局”成立也让那个地方政权做了一回“独立国家”的美梦,叛离祖国的野心也越来越膨胀;前门打狼后门进虎,把美国当公道大王喊冤哀告时,却被美国人抄了后路与西藏地方政权连上了线,这个蒋介石啊,志大才疏,怎么现而今大陆就有人吹起了他的喇叭???

四、金融主权攥在英美手里,蒋介石有何底气敢争回西藏主权?

一分为二地讲,蒋介石争回西藏权益这个事情上,动机对,时机也不错。但是,这个事情由他来做可就勉为其难了,他根本做不到——脑筋不够用倒在其次,要紧的是,他的命门在英国人手里攥着呢,他能斗得过英国人么?最直接的是美国援华物资,在缅甸没有被日本攻下之前,这些物资在英国殖民地缅甸囤积从滇缅公路运输进蒋氏的口袋;缅甸沦陷之后,这个货场就跑到英国殖民地印度了,那点援华物资始终在英国人的手心里攥着。要在西藏问题上从心怀鬼胎的英国手里夺会些什么,你就要有豁出去的准备,宁可援华物资停运半年、一年咬牙忍住也要争回些什么,没这个横劲儿能么?反正蒋介石也不打算和日本开战,就计划和日本耗着,要那么多军火做什么?可是蒋介石不能,没了美援活不下去——他要囤积美援准备将来打内战呢!再者,更可恨的是,虽然用兵西藏是内政,可是,西藏那些“藏独”分子的后台是英国,这里就有对外的成分了。对外要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刘文辉是军阀没错,但是总还愿意出兵西藏呢。可是蒋介石把进兵西藏威慑“藏独”的计划当成了蚕食地方势力的堂皇借口,这就更不要脸了!这样的“领袖”连个街头混混儿都不如,他想办成些什么堂皇事情可能么?

蒋记民国还有一个更要紧的命门在英国人手里攥着呢——他这个政权发行的货币—法币是外汇本位制。以外汇作为发行货币的准备金,以某个汇率为基准确定发行多少货币。要维持这个汇率,必须大量储备要挂钩的外币。这个法币挂钩的是美元和英镑。这就必然导致法币被捆绑在美元和英镑之上。和英国人争回些国家权益,就要考虑英国人会不会在这个英镑和英镑汇率上面做手脚,打击蒋氏政权的经济。这么一副沉重的枷锁套在脖子上、手脚上,你想和英国争回些什么国权,可能么?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形,是当年蒋氏“币制改革”失败的产物。货币失败的第一祸根在美国,但是美国造成的祸害不是没有法子克服的,但是蒋介石不去做,这还怎么做大事?

说几句蒋氏的“币制改革”。蒋氏的货币改革“废两改元”,说来说去是银本位,绕着白银打转转。可是中国不是个产银大国,国内流通的白银是对外贸易中换取流入的。中国不可能主导白银定价权。而且白银还是种工业原料,也是商品,白银价格的波动因素也很多,你主导不了定价权还说什么白银本位制?蒋氏货币改革的风声一出,美国就准备扼杀,在国际白银市场上哄抬银价,引发中国国内白银海量外流。这其中,外国在华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是绝对的作恶主力,在美国哄抬银价的时段里,中国金融中心上海的白银储量从最高时的2.75亿元大幅下降到最低0.42亿元。为了阻止白银外流,蒋政府开征白银税,但是,这样的做法更刺激了外国金融机构疯狂走私白银的勾当。怎么办?那就只有动用警察抓人了。不行的话军队也是可以的!可是蒋介石敢么?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但是,蒋介石这个兔子连咬一嘴的胆量都没有!任由外国金融机构配合罗斯福把他的货币改革踩踏崩盘,直到他向罗斯福磕头求饶。这时候英国人介入操盘,美国在幕后支持,把中国的货币发行大权都揽入这两个海盗国家手中。货币发行都成了外国人决定的事,中国,或者说蒋政府的存废就只在美英两国的怎么在利益权衡上取舍了。一个国家的国运到了这步田地,有存在的必要么?他还怎么争回国家权益?你杨天所谓的“蒋介石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蒋介石的一生,从主要方面看,还是热爱中华民族,希望中华民族振兴,尽可能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的完整”,能办得到么?从哪体现呢?“尽可能”是怎么体现的呢?

话说杨天石是研究蒋介石日记的行家,可是,蒋介石的日记告给他这些事情了么?告给他蒋政府的脖子被美英两国拿绳子套死了么?多看几本书就能知道的事情,这个杨天石就是不提一个字,是无知呢,还是无耻呢?他是怎么混到了XX院的?他又是怎么在XX院混了这么许久呢?这应该是个能研究出大成果的大课题,不知道有没有学者愿意研究这个?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蒋介石 杨天石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9/44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