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沈志华:抗美援朝停战和谈,到底谁求谁?

打抗美援朝战争是为了人民的长远利益,是大仁政,但为了和平,为减少士兵伤亡,为了能够不打仗,为了减少人民尤其是农民负担,为了将钱用在建设方面,中国在形势有利的情况下,暂时结束了战争。毛泽东认为,从大战略角度看,朝鲜停战后,只要中朝两国坚持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朝鲜半岛的形势会越来越有利于中国一方。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如题,沈志华说是“中国人”求美国人停战的。他的话记录在这里:

【新浪历史:1951年,五次战役之后,中国在战场遇阻,急于结束战争,开始主动要求停战。这个阶段,美国是什么态度呢?
沈志华:到第五次战役,1951年4、5月份的时候,战争进入了胶着的状态,美国武器好,中国人多,双方纠缠不休了。在这种情况下,到了5月份,中国人才发现这个仗打不下去了,而且完全失去了取胜的信心和把握。毛泽东给斯大林的电报讲,说现在我们想停战谈判了,又不好意思说。人家原来求着你停,你不停,现在你求着人家停了,不好意思讲,所以请苏联出面调停,来跟美国人转达这个信息。(《沈志华:艰难的朝鲜停战谈判与战后影响》http://history.sina.com.cn/his/zl/2013-07-25/160050769.shtml)】

一记耳光

以上的对话,是“新浪历史”和沈志华在一唱一和地造谣呢。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新浪历史”说:“中国在战场遇阻,急于结束战争,开始主动要求停战”。可是,在沈志华的名著《朝鲜战争:恶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中)》784页里明明白白的有俄国的档案证明,中国已经为朝鲜战争的长期化做了思想战准备和作战计划,并与苏联做了充分的交流,并取得了一致意见:

请问沈志华:抗美援朝停战和谈,到底谁求谁?

具体文字如下

【306.史达林关于防御作战等问题致毛泽东电(1951年6月5日)
北京 致克拉索夫斯基: 转毛泽东同志:“已收到您6月4日的电报以及彭德怀同志的两个指示。
我同您一样认为,不应加快朝鲜战争的进程,因为持久的战争,第一,能够使中国军队在战场学习现代战争;第二,将动摇美国杜鲁门政府和降低英美军对的军事威信。……”】

中国真的“急于结束战争”么?这份俄罗斯的档案就是一记耳光,就能抽“新浪历史”和沈志华的耳光!沈志华竟然连自己编的书中的档案都不仔细研究,反而自说自话、信口开河,真的让人怀疑这本书到死是不是他编辑出版的。换言之,这本书里的档案材料他都看过么?又或者造谣心切,什么也不顾了。

美国早想求和,为了面子死撑到底

在沈志华的这段话里,好像中国志愿军都是不知好歹的莽夫,早先美国求中国人停战,中国人得势不饶人;等到打仗形势不利了,又找苏联搭桥央求美国人罢手,让沈志华这个“局外人”十分地看不上眼。这问题就来了,啥时候美国人先央求中国停手了?翻翻书,尤其是翻翻他的《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就明白了。原来是菲律宾等国提出的“十三国提案”。可是,那个栖栖遑遑的“十三国提案”早就被美国踩踏、阉割地不成样子,成了捆绑中、朝一方手脚,令中、朝一方任人宰割的绳套,这是美国挖的坑啊!(参见:《再驳沈志华:朝鲜战争中的“十三国提案”是怎么一回事?——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二)》http://www.cwzg.cn/history/201711/39490.html)

沈志华这个“局外人”接下来说,中国请苏联出面调停,求美国停战,这是说了真话么?没有,全是虚构。历史事实:中国从没有主动请求美国人停战,反倒是美国主动央求苏联代为转达停战谈判。而且,进一步的梳理史实,第一次战役开始之后,美国人发觉中国已经大规模出兵之后,马上就商讨对策:如何与中国讲和实现停战。

1950年11月3日,美国国务院远东司中国科,负责政治事务的官员斯图尔特,在写给助理国务卿腊斯克等的备忘录中,对这场即将开始的大规模战争提出他们的评估:

【国务院中国事务科深切关注到目前恶化的北朝鲜局势,我们卷入与共产党中国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我们没有必要列出这种事态为我们带来的种种军事和政治问题,与共产党中国的重大冲突违背我们的利益。我们心里应该想到:要是与中国的战争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对美国人和中国人都是一种悲剧,是可能给美国带来灾难的事情,我们应该千万百计地尽力防止出现这种局面。
(《斯图尔特备忘录》1950.11.3,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一卷下;
转引自张文木《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册》184-185页,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8年2月)】

这场战争不应该打了,那么余下的事情就是和谈!

美国参联会讨论后得出结论:

【应该把中共在朝鲜进行干涉的问题作为一个紧急问题尽一切努力用政治手段解决。最好是通过联合国解决,就我们的意向,通过我们的盟国进行直接谈判,与中共政府组成临时委员会以及通过其他可行的方法让共产党人放心。(《参谋长联席会议致马歇尔备忘录》1950年11月9日,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一卷下;转引自张文木书185页)】

军事问题政治解决,那就是和谈。而且,这两份文件出台的时间正是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前后。美国高层由狂妄好战到慎战求和就是因为这一次战役就定了调子,可以说是一战定乾坤!

美国外交系统与军方的高层已经定下了与中国和谈的调子,剩下的就是如何说服前方好战的麦克阿瑟了。1950年12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致电麦克阿瑟:

【从获得的所有估计来看,中共似乎有能力把联合国部队赶出朝鲜,只要他们想这么做。有两种方式阻止这一能力成为现实:一种是敌军认为这么做付出的代价太大而自动放弃;一种是在那战区投入大量额外的美国军队,不过这么做的结果是严重妨碍美国在其他地区的投入,包括影响日本的安全。从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为朝鲜获得大量额外部队是不可行的。我们相信,朝鲜不是一个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地方。我们还相信,我们不应在面对全面战争的威胁日益增加的情况下把我们剩下的可用的地面部队投入到对抗中共部队的行动中。(《参谋长联席会议致麦克阿瑟》1950年12月29日,转引自张文木书185页)】

没几个兵能让你在朝鲜把战事无限扩大!

既然定下了与中国讲和的调子,那么直接沟通谈判么?美国人可不这样认为,他们要“面子”:

【中国出兵没有几天,美国政府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开始考虑“怎样才能体面地摆脱出来” 的问题。马歇尔说:“接受停火会表明我们十分软弱。”(张文木书)】

尽管在中国刚一出兵时,美国就后悔了,尽管与中国和谈有好处,可是为了“面子”,还就是要打下去。抗美援朝后来的所有流血和牺牲,仅仅是为了美国人——美国政府高层那几个顶级政客的面子!这样的残忍和暴戾,与希特勒比也算不相上下。

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战役,美国人勇往直后向三八线南边狂奔,败退出了汉城,迎来了麦克阿瑟的接班人李奇微。在中朝军队后勤接济匮乏、顿兵不前之际,美军蓄积了反扑的力量,经过第四次、第五次战役之后把战线稳在三八线附近,维持住了二战结束时打下来的面子,找到了“体面地摆脱出来”的时机,美国人开始寻找与中国和谈的机会。

注意了,是美国开始寻找和谈机会!

美国寻机讲和,中国准备持久战

可是,当时中美两国没有外交关系,也就没有正常的沟通渠道。为了向中国政府传递停战谈判的信息,美国人四处寻找可用的搭线可能:

【像一群猎狗那样到处寻找线索。(《艾奇逊回忆录》转引自《抗美援朝战史·第3册》48页)】

美国通过驻巴黎的外交人员与驻德国的苏联管制委员会的人员试探拉线;通过联合国内的美、苏代表接触;通过瑞典与莫斯科的秘密渠道进行联系;派白宫人员去香港找寻与中国接触的可能。辛苦奔忙一无所获,这个美国可真是到了为求和停战无缝也钻的地步。战场形势千变万化,好不容易得来的战场均衡不知什么时候又要被中朝一方扭转,那时再想停战,又要陷进“面子”和“里子(战场损失)”的纠结泥潭中了。

【5月18日,艾奇逊召见曾任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时任美国国务院顾问的乔治·凯南,委托凯南以私人身份单独会见马利。克艾奇逊要求凯南向苏联方面透露美国方面关于在三八线一带停战和停火的意向,并“很想知道莫斯科对这一形势的看法,也想知道,如果有什么建议的话,那将是什么样的建议”,让凯南表明“如果要结束战争的话,这正是着手结束战争的良好时机”。(《抗美援朝战史·第3册》48页)】

这是美国向苏联求助转达与中朝和谈的意思。美国和苏联代表马利克约定的会见时间是5月31日。那么,在5月31日前,中国领导人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如沈志华说的,“受不了了”,要找美国人和谈呢?不是!中国领导人在想怎样更有效的打击敌人。战场的均衡角力态势使共和国的领袖毛泽东开始意识到战争可能会长期化。就在美国人四出钻营,加紧与苏联联系尽快推进与中、朝和谈的时候,毛泽东主席正思索新的克敌制胜的战法:

【5月26日 就目前志愿军同英美军队作战的战略战术问题致电彭德怀。电报指出:“历次战役证明我军施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者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于达到歼灭任务。这是因为美军在现时还有颇强的战斗意志和自信心。为了打落敌人这种自信心以达最后大围歼的目的,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这就是说,打美英军和打伪军不同,打伪军可以实行战略和战役的大包围,打英美军则在几个月内还不要实行这大包围,只实行战术的小包围,即每军每次只精心选择敌军一个营或略多一点为对象而全部包围歼灭之。这样,再打三四个战役,即每个英美师都再有三四整营被干净歼灭,则其士气非降低不可,其信心非动摇不可,那时就可以作一次歼敌一个整师或两个、三个整师的计划了。”“至于打的地点,只要敌人肯进,越在北面一些越好,只要不超过平壤、元山线就行了。……”(《毛泽东年谱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一卷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12月版 348-349页)】

这条信息只说一个字:打!而且是不急于一时,持久的、保证我方损失最小的打法,直至最后的大决战来临,把美帝赶出半岛。

在第二天,5月27日,听取战场形势汇报:

【5月27日 约见陈赓和从前线回国的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听取解方汇报朝鲜战场情况。对志愿军的作战方针等问题,毛泽东指出:(一)志愿军总部的政治任务是轮番作战。消灭英美军九个师(几个杂牌旅、营全计在内),则可以解决朝鲜问题。打法上同意彭总提出的不断轮番各个歼灭敌人的方针,即“零敲牛皮糖”的办法,每军一次以彻底干脆歼灭敌一个营为目标,一次战役使用三四个军(也可多一点),其他部队整补待机。如此轮番作战,在夏秋冬三季内将敌人削弱,明春则可进行大规模的攻势。如能提前于夏秋两季达到削弱敌人目的,即可于冬季打大仗,求得一次大量歼灭敌人。……(《毛泽东年谱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一卷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12月版 350-351页)】

这一条还是在讲一个字“打”!哪里有向美国求和的意思???如沈志华所说,中国发现到5月份仗没法打下去了,要通过苏联向美国求和谈,那是在造谣么!

苏联搭桥促和,中国善意回应

在美国,凯南与苏联的接近活动有了结果:

【凯南与马利克与5月31日在纽约长岛马立克的别墅进行了单独会见,双方用俄语进行“朋友式”的交谈。凯南很快将话题引向他此行目的的正题(按:与中朝进行和谈)。……(《抗美援朝战史·第3册》48页)】

在凯南与马立克会谈的同时,

【6月1日,美国又通过联合国秘书长特里格夫·赖伊,表示了愿沿着接近三八线地带停火的意向。(同上书49页)】

与之同时,苏联政府向中国、朝鲜通报了这一状况。在《毛泽东年谱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一卷》351-352页上有这样几条记载:

【5月31日 晨二时,复电彭德怀并告高岗:“各电均悉。(一)你令各郡坚决阻止敌人于金化、铁原、朔宁一线……”
同日 晚十时,致电彭德怀:请答复下列问题:(一)杨口、华川、涟川之线以北文登里、金化、铁原、朔宁之线阴暗地带过去所筑阵地坚固程度如何……
同日 就金日成拟来北京一事,复电金日成:“五月三十日来电收到。同意你来北京面商各事,请注意路上安全,坐火车为宜。”同时,致电高岗并彭德怀:“顷接金日成同志电,拟六月一日晚自平壤出发,经安东来北京。我已复电同意,并要他坐火车来。他到沈阳时,请你和他一道坐火车同来一谈为盼(勿坐飞机)。”】

没有关于和谈的任何一个字。之后到6月2日前的记载中,也没有涉及和谈的内容。在6月2日开始有了金日成以及和谈相关内容:

【6月2日 同日 致电彭德怀:(一)金日成同志六月三日晚可到北京,他可能提出作战方面的意见。因此你准备给金雄统治的电报请暂时不要发出。……
6月3日 同日 同金日成会谈,商讨今后的作战问题和应对可能到来的朝鲜停战谈判[1]的方针与方案】

在书页下方对[1]做了注解:

【在朝鲜战争转入相持局面的形势下,受美国政府指派的国务院胡温乔治·凯南以私人名义拜访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壳,提出美国准备在联合国或在任何一个委员会,或是以其他任何方式与中国共产党会面,讨论结束战争问题。】

如上材料证明,在1951年6月2日前,中国没有任何与美国和谈的动议,主动和谈的发起者是美国政府。也正式是收到了美国方面的和谈意向,中央才向朝鲜战场前线的统帅彭德怀透露了相关信息,为和谈做战场准备。

6月3日,金日成来北京,同毛泽东主席等深入讨论了这一形式的发展,商谈了可能到来的停战谈判的方针和方案。6月10,高岗和金日成赴苏联,就关于朝鲜停战谈判问题,与斯大林进行了讨论。中国、朝鲜、苏联三国领导人就谈判问题取得了一致意见。6月23日,马利克在联合国秘书处新闻部举办的“和平的代价”广播节目中发表演说,就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提出了建议:

【“凡是希望和平的人都必须努力用和平方法解决本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上所发生的问题,这是每一个人都明白的事情。”“苏联人民认为,维护和平事业是可能的,朝鲜的武装冲突——目前最尖锐的问题,朝鲜的武装冲突问题是能够解决的。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各方有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意愿。苏联人民认为,第一个步骤是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与休战,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抗美援朝战史》第三册49-50页)】

6月25日,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社社论:

【本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利克发表广博演说,再一次提出了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建议,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同这个建议。……这是给予美国的又一次考验,看它上是否接受以往的教训,是否愿意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上书50页)】

这是中国对和谈的立场,这让美国看到了自1950年11月以来就一直谋求的“体面的脱身”的希望。同6月2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不失时机表明了对和谈脱身的期盼:

【我们愿意参加朝鲜和平解决的谈判,但是这必须是一个使朝鲜人民重新得到和平安全的真正的解决办法。(同上)】

话里话外还有一些居高临下的派头:“但是……”其实美国从朝鲜半岛撤兵一切问题都能解决。欺人者人恒欺之,狡诈成性的美国人还是不放心苏联的表态,于是训令驻苏联大使就马利克的讲话问询苏联政府。6月27日,苏联的副外长葛罗米柯与美国驻苏大使确认了以下问题:

【马利克所表达的观点是苏联官方的观点;统战谈判只是解决朝鲜问题的第一步,在战场司令官之间进行;停战包括停火,应局限于纯军事问题,而不包括任何政治或领土问题;军事代表应讨论保证避免恢复军事行动的问题。(同上)】

得到了这样的确认,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建议杜鲁门批准李奇微发表一个声明,表示愿意同共产党司令官进行谈判。6月30日,李奇微奉命发表相关声明:

【奉总统指示,你应在 30 日,星期六,东京时间上午8 时经广播电台将下述文件向朝鲜共军司令发出, 同时向新闻界发布:本人以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资格,奉命与贵军谈判下列事项—— — 因为我得知贵方可能希望举行一停战会议, 以停止朝鲜的一切敌对行为及武装行动,并愿适当保证此停战协议的实施。我在贵方对本文的答复以后,将派出我方代表并提出会议的日期,以便与贵方
代表会晤。我更提议此会议可在元山港一只丹麦伤兵船上举行。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陈昊《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停战谈判·上)】

1951年7月1日,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金日成和彭德怀给李奇微的复文: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你在 6 月 30 日关于和平谈判的声明收到了。我们受权向你声明,我们同意为举行关于停止军事行动,举行和平谈判,我们的代表和你们的代表会晤,会晤地点,我们建议在三八线上的开城地区。若你同意,我们的代表准备于 1951 年 7 月 10 日至 15 日和你的代表会晤。 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同上)】

由以上材料排比看,从1951年5月开始的朝鲜和谈尝试到1951年7月开启的朝鲜停战谈判上,一直是美国在谋求与中、朝一方和谈,以尽快达成它从朝鲜“体面脱身”的目的。不知道沈志华氏根据什么材料就说是中国求美国和谈的?

沈志华在自己的“著作”里造谣

中国求美和谈的谣言,在沈志华的“著作”《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3年2月版)384页上还有:

【第五次战役以后,中国方面终于感到战争难以继续下去了。1951年5月下旬,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召开会议,决定“边打边谈,争取谈判解决问题的方针”。】

这与他和“新浪历史”对话中的说法是一样的。那么,他这么说的材料根据是什么?在这一页的下方注脚栏里,他的根据是“《聂荣臻回忆录》,第741-742页”。在我找到的《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 1986百年3月版)PDF版上,却没有在741-742页上找到这样的内容,应该是版本不一的原因,在我下载的PDF版上,这样的内容在745-746页上。下面是图片

请问沈志华:抗美援朝停战和谈,到底谁求谁?

我再把文字敲下来:

【第五次战役以后,中央开会研究下一步怎么办,会上多数同志主张我军宜停在三八线附近,边打边谈,争取谈判解决问题。我当时也是同意这个意见的。我认为,把敌人赶出朝鲜北部的政治目的已经达到,停在三八线,也就是恢复战前状态,这样个方面都好接受。如果战争继续下去,我们不怕,而且会越打越强,但是,也不是没有困难。会议在毛泽东主席主持下,最后确定了边打边谈的方针,我们认真地贯彻了这一方针。】

“边打边谈”是“中央开会研究”的结果。尽管有困难,但是“打”字当头,“谈”字在后!从哪里来的“战争难以继续下去了”?再者,这次会议的召开时间只是在第五次战役以后,并没有具体的日子证明是五月下旬!这个时段也可以顺延在6月初,接到苏联发来的,美国主动求和之后的某一天。凭什么就能断定五月下旬?而且,聂帅的回忆里也没有说到中国通过苏联向美国求和的任何意思!这个沈志华凭什么和“新浪历史”一唱一和地胡说八道呢?

据《毛泽东年谱》:

【(1953年) 9月12日 下午三时,出席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会议听取彭德怀作《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毛泽东发表讲话。他说:抗美援朝,经过三年,取得了伟大胜利。抗美援朝的胜利是靠什么得来的呢?刚才各位先生说,是由于领导的正确。领导是一个因素,没有正确的领导,事情是做不好的。但主要的是因为我们的战争是人民的战争,全国人民支援,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我们同美帝国主义这样的敌人作战,他们的武器比我们强许多倍,而我们能够打胜,迫使他们不能不和下来。为什么能够和下来呢?第一,在军事方面,美国侵略者处于不利状态,挨打状态。如果不和,它的整个战线就要被打破,汉城就可能落入朝鲜人民之手。这种形势,去年夏季就已经开始看出来了。我们方面发生的问题,最初是能不能打,后来是能不能守,再后来是能不能保证给养,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细菌战。这四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都解决了。我们的军队是越战越强。第二,政治方面,敌人内部有许多不能解决的矛盾,全世界人民要求和下来。第三,经济方面,敌人在侵朝战争中用钱很多,它的预算收支不平衡。这几个原因合起来,使敌人不得不和。而第一个原因是主要的原因,没有这一条,同他们讲和是不容易的。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伟大的,是有很重要的意义的。第一,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门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第二,取得了军事经验。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跟它打了三十三个月,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这是一条了不起的经验。第三,提高了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由于以上三条,就产生了第四条: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打仗要用钱,可是抗美援朝战争用钱也不十分多,用了还不到一年的工商业税。当然,能够不打仗,不用这些钱,那就更好,因为现在建设方面要用钱,农民的生活也还有困难。去年、前年收的农业税重了一点,于是有一部分朋友就说话了。他们要求“施仁政”,好像他们代表农民利益似的。说到“施仁政”,我们是要施仁政的。所谓仁政有两种:一种是为人民的当前利益,另一种是为人民的长远利益,例如抗美援朝,建设重工业。前一种是小仁政,后一种是大仁政。两者必须兼顾,不兼顾是错误的。那末重点放在什么地方呢?重点应当放在大仁政上。现在,我们施仁政的重点应当放在建设重工业上。要建设,就要资金。所以,人民的生活虽然要改善,但一时又不能改善很多。就是说,人民生活不可不改善,不可多改善;不可不照顾,不可多照顾。照顾小仁政,妨碍大仁政,这是施仁政的偏向。】 

 ——毛泽东的这一段总结非常重要:

第一,朝鲜战争结束前的形势,是中国完全占了上风,美国如果不结束战争,中朝一方将很快拿下汉城,这种形势,1952年夏季就已经开始看出来了。

第二,中国打朝鲜战争完全是必要的,也取得了伟大胜利。中国军队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门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

第三,打抗美援朝战争是为了人民的长远利益,是大仁政,但为了和平,为减少士兵伤亡,为了能够不打仗,为了减少人民尤其是农民负担,为了将钱用在建设方面,中国在形势有利的情况下,暂时结束了战争。毛泽东认为,从大战略角度看,朝鲜停战后,只要中朝两国坚持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朝鲜半岛的形势会越来越有利于中国一方。

结论:想当然地臆测历史事件的发生时间,用这样的时间颠倒事件的前后顺序,用以配合自己的观点,这也是杜撰历史的一种卑劣手法,也是无中生有、掩盖真相的那些历史虚无主义者常用的套路,这是在做学问呢,还是在造谣?!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11/45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