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这场战争之前,天朝在世界游戏格局中,就是一棋子儿,只能被人挪来挪去。掺和了这一仗之后,天朝俨然成棋手了!不光是参与游戏,而且还影响了游戏规则的改写。

上个月是天朝入朝参战周年纪念,一堆人写东东讲意义,双爷我赶脚,都讲的是大话套话,不如双爷我来讲点实在话,于是码了一篇东东,供三老四少们瞅着开开心。

双爷是个考据癖患者,喜欢刨故纸堆。经常能刨出些迄今不为人在意的东东。

上个世纪末这个世纪初,随着一批毛熊档案的披露和公开,棒岛那场战争在网上和民间成为热门话题,各种置疑和相关猛料铺天盖地而来。这些东东大体的意思耶,就是这场战争的起因耶,是棒岛上的北棒侵略了南棒,于是天堂国王师仗义出手,联合国这个大佬也紧跟着掺和了进来,天朝大佬们也脑门儿一热,决定出兵,当了个冤大头,不值啊不值……

于是双爷开始写《开国第一战》时,就到处刨故纸堆,为的就是要说道掰斥一哈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天朝是不是真当了冤大头”的这个道理。

刨来刨去,当然就要刨到联合国这个大佬的东东了。

这一刨不打紧,刨出来的东东让双爷也大开眼界。

首先,联合国关于这场战争的决议中,并没有指认北棒为“侵略者”,使用的措词是“武装攻击构成对和平之破坏”。

天堂国的议案,本来是想直接把北棒定位为侵略者——“无端的侵略行为”,但遭到了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法国代表让·肖尔,以及非常任理事国挪威代表斯塔贝尔、埃及代表法齐·贝等的反对。法国代表让·肖尔称:既然要求在朝鲜实现停火,那么就应该要求交战双方都停火,不能只要求北朝鲜停火。挪威和埃及代表则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作出判断,并且指出:“这是一场朝鲜人之间的战斗,所以根本上讲是内战的性质,‘侵略’只能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采取的行动”。那个时期的联合国安理会有5个常任理事国和6个非常任理事国,通过决议需要常任联事国全票在内的7票以上同意才能通过,而这时常任理国中苏联代表缺席,法国代表又表示反对,而非常任理事国中又有三个国家表示反对——南斯拉夫代表明确反对,所以达到“6票以上的法定票数”。所以天堂国也只好修改原提案,将“无端的侵略行为”,改作了“武装攻击构成对和平之破坏”。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战争接茬儿往下打,联合国弄出了个“16国联军”(南棒军也受其指挥),天朝也出了兵,毛熊也出动了空军一部参战(当然嘴上不认账,“联合国军”在空战听到了俄语对话质问时,这边就以“中国人民志愿军中的俄罗斯族飞行员”应对),于是“谁是侵略者”的问题又摆上了桌面。

联合国大佬对这个问题很头痛,北棒没有整成“侵略者”,那么把“毛熊”整成“侵略者”耶?然而这事要整的话,那就一定是一笑话:人毛熊在“五大流氓”稳稳当当坐着耶,他要成了“侵略者”,那就相当于认同联合国在同毛熊作战?这个干系,联合国是肿么着也不敢去担待——也担待不起啊!

得,这边能够给联合国提供的当“侵略者”选择,也就是我天朝新国了!

于是,联合国大会在1951年2月1日通过了一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干涉朝鲜”的决议,明确指认“该政府已在朝鲜从事侵略”。随后,又在当年5月18日通过了一个对“侵略者”采取“战争手段”以外的“其他办法的”决议:“应付朝鲜侵略事件之其他办法”,即“禁运”,即“制裁”!

该决议全文如下: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呵呵,站在当时联合国的立场,棒岛战争终于产生了一个“侵略者”——天朝。

看起来天朝真滴很冤哈?不明不白地就当了一回“侵略者”?还是“唯一”?

不过耶,历史这档子事儿啊,靠的就是“让子弹多飞一会儿”——比如,至少要飞到天朝20年后回到联合国,重新坐上“五大流氓”的宝座那天。

子弹飞到这会儿,谁冤谁不冤的问题就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问题就成了“谁更尴尬”:联合国指认的棒岛战争“唯一侵略者”并全力与之PK的对手,现如今耶,这个“侵略者”堂而皇之重登了联合国五大流氓的宝座,那么此前的指认,还作不作数?算不算话?对“侵略者”的制裁,还继不继续,还能不能继续?

简而言之,联合国的这个锅,还背不背?不背的话,至少得有个章程把这个决议废了,但如此一来,五大流氓中能取得“大国一致”?如果不废,这份尴尬就只能继续——也就是说,这锅还得往下背!这又回到了“谁冤谁不冤”,“谁比谁更冤”的问题来了!

子弹飞完了,联合国,成了真正的冤大头!

所以啊,现如今在联合国主页上的“文献中心”中文版中,是查不到当年这两个决议——只能通过英文版进去,才能查到。

这就是联合国这个冤大头的应对尴尬的办法——两头糊弄。

有趣不?

当然,现在说起来,联合国当年赐给天朝的这个“侵略者”,其实是很受用的:此前,天朝百年以来的历史,就是一部被侵略史,现在竟然混成了“侵略者”,那该高兴才是呀!——这话不是双爷我说,是奉常公命来棒岛对我鳖整“政战”的政战官私下里说滴!

得,这个问题结束了,再来说说天朝掺和这场战争,究竟冤不冤?

这场战争之前,天朝在世界游戏格局中,就是一棋子儿,只能被人挪来挪去。掺和了这一仗之后,天朝俨然成棋手了!不光是参与游戏,而且还影响了游戏规则的改写。

比如,此前的联合国的经营,是以天堂国为主导,按“世界政府”的模式去设计去实施的。所以才有了“联合国军”:联合国这个“世界政府”派出官军,以“剿灭”冲突一方的方式换来其统治范围的稳固——这是天堂国主导下设计的游戏规则:联合国是仲裁者。可这么一操作下去,才发现问题大了去了:天朝一掺和,这仗就赢不了了,“剿灭”也进行不下去了,不得不与不承认的对手“对等言和”,说破大天儿,这个设计中的梦想的“世界政府”,最后被事实证明只能是掺和者,当不成仲裁者。

而且还有一个擦不干净的屁股和一大堆留下的麻烦事儿,这锅还得接着背。

那就只好降格,变成“调解委员会”。

所以,战争之后,新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倡议更改游戏规则:往后这世上但凡有武装冲突,联合国不再去整什么“联合国军”,而改作“维持和平行动”,组建“维持和平部队”去调解冲突:以“中立、同意、自卫”为宗旨,不再去当什么“仲裁者”,而是“调解者”。“世界政府”嘛,也甭去想了,本本分分地去扮演“调解委员会”的角色吧!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这个游戏规则的更改,天朝是个实施了决定性影响的角色哈!

——掺和了一场战争,却被人改了游戏规则的大佬们,才是真正的冤大头吧?

【双石,察网专栏学者,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编辑、计算机高级工程师,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双石茶社”,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朝鲜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