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留学日本危害中国的历史

中国教育的真空和断层,中国士绅晋升的断层,被日本留学所弥补。如此局面导致大量的留日人员,不是去学本领的,而是去镀金的,他们留学读书就是为了回来做官的。在中国政府当中,日本留学生归来后,直接任职政府高官,绕过科举的独木桥,变成了世族豪门的终南捷径。所以留日不是去学习去了,背后是买官去了,比国内直接买官便宜实惠。而且这些人还与日本殖民中国建立了买办关系,在日本大举侵华后,直接就变成了日本人的代理人。留学变成镀金,留学的质量就非常低下,堪称是野鸡大学,根本学不到东西,就是财富外流和外出买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现在到处都是在传扬各种留学的好处,好像他们留学就学到了多少本领,我们看到的是有不少留学归来的科技精英,但这个与留学的成本该怎么算的,却没有人算过账!因为近代中国留学生把握了中国的舆论权和政治话语权!

其实留学在不同地方,差别也是很大的,当年苏联支持中国的时候,很多留学苏联归国的,确实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各种先进技术,而欧美也有不少科技人员留学归来成为中国科技的基础和鼻祖,但我们要注意的是中国近代留学最多的是日本,而留学日本给我们带来的是巨大的伤害,是得不偿失,只不过这些留学日本的,在中国的政治话语权太大了。

建国后留苏是苏联支持援助的,留美则有庚子赔款返还支持,留法留德的大背景是他们要支持中国来弱化英国的影响,留英则英国是当时世界最先进,而日本二战前是英国的盟国,留日的人则是最多,而日本则是为了赚中国钱和政治渗透中国的,中国去日本,都是公款或者私款要花自己的钱的。

中国在民国初年和晚清,还是世界的富国,这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看很多文学作品当中的民国范儿那是要钱支持的。晚清中国的GDP按照购买力平价大约是32亿两白银,经过同光中兴和洋务运动经济增长很快,排名还是世界前三的,人均GDP在甲午战争之前可以达到本世纪初中国人的人均水平。中国的留学支出,对日本可是大收入,留学的花费也是巨大,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人是花得起的,不像我们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人的财力根本留学不起,是依靠打工和奖学金来维持的。

在民国年代,就是中国国内的大学,除了师范生免费和北大清华是国家补贴比较便宜以外,大学学费很贵的,比如同济大学就要200块大洋一年,是清华的五倍(见《民国时期大学校园文化》)。又如设在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学,这是一所教会学校,在五四运动那年,每学年学费高达两百块大洋,此外还要收取二十块大洋的书籍费、十块大洋的校服费,学生去实验室做试验,还要缴纳二十四块大洋的试验费,去图书馆查阅图书,也要花十块大洋办一张借阅卡。那时候一块大洋就是一两银子的价值,也就是说学一个国内大学毕业,几年下来,你正常交学费、杂费以及生活费,也是需要2000两银子的。而留学就是万两计算了。

依据舒新城的《近代中国留学史》,根据民国留学官费支出计算倒推,中国的官费留学生是每人每月70日元,加杂费80元,每年的花费是960元,这个对外的是银元,也是美国一美元银币,大约是纹银一两,也就是孩子官费留学的花费是一年一千日元,这里还没有计算学校收取的学费等(日本为了吸引和洗脑中国,官费生大多是免费的,但自费不同)。而这留学费用,就占了全国高等教育经费的79%!中国的教育经费,都被留学占掉了。

留日的学生是官费只占三分之一,自费的大约是三分之二。留学日本自费生的花费是非常高的,可以说是花天酒地,与现在的富二代去美国无异。这个花费,一般成倍于官费生的标准资费可能都不止。而官费生里面也不乏家境优渥者,花费远超官费。就如蒋介石在日本留学,可以包日本女人玩的,还生了孩子。蒋介石家是盐商,别以现在的眼光看他老家那几间铺面小,那个时候盐价与银价可比的,盐商都是富商。当时去日本留学的在日本都是富人,大量留学日本的在那里包了女人纳了小妾,在当时日本社会,就是肥羊。就如围城里面写的,方鸿渐去欧美留学要花费2万大洋,而去日本会便宜一半,所有费用总计大约是1万块大洋,这个数字是当时大家普遍接受的数字。

那么我们去日本留学到底是多少人呢?比较公认的估算是近代中国留学日本的有10万人,当然具体的数字可能有所出入,但大体这个估计可能还是保守的,我们可以看一下部分官方数据。档案中的中国到日本留学的人数我们可以见下:

近代留学日本危害中国的历史

(来源:《近代中国留日学生人数考辨》,周一川,《文史哲》2008年2期,总期第305期)

从这个数据看,中国在日本留学的每年是大几千人,从晚清到民国这30余年,留学日本平均3、4年来看,这个10万人的估算是比较保守和准确的。对日本留学还有说每年1万多人的,盛况2万人的,说法众多,但以上述保守的数字,这规模依然是巨大的。而且我们还要注意的是革命党人数、中国每年科举的人数等等与之的比例,各种数据是互相认证的。

我们还可以对比一下中国当时留学欧美的人数是多少,具体数据可以见下表:

近代留学日本危害中国的历史

近代留学日本危害中国的历史

(来自舒新城的《近代中国留学史》,商务印书馆出版)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与日本的人数,所有留学欧美的人数只不过是留学日本的十分之一,而且美国和欧洲的德法比较多,英国是很少的,最强大的国家给中国开放的留学名额很有限,因为英国是反华的。西方当时给中国留学是很保守的,就如现在的特朗普的政策一样;但美国现在也欢迎像当年留学日本一样的送钱去,美国有了和日本当年一样,对中国人的速成班,就如去美国镀金读博士的那一种,真正去美国等西方国家学习高技术的,能够拿到西方奖学金的,规模只有2000人,与2018年就出国留学60万人相比,哪个是主流非常清楚。很多留学国内可以实现,没有留学的必要的,就是一个赚钱的生意。

把近代留学欧美的人数与留学日本的人数比较一下,再看一下近代中国科学史当中的科技名人,留日的凤毛麟角,说明留学日本的给中国科技的发展,基本上是贡献可以忽略的。近代中国留学欧美还是有所得的,但留学日本则所得非常有限了,先把引进先进技术这个外衣扒去,我们才更能够看到问题的真相。这里我们是要区别对待的,不能搞一俊遮百丑。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协京先生在《中国近代史上的早期日本留学》一文中认真分析了中国留日学生素质低下的现象与原因:

【“清末留学兴盛时期留日学生质量的低下源自于当时日本留学生教育的特性。其特性之一就是它所教授的内容不是专门的学问,而只是普通的知识;另一特性就是它不是正规教育,而是速成教育。由于当时中国新式的近代学校还在创立之初,本应在国内受完初等和中等教育之后再去国外接受高等教育的很多留学生,实际上在日本所接受的只是中等教育。” 日本方面对中国的留学,就是捞金模式,日本的有关人士也极力鼓吹速成,因此掀起了速成教育的热潮。“面向中国留学生的教育机构,纷纷开设了一年半、一年、甚至八个月、六个月的速成科。有的在数月之内,甚至还有的竟在数日之内,对连日语都听不懂的学生,通过翻译将教学科目的大致内容讲一下,就发给毕业证书。1902~06年,弘文学院设有3年的普通科和1年的速成科,而进入普通科的学生仅占6.6%,其余93.4%的学生全部进了速成科。另据1907年清政府的奏折记载,当时留日学生的情况是:“学习速成的占百分之六十,学习普通的占百分之三十,中途退学辗转无成的占百分之五六,升入高中或专科学校的占百分之三四,而升入大学的仅占百分之一”。
见:《新说革命者:揭开革命党的“盖头”来》蔡信,凤凰网历史专稿,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jindaishi/special/xinshuogemingzhe
/detail_2010_10/29/2945791_0.shtml】

从这些资料,留日学生的学习内容看,与我们现在低龄化留学以及大量学渣去野鸡大学,何其类似也!

现在我们就要彻底算一下经济账了,这个账一算,才是吓人的!按照近代留学日本大家接受的10多万人计算,前面也算了中国留学日本大约要花费万两的白银,这个白银外流带给日本的收入是十多亿两白银,是马关条约的五倍,超过近代所有中国对外赔款的总和!我们要记住这个数字!是否物有所值得大于失,是要数字说话的。日本的原始积累在哪里?除了中国的马关条约的赔款,还有就是中国留学日本的利益输送了。这日本在当初发展多么缺钱,我们也可以看看日本当时的疯狂举动。日本是有计划的把本国妇女送到南洋卖淫来赚取外汇的。

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批的日本青年女性到海外卖淫为生,中文直接称其为“南洋姐”。据日本官方的统计数字,1908年,飘散海外的“南洋姐”总数为30791人,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保存有1902年起日本海外打工者的汇款统计资料。1902年“南洋姐”和海外移民汇款及带回日本的现钞总额为1202万余日元,当时的日元价值和购买力,也可以近似的用一两银子估算。

这里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国的留日学生的花费,仅仅是生活费,在日本的大几千的民国或清朝留学生,就要给日本带来的外汇超过日本所有的侨汇了,这个收入对日本是极为关键的。我们还可以对比当年另外的价格为参照:当年北洋舰队的总造价是2000多万两的白银,也就是留日学生们一年的总花费,而颐和园挪用的海军军费是几百万两,只是留日学生一年总花费的几分之一。算了数字,才可以体会留学日本的财富外流对日本的利益输入有多大,导致的中日消长的历史结果是太可怕了!

当年为何热衷于留学日本呢?日本在当时的科学先进性与世界列强还是有差距的,日本的文化则原来是学中国的,后来学习西方,但与西方的发达国家也有差距,留学日本其实可以学到的内容是有限的,除了个别人之外,大多数人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但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对留学日本趋之若鹜,花费巨资也要留学日本呢?

答案就是洗脑和镀金!日本对华做了各种的宣传洗脑,同时留日变成了科举之外的捷径!我们可以看到在晚清国家现代化,比古代中国农耕社会需要更多的国家管理人员,原来的人才选拔体系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尤其是1905年废除了科举以后,大量的学子是没有出路的!更因为这些留学,最主要的门槛是钱,日本的速成式留学,比起中国科举至少的十年寒窗,轻松太多了。那么去日本留学镀金,比其捐官和科举舞弊,则更便利,甚至更为便宜。日本人搞的速成教育,留学兑水,比苦学进阶更为轻松,而且留洋回来就是高大上,比起捐官、捐生而言,不受社会歧视,这也成为在晚清资本主义兴起后,资本阶层跻身政权的捷径。

同时我们要看到的是不光是日本的速成教育,光有速成是不成的,还是需要有一些标杆的,要有标杆挂羊头,才能够卖速成赚钱的狗肉。中国的大学设立,大都晚于日本的大学,这些国立和私立的学校建设比较晚,中国的教育高端市场被日本的大学所抢占,树立起了标杆。所以教育不光是公益和事业,也是一门生意,当年的留学日本,就是日本对华搞的只赚不赔的大生意。宗其原因是中国开始时有科举考试,不能承认本国的教育文凭,外国教育文凭等同科举功名;而科举废除以后,国内的教育市场真空,国内大学没有及时跟上,例如晚清创建的第一所国立学校京师大学堂,是1898年才建校,而日本东京大学建于1877年,也就是我们北京大学建校的时候人家东京大学已经设立20余年了,清华建校就更晚了十余年。所以中国当时国内大学是建校时间落后,规模和水平竞争处于劣势。同期很多国内大学是西方宗教搞的教会学校,中国也不敢信任。而当时中国的主流意识受古代文化传统影响,国家对大量留学外来人员把持朝政没有戒备,因为从秦朝两千多年以来,中国就是精英政治,秦国就是外国人客卿主政,但中国面对的是几千年未有之变局。

中国教育的真空和断层,中国士绅晋升的断层,被日本留学所弥补。如此局面导致大量的留日人员,不是去学本领的,而是去镀金的,他们留学读书就是为了回来做官的。在中国政府当中,日本留学生归来后,直接任职政府高官,绕过科举的独木桥,变成了世族豪门的终南捷径。所以留日不是去学习去了,背后是买官去了,比国内直接买官便宜实惠。为了以后当官的留学,当然成本越低越好,留学日本的成本低于留学欧美,当然会趋之若鹜的了。所以他们学到什么不重要,去了才是关键。这个与原来的卖官鬻爵相比,原来是肉烂在锅里,现在是肉烂在国外了,大量的财富外流了不说,而且这些人还与日本殖民中国建立了买办关系,在日本大举侵华后,直接就变成了日本人的代理人。留学变成镀金,留学的质量就非常低下,堪称是野鸡大学,根本学不到东西,就是财富外流和外出买官。

日本留学生有多少,占据中国政府的职位有多少?我们先看一个数据,那就是在各个民国政权的高层,留日学生的人数比例如下:

北洋政府:留日学生占34%的内阁席位;

广州国民政府:留日学生占54%的委员席位;

武汉国民政府:留日学生占46%的委员席位;

南京国民政府:留日学生占49%的委员席位。

除此之外,日本留学生在普通官员中比例也极高,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有一份编印于41年6月的《中华留日学生同学会同学录》,原本以为是一份普普通通的名册信息,经过人们仔细辨别后,这份同学录一共有693人,居然全部是汉奸,且均在汪伪政府任职。(上述资料数据来源:《北京时间》,2018年5月20日)

近代留学日本危害中国的历史

大量留学的结果,就是被日本人洗脑,变成了一个崇日派,日后则变成了汉奸。留日学生在社会当中的作用非常恶劣。舒新城在《近代中国留学史》里面就对留学的弊端进行过总结,主要有:1、留学生是特殊坐食阶级;2、留学生外国化;3、留学生植党揽事;所以后来留日学生占据了政府当中的大比例,控制了舆论场,对留日的负面信息进行了屏蔽。

在留日期间,日本对留学生积极洗脑,搞了日本各界反省留学生政策,让留学生对本国政权憎恨,攻击本国的政治公信力。同时日本政府对留日学生的经济援助,这个援助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参加反政府的活动。所以不要说在日本孕育了革命党,在日本当初的目的就是培养汉奸,有多少原来的革命党,最后由汪兆铭带头成为了汉奸的?其中有爱国的,但更多的则是亲日的、混世的。

日本留学始于甲午战败之后,日本洗脑中国知识阶层,天天说日本是维新的好制度崛起的。让中国追求日本的好制度,但日本二战以前的制度,完全是天皇独裁体系下的军国主义制度,根本不是民主制度。如果我们讲真正的日本崛起逻辑,一个是在英国的支持下发了战争财,甲午战争的军费是英国支持的,日俄战争的费用也是英国支持的。这些内容在我的著作《霸权博弈》和《信用战》里面论述过。日本另外的巨大收入,就是中国的留学是最大的外汇来源!否则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岛国,工业化的积累哪里来的?当时的日本产品与西方比没有国际竞争力,也是难以出口的,因为与中国的农耕社会产品是一样的,而且竞争不过中国。中国近代留学日本输入的价值10亿两白银的外汇收入,才是关键。这个数字相当于日本起步时期全国十年的总GDP!这才是日本工业化崛起的积累。

更进一步的是我们要看到留学日本成为风潮,留学的高门槛是普通寒门子弟难以企及的,就算是有官费生,门槛也比科举要高多了。尤其是废除科举后,留学成为了社会晋升的通道,挤占了原有的科举通道和中国社会其他通道,造成底层向上流动的不畅和上层的洋奴化,产生巨大的社会矛盾,酝酿国家激烈动荡。十万人规模的留日人员,回来都是官僚阶层占大部分,而中国有科举的时代,与清朝几百年下来的进士和举人人数差不多了(依据《清代举人额数统计》:清代各省举人总额约为152100名,楚江。《湖南大学》,2012年)!这么多的留学回来,等于原来在中国的读书晋升通道,已经被全部封死,对中国文化的传承是致命打击,同时传统的读书人已经没有出路,必将走向造反的方向,国家的政权一定是一盘散沙,这对中国整个社会结构和民族自信,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中国民国后来的军阀混战和国家内乱,与社会流动和知识阶层的礼崩乐坏也是有关联的。

我们可以注意一下日韩的崛起,大量的是本国的人员成为政府要员,就算有留学的,也不是在竞争关系的国家的留学归国人员。当年中国与日本在东亚如此竞争关系,却大量让自己未来的管理层都到日本留学,让日本留学成为本国的晋升通道,那么本国不汉奸化都不成。大批的汉奸存在,也是日本全面侵华的底气所在,他们充当了为虎作伥的角色。因此不要说日本支持了中国的现代化和革命,中国的革命是在与日本斗争当中成功的,而留学日本的这群人,成为汉奸,差点让中国亡国,让中国付出了极大的血的代价。

以史为镜,中国历史上的留学日本变味,中国国内教育体系出现问题,教育高端市场沦陷,倒是日本教育产业变成中华吸血鬼。大量的留学生不但没有学到中国急需的科学技术知识,还使得中国财富外流,充当汉奸买办,对中国和民族造成巨大损害。中国现在的留学,何尝不是有大量的财富外流到中国的竞争国家,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是会重演的。我们的无谓大学扩招,导致的学历贬值,学历无用拼爹横行;高考的政策过于倾斜普及教育没有英才教育体系,英才生存状态受压,造成教育和社会晋升的真空地带,社会精英不玩高考越来越多,导致留学镀金又成为了社会上层的一个变相世袭的手段,而这个手段的背后,是被外国渗透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对一些问题,中国也不是没有过反思,但只要你反对,就被一些人搞极端化和扩大化,以欲盖弥彰的方式,掩盖其中的问题。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需要深挖和认识当年的历史,不能被各种利益既得者把持舆论场掩盖历史真相,留学有好的一面,也有代价,到底优略如何,不能只看其中一个方面。科学技术肯定是所得,财富外流、洗脑、买办、政治渗透就是代价。历史上留学日本,财富外流巨大,汉奸买办导致几近亡国政治经济民生都损失巨大,必须深刻反思。现在美国的战略调整,针对我们的所得是越来越限制,对代价的地方,我们自己是不是也要看清楚一下才可以。

【张捷,察网专栏学者,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政法大学客座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12/46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