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制造和传播这类谎言的人,要么是糊涂,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而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可以装着为南京大屠杀流几滴鳄鱼的眼泪,表现自己“民族大义”的一面,而却不忘为杀害抗日军民的国民党反动派甚至为地主还乡团招魂。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惊愕:南京大屠杀“30年不提”?

笔者还在大一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南京大屠杀”为何30年不提?》。这篇文章的大致观点是:抗战的主力本来是国民党军队,正是因为国军作为抗战主力浴血奋战才招致日军以“南京大屠杀”作为报复。如果共产党让国人普遍知道南京大屠杀这个史实的话,就会使“国军才是抗战主力”的真相浮出水面,从而使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所以,为了从根本否定蒋介石政权,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就只提蒋介石对共产党制造的大屠杀,而只字不提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从而使国人对南京大屠杀一无所知,“被洗脑30多年”。

类似的文章网上不少,在21CN网、人人网等平台流传;还有一篇署名王锦思的《南京大屠杀为何曾被遗忘35年》,也是这种论调,该文以“国际关系学者”的身份,在腾讯网、新浪网、凯迪社区等主流门户网站甚至环球网这样的主流媒体散播。由此也衍生出类似日本人敢否认南京大屠杀,是因为“整个抗日战争的真实资料在这数十年期间已经销毁得差不多;为什么要销毁资料?因为要编造历史,编造中流砥柱的形象”,这样的无耻谰言。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当时大一的我对许多社会热点问题很关注,对社会上的假丑恶很愤慨,所以一看到标榜“揭露社会真相”之类的文章,就如饥似渴地去看,为自己又知道了一些社会历史“真相”而暗自庆幸:原来我之前被主流给洗脑了,现在终于清醒过来了。 然而,经过后来有意识地核查所谓“史实”“揭秘”的真伪,我才发现,当初深信“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这类谣言的我,是多么幼稚、多么容易被蛊惑。 

实际上,新中国成立后,对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日军暴行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揭露,并从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根源上,从日本国内、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及殖民地的阶级关系上,进行了多方面分析,将控诉日军暴行同剖析揭露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社会根源结合起来,同反对美国重新武装日本、放纵和鼓动日本右翼势力发展的现实斗争结合起来,一定程度上要比今天一些人单纯从民族矛盾角度进行的反思深刻得多,值得我们学习;并且对日军暴行的控诉、对受难同胞的纪念,不只是通过研究性的学术活动,还通过群众性的集体活动进行。同时,为今天的纪念所相对缺少的是,当时的一些书籍资料,还重点讲述了南京大屠杀期间中国人民的不屈反抗、英勇斗争,而不像现在一些宣传纪念文章展示的那样,老百姓所有人都是任人宰割。

新中国前30年揭露南京大屠杀等日军暴行的实例

关于南京大屠杀,现列举新中国成立后前三十年相关研究成果和纪念活动的部分情况:

1950年3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叙述,当时受到了学术界的好评,《人民日报》评论:“都说得很仔细,保存了较为原始的材料”(《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初稿)》,《人民日报》1950年4月20日)。

1951年,郭士杰的《日寇侵华暴行录》由联合书店出版,"南京大屠杀的惨痛回忆"位居篇首。

1951年2月,南京市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为中心,开展了规模浩大的反对美帝重新武装日本的控诉活动。3月8日,12万妇女走上街头,举行反对美国武装日本的示威游行,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

1956年,受教育部委托,由中国人民大学起草的《中国通史-半封建半殖民社会时代(下)教学大纲》(初稿),在1956年第1期的《教学与研究》杂志上发布。南京大屠杀事件作为“日寇在占领地区的残暴屠杀和野蛮掠夺”的典型事例,是该大纲第三篇第三目的标题。

1957年全国统一的人教社出版的高中课本《中国历史》第4册,是这样记述了南京大屠杀的:“12月13日,南京陷入敌手。在南京,日本侵略军对和平居民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烧杀奸淫,一个多月里,被害的和平居民不下30万人”(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第1版,1958年第2版第一次印刷,第40页)。

1960年,南京大学历史系部分教师生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调查,编写了一本约7万字的小册子《日寇在南京的大屠杀》。

1960年5月13日,南京40万群众在新街口、雨花台等地举行了集会和示威游行。《人民日报》为此还作了相关的报道:《绝不容许日本军国主义者在美国扶植下卷土重来,南京四十万人大示威》(《人民日报》1960年5月14日)。

5月21日,政协江苏省及南京市委员会举行了集会。同日,南京市3000多煤矿工人举行集会,声援日本三池煤矿工人为反对日美军事同盟条约而进行的罢工斗争(《支持日本三池矿工的斗争,南京三千煤矿工人集会》,《人民日报》1960年5月26日)。

5月24日,南京市下关区、秦淮区、浦口区、市工会、郊区公社以及市烈属军属代表,分别举行了集会(《绝不容许历史的惨剧重演,南京人民怒斥美日反动派》,《人民日报》1960年5月30日)。

1961年,李新、彭明、孙思白、蔡尚思、陈旭麓主编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通史》第三卷,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对南京大屠杀也有比较详细的记述,与胡华的《中国革命史讲义》成为高等院校编写中国现代史教材的蓝本。

1965年,中国美协江苏分会、南京图书馆、南京博物院联合举办了"纪念伟大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展览会",展览会中有"许多揭露日本侵略军当年血洗南京的罪行的照片"(《上海、天津等地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廿周年,开展文艺宣传教育活动,歌颂人民战争伟大胜利》,《人民日报》1965年8月30日)。

1979年南大历史系在1960年《日寇在南京的大屠杀》基础上编写的《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 出版。

部分书籍的截图列举如下: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这些书中还深入揭露南京大屠杀之外的日军暴行: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日本帝国主义惨无人道的滔天罪行,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掉。”

这哪里是30年不提日本的罪行!

据资料提供者说,他所展示的这几本书有1958年出版的,有1971年出版的。目前该资料的具体年份来源较难查证,但通过其中所采用的字体和一些话语如“美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日本法西斯强盗”等来看,年份在新中国前三十年期间是无疑的。1958年,恰好是大跃进如火如荼的年份,1971年则处于文革时期。这两个时期是被视为不正常的年代、“疯狂的年代”的,然而,即使是在此期间,我国对日本军国主义在我国所犯的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滔天罪行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并且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揭露恐怕比现在的一些说法还要深刻得多、细致得多。大家可以搜一下1970年7月14日《光明日报》的一篇文章《评日本反动影片《啊,海军》》,我在这里仅展示该文中的两段:

【当平田具备了狼与羊双重性格的时候,江田岛海军学校大礼堂里就鸣奏起军国主义的礼乐,隆重地褒奖平田“克服自我”的胜利,赏予他天皇“御赐”的短剑。也正是在这种军国主义礼乐声中,一批批军国主义分子,被打上法西斯教育的“合格”印章,让他们到侵略亚洲的战场上去发扬“武士道”的“忠节”和“武勇”,制造一宗宗骇人听闻的大血案。
中国人民、朝鲜人民、亚洲人民和大洋洲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正是这些万恶的日本侵略者,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干下了灭绝人性的种种暴行。在日寇血洗南京的一个多月里,就屠杀了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几十万,其中竟有法西斯军人,相约开展谁先杀死一百个中国人的杀人比赛。这种反革命的兽性,就是日本法西斯教育的“了不起的成果”,就是所谓“江田岛精神”的“光辉传统”。】[1]

可以看到,这篇写于1970年的文章中也明确提到了南京大屠杀,并揭露了日军兽行的思想文化根源。

那些血口喷人的“专家”“学者”们看好了,这是“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吗?!

至于其他更深刻地揭露日本侵华暴行和军国主义的文章,我国仅在1970年前后刊登在重要报刊上的文章就多得是,此外还于1971年出版了题为《击碎美日反动派的迷梦——评日本反动影片<山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战><啊,海军>》的小册子,供人民大众学习研究。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用意何在?

以上这些资料,足以戳穿“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的谎言。制造和传播这类谎言的人,要么是糊涂,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而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可以装着为“南京大屠杀”流几滴鳄鱼的眼泪,表现自己“民族大义”的一面,而却不忘为杀害抗日军民的国民党反动派甚至为地主还乡团招魂。

炮制“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的谣言,同世界文化政治大背景有关

另外,还要说一点: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尽管日本右翼也很猖狂,但是当时受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影响,日本还有不少左翼人士致力于揭露本国军国主义历史及其社会根源。比如率先刊发本多胜一揭露日军在华暴行专栏的《朝日新闻》,政治立场就是中间偏左,带有强烈的左派国际主义观点。正是这些左翼媒体与学者多年来不断地研究、传播,才使日本当年的战争罪行得以被更深入地揭露出来。而本多胜一正是1971年来到中国深入调查了日军暴行之后,感到非常震惊,表示“这些事情在日本从未听到过,作为一名记者,应该站起来把历史真相说出来”,回去后,本多胜一就把日军犯下罪行在《朝日新闻》进行了连载,引起了日本国内的轰动,也遭到一些右翼分子的威胁[2]。如果果真像一些人说的,新中国前30年决口不提南京大屠杀等日军暴行,会有本多胜一来中国调查的结果和反响吗?

日本右翼大规模否认“侵略华北”“南京大屠杀”等暴行,是在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的[3],而那时我国一些人也开始以“反思历史”的名义“告别革命”。恰恰是在我国知识界、精英人士开始“告别革命”之时,全世界资本主义国家的左翼反思力量也开始退潮,相应地,右翼力量也猖狂了许多,日本右翼势力、军国主义思潮,开始迅速回潮。这后来便有了日本修改教科书等事件,开始公开否认日军侵华暴行。张纯如所著的《南京大屠杀》受到日本右翼的疯狂围攻,张纯如也被迫以自杀来表示抗议。在世界舆论整体右转的情形下,日本右翼更是甚嚣尘上,其舆论界的左翼力量也有所弱化,2014年,曾经揭露日军暴行的《朝日新闻》竟宣布,为其上世纪90年代的一篇关于强征慰安妇的“错误报道”致歉[4]。

我们看到,在中国制造“新中国前30年不提南京大屠杀”的谎言,也是在类似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退潮、右翼势力强势回归的全球文化政治背景下出现的。就中国来说,制造此类谎言,无非是借以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革命、否定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抗战的中坚力量,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丑化开国领袖和党的第一代领导人,否定前三十年对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帝国主义的深刻批判与反思;无非是想把当前的纪念南京大屠杀、纪念抗日战争的方向引导到歌颂“国军抗战”,歌颂蒋介石国民党,引导到空洞的“不忘屈辱”“珍爱和平”上,而抽空了对灾难、屈辱史的历史缘由的真正揭露反思,抽掉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抗日军民的不屈抗争史,因而抽掉了纪念抗战历史是为了同新的军国主义思潮、新法西斯势力作斗争,反思资本主义体系所固有的弊病,从而探索新的人类发展道路,消除战争根源,真正维护和平的意义。

实际上,新中国前30年对战争历史的回顾反思,对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一系列战争灾难的剖析,对军国主义、帝国主义等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灾难性弊病的深入揭示、批判,对今天仍有启示意义。尤其在今天,世界多个资本主义大国国内矛盾加剧、政治形势加速右转,同时其金融资本势力谋求扩张、帝国主义霸权势力四处挑动战争,而日本右翼势力、军国主义力量露出牙齿,欧美日等国的新纳粹势力、种族主义势力越发高涨,在此国际和平受到严重威胁之际,将纪念战争历史和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同反对上述种种反动势力、思潮结合起来,让世人更加清醒,团结起来制止少数人的战争扩张图谋、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才是最有意义的。

注释:

[1] 参见:1970年《光明日报》:评日本反动影片《啊,海军》_沉默的麻雀2011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d714650102wvza.html

[2] 记者本多胜一:日本最早勇敢揭露同胞罪恶-搜狐文化频道(原载《金陵晚报》)

http://cul.sohu.com/20071217/n254136828.shtml

[3] 罪行与谎言——四十年来日本人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 - 文艺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http://www.cb.com.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73178&id=1181601&all

【央广评论】南京大屠杀 何时能成为真正的世界记忆_央广网

http://china.cnr.cn/news/20151213/t20151213_520774733.shtml

[4] 罪行与谎言——四十年来日本人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 - 文艺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http://www.cb.com.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73178&id=1181601&all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12/46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