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蒋公日记”不能为“蒋公”洗地?

挥斥方遒,一呼百应,身边发生一点小事就会引起媒体追踪报道的大人物,其日记矫饰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尤其在一些关键节点和个人隐私方面,尤须仔细辨析。所以,蒋介石的日记可信不可信,还要把日记内容与蒋介石一生的行为施政联系在一起看。日记既然可信度可疑,根据日记写出的洗白文章也就是无源之水!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为什么说“蒋公日记”不能为“蒋公”洗地?

“蒋公日记”——蒋介石的日记能不能当史料用?尤其是能不能为蒋介石做翻案文章用?

蒋公日记是否可信?

据《破解<蒋介石日记>:张海鹏访谈录》讲(http://jds.cass.cn/xwkx/zxxx/201605/t20160506_3315496.shtml),中国史学会会长张海鹏教授曾在2006年3月23日与杨天石同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考察过公开展示的“蒋介石日记”:

【有学者指出,这些日记不能完全看作是个人的东西……蒋介石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历史上一直有很多的说法。专家认为,通过蒋介石的日记从中可以看出一个更多面,更真实的蒋介石。但张海鹏也表示,对于作研究来说,光凭蒋介石的日记还不够,“它只是部分研究资料。”】

不难看出,“蒋公日记”就有被旁人增删篡改、润色掩饰的可能。“蒋公日记”可信度成问题!可以用“蒋公日记”做辅料下锅,但是用“蒋公日记”做“主料”写出的洗白蒋介石的文章,可信度也不可能高。

而且,就是拿“蒋公日记”做主料烹饪大菜的杨天石本人也承认:

【说蒋记日记一般会“如实记录”,并不等于说蒋在日记中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记。有些事,他是讳莫如深的。例如,1927年的“四一二”政变,显系蒋和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精密谋划之举,但日记对此却几乎全无记载。蒋自己就说过,有些事情是不能记的。可证,蒋记日记有选择性。同时,他的日记只反映他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自然,他所反对的人、反对的事、反对的政党和政派,常常被他扭曲。有些常常被他扭曲得完全走形,不成样子。因此,只能说,蒋的日记有相当的真实性,但是,真实不等于正确,也不等于全面。(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史海回眸-千秋评说)】

这段话前后不照应:这里大部分在说蒋介石日记的可信度不能保证,尤其是红字部分明白的说蒋氏日记不可信!典型的例证就是蒋氏日记对“西安事变”的歪曲——详细的论证可见胡新民先生《<蒋介石日记>究竟有多少可以相信?》(http://www.cwzg.cn/history/201812/46212.html)。对照胡先生的文章各位自然明白蒋氏日记的成色了。但是,杨天石先生最后却以“蒋的日记有相当的真实性”结尾,这样就有强行粉饰的嫌疑了。所以说,用蒋介石日记为主,辅以其他材料做文章,是不可能做出好文章的。

另外,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兼职教授、从事近代文献整理与研究逾三十年,相继主持“上海年华”、“国际名流与近代上海”等多个学术项目的张伟,在其文章(讲座整理稿)《深藏心底的隐秘世界——晚清民初文人的日记写作》中,也表示名人日记的可信度不高:

【一般而言,越是地位比较低下,影响比较微弱,不致引起人们广泛关注的人物,其日记的可信度反而比较高;而挥斥方遒,一呼百应,身边发生一点小事就会引起媒体追踪报道的大人物,其日记矫饰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尤其在一些关键节点和个人隐私方面,尤须仔细辨析。这方面如《翁同龢日记》,既有翁自己的剪贴粉饰,也有后人出于某些顾虑而进行的增删,已经有不少人专门就此发表有论文进行考证。正如唐振常所说:“尽管作为史料说,日记较之回忆录更为可靠一些,还得鉴别,分析,并从其人一生的行事与思想加以判断,并非凡日记皆可信。”(唐振常《论史随笔》,见唐振常《繁弦杂奏》174页,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年5月)
还有一种现象在历代日记中也是屡屡可见的,即有相当一部分日记是记主在世时就准备公开出版的,或至少是热衷公开传阅的,故在撰写时肯定已经考虑到公开发表或传阅可能产生的效应和后果,其中记述就难免会打折扣,甚至加以矫饰和杂以虚假成分都是可以想象的。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李慈铭的《越缦堂日记》。】

孔夫子言:

【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

蒋介石的日记可信不可信,还要把日记内容与蒋介石一生的行为施政联系在一起看。日记既然可信度可疑,根据日记写出的洗白文章也就是无源之水!

翻案文章要做什么?

广州市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所长李杨先生有文章《李杨:蒋介石与雅尔塔协定的再认识》就是这样的例证。这个文章的主旨:

【蒋介石为何愿意接受雅尔塔协定内容,并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以条款形式确定下来?关于这个问题,一般史书认为主要有两个理由:一、苏联和美国逼迫下的无奈选择,二、以苏联放弃支持中共为交换条件。……世人看重结果,惟达至结果的过程,更值得史家探究,毕竟史实比定论更重要。本文尽可能避开宏大叙事,着重回到当时的历史场景中,以蒋介石日记以及相关史料为依据,考察蒋介石对待雅尔塔协定的思想言行。笔者认为,一些被忽略的细节也许更能说明历史本身的复杂性。在对以上问题作答的同时,本文也试图对蒋介石的应对策略作一延伸性探讨。】

要以“蒋公日记”为中心辅以“相关史料”探究一些“被忽略的细节”:《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出笼过程复杂,所以我们不应该只关注蒋氏做这件事情的祸国殃民。难道李先生要我们理解蒋氏卖国有理?

接下来,李先生这样说道:

【说蒋介石是“以苏联放弃支持中共为交换条件”,这里有两层意思:
一、蒋介石以此条件出让国家主权,是将党派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他所代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统治”。
二、斯大林支持蒋介石政权而放弃意识形态的同道者延安共产党,即是以意识形态的“红利”作为交易筹码。
何谓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体现了国家性质,亦是国家利益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并非最重要部分。按照美国学者唐纳德·诺切特莱的排序,美国国家利益为四大类:一是国土防御、二是经济繁荣、三是世界秩序、四是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属价值观念。除了第三条,这一排序也大致适合其他现代国家。】

李先生先把美国人唐纳德•诺切特莱定义的,体现“国家利益”的四个方面罗列了出来,而且还特别提示“排序”二字,用这个“排序”强调:作为“国家利益”最后一个方面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实在不是一个要紧的东西,这个实在不要紧的“意识形态”与国土代表的国家权益不能相提并论。蒋氏与斯大林的谈判时,用东北的权益交换斯大林不支持中共,就是做了一桩不相称、不对等的“买卖”,隐含的意思是:蒋介石不会那么傻,不会因为反共而出卖东北权益。

为了使他这个立论的显得靠谱,李杨特意引用了一个美国学者的观点,并且特意将这个美国人的一家之言树立为权威性观点,“这一排序也大致适合其他现代国家”。意思是,这一准则放之四海而皆行得通,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从苏联建立之初,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对苏联的围攻也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到丘吉尔“铁幕演说”为标志正式开启的冷战,区分两大阵营的也是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德、法两国世仇,领土上有纠纷,可是因为反共立场一致,被肢解后产生的西德不也和法国在同一阵营对付苏联吗?更可为例的是,尽管美日曾经互为死敌,二战后为了反共,美国不也对日本开放市场,让渡先进技术?而且还在对外贸易最有影响力的日元、美元汇率上对日让利。意识形态的一致,就决定了外交、军事盟友,更决定了经济上的合作和利益分配。美国发动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从1945年开始,到现在都未真正停止过,甚至近年愈演愈烈,强而有力的证明了李扬先生征引的这个美国人的“排序”是很不靠谱的!当然,以之立论的李扬先生的话就更不靠谱!

历史上,蒋介石的真实形象就是把意识形态之争放在国土沦丧之上的一个卖国贼!九一八两月之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政府尊重国联决议,极力避免冲突,加以保护日侨,使无任何不幸事件发生。】

这是不抵抗!枉顾国土沦丧!十一月三十日,在顾维钧就任外交部长宣示会上,蒋氏训话:

【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

这里的“外”就是日寇,侵略得手占领东北的日寇!“内”,就是他要剿灭的“共匪”。不去夺回失地反而积极打共产党。何以这样仇视共产党?无非是共产主义不见容于蒋氏,蒋氏对共产主义的仇视比对日本人的敌视更深、更甚!这是什么?这是为了意识形态可以不顾国家利益嘛!

一九三三年四月七日,蒋介石在《对剿共军事将领训词》中说:

【我们的敌人不是倭寇,而是土匪。东三省、热河失掉了,自然在号称统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们应该要负责任。不过我们站在革命的立场说,却没多大关系。……专心一志剿匪……无论外面怎样批评、毁谤,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惟一要务!】

这说的更明白了,蒋氏民国政府不以日寇为敌!丢了东三省、热河“没多大关系”,要“专心一志剿匪(共产党)”。蒋介石看来,意识形态之争,要比国土沦丧更要紧。这样一个人,一定会拿着东北权益和苏联作交换——我卖东北权益给你,换你“不支持共产党”!

更极端的例子还有“皖南事变”。国共合作联手对抗日寇,竭尽全力尤嫌不足,可是蒋介石一遇到能对中共下手的机会就要开启内战之衅,这样的极端反共行径可证:蒋氏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一个帝国主义大国做反共交易。“蒋公日记”能合理解释皖南事变么?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蒋介石?

在洗地文章的第三节“蒋介石最关切东三省主权问题”里,李扬先生这样说道:

【蒋介石与毛泽东一样,都是强烈的民族主义者。邹谠(Tang tson)甚至说蒋是一位“真正的民族主义者”。[28]费正清甚至将蒋介石形容为:“苦心孤诣致力于中国民族主义”的人。[29]蒋以孙中山信徒自居,在蒋介石看来,孙中山民族主义的最大目标就是废除不平等条约以提高国际地位。[30]蒋介石上台伊始即推行的“革命外交”,其目标就是废除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以成就国土完整和民族独立。……蒋介石从没有放弃重建强大中国的信心,是一位强烈的反帝国主义者】

将“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强烈的反帝国主义者”这类标签贴在蒋介石身上,是为了要说蒋介石无论如何不会为了反共出卖国权。那么,怎么理解七七事变后他与日寇进行的和谈呢?怎么理解他的和谈底线——“只有日本人准备恢复战前状态的情况下,他才能开始同他们谈判”?

蒋氏和谈底线里的“战前状态”就是指东北三省和热河、察哈尔、冀东被日军占领的状态。以那样的形势作为谈判底线就是在承认国土沦丧这个可耻的结果!一个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会容忍这样的状态出现么?

蒋介石对东北主权的关切,实际上是他对东北独占可能的关切!蒋介石着急于东北事态,实际上就是要和离东北“近在咫尺”的中共争夺东北,争夺到了东北,以那里的丰饶物产与雄厚的工业基础,就能壮大实力,就能把中共置于死地。蒋介石对东北的一切打算就是为着反共。问题是,中共离东北“近在咫尺”的位置优势,是中共和日寇血拼一寸寸、一尺尺争夺国土解放人民得来的,但是,这个被邹谠(Tang tson)胡吹为“真正的民族主义者”的蒋介石却要中共听国民党军令,1945年8月11日:

【应就原地驻防待命。其在各地区作战地境内之部队,并应接受各该战区司令长官之管辖。政府对于敌军之缴械、敌俘之收容、伪军之处理及收复地区秩序之恢复,政权之行事等事项,均已统筹决定,分令实施。为维护国家命令之尊严,恪守盟邦协议之规定,各部勿再擅自行动为要。(王树增《解放战争·上》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8月 13页)】

如果中共不听“军令”,干扰他独占东北会怎样?那就“军法”从事——内战!内战对中国人好?有这样的“民族主义者”?

东北对于蒋氏的意义:独占之后壮大实力反共,怎么能达到目标怎么来。蒋氏能全得东北是反共,与苏联“分享”东北换取苏联不支持中共也是反共,就反共这个终极目标来讲,有区别么?用“日记”考证“历史细节”能否认蒋介石一生孜孜以求为反共么?

痛失国权找美国?

这样的内容在李扬先生为蒋介石洗地写的“徒劳无功的联美抑俄”中有表露:

【维护尊严需有实力。杜鲁门的回复使蒋介石彻底失望。美国出于内政以及对确定战后国际新秩序的需要,欲与苏联结成合作伙伴。在这种情形下,蒋介石的联美抑俄系列措施自然难以奏效。美国人在现实利益上的实用主义不亚于斯大林。长于内斗而拙于外交的蒋介石等国民党政治家,希望在纵横交错的国际关系中寻求支持者的愿望落空。】

责任在外国,在于中国实力不及外国。

不细想这个话是没错的,可是细想有些例证却不是这样的;你比如美国军事观察组的谢伟思等人,在延安、在中共领导的各个解放区亲自用脚丈量中共的抗战成绩,最后赢得这些美国人的尊重,为自己树立了尊严。是不是受尊重、有尊严并不全在于看得见的所谓“实力”,更多在于精神上体现出的高下档次。

在美国人面前祈求美援蒋介石是个乞丐,在苏联那里,蒋介石一样的猥琐,请看蒋介石写给斯大林的求援信:

【伏罗希洛夫元帅转史太林(斯大林)先生:阅杨上将杰报告,及张委员冲面述,先生对华友爱之笃与关怀之切殊深感焉。中苏两大民族本为东亚和平之两大柱石,不惟利害与共、休戚相关,而且暴日为共同唯一之敌也。中正蒙垂顾,当此存亡之交,故不辞冒昧,乃敢直言而道。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义务,已竭尽其最大最后之力量矣;且不得已退守南京。今盼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望先生当机立断,仗义兴师,挽救东亚之危局,巩固中苏永久合作之精神,皆先生是赖也。迫切陈词,尚希垂察。示复。蒋中正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于南京( 薛衔天 金东吉《民国时期中苏关系史(1917-949)·中 》 82-83页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9年10月版)】

这个信是1937年11月下旬,太原、上海接连失守,南京岌岌可危的时候,蒋介石写给斯大林的求援信——苏联出兵牵制日本。

中国自己的抗战为什么要拉别国进来参战?拉盟友不是不可以,但是物资方面的援助可以而且要有度,洋兵助战绝对不能!而且蒋氏也不想想一九二七年四一二驱逐苏联顾问,也不回想他给张学良在中东路事件中的撑腰打气的勾当!把事情做绝了,还想别国为你出头修理日本?如果斯大林真在1937年出兵东北、蒙古打了日本,那么出卖外蒙、东北权益的“中苏条约”一定会提前8年!前门打狼,后门进虎!无论是向美国讨钱,还是拉苏联出兵,中国利益一定会受损!在蒋氏做中国“领袖”的情况下,中国利益被出卖是铁定的,这可不是什么“维护尊严需有实力”能解释的!不应该用日记给老蒋写洗地文!

蒋氏“反共”不当先?

接着看李杨给蒋介石洗地:“六、蒋介石提出中共问题”

在这一节李,李杨先生当先就用“蒋公日记”:

【在与苏联交涉中,蒋介石首次提到中共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法,是在代表团出发前夕。6月24日,蒋介石在日记里总结与苏联谈判要点:
甲、旅顺不得有附属地,以旧日辽东半岛租借地之范围;
乙、只要行政权不失,则技术人员可聘俄人助理;
丙、中共问题必须明白提出,如其将军政权交还中央,则可允其参加政府,否则当视为叛变之军队,无论在任何方面不得声援;
……】

“蒋公日记”记得明白,与意识形态密切关联的中共问题只排在第三条的位置上,蒋氏“反共”不当先,在旅顺问题之后。这不就证明“蒋公”把东北权益放在当先,把中共问题放在次要了?

但是,在这一节里,李杨先生又说了:

【老谋深算的斯大林一开始就主动抛出中共问题。谈判伊始,斯大林主动将话题转到中国内政问题。根据俄方档案,斯大林主动问宋子文:“中国国民政府是否要求苏联能着手解除中共军队的武装?”“中国只能有一个政府,由国民党领导”。斯大林还强调说,承认蒋介石的领导,不仅东北仍大致可保,中共亦将听命。并明确说,不支持中共提出的“联合政府”口号,斯大林向宋子文表示:“关于中国之共产党,吾人并不予以支持,亦无支持彼等之意向。”斯大林对宋子文的国民党应在政府中居领导地位的说法表示赞同:“此实为国民党正当之愿望,自中国历史上观察,实至属明显。”苏俄谋一要员也对蒋经国刻意渲染,如中俄谈判有成,斯大林将助国民政府统一。】

斯大林认为蒋介石最在意的就是中共问题,那么中共问题就是向蒋政权抛出的诱饵,也是斯大林认为的最具诱惑力的诱饵,最能打动、引诱蒋政权在土地问题上松口。

那么,两个证据(“蒋公日记”与斯大林抛出的第一诱饵)对比,到底哪一个在蒋介石的心里分量最重?那只能看蒋介石的行动选择了什么。史实证明,蒋氏选择出卖国家利益换取苏联不支持中共。蒋介石最在意反共,斯大林最看重从中国博取帝国利益,两下里的这笔交换才是所谓“中苏谈判”的重头戏。

于此,李杨先生写的详细(其实他也不得不这样):

【正当中方与苏方为东北主权完整以及外蒙疆界问题争吵不休时,形势急转直下。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第一枚原子弹,杜鲁门宣称日本如不投降将会投下第二颗原子弹。邱吉尔称,“原子弹是二次基督来临”,并确信,战争将在一两次原子弹的猛烈轰炸中结束,故不再需要请求苏联参战。而苏联抓住天赐良机于8日迅速宣布出兵。9日凌晨,150万苏军兵分五路挥师进入东北。同一日,美国在长崎投下第二枚原子弹。苏联适逢其时地“轧上一脚”,这在蒋介石看来是“极尽其投机取巧之能事”。战争即将结束,形势发生始料不及的变化,中苏谈判出现变数。】

李杨的意思很明确,天不佑“蒋公”,苏联是投机客,借着美国原子弹的威势钻空子打落水狗出兵东北。

【这一天(8月9日),斯大林警告宋子文,中国政府必须让步,“否则共产党就将进入东北地区”。到了这时,“中共问题”才真正地、独立地成为斯大林威吓蒋介石的最有力筹码。斯大林奉行“军队到哪里,制度就建到哪里”的强者逻辑,东北有可能如同东欧那样,成为苏联利用中共建立一个独立的或自治地区。国民政府在东北既无一兵一卒,无力与苏俄对撼。如果没有和苏方签订条约,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后,国民政府将难以对其约束,苏军有可能公开支持中共,出现孙科讲的“将政治交与中共”情形。这是美国与国民政府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但是真相是什么?对照红字内容与历史事实可知,日寇侵略东北,“蒋公”是可以容忍的,在九·一八之后的“无为”可以证明;在1937年七七事变后德国牵线的对日谈判里,东北是可以让给日本人的,是看的下眼的;苏联即将出兵东北打日本,这个时候“蒋公”也并没有着急忙慌地去和苏联拼死力争,而要摆出争国权的堂皇姿态慢慢谈;但是,一旦中共可能进入东北了,这个“蒋公”和美国政府竟然“最不想看到”了!看来原本“蒋公”心里排位不靠前的“反共”也必须当作第一大事情了!那么,从这些话里,还看不出蒋介石其人对反共和争国权排位的前后轻重么?

话到这里,这个李扬先生为“蒋公”洗地的憨拙显得有些可爱了。但是,憨拙归憨拙,李杨先生为“蒋公”洗地依然执着:

【本来是苏联开出的筹码,以换取中方对外蒙和东北主权的让步,却被世人解读成为蒋介石以外蒙古和东北等国家民族利益换取苏联放弃对中共的支持。[161]这显然有历史观的歧异,历史记忆在不知不觉中随日后意识形态左右移易。当“大历史”被宏大叙事模糊时,历史的细节却保留着历史的另一面。至于蒋介石何以作出让步,黄仁宇有句定论:“希望有此让步,可以赢得苏联口头保证尊重除此之外中国之主权也。”郭廷以也认为:“中国虽失去了外蒙,未能收回中东、南满铁路及旅顺、大连,总算换得了苏俄尊重中国主权及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及新疆事变、援助国民政府、定期撤兵的诺言。”此话甚为中肯。】

李杨先生似乎不明白:苏联固然向蒋氏勒索外蒙古独立与东北部分主权,抛给蒋氏一个“不支持中共”,但是,最后决定权还在蒋介石么!出卖东北权益的结果就摆在那里,怎么能是后来“意识形态左右”的结果?

这就是李扬先生这篇文章要要达的目的——中共的宣传(意识形态左右)让“蒋公”背上了出卖国权换反共的的骂名。但是,和所有“花粉”、“果粉”一样都是,必须为国民党在东北,乃至大陆的惨败刷一层中共有外力相助的金漆:

【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条款中,无论在道义上、军事上还是经济上,斯大林均表示完全支持国民党和国民政府。耐人寻味的是,斯大林并没有在条款中注明不支持中共字句。“苏俄是否信守不贰,则系于斯大林的一念”。[164]重庆以为和苏联已签有《苏联军队进入中国东三省后苏联军总司令与中国行政当局关系之协定》,东北已是囊中之物,因而放松警惕没有尽快部署东北。】

“蒋公”/民国,都没有仔细检点斯大林在条约上做了鬼,都忠厚的把《苏联军队进入中国东三省后苏联军总司令与中国行政当局关系之协定》当回事,“放松警惕没有尽快部署东北”。

接下来呢?李扬先生就说中共钻了空子,尽管话没有说的很明白,意思却是有的:

【相反,中共迅速采取行动。8月28日,刘少奇对首批快速占领东北的干部说:“铁路不能走就跑路,大路不能走走小路。……你们要赶快去抢”。[165]中共之所以敢声言“抢”,是因为中共有对军队进入东北苏联会采取“放任的态度”之判断。[166]

生性多疑的我专门翻了翻李先生这段话里的注释[165]《朱理治传》440页,这页上,刘少奇说:

【我们决定还是派军队去,能走路的先走,能快走的先到,到了热河边境瞪着眼睛望一望,能进去就进去,以后在抽些队伍抽些干部去东北,抽几万去。一切要看情况,有空子就钻,铁路不能走就跑路,大路不能走走小路。日本人垮了,满洲皇帝溥仪捉到了,苏联红军走了,国民党还没有去,你们要赶快去抢。】

对照一下,李杨引用的刘少奇的讲话是被切割、裁剪过的!为什么要这样?李杨就是要刻意制造一种中共投机取巧的印象。但是,从《朱理治传》看到的原文里,中共进入东北是冒风险的,如红字中所说。因为苏联人和蒋政权订立了“中苏条约”,依着这个条约,苏联对中共进入东北是拒斥的,起码在交通要道上的要紧的大中城市是不可能轻易让中共顺利接管的。中共进入东北是不敢大摇大摆的!苏联对中共进入东北不可能是“放任的态度”。

李杨说的这个“放任的态度”,注释[166]《中央关于迅速进入东北控制广大乡村和中小城市的指示》的原文在《民国时期中苏关系史(1917-1949)·下》23页上也有,相关的内容摘抄一下:

【1.由于中苏条约的限制,“红军必不肯和我们做正式接洽或给我们以帮助”。2.“我党我军在东三省之各种活动,只要他不直接影响苏联在外交条约上之义务,苏联将会采取放任的态度并寄予伟大之同情。同时国民党在东三省与热、察又无基础,国民党派军队去尚有困难,现在道路还不通,红军将于三个月内全部撤退,这样我当还有很好的机会争取东三省和热、察。”】

两相对比,李杨先生说的“放任态度”就是在断章取义地摘出一个词做文章。历史文件里的“放任态度”是有前提的:中共“在东三省之各种活动,只要他不直接影响苏联在外交条约上之义务,”

做到这一步是有难度的!万人级别的队伍进入东北不会被敌对势力发现么?国民党会不知道么?不会引发外交纠纷么?这就要求中共进入东北尽量以“隐伏”状态开展工作。用文件第3点的话来讲:

【晋察冀和山东派到东三省的干部和队伍,应迅疾出发,部队可用东北军及义勇军等名义,只要红军不坚决反对,我们即可以非正式进入东三省。不要声张,不要在报上发表消息,进入东三省后开始亦不必坐火车占大城市,可走小路,控制广大乡村和红军未驻扎之中小城市,建立我之地方政权及地方部队,大大地放手发展,在我军不能进入的大城市,亦须尽可能派干部去工作。】

反复讲:收回东北,不要指望外来力量的帮助,自力更生是出路!半点投机钻空子的妄想也不要有!相比于蒋介石为了一点外援到处叫爹唤爷的乞丐嘴脸高尚不知多少倍!

进一步的,从文件里揭示的历史看,中共初进入东北获得的发展空间远不如国民党进入东北获得的空间大。刚进入东北,因为顾忌苏联的外交立场,中共只能在乡村和中小城市里发展,等到苏军撤离前才匆忙把一些大中城市交给中共,对这些城市,中共巩固城防的时间根本不够!但是国民党在苏联撤退后却能依仗优势的美式装备把立足不稳的中共从这些交通要道上的大中城市驱离。国民党攻取的这些大中城市具备的发展空间远比中共大。按着西方军事学上经典的教义,这样有利的战略资源远比中共得到的地域重要得多!规划经营得力,国民党的未来是不可限量的。但是,历史发展的过程却纯粹是一场让人大跌眼镜的翻转、逆袭:国民党被开始只能在乡村和中小城市生存的中共打翻在地!这其中的原因何在?中共得胜的原因很多,国民党惨败的原因却很简单——太腐朽、太愚蠢!但是,这位李杨先生却不肯承认这一点,反倒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最后,苏联将整个东北退让给中共,同时留有大批武器装备,[168]使得中共的力量迅速得到增强,国共双方在东北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共产党人从而获得改写自己历史的一次战略机遇。】

“苏联将整个东北退让给中共”,那是蒋介石咎由自取,无视斯大林的警告,敢用美国的运兵船向东北运送军队,触动了斯大林独享东北的神经,斯大林必须把东北“让”给中共。至于说“同时留有大批武器装备”,苏联倒是留了些日式装备武装中共,但是,苏联人留下的装备流向民间的不计其数;中共得到的武器装备并没有使中共出关的部队都得到武装,最先出关的冀东部队得到武器很多,但是,后来出关的黄克成部,就没有什么武器可以得到(《中苏关系史(1917-1949)·下 72页》)。更能说明中共装备奇差的是,当时东北上空的制空权在谁手里呢?中共有空军么?中共在整个东北争夺中,屡屡被国民党空军的制空权压制,这该无视么?说什么苏联留下大批武器装备,美国给国民党的美式装备比日式的装备差么?美式的大炮比日式大炮差吗?就最简单的步兵装备来讲,起码苏军交给中共的日式装备中没有近战突击威力强大的冲锋枪,国民党军里的美式冲锋枪可是很多哩!这对惯于近身白刃战的中共武装就是个极大的不利,可是,蒋介石国民党的军队用好这个近战神器了么?!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蒋介石 战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812/46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