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 习近平: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

1958年及之后的高指标与浮夸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等同志对当时政策上的一些错误提出批评,结果遭到错误的批判。在这个时候,高层领导则认为,党内有一股资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1963年,苏共公开了与中共的思想分歧,并首先发难,对中共进行批评和攻击。中共随即展开反击,两党的争论被公开了。在这个时候,党内高层就开始考虑苏联出了个赫鲁晓夫,那么中国党会不会出赫鲁晓夫?如果中国党内出了赫鲁晓夫,那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党内高层就开始考虑在中国党内有可能出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问题。

邓小平 习近平: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

1992年,邓小平指出: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

习近平同志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们国家要出问题主要出在共产党内,我们党要出问题主要出在干部身上。”

因此,在十九大上,中央提出要全面从严治党,主要也是出于这个方面的考虑。如果回顾历史,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过程的。

1956年,党的八大已经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阶级矛盾,而是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与文化生活之间的矛盾。话说得挺清楚的。可是为什么后来变了?为什么后来还是要讲以阶级斗争为纲了呢?

这个总是可能首先是因为苏共的二十大。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做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在世界上引起很大的风波。国际上涌现出一股反苏反共的逆流。波兰的波兹南事件和后来的匈牙利事件是最主要的风潮事件。在中国国内,也有极个别的人借助中共整风的机会,提出反对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扬言要轮流坐庄。这引起了中央和毛主席的警觉。那段时间,中国也出现了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的事件。

从历史时间顺序上看,苏共二十大在前,中共八大在后。但在中国召开八大的时候,相关文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而这个时候苏共二十大的反斯大林秘密报告虽然对中共造成了很大的震动,但后续的影响还没有立刻得到评估。

可以想象,在中共内部,已经有人开始对于说社会主义中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阶级矛盾有所质疑和保留。只是大政方针已定,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1958年及之后的高指标与浮夸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等同志对当时政策上的一些错误提出批评,结果遭到错误的批判。在这个时候,高层领导则认为,党内有一股资产阶级的力量,所以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1963年,苏共公开了与中共的思想分歧,并首先发难,对中共进行批评和攻击。中共随即展开反击,两党的争论被公开了。在这个时候,党内高层就开始考虑苏联出了个赫鲁晓夫,那么中国党会不会出赫鲁晓夫?如果中国党内出了赫鲁晓夫,那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党内高层就开始考虑在中国党内有可能出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问题。

今天看来,虽然说,当时中共内部是不是已经存在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不太切合实际。可是在客观上,这样的可能性是不是真的存在?这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否定的。后来的所谓“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主要是针对党内有可能出现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问题的。或许,这个口号最早并不是指向基层群众中存在的所谓阶级敌人之类。

在后来的一些调查研究中,发现一些党的干部开始腐化变质,与某些人在腐蚀拉拢党的干部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这样,原来把注意力主要指向党内的思路,也不得不转向社会上存在的那些所谓阶级敌人身上了。这时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把对阶级斗争的认识与观念扩大化或者泛化了。在文革中,最早的指向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实际上,这样的运动是非常粗糙的,结果造成了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是领导干部,就一定都是黑帮,一定就是走资派,结果通通揪出来批斗。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并没有达到解决党内存在问题的目的,反而引起了国家的动乱。

到了文革期间的1968年,又搞起了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许多在历史上已经有过结论的人们又重新被揪了出来,加以批斗和整肃。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只能引起更大的恐慌和更多的混乱,给普通群众带来更大的伤害。同时,这种做法对于本来想要解决的党内的问题更是于事无补。

所以,总的说来,文革的方式是错误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给国家添乱。“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观念同样也是错误的,它脱离了实事求是,搞一刀切,搞形而上学。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文革后期,以及在文革结束之后,党内干部中的一些不正之风不仅没有得到遏制,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所谓走后门,所谓五子登科,有的干部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广大群众非常有意见。但是问题就是没有能够得到解决。

1982年左右,也有人提出有必要整党。可是党内似乎没有什么人响应。而广大群众更是悲观,认为这除了走过场之外,没有什么用处。后来的事大家都清楚了。腐败的问题几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广大党员和群众的心情异常沉重。

正是党的十八大,开创了掀起反腐败的巨大浪潮。中央下了最大的决心,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几乎回到了问题的起点。要出问题就会出在党内,所以必须把焦点集中在党内。必须全面从严治党。

可见,我们党虽然对这个问题,最早已经看出了端倪,但是要找到正确地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也还是摸索了几十年。现在的党内,不好说是不是会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是,在党内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遥相呼应的资产阶级分子是肯定存在的。我们依然不赞同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是我们更要有清醒的认识:在社会主义时期还是存在着阶级斗争的。虽然社会主义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阶级矛盾,但这不能否认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那些精英,那些公知,其中不会没有这样的异己分子。对此,我们一定不可以掉以轻心。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原标题《关注党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关注党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