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国“特殊的感情”?

从同盟会、光复会到国民党,有着太多的伟人值得我们崇拜,秋瑾、徐锡麟、孙中山、黄兴、蔡锷、李烈钧、廖仲恺、朱德、周恩来、毛泽东......他们曾经都是国民党,然而1927年之后,那个革命的、进步的、追求“平均地权,节制资本,扶助农工”的国民党已经不复存在。一个无耻的青帮流氓、地主打手、资本走狗贪天之功,一手斩断了国民党的未来和希望。让中华民国从短暂的文明之光中堕入了血与火的肮脏和黑暗。

有人问过我,平原,你作为江浙人士,又常年生活在南京,对民国应该有特殊的感情吧?

我说对对对,可有感情啦,简直是刻骨铭心啊。

我们老家有个民歌,叫做:“天上有个扫把星,地上有个韩德勤,打鬼子他不会啊,专门欺负老百姓。”讲的是民国大佬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这个韩主席盘剥有方,内斗有术,打仗无能,手下的将领特别喜欢当伪军和汉奸。

我们老家有个镇子,叫做黄桥,那里老人们津津乐道的就是当年的新四军怎么把国民党白狗子打得屁滚尿流的。

我上初中的时候,每年清明都要徒步去一个烈士陵园,层层叠叠都是无名烈士的坟冢,外面挂着粟裕大将的手书“永垂不朽”。

我就是长江边上的江苏人民,我们家乡老人把蒋介石叫做“蒋该死”,把国民党叫做“白狗子”,提起来最咬牙切齿的不是日本人,而是还乡团。

我外婆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小时候,村里有个小伙子当了国军军官,长得还可以,姑娘路过了都会看一眼。

后来这个小伙子穿着笔挺的军装带着部队和还乡团一起回来了,村口的树上挂了许多无辜人的人头,村里多了孤儿寡妇的嚎哭和惨叫,外婆说,其实那个小伙子不算坏,不是他动的手,只是还乡团仗着他的势害人。

后来新四军打了回来,这个小伙子脑袋也挂到了村口的树上,我外婆后来嫁给了我外公,我外公是新四军。

我们那儿早年最流行的香烟,叫做“东进牌”,还有一座东进纪念碑,村里老革命,叫做“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我外公是地主家庭出身,我外婆也是念过私塾的乡绅后人,然而,他们提起国军,没有半句好话,他们一出现,必然伴随着拉壮丁、抢粮食、死亡、鲜血、房屋的燃烧、妇女儿童的惨嚎,剥皮点天灯、活埋碎剐都是家常便饭。在20世纪,他们国军似乎还是商周时代走出来的奴隶军队,无缘无故地野蛮,莫名其妙地邪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同胞是人,也不知道自己也是人。

对于这些不比畜生讲道理的部队,老百姓怕他们,甚于怕日本人。

国民党的未来和希望,是他们自己断送的,和其他人无关:

【412屠杀后,宁汉合流,国民党中央党部再次试图开始土地改革,推广二五减租决议,由蒋介石的基本盘江浙两省的省县两级党部先行试点。结果尚在宣传期间就引发了严重的党政冲突。江苏、浙江很多县党部的减租公告刚贴出,就被县警察撕掉,有的县党部被当地县长带领保安团直接以“通匪”为由查封,有的县党部主任被县长以“通匪”罪名枪毙。
以蒋介石控制力最强的老家浙江为例:
天台县党部主任及随从被当地的“乡贤”枪杀。
武义县党部主任被当地的“乡贤”枪杀在党部门口。
某地党部主任被当地的“乡贤”扔进粪坑,党部被砸,青天白日旗及孙中山像被毁。
经此一役,412大清洗后幸存的国民党基层党务进步力量,彻底断送。中国当时最大的进步政党不再是党,从一个现代文官政府的雏形,彻底沦为各路土豪劣绅和投机分子的大杂烩。】

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最重要的就是基层的组织能力,什么叫组织能力?就是今天下午要开会,你能把大家召集起来,明天我们要去挖河道修水利,你能让大家主动报名,后天我们要北伐,打倒列强除军阀,你能让老百姓踊跃参军,你的基层干部能够和民众打成一片,你的官员要掌握第一手的数据,你的政令执行要高效,你的组织要能够深入到第一线去,开荒、种地、修路、办厂、运输、通信都高效而顺利。老蒋412大清洗之后,他的基层组织能力就完了,国民党成为一个现代政党的希望也就断送了。

蒋介石的国民党在412之后,完全失去了控制基层的能力,偌大一个中国,号称是民国政府统治,其实还是地主、乡绅、流氓、黑帮、大小军阀统治着,所以干啥啥不行。

这怪谁?怪他们自己!当年的国民大革命,不是为了门户私计,不是为了帮派内斗,而是要解放民众,平均地权,打倒列强,除军阀,让帝国主义、封建余孽和买办代理人滚出中国,当时的冯玉祥都懂得要和旧军阀决裂,张发奎都明白共产党人的道路才是未来,孙先生和廖公也站在了革命的一边。

然而蒋某人做了什么?做了仇者快而亲者痛的事情,412大屠杀,杀的共产党人并不是主流,他杀了30万国民党基层党员,地主乡绅在他的支持下,疯狂冲击基层国民党党部,那些年轻的、一腔热血要改变国家的国民党党员、知识分子、基层公务员被土豪劣绅残酷虐杀,当年在街头,身穿西服口袋插钢笔的,逮到就要枪毙,在江西,搞“石要过刀,茅要过火,人要换种”,从城市到农村,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

蒋某人一手毁掉了共产党帮助下成立的初具规模的现代化政党,以黑社会江湖帮派组织和封建法西斯取而代之,这就彻底断掉了自己的根基,也毁掉了国民党的未来。让国家的政党和军队,沦为了给地主乡绅看家护院的狗腿子。(这句话出自他自己的反省)

我对国军个体没有偏见,都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能有啥偏见呢?二战时每一个战士都是慷慨赴国难的人民英雄,我崇拜还来不及呢。我最崇拜的国军部队,就是大革命时期的第四军独立团,就是抗战时期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

我们对于国军整体也不是偏见,而是对当年国军之上的国家统治阶层感到厌恶而已,一群鼠目寸光、猥琐自私的乡绅地主、青帮流氓、日杂美粉坐在高高的谷仓上吸着全中国四万万人的血,浪费着数千万年轻壮士的生命。

有人说我对国民党有偏见,这不是偏见,而是实事求是,国军又不是一个整体,那是数千万生灵,有英勇、有怯懦、有聪明、有愚蠢、有善良、有残暴。我们没有必要对一群当年营养不良、被封建官僚们疯狂折磨、被流氓兵痞们抓壮丁、没有吃的营养不良,每天都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可怜人扣帽子贴标签。

但我们可以恨当年那群高高在上的硕鼠、蠢猪、苏联人的亲儿子、美国人的走狗、日本人的迷弟吧?是谁指挥国军和还乡团一起屠杀人民的?是谁让当年的国民革命军给乡绅地主看家护院的?是谁拉壮丁喝兵血害死数百万老百姓的?是谁作恶多端,下令掘开花园口,火烧长沙城,造成赤地千里,白骨盈野的?是谁让抗日的部队在民间的口碑变得连日军都不如的?

又是谁,拿着苏援美援,有钱有人有枪有炮,身边有苏联的元帅级参谋,有着美帝的上将级顾问,有着四万万老百姓的支持,却在黄金十年内战屠杀,把造飞机的钱存银行,剿灭抗日的武装,枪毙抗日的将军,隔海去删除香港抗日的新闻,抗战时期作秀式进攻,拿百万国军的血肉之躯去做淞沪的炮灰,把30万南京军民弃之不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甚至花钱给伪军发军饷,替日本人养活汉奸部队,偷偷和侵略者媾和?又是谁,在抗战胜利之后,包庇甲级战犯,甚至把冈村宁次奉为座上宾,继续用他去残害同胞的?

从同盟会、光复会到国民党,有着太多的伟人值得我们崇拜,秋瑾、徐锡麟、孙中山、黄兴、蔡锷、李烈钧、廖仲恺、朱德、周恩来、毛泽东......他们曾经都是国民党,然而1927年之后,那个革命的、进步的、追求“平均地权,节制资本,扶助农工”的国民党已经不复存在。一个无耻的青帮流氓、地主打手、资本走狗贪天之功,一手斩断了国民党的未来和希望。让中华民国从短暂的文明之光中堕入了血与火的肮脏和黑暗。

他之前的国军,是人民的国民革命军,他之后的国军,就是残暴慌悖反人类的“白狗子”。

我不针对每一个国军战士,他们都是无法左右命运的个人,但整个国府政权和国家机器,是历史垃圾堆中爬出来的丑陋法西斯怪胎,将被死死钉在文明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网络上,蒋介石的粉丝很多,有些人还和我吹嘘说蒋介石统治下“言论自由”,嗯,我想那些冤死在特务枪口下的知识分子、学者、学生们都有话要说,那些冤死在集中营的“异见分子”们同样有话要说,闻一多、李公朴、“左联”作家们有话要说。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弄了个敦睦邻邦令,禁止一切抗日言论,报纸不允许出现‘抗日’字样,只能以‘抗X’来表示。
和治国不同,国府禁止抗日言论工作做得极为出色,连香港殖民政府都来取经,国府派人到香港协助,时人讥讽云“委座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删抗日言”。】

蒋介石连“抗日”两个字都不让讲,你说他“言论自由”?

对民国“特殊的感情”?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民国 国民党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