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我们更不能忘了:自英国发动鸦片战争以来,英国人的身边,无时不晃动着法国人的影子。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侵华,都有法国大兵参与;而且法国人还“孤军”对华开战,摧毁了马尾船厂,与中国军队在越南北部交战,将中国的广西、云南化作他们的势力范围。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法国是欧洲大陆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在促进欧洲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近代化上,法国始终发挥着旗手的作用。没有法国的助推,欧洲也许还要晚些时间走向近代化。“农耕法国”、“农村法国”走向“工商业法国”、“城市化法国”的过程,是很有代表性的。

路易十四(1643年~1715年在位)时代,和中国人对开元盛世的感情一样,是法国人引以为豪的欧洲“艺术、军事和法律之母”时代,也正好是英国革命、克伦威尔专权并使英国迅速崛起的时代。

与路易十四同时代的伏尔泰,在其《路易十四时代》这样记录社会剧变:“路易十三(1610年~1643年在位,对应于我国明末——笔者注)登位时,巴黎居民不到40万。城内宏伟壮丽的建筑不到四座。王国的其他城市与现在卢瓦尔河彼岸的市镇相似。整个贵族阶级与世隔绝,蛰居于乡下有护城河围绕的城堡中,残酷压榨种地人。通衢大道几乎无法通行,城市没有警政。国库空空如也。政府在外毫无信誉可言。”

路易十四登基后,通过多年努力,“克尔伯刚整顿好国家财政,路易十四就免除了百姓从1647年到1656年的全部欠税,特别是免除了300万人头税。到那时为止,一直无法通行的公路不再废弃荒置,并逐步变成今天路易十五统治下的这种模样,受到国外人士赞赏。不管从哪个方向去巴黎城,除了个别几处以外,现在都可以在两旁植树的坚固的大道上旅行五六十里。从1662年起,国王就对本国臣民免征所有外国船只缴纳的货运税。他还为本国人提供一切方便,使他们能以较少的费用自己运载货物。海外贸易就这样诞生了。现在还存在的贸易部就是那时建立的。国王每两星期主持一次部务会议。敦刻尔克和马赛被宣布为自由港。这一有利条件不久便把近东的贸易引向马赛,把北欧的贸易引向敦刻尔克。西印度公司创立于1664年。东印度公司也于同年成立。国王把相当于今天600多万的巨款赠给该公司,并请有钱的人都来入股。王后、亲王,和整个宫廷提供了当时的货币200万。各高级法院捐助了120万利弗;金融家捐助了200万;商会捐助了65万。全国上下都出资支援他们的主子。1669年国王又出资创建北方公司,并像对两个印度公司投资一样,对该公司进行投资。那时做生意并不使人降低身份,失去体面,因为连豪门巨宅也仿效国王,在各家公司入股。他对每吨出口货物津贴30法郎;对每吨进口货物津贴40法郎。所有在王国港口内造船的人每吨运载量可以得5利弗补助。从1663年到1672年,每年都要新建几个工场。从前需从英国和荷兰进口的细呢,现在在阿布维尔织造。国王除了发给工场主一笔可观的奖金外,还为每架开工织机预付2000利弗。1669年王国拥有毛纺织机达4.22万架之多。当时英国有一种精巧的织袜机,生产速度比针织快十倍。大家都知道法国政府后来怎样用钱把这个秘密买来。与此同时,他在创立科学院之后,于1661年立即开始修建天文台。就使用价值、规模大小、工程难易而论,最光辉的工程要算连接两个海洋的朗格多克运河了。与此同时,路易十四想从事一些更伟大、用途更广、但也更加艰巨的工作,即法律改革。首先颁布了民法,其次是水利森林法。然后几乎逐年颁布了各项制造工业的章程、刑事法、商法、海运法。甚至还创立了一种有利于我国殖民地的黑人的新法律。各个港口都成立了船舶修造指导机构,研究船舶具有何种式样最为合适。在布雷斯特、罗什福尔、土伦、敦刻尔克和阿弗尔・德・格拉斯等地修建了五个海军兵工厂。这些海军也用来保护贸易。马提尼克、圣多米尼克和加拿大等殖民地以往萎谢衰落,现在则是一派繁荣景象,并得到过去一直没有期望过的好处。因为,从1635年到1665年,这些殖民地一直是法国的负担。1664年,国王派遣一批移民去卡宴。不久,又派另一批去马达加斯加。路易十四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弥补法国因忽视海洋而长期以来蒙受的损失和不幸。而此时,其他邻国都已经在地球的另一端建立了殖民地”。

路易十四的所作所为,意义重大,但作用十分有限。农民占法国全部人口85%,国家财政始终捉襟见肘,这与没完没了的欧洲大陆争霸战有关,但主要原因还在于其政治、经济体制。“根据1788年3月编制的预算——这是就制度下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预算,支出约6.29亿,收入约5.03亿,赤字达1.26亿,占20%。”乔治・勒菲弗尔指出,直到1789年,“法国当时基本上还是个农业国,资本集中刚刚开始起步,工业分散在全国各地。此外,工人还有待培训,使之适应新产品的制造和新工艺的采用,因此必须调动和集中工人,以保证生产的同步进行。最后,运输问题尤为严重。国内几乎没有运河,陆路交通很少维修……河道使用很少,在夏托-梯叶里和芒特,每年过往的船只仅有200艘和400艘……国内的税卡林立造成了严重的地方主义。省际粮食交流才刚刚开始,各省几乎普遍种植葡萄。首都的产品主要供应本地及其近郊,向外地输送不超过7.5万吨,南部地区更鞭长莫及。”

法国工商业的较快发展,是大革命之后的事情。法国革命“摧毁了古老的贵族特权,不仅从社会方面,而且从经济方面沉重打击了教士,在农村,它解除了领主制的奴役网,在城市,它结束了一切形式的垄断,从行会体制到特许商业公司”。束缚工商业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枷锁被打碎,为法国工商业,乃至欧洲大陆工商业的发展,打开了通道。

法国学者米涅撰写、1820年出版的《法国革命史》说:“他(指拿破仑——笔者注)进入马德里,但不是以统治者的身份,而是以解放者的姿态出现在半岛居民面前。他对他们说:‘我取消了异端裁判所,这是时代的要求,欧洲的要求。神甫的职责是指导信仰,而不应该对公民施以任何外在的、形体的裁判权。我取消封建权利,人人都可以开设面包房、磨坊、宿店,设置捕鱼网,自由经营工业。’教皇与法国的敌人保持联系,就剥夺教皇的财产;教皇以开除他的教籍相威胁,法军就进占了罗马;教皇用诏书恐吓他,拿破仑就在1809年把教皇从世俗国王的宝座上推下来,并且像押解犯人一样把他押送到萨沃纳。拿破仑通过它的体系的悲惨结局,却给了欧洲大陆以一个很大的推动,他的军队把法国的风尚、思想和较先进的文明带到欧洲各地。欧洲社会的陈旧的基础被彻底动摇。由于往来频繁,各国民族混杂起来;边界的河流上建起了桥梁,在阿尔卑斯、亚平宁、比利牛斯三大山区开辟了公路,使各个地域日趋接近。拿破仑使各个国家的物质方面发生了变化,就像法国革命使人们在精神方面起了变化一样。封锁政策补充了军事政府的推动力,由于封锁,大陆上的工业得到改进,从而取代了英国的工业;制造业生产代替了殖民地贸易。拿破仑就这样在扰乱各国人民的同时,促进了他们的文明。他对本国的专制统治,使他成为反革命者;而他的征服欧洲的思想却使他成为欧洲的革新者。好几个欧洲国家在他到达以前毫无生气,在他到达以后却生气勃勃。”

米涅所说无疑有热情洋溢的成分。事实上,工业发展依然是缓慢的。乔治・杜比说:工商业“在1835年至1845年间,其增长速度是农业活动的两倍。但是,工业生产的增长与技术革命的关联不如英国那样密切。来自农村的充足的劳动力,使得对新制造方法的研究不足。水力机阻碍了蒸汽机的使用,并且在冶金工业中依然占主导地位。”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对照英国热衷于工业革命,唯有一种解释:市场有限。

到拿破仑三世时代,情形大变,法国工业飞速发展时期。乔治・杜比说:“据统计,1847年法国工业界有4835台蒸汽机,共计61360马力。1870年法国工业界有27088台蒸汽机,达到了33.6万马力。在冶金业和纺织业,机械化和行业集中度的发展依旧十分迅猛。在1847年,400多台高炉共产出59.1万吨生铁,及至1869年,不到300台高炉就产出了138.1万吨生铁。1862年,鲁贝-图尔宽的29家纱厂平均每家拥有9000个纺锤,到了1869年这个数字已成为1.8万。同样是在鲁贝,据统计,1863年有3900家纺织厂,到1869年则达到了1.2万家……在商业领域出现并增加了许多大商店……法国的现代银行网络不仅遍布巴黎,而且扩展到外省,这些网络曾经是各地极度缺乏的……1851年时,法国仅有3552公里的铁路,现在则达到了1.75万公里,它把全国的市场连接了起来……佃农的收益也超过了100%。”

注意上述增长数据时,乔治・杜比又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1830年,法国的出口占国民经济的13%,到了1860年则达到了29%。至少我们的出口从1840年以来就得到迅速增长,自1850年以来增长更为迅猛。我们出口农产品,但主要还是制造业产品,工业品的出口也在不断增加:1830年占国民经济的近7%,到1860年至少是翻番了。”

信马由缰地想象或者夸耀法国的“工业革命”、“城市化”进程,同样是荒唐的。

在乔治・杜比主编的《法国史》中,列出了一张关于就业人口比重和物质产出的表格: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尽管法国的工业持续增长,在GDP中处于控股地位,但是,全国绝大部分人口依然汗滴禾下土,忙碌在农田之上。

直到1931年,在法国的人口统计表上,城镇人口才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应该注意到的是,法国的出口增长,是与不断地对外扩张相伴的。乔治・杜比说:仅仅拿破仑三世期间,“在被平定的阿尔及利亚,拿破仑三世宣称自己‘也是阿拉伯人的皇帝’……法国人还开始在埃及开凿苏伊士运河,这可是圣西门的夙愿。法国人还开始插足远东,参与了让中国开放通商口岸的行动。1859~1867年间又在交趾支那建立殖民地,1863年迫使附近的柬埔寨王国接受法国为他的保护国,最后一直推进到老挝”。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我们更不能忘了:自英国发动鸦片战争以来,英国人的身边,无时不晃动着法国人的影子。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侵华,都有法国大兵参与;而且法国人还“孤军”对华开战,摧毁了马尾船厂,与中国军队在越南北部交战,将中国的广西、云南化作他们的势力范围。

随着法国殖民地的迅速扩大,敌对了数百年的英法两个超级大国,终于认识到双方的“共同利益”,坐在一起商谈起相互减免关税的商业协定来。后来更进一步,两国结成战略同盟,齐心协力对付后起的挑战者。20世纪,以德国为代表的愣头青们,两次起来造反,两次则被英法联手摁了下去。

(摘自拙作《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中国发展出版社2012)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生民无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