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果“国史馆”档案提供铁证:党中央有力地支援了西路军

这个史实,是如今国内所有关于西路军的史籍乃至新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都没有半句言及,反而是对岸的果“国史馆”披露了出来!相反,新版中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有关西路军史籍,都言之凿凿地提到的“西路军吸取河东十余万敌军西向”功劳苦劳,然而却得不到任何史料和例证的支撑:河东敌军主力再也没有渡河追击西路军,河东敌军主力不是“西向”而是“东向”!真正“西向”与西路军作战的,只有西路军原本非常瞧不上的马家军,西路军最后还在马家军的阴沟里翻了大船!

最近找了个翻墙的东东,在对岸果“国史档”档案中刨了刨,刨出了狠猛的料。

啥猛料耶?本岸所有西路军史籍——包括新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都忽视的一段史实: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成为“西路军”之后,党中央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中就地坚持,取得了山城堡大捷,有力地支援和配合了西路军!

史实如下——

1936年10月25日,张国焘置中共中央“先南后北”方针于不顾,蛊或红四方面军主要首长率三军西渡——本来还想全军西渡。西渡后的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后并不想去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执意将行动方向左旋90°,向中共中央自请西进任务以及相关名义后,即奔河西走廊而去。

这个时候,西路军首长对西进信心满满,根本没把马家军放在眼里。

11月12日,在中央两电询问他们设定的任务就是“现决甘、凉、肃、永、民创立根据地,不在万不得已时不放弃凉州”,向中央报告“二马主力约全数三分之二已受我打击”,“现时即不能与主力互相策应,依据现在敌力我力估计,我们可以完成任务”[1]

11月14日,张国焘也拿着打气筒给他们打气:

【“对你们之敌现马步芳、青两部,又分散,又(便)于你们各个击破,后东追之敌并不多,守甘、凉、肃之兵力亦不充足,最利你们各个击破敌人,夺得甘、凉、肃根据地和打通远方任务,这是你们独立可能完成的”[1]】

同一天,河东的彭德怀却对西路军敌中央军毛炳文可能渡河追击西路军的前景表示忧虑,提出河东红军主力派出一部“向靖远、中卫、中宁、会宁、静宁活动调毛敌,声援西路军,否则西路军陷于孤立”[3]。而毛泽东则认为还有更好的办法“声援西路军”,即在河东打一仗,打击胡宗南:

【“据彭电,胡敌续向豫旺进攻,不消灭其一部不能南进。似此有打胡敌之机会,自以集中一、四、十五、三十一军在数日内打一仗再南进为有利”[4]】

彭德怀的忧虑不幸而言中——11月16日,敌中央军毛炳文部果然开始西渡追击西路军,河东朱、张一改两天前的信心满满,变成了忧心忡忡:

【“毛炳文部可于巧日(十八日)渡河完毕,对西路军判断,认为我西路军已无再东渡可能”,“我们须急设法帮助和策应他们,因他们太孤立,并须急打通远方,得到接济至关重要”。[5]】

紧接着,西路军首长也一改几天前的信心满满,提出了“任务次序之询”:

【“是否我们控制肃州、甘州在手,由远方负责与我们打通,还是我们主力进行玉门、安西或到新疆才有办法。如打通远方为主要任务,我在现地区创造根据地不能不居次要地位。如遇特别情况时,是否我们将去打通远方,请速详示”。[6]】

在这个很关键的时刻,毛泽东致电朱德、张国焘,指出:

【“只有战胜胡军才便开展局面,才是策应河西的好办法”。[7]】

毛泽东说对了没有耶?

18日,河东红军的红四方面军四、三十一军先在甜水堡重创敌中央军精锐主力胡宗南部第二旅;21日,河东红军三个方面军主力取得山城堡大捷,痛歼敌中央军精锐主力胡宗南部丁德隆第七十八师。

于是,毛泽东预言的前景马上就呈现出来了——

22日,蒋介石急电朱绍良:

【“河西之匪既向西远窜,则以后追击部队应另定部署,此时应即抽调毛军、第一军先肃清毛、徐主力为要。毛军最快何时可以调回河东之何地,希详复。”】

这是蒋介石手令原文——他老狠着急啊!急不可耐啊!

对岸果“国史馆”档案提供铁证:党中央有力地支援了西路军

同时,常公也又羞又臊,还要叮嘱胡长官赶紧着遮羞:对外不得透露惨败的信息——

对岸果“国史馆”档案提供铁证:党中央有力地支援了西路军

河东红军主力也一战改变了被动局面,站住了脚,原拟南进乃至“再来一次长征”,也随之搁置。而且,还增加了张学良、杨虎城与共产党合作的信心——如果河东红军主力不打这一仗,他们还会有这个信心么?

党中央对西路军的这个支援和配合,是结结实实的,半点水也没掺啊!

这个史实,是如今国内所有关于西路军的史籍乃至新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都没有半句言及,反而是对岸的果“国史馆”披露了出来!相反,新版中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有关西路军史籍,都言之凿凿地提到的“西路军吸取河东十余万敌军西向”功劳苦劳,然而却得不到任何史料和例证的支撑:河东敌军主力再也没有渡河追击西路军,河东敌军主力不是“西向”而是“东向”!真正“西向”与西路军作战的,只有西路军原本非常瞧不上的马家军,西路军最后还在马家军的阴沟里翻了大船!

治史啊,还是先得从治党史,做起!

至少,甭再让当年的对手来打脸噻!

注释

[1]《徐向前、陈昌浩关于西路军情况致中央军委、总部电(1936年11月12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第881~第88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8月第1版。

[2]《朱德、张国焘关于西路军须独立完成打通远方任务致徐向前、陈昌浩并中央军委电(1936年11月14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第884页,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8月第1版。

[3]《彭德怀关于目前战略方针与今后作战部署致毛泽东、周恩来等电(1936年11月14日14时)》,《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的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849~第85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

[4]《毛泽东、周恩来关于先打胡宗南再南进的方针致朱德、张国焘、彭德怀电(1936年11月14日)》,《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的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85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

[5]《朱德、张国焘设法帮助和策应西路军(1936年11月16日)》,《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第418页,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

[6]《徐向前、陈昌浩关于西路军行动方向致中央电(1936年11月17日8时)》,《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第887页,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8月第1版。

[7]《毛泽东关于战胜胡敌才便开展局面致朱德、张国焘电(1936年11月1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第1048页,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8月第1版。

【双石,察网专栏学者,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编辑、计算机高级工程师,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双石茶社”,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对岸果“国史馆”档案提供铁证:党中央有力地支援了西路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