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左权、刘亚楼所率渡河第二先遣队在大树堡实施的渡河佯动,有效地牵制了王泽浚旅的行动,对安顺场强渡及其巩固渡口的战斗,起到了积极的策应和配合作用。同时也说明了军委部署的合理与刘伯承、聂荣臻进取安顺场这个机断处置的正确。

双爷刚从果“国史馆”刨出的一份刘湘致蒋介石的电报。

电报及原件影印件如下:

刘湘转报王泽浚报告杨旅防线被匪突破情况致蒋介石电
(1935年5月27日午时)
成都委员长蒋钧鉴:
顷据王旅长泽浚感晨称,⑴有日杨旅防线被匪突破情况,据该部负伤官兵称,因安顺场以上无一兵,匪从上游偷渡,席卷而上,同时又由安庆坝当面强渡失事。⑵匪过河后即向下游横扫,昨夜已到距职右翼阵地约四五十里之地,杨旅溃不成军。现杨军有李旅协同袁旅行进。计袁旅昨至富林一带,李旅今晨由富林出发,指挥既不统一,徘徊观望,若欲挽回战局至难。⑶职旅当面之匪较前增多,日夜扎筏,翼侧既受威胁,大有强渡之势。职意宁弃阵地与匪拼命,不愿被人拖滥等情。除饬仍扼守河岸将主力控置于右翼先筑坚固工事,如匪来犯,利用我之火力工事,迎头痛击。恳请钧座立电刘、杨两总指挥迅饬袁、李两旅速将过河之匪击退。谨阅。职刘湘啊感午蓉参印。
——[台]国史馆《蒋中正总统文物》,典藏號:002-090300-00121-309。

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注释:

王泽浚:川军刘湘部第六旅旅长,当时率部驻守大渡河南岸的富林(今汉源县城)。
杨旅,即杨学端旅(川军刘文辉部第五旅),当时负责防富林右翼大冲至安顺场一线河防。
李旅:即李朝信旅(川军杨森部第二混成旅),当时正赶往大渡河。从该电看,该旅在27日前已赶到富林。
袁旅,即袁镛旅(川军刘文辉部第四旅),当时驻守清溪(当时的汉源县城)。

这份电报提供了以下几个双爷在研究大渡河之役时未曾得闻的信息。

一、杨森部之李旅在红军安顺场孤舟强渡后的5月27日前已赶到富林,应配合杨旅参加了为巩固安顺场渡口沿河而下的红军进行反扑的战斗——两个旅竟然扑不动红军一个团(27日前为红一团,27日后为军委干部团)。

二、左权、刘亚楼所率渡河第二先遣队在大树堡实施的渡河佯动,有效地牵制了王泽浚旅的行动,对安顺场强渡及其巩固渡口的战斗,起到了积极的策应和配合作用。同时也说明了军委部署的合理与刘伯承、聂荣臻进取安顺场这个机断处置的正确。

其实,这份电报的信息在发出的第二天,即被我军委二局截获——

朱德关于干部团阻击李、袁两敌掩护我军前进致陈赓、宋任穷电
(1935年5月28日)
陈(赓)、宋(任穷);
甲、刘、聂率我第二团昨经西边老铺子与敌一营遭遇,敌抗退至七里坝固守村庄及未成堡垒,我二团决夜袭,不得手则今晨解决该敌,并续向德拖、泸定桥急进。据俘虏称,瓦狗坝一带有敌二个营;又确息:刘(文辉)、杨两敌之朝信、袁两旅似沿大渡河扼守,并将进击我渡河部队,另刘湘之王旅似在该两旅后任守备。
乙、我干部团于二十九、三十两日有坚决扼阻李、袁两旅于八排、纳耳坝之线以东,以掩护野战军全部向西北转进的任务。干部团在八排、纳耳坝应构筑数道工事,以便夹河扼阻来敌,并便互相策应。在八排、纳耳坝以东,必须远出得力游击部队,侦察和迷惑敌人,特别要尽力迟滞敌人前进。当敌猛攻并逼进我扼守的阵地时,应集中火力坚决击退敌人,并给敌以反突击或反冲锋,敌退应跟追和驱敌于远距离外。
……
5.28.
——《朱德关于干部团阻击李、袁两敌掩护我军前进致陈赓、宋任穷电(1935年5月28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358~第359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这样的信息既或是敌方中低级军官不可能及时知悉,我军的敌前侦察也难以获取,获取的手段和渠道只能是军委二局的电讯侦察及破译工作。

我鳖V5,二局V5!

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双石,察网专栏学者,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编辑、计算机高级工程师,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双石茶社”,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红军 大渡河 长征

原标题:果“国史馆”的档案印证了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